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宇宙级霸主系统 第四章 报名参赛

时间:2018-10-12作者:牧归人

    :

    说时迟那时快!自徐阳出手到徐坚人事不知也不过半秒钟!

    刚刚还完好无损气势汹汹的大活人,眼见着就变成了一具破损的布娃娃!

    周围观众都被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甚至还有“咔嚓”一下类似下巴脱臼的声音!

    一旁观战的洪钢眼见不妙,立时拿出手机,“喂?医疗队吗?论战堂有一位重伤者!快过来抢救!”

    徐阳拱拱手回到坐席上,被同学们用看怪物似得眼神盯着的他毫不在意地正襟危坐着坦然而对。

    “前辈你不是气海已经……”小岛凉子双手托着下巴兴奋地说道,“哇,好厉害,只是一下就把那家伙打败了!您这是重新练回了武功吗?不愧是前辈呢!”

    事发之后立时扑到亲弟弟身侧的徐焱看着痛苦不堪的徐坚,眉头皱成了川字!犹自不敢置信明明已经是废人的徐阳竟然能以这么大的优势击倒已修行到小成巅峰的弟弟!

    “让一让让一让!”场外响起了阵阵脚步声。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推着个长方形医疗仓跑了过来。

    “这!”看着地上已不成人形的伤员,就连见多识广的校内急救队也不禁咂舌。

    为首的医生迅速检查完徐坚的生理指标,“快!止血粉!肾上腺素30ml,雪蛤剂5ml,鬼参液200ml!”完成一系列指令后,医护人员将徐坚抬进了注满已调配完成的营养液的医疗仓,推上急救车。“谁是伤者家属?请跟车去医院。”

    “徐阳!这件事我看你怎么跟我爸爸交待!”出离愤怒的徐焱狠狠地剮了一眼徐阳,跟着急救车走了。

    一直饶有兴趣地盯着徐阳的洪钢拍了拍手,“别看了,对战继续!你们两个接着挑选对手!”

    哪怕是稍次一点的大学,出了这么严重的教学事故也要闹得沸沸扬扬,可是在金宁神武大学,就算是死了人也无妨!

    这里是哪?全世界青年精英武者的聚集地!天才集中营!刚刚那位被抬出去的也是万中无一的天才,那又怎么样?废掉的天才不叫天才!更何况是正面交手被打成死狗!对于任教老师来说,不值一提!

    “你跟我来一趟。其他人继续上课!艾莉薇恩你负责课堂秩序!”洪钢勾勾手领着徐阳便向外走去。

    也不问去哪,徐阳默默地跟着系长走进了一座墙壁上长满了爬山虎的砖楼。

    推开大门,一股熏香味扑鼻而来。皱了皱鼻子,好像似曾相识的味道,又嗅了几下,顿时感到身心舒畅地空灵许多。

    这个效果好像书上有过记载!难道就是宁神碧玉飞蟾香!

    采集自南极四千米冰层下的流质碧玉,结合神火架不老山踪影难觅的森域飞蟾,再配上几十种天材地宝炼制而成!就算是金宁徐氏穷极全力也无法炼成哪怕是一炷香!

    材料难寻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它的效用!

    守拙巅峰期坐关时,为求内心通明,需辅以宁神碧玉飞蟾香!

    难道,这栋不起眼的小楼里住着一位快要突破至武神境界的陆地真仙!

    一时间,徐阳震惊了!

    “叮!体质提升2.83→2.85!”

    这!难道只是吸了几口空气便能提高属性?

    喜出望外的徐阳赶忙大口呼吸着,一边寻找着香气来源。“就是不知道吃下去会不会有效果……”

    前头带路的洪钢也不理这家伙的怪模怪样,领着上了二楼靠里的一扇门前,驻足不动。

    “是洪老师么,进来吧。”门内传来平凡无奇的声音。

    “是。”洪钢用眼神示意旁边仍在吸着鼻子的徐阳不要作怪!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淡青色的香烟缭绕在屋内每一寸角落,双眼一扫,发现三面墙壁上的书架堆满了古本珍本,数不胜数!《鹤图真解》?看那针线密布的书皮,难道是清帝国武神“龟鹤老人”齐连城的手抄本!《邙山录》?这是明帝国武神“鹿神子”的起居注!《点》?这是大元武神“再世后羿”箭圣折别的武道精要!

    这一册册之前只是在史志上提及到的大能著作,随便流出一页在外都要惹出腥风血雨的珍宝!竟然就如此平静地躺在书架上!徐阳不禁感叹起来。

    “哈哈,这位小友何故唉声叹气?”一声平平淡淡却又不容忽视的声线惊醒了徐阳。

    朝着声音源处望去,之前因为被洪钢遮挡住的身影映照在眼前。

    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坐在靠窗的书桌后面,头发胡乱用根毛笔扎着发髻,正笑着看向自己的面容像是邻家爷爷般的和善,下颌一尺来长的银色美髯修剪的整整齐齐。身上披着件青色粗布道服,四肢干瘦,身量不高。

    外形上来看也就是普通的老人家,可给自己的感觉却是眼前的身形若隐若现。

    一会儿变成广袤的草原,一会儿又如临深渊!

    这就是陆地真仙的巅峰吗!真是令人高山仰止!

    徐阳深施一礼,拱手而道,“回前辈,在下只是见猎心喜,不由感叹出声。”

    老人家笑眯眯的看着他笑道,“哈哈,这些前辈的故事随便看看即可,前人经验只能用来参考,武道还需自身凝练,知道吗,哈哈哈!”

    闻言,徐阳顿悟,是了,别人修的再高,走的再远与我又有何益呢?践行自己的武道才是武者上进的阶梯!“多谢前辈解惑!”

    “哈哈,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老人家开怀大笑,转首望向洪钢,“洪老师,你这次过来是?”

    “校长,有段视频想请您看一下。”说着便掏出智能手机,调取出之前论战堂监控拍下的画面。

    接过手机,这位守拙境界的大武道家细细观看了起来,看到徐阳出手的过程,不禁颔首微笑道,

    “好,好,你上个月发生的事情,之前教务处也提过。本来是要依照规矩让你转系处理,没想到现在竟然练成这么一门刚猛的外功,看这力道应该是达到通幽相等的境界了吧?锻体巅峰在你面前也不是一合之敌,不错不错,不愧是徐家宝树,哈哈哈!”

    听得校长误以为自己修习的是外功,也乐得让他们误会,徐阳闭口不言。

    收回手机,洪钢俯首道,“校长,下个月的长江联盟争霸赛,是不是……”

    “嗯,这个提议可以。堪比通幽境的大一新生,放出去一定能让那帮老东西惊呆了!哈哈哈!”想到那些老伙计事后的表情,老校长顿时拍着桌子笑的合不拢嘴。

    “还有,你既然转去练外功,就不能半途而废!你们徐氏的镇家功法是阳极烈功,对于外功方面恐怕涉猎不深,这方面你可以多向你洪老师学习,他可是泰岳擒虎门的首席护法肉身金刚!洪钢,为了学校,你可不能藏私哦,哈哈哈!”

    ※※※

    “你跟我来。”洪钢领着徐阳来到了专属武室。打开抽屉取出一对瓷瓶及一张古方。

    “我不知道你现在修习的是哪门外功,但你既然走了刚猛卓铸的路子,就一定要把身体养护好。”

    “这两瓶药,一个是增强筋膜的十力虎豹丸,每次一粒,修行前服用。”

    “散功后用无根水结合这张方子上的药配好药浴,倒上这瓶百草龙虎散,每次放十分之一就足够了。”

    “这些剂量可以用上十天左右,这次算我私人赠送,以后再要的话就要用战点来向我或者学校购买。”

    “战点?”徐阳疑惑不解道。

    洪钢点点头,“嗯,这也是我要跟你交代的事,你作为同级生的代表,不但要在修行上给其他人做表率,更要在校内外的活动和任务中崭露头角多做贡献。比方说下个月举行的长江联盟争霸赛,就是你的机会。”

    洪钢顿了顿,打开桌上的电脑,“我们华国武道部学院联盟的网站主页有天梯排行榜,按照每个学院的学生所做的贡献进行排名,这里面是不分层级不分学院的!每一位武者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不是你入学试击败的那些废物!想要登上这块榜单,必须拿出无所畏惧的势头来,你能做到吗!”

    “是的老师!我绝不会给学校丢脸!请您拭目以待!”被使命感和责任感激励得热血沸腾的徐阳咬牙回答道。

    “那我就等着看你表现。”洪钢淡淡的说着,“下午的课我批准你请假,你去论战堂见见下个月一起出战的学兄学姐,互相熟悉一下。”

    接着又坏笑地说道“这次你若要破格代表学校出战,就得有一位学长的名额被你顶替,看你的了,嘿嘿。”

    无语的看着这个貌似忠厚实则蔫坏的家伙,“我明白了老师,那我先去了。”

    离开办公室,徐阳行走在绿荫森森的行道上,一个月来的种种经历浮现在眼前。

    如果不是偶然得到这个系统,哪有资格和同龄的精英们一起竞争呢?

    感谢那些看低我的人,让我品尝到了人情冷暖,在武道的修行上,填补了重要的空白!

    摇摇头甩掉不快,闭上眼睛感受着空气流动,鸟语花香。

    随着体质的不断增强,对体外的变化愈来愈敏感,一条沟壑,一块顽石,哪怕闭上双眼也能准确地有所察觉。

    远处传来的虫鸣鸟叫钻入耳中,徐阳细细地品味着自然的气息。

    “前辈!前辈!”一个喜悦的呼喊声传来,睁开眼睛,看向正小跑过来的小岛凉子。

    “嘿。”徐阳招手。

    “前辈,您跟洪老师去哪了呀?”她好奇的问道。

    徐阳不想在人前炫耀些什么,淡淡地支开了话题,

    “现在都中午了,咱们去吃饭吧。”

    “啊,对哦,午餐时间到了,”小岛凉子快活地在前边引路,“前辈今天是第一次来上课,我带您去食堂吧。”

    走着走着,二人来到一处人声鼎沸的建筑。

    “这里是学生食堂,只可以用饭卡,前辈您应该还没有办吧,那就让凉子请你好了。”小岛凉子笑眯眯地看着徐阳。“这里的饭菜还不错,每人还有一碗免费的青玉米供应!天哪,这在我们东桑国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青玉米么,他低头思忖。家里也时常食用这种出自前朝皇帝的专属贡品,每年产量不足八千亩,是可以补气壮筋的上等食材,当然,除了前期对自己的属性有所增加外就再也没什么效果了。

    “旁边那栋小一点的楼是?”徐阳问道。

    小岛凉子看了下,“那个是教师餐厅,里面有好多顶级药物和食材烹饪的药膳,学生也可以进去消费,不过超贵的!只能用战点购买,里面一顿饭最少也要五个战点!”说着还发出艳羡的表情。

    又听到‘战点’这个刚接触不久的新鲜事物,徐阳好奇地问道,“战点很难获得么?我听说只要参加公开活动和任务就有战点奖励。”

    “是的前辈,可是咱们刚入学还没法参加任务,而且前边还有经验更为丰富的学长,想要获得重要活动的名次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顿了顿,“我也只是开学时跟着家乡来留学的学长去过一趟,就花了我五个战点!这可是我入学试好不容易考的前十名拿到的全部财产呀!”惋惜夹杂着憧憬的语气说着。

    徐阳闻言,“入学试还有奖励么?”

    凉子点点头,“嗯嗯,有的,像我这样第六名就有五个战点,前辈的话,第一名应该要多不少,信息都记录在学生证里面可以查询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中午去那里吃饭吧,就当做你帮我做介绍的报酬。”徐阳笑了笑。

    啊!凉子立马害羞的说道,“这怎么行,不可以的前辈!”

    “你又叫我前辈,又不听我的吩咐,不应该哦!”逗了逗不好意思的小姑娘,当先走去。

    古色古香的雕梁画栋内部空旷,三三两两的坐着教职人员,依稀还有些学生模样的男女。

    这里采用的是自助餐形式,开放式的窗口摆满了各种分好的菜肴汤点,每道食物前有介绍牌和标价,想取用的话直接刷学生证即可。

    取了几盘作价十二战点的菜肴,和免费无限量供应的青玉米,两人坐下大快朵颐起来。

    新陈代谢远超常人的身体早已觉得腹中空空,抄起装满了青玉米的海碗就着佳肴埋头猛吃。看的一旁谨守用餐礼节的凉子不禁莞尔一笑。

    不愧是高级药膳,一进肚里便暖融融的滋润着身体,就连口中呼出的浊气也带着阵阵清新。

    用餐完毕,品尝着免费甜点的两人相视一笑。

    这算是和前辈约会吗?一起用筷子夹着同一盘菜,这种感觉真幸福呢。胡思乱想的凉子低着头绞动手指。

    没在意这小女孩的想法,徐阳坐着体会这餐药膳带来的好处。

    “叮!敏捷提升1.95→1.96!”

    “叮!力量提升2.70→2.71!”

    不错,大有收获,只是品尝了几盘餐点就有提高,这里也算是提升自己的一块宝地了!

    以后可以常来,不过……

    想起自己学生证上仅余的38点战点,不由得头痛了起来。

    看来,要把提升战点作为下一步的主要工作了。

    休息了一会,两人起身离开,一前一后地散着步消食。

    哎呀,果然是约会吗,这。待会儿前辈若是向我表白该怎么办呢?我是委婉的同意呢还是……哎呀,羞死人了。

    “下午我要去论战堂参加下个月的长江联盟争霸赛预选,没法去上课了。”徐阳回头。

    凉子惊讶道,“啊!我知道那个!有几十所学院参加的吧!不过新生好像不可以报名。”

    “嗯,我只是去参加预选,能不能合格还是未知数。”

    “如果……如果是前辈的话,一定可以选上吧!”凉子霞飞双颊,“我下午还有课,无法去观战前辈的英姿了,请您一定要加油呀!”

    徐阳微笑着揉了下小岛凉子的发髻,“那我走了。”浑不觉身后的小女孩面色通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中午刚过,此时的论战堂却是人潮汹涌地站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群众。

    好不容易挤到前排,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同学,你很面生嘛,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徐阳侧首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徐阳,是今年真武系的新生。”

    “哦!看你这体格也该是的,我叫戴志恒,是武哲系的二年级生。你们真武系可都是顶尖人才呀,每年赚取的战点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天文数字!”年轻人扶了下被挤歪了的眼镜,接着道:“就像这次长江联盟争霸赛,历届的我校前十名都是你们系的,看到场中那个穿着淡青色道服的那个女生没有,那是你们系的大四学姐,我校女学生会长,学生会武道部部长,人称“冰雪牡丹”的南宫紫嫣。知机境大武者!这两年所有她参与的比赛,南宫学姐都为我校夺得了前三名的成绩!”

    说着,这位学长露出了猪哥样,“嘿嘿,同时南宫学姐也是学校男生的大众女神,她的生活照在我们‘嫣然一笑’粉丝会里可是价值千金呀!学弟,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

    徐阳扯扯嘴角无言以对,看向场中那傲然独立的身形,南宫紫嫣头上扎着道髻,青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酥胸一片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就连秀美的莲足也在无声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这女子的装束无疑是极其艳冶的,但这艳冶与她冷若冰霜的神态相比,似乎逊色了许多。

    强烈的对比下,他不由得好奇起来。这是位怎样的奇女子,背后又蕴藏着怎样精彩的故事?

    “怎么样?被镇住了吧?”以为徐阳和自己一般,露出过来人的笑容,指着另外几人介绍道,“南宫学姐旁边的是学生会武道部副部长,人称“立地金刚”的四年级学长宋时升,修习的是家传金刚不二法门,通幽境巅峰!曾经在与国外学院交流的时候出手过重,废了几个外校大力培养的精英。”

    “那个穿黑袍的是东林世家的东林邈,擅长真言修行,通幽境的学长。”

    徐阳一言不发的听完戴志恒的介绍,点头致谢,“谢谢戴学长,以后还请多多指教,我要去报名了。”

    “什么?别开玩笑了学弟!这可是要在争霸赛上夺魁的,最少也要锻体巅峰!你会受伤的!”

    看到充耳不闻的徐阳不禁叹了声气,想要在南宫学姐面前表现也不是这么玩的。

    “学姐好,我是一年级新生徐阳,洪钢老师介绍我来参加选拔。”

    南宫嫣然瞥了眼面前这个精气神异于常人的学弟,没有搭理。

    “你就是徐阳?”从一旁的器械上走过来一名体型瘦长眉眼如狼的男子,拍了拍手上的尘土,指着徐阳喝道,“你一个新生,毛都没长齐,也想参加争霸赛?”

    徐阳友好的对气势汹汹的男子笑道,“在下只是呈师长的厚爱,想要为学校出一份力而已,学长不必这么针锋相对。”

    本来接到学校内部通知,说是原定团队要出让个参赛名额给一名叫做徐阳的新生,顿时气炸了肺。南宫学姐作为标杆和主将,是不可替代的,宋时升和东林邈也是早已步入通幽境的武者,自己也超不过他们,那么参加争霸赛的名额就只剩下一个。

    余者只剩下那些‘凡夫俗子’,作为一名新晋通幽境的二年级生,早已预定了最后一个名额。本来打算好今年崭露头角,弥补下去年不能参赛的遗憾!

    谁承想,教务处突然下了这个通知,既然那三位的地位不可撼动,那么被莫明“黑”掉的名额就是自己咯?

    思前想后,满心不忿的何雍决定给来者一个教训!听闻他是金宁徐氏下一代旗手。

    而自己呢,作为一名小家族倾尽全力供起的天才,家传的天狼混元爪随着自己修行圆满,就此终止了上升的途径。不过二十岁便已踏入通幽境的他怎能甘于止步?如果不趁这次大好机会积蓄战点兑换更上一层次的功法,一步错步步错,自己也将泯灭于众人,这怎能甘心呢!说到底,武者的世界终究需要用武道来说话!

    眯成条直线闪着寒光,‘刺啦’一声,上身的武道服被随手撕去,露出了满是伤疤的精壮四肢,拱手冷声道,“何雍,天狼混元爪,通幽境,请指教!”

    眼见此战不可避免,徐阳脱去鞋袜进去场中,随之拱手,“在下徐阳,习练外功,通幽境。”

    什么!这么年轻便成就通幽境?全神贯注准备酣战一场的何雍瞳孔一缩,好!这样才有趣!

    不等客套,何雍十指紧扣,青筋忿起,弓起腰身一个垫布直冲向前,自小每日苦练的双手闪着寒光便朝对手胸前攻去,这双手每日除了练习硬功就是浸泡药水,十根指甲堪比利器,若给他抓实了,配合自己穿透力十足的内功特性,便是牦牛皮也要抓出五个洞!

    看到像是被吓傻了一般站着不动的对手,何雍也不免轻视。温室里的花朵又怎能和我这等百战还生的武者相比!

    眼见这记攻势就要成功,阴狠如狼的男子也不免得意起来,这下,我要看学校有什么借口让他顶替我去参赛!

    “咚,”一阵沉闷的打击声传出,对手并没有像何雍想象中那般鲜血四溅!击中对方的五根手指仿佛像是抓到了钢筋铁板!除了在对方道服前留下的五个抓痕!就只剩下自己微微颤抖的右臂和折断了一大半的指甲!

    这怎么会!低头看向翻了盖的指甲正在流血!不敢置信地望着对手,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一定是胸前垫了铁板!这是作弊!作弊!

    徐阳看着胸前的几个破洞皱了皱眉,索性随手一掀,露出那身钢锻铁铸,在阳光照射下泛起光泽的黝黑肌肤!随意摆起阳极烈功的起手式,双臂肌肉隆起爆出青筋,八块腹肌也随之跳动。

    猛吸了一大口空气,带动了整个论战堂的气流像是漩涡一般绕着场中的这名男子,心脏剧烈的跳动声刚劲有力的“咚咚”声竟然盖过了些许同学的窃窃私语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双脚猛一蹬地,小腿肌腱突然鼓起,犹如一根弓弦似得将整个人弹射了出去!

    刹那间贴近了对手,巨大的空气压力扑面而来,压的何雍双眼紧闭根本无法呼吸!楞在原地等待着这记猛击!

    等了许久,预料中的重击却迟迟未来,何雍睁开眼睛,看着面前微笑直立的男子,顿时,心灰意冷。

    “我……认输。”他低头道。

    徐阳淡淡一笑点头示意,侧面的宋时升等人也免呼吸顺畅了许多,不得不说,刚才这个家伙的攻势真的像是史前巨兽一般,好似要把何雍就这么一拳打死!

    “好!不错!徐阳学弟不愧出身名门,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何雍你也不必垂头丧气,一时的成败不足以论英雄!”宋时升拍手赞扬道,这时场边的观众才‘哗’的一下引爆了刚才压抑的情绪。

    “你看到没有,那个叫徐阳的学弟只是一个前冲,好像雪崩一样的气势!我整个人都不能呼吸了!”

    “对啊对啊,还有他刚才积蓄力量时的心跳声你听到没?跟个水泵似得隆隆作响!这还是人么?!”

    “你们都不知道?徐阳学弟之前被下毒了功力尽失,就连未婚妻也离他而去,没想到啊没想到,就这么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就被他练回成这么一个大高手!一年级的通幽境啊!我实在是太崇拜他了!徐阳我要给你生猴子!”

    “我的天!青青,你说的是真的吗?校门口刚开了一家“一丢丢”奶茶店,等会我请,你把事情经过告诉我,这下我们校报头条就不愁啦哈哈!”

    戴志恒从兜里掏出手绢擦着冷汗,口里喃喃自语:“果然人不可貌相,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