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宇宙级霸主系统 第六章 再次充能

时间:2018-10-12作者:牧归人

    :

    “妈呀!”惊呆了的观众中间发出凄厉的惨嚎,血肉飞散到脸上身上,到处都是。

    只见着场中人立的恶魔嘴角下沉,一身洁白的衬衣被血染得通红,大理石般雕琢的面庞风轻云淡,仿佛刚刚出手的不是自己一般。

    不管是廖文耀的人,还是徐阳的同学,亦或是出来玩乐的社会人等,霎时间都惊得汗毛直立。

    这还是人吗?怕是史前最残暴的凶兽也造不成眼前的杀戮吧?

    面色惨白的廖文耀被周围同样吓傻了的狐朋狗友搀扶着,两腿发抖汗流浃背。自己那个堂弟徐焱更是不堪,歪着脑袋晕了过去。

    艾莉薇恩和徐雅刚才也趁乱脱逃过来,眼前突然发生这么一幕,武者的胆气顿失,纷纷坐倒在地,眼看着下身裙摆流出几滩液体却浑然不知。

    徐阳一时间觉得好笑,也没去管她们,看向廖文耀。“廖公子,还有事么?”

    廖文耀此刻的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不是说他已经是个废人了么?徐焱出让名下的几处商铺给了自己,本来打算是要彻底地废掉徐阳。本来做好通盘打算,私下里还取笑着徐焱这个败家子,谁承想,家中精通枪术的通幽境保镖被一招秒杀!十拿九稳的计划竟然弄成眼下这个样子!

    “没,没事。”廖文耀颤抖着回应着,定了定神,假笑道,“徐公子,今天是个误会,我来处理,下次挑个地方,我请。”暗地里指关节却扭得发白,暗暗发誓,今天这事不算完!我一定要弄死你!

    不理会这位廖半城家公子的想法,徐阳招呼着,带领心神已定的同学们上了大巴返回学校。

    刚才几个吓得失禁的女同学脸色羞得通红,路过徐阳时小碎步直颠,三五人坐去最后一排还不让人靠近。

    徐阳闭着双眼,仔细回味着今天这战的得失。

    肉体力量已经超过同级别武者不止一筹,虽然那个中年人一身登峰造极的寒冰气不可小觑,全力进攻之下也被我碾成齑粉。

    就算是知机期的大高手,现在也有一战之力了吧?呵呵,没想到,竟然因祸得福给我闯出了新的道路!

    还要继续前进,真是期待硬靠身体的力量和那些陆地真仙,武神对决的样子!

    众人回到了学校,安排人把受惊的女同学送回宿舍,小岛凉子等人心有余悸地鞠躬作别,看样子,今晚该是个不眠夜。

    徐阳和两个表妹自然是不住宿舍的,三人默不作声地走上家里安排的mpv,各自坐在后排。

    这两个表妹一个叫徐雅,一个叫徐媛,跟徐焱徐坚两兄弟比较熟悉,家里人也靠着三叔徐广北做生意,时刻仰人鼻息,跟徐阳这边不大往来,如今见着这个陌生的大表哥凶起来像头史前巨兽,更是不敢接近,低眉顺眼地看着脚下。

    一个身着淡雅长裙,长发如墨,面庞清雅,娇柔纤弱,肉色丝袜衬着黑色漆皮高跟愈发撩人。

    另一个上身女士小西服,包臀裙,酒红短发,沁人心扉的眸子教人心醉,黑色丝袜蹬着亮金高跟让人挪不开眼。

    徐阳看着二人谨小慎微的样子,有心逗逗她们,促狭地笑道,“诶,你们袜子怎么湿了?”

    两姐妹正云游天外呢,突然听到问话,定睛一看,丝袜上的水渍在车内灯照射下异常显眼,回想起刚才在酒吧里难以回首的场景,银牙紧咬下唇,羞得脸色娇艳欲滴。

    “湿了就别穿了,赶紧脱掉丢了,不然会感冒的。”他窃笑不已,接着作弄道。

    “表,表哥,我们回去脱。”张口结舌的回应着这个腹黑家伙的话,更是恨不得车里有个洞赶紧让自己钻进去得了。

    “啊,也好,也好。”捉弄人也要懂得适可而止,难得这么恶趣味一下。

    ※※※

    十力虎豹丸和百草龙蛇散很快用完了,属性的增加也暂时停止,本就不多的战点也宣布告窑。

    除了上课之外,徐阳每天泡在图书馆调查着那座三眼雕像的来历,翻遍了各类古籍县志,终于查到了些许线索。

    三眼雕像出产于古巴蜀三眼堆,自上个世纪被发掘以来,无数学者都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

    可结果都是一片茫然,根据碳十四检测,这座在一万五千年前就产生的高级文明遗址,与当时的古华文明和其他部落文明格格不入。

    就在其他文明还在陶器时代甚至还停留在石器时代时,三眼堆文明就掌握了青铜器的铸造方法和健全的文字系统,比其他文明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除了发掘出土的十几具雕像外,还有五六米之巨的头像,高达十几米的青铜宝树,方圆数米的巨鼎!而与此有关的信息在周边国家的历史记载中却从来没有提到过一个字!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类文明,想到这里不禁苦笑,有着那种“邪能”的东西,又怎么会正常呢?这个东西,和我身体里的系统肯定有着直接联系!

    一头雾水的徐阳结束了调查,把目光放在存世的数十件三眼青铜器上。除了被全世界收藏家们珍藏之外,只有巴蜀博物馆和国家博物馆有那么三四件。父亲书房那件也是兄弟三人分家之后,从祖父那里分来的。

    必须尽快去现场看看,其他那些青铜器还有没有蕴含了“邪能”!说干就干,跟系长请好假后,徐阳便乘坐着航班来到了首都。

    坐落于天安楼东侧的国家博物馆结构严谨,气势宏大,全世界往来参观的人群络绎不绝,举着自拍杆秀恩爱的男女也是随处可见,中间不乏金发碧眼的大胸妹和黑黢黢的黑叔叔。

    由于事先在网上预定好了门票,很快便进入了场馆,这里学术氛围很重,游客也饶有兴趣的观赏着各类国宝。

    当然,他不是来旅游的,拿着门口领到的介绍小册子,徐阳很快找到了巴蜀展区。

    这里四散着三五游人,由于是开放式展览,角落里站着保全人员确保安全。

    就是这里!似曾相识的诡异感触动了徐阳的神经!

    拔脚走向一尊巨大的青铜面具前,细细观赏着。

    标志性的等边三角形的眼睛铸造的栩栩如生,硕大挺立的鼻梁竖在正中,两条细长的嘴唇紧紧抿着,看得久了只觉得一丝凉意从灵魂深处袭来,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都觉得这三只眼睛在盯着自己。

    走到它的身后,凹陷处和两边有手掌长度的环扣表明,这是一尊按照实体比例放大铸造的面具,亦或是……

    这是原型?

    “很伟大,不是吗?”耳边传来一个清脆如铜铃般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扑闪着明亮的眸子,清澈,晶莹,对着自己宛然一笑,眼睛弯似月牙,其中的灵韵瞬时溢满人间。秀气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流露出知性美,一袭白裙穿在身上清灵秀雅的仿佛仙境中人。

    “你好,我是巴蜀武术学院历史系的于叶,现在在首都武术学院进修。”来者浅笑道,“刚刚是不是打扰到你了,真不好意思,只是现在喜欢三眼堆文化的太少了,所以冒昧出言还请见谅。”

    “你好,我是徐阳,来自金宁武道大学。”反应过来的他点点头自我介绍道。

    “真的吗?你是金宁武道大学的武者吗!”她仿佛不敢相信似得捂住了双唇,“没想到像你这样的高材生也会对三眼堆这种冷门文化感兴趣呢!”

    相比于徐阳所处的国内前三名的学校,精英中的精英。无论是巴蜀还是首都校名上的“武术”二字都不过是不入流的代名词。

    不过这些都不是徐阳所关心的,打过招呼后,他又转头看向面具。

    之前那座小的头像都提供了109%的邪能,这么大的面具如果也有的话,会不会多很多呢?只是,被护栏隔开了四五米的距离,场内密布的摄像头和保安,得想个法子。

    “徐阳同学,我是专门研究三眼堆课题的,你有什么想了解的可以问我哦。”于叶道,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有共同爱好的同龄人,气质又冷峻地如同大理石一般酷酷的,被触动心扉的女孩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看来现在是不行了,夜里再来看看吧。

    “好的,反正快中午了,不如我请你吃饭吧,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你。”徐阳道。

    “啊,哦。”没想到事情进展这么迅速,于叶吃了一惊,心里小鹿乱撞似得蹦跳着。

    二人出了博物馆打车离去,找到了一家京城挺有名的蜀味居。

    “听你的口音,你是巴蜀人吧?正好我也挺爱吃辣的。”徐阳为她拉开了椅子。

    “嗯,是的。”没想到眼前这位大帅哥这么体贴,于叶点点头,一时手足无措。

    点了几个家常菜,徐阳趁着走菜的时间问了刚才想到的问题。

    “我相信是的。”涉及到了自身专业,于叶立刻切换到了专家模式,“那个青铜面具在巴蜀博物馆也有相似的几对,发掘的遗址里甚至有三米多长的小腿胫骨哦!”

    徐阳一听果不其然,心头的疑惑更甚了,“那这些三眼人,是确实存在的?他们是怎么长得这么巨型的?”

    喝了半杯佐餐的刀南春酒,于叶脸色红扑扑的捋了捋额间长发,“嗯,根据调查报告显示,出土的骨骼化石都十分巨大,当时的氧气含量不足以让陆地上的生物长的这么高大,采集的dna序列也和人类有着很多不同,除了都是碳基生物之外,和我们根本是两个物种。在三眼堆中发现的系统文字甚至是高密度硅晶体,还有他们的巨型身体所需要的营养供给和当时的农作物生产力相差甚远,都说明了他们有着高度集成的科学技术。”

    “那为什么国家不大力研究呢?”徐阳边吃着菜边问道,“他们到底是什么?”

    于叶苦笑了下,放下筷子,“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数代科研人员和历史学家的研究都停滞不前,除了得出三眼人的特征以及他们可能不是土生土长的生物之外毫无线索,就连早就被发现的文字所做的破译工作也没有进展。”

    “所以,这方面的研究自五年前开始,除了象征性的财政拨款之外,各领域的研究都叫停了,毕竟,世界上的奥秘还有很多,不是么?”

    徐阳皱眉思索着,“那他们有没有使用特殊能力的迹象?或者说超能力?”

    “哈哈哈哈超能力吗,对不起对不起,没有取笑你,只是觉得你的想法很有意思,不过目前尚未发现这些线索。”于叶不好意思地致歉,手指在桌面上画着圈,眨眨眼发出了邀请,“如果你也一起研究的话,说不定会有所收获哦。”

    这是双关么?徐阳并不排斥淑女的示好,就此岔开了话题。两人相谈甚欢,下午又回到了博物馆继续讨论着三眼堆的问题,离别之际又交换了联系方式,约定好在网上交流后各自离去。

    “这是从家里带来的三眼堆纪念品,”她从脖子上解下一串挂着三眼堆标志的红绳递给了徐阳,“欢迎你有机会可以去巴蜀三眼堆遗址参观。”说完,这个知性女子浅笑着挥手作别。

    嗅着挂饰上的淡雅奶香味,这是贴身放置的么?徐阳魂飞天外。

    午夜时分。

    整个博物馆已经完全陷入寂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