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宇宙级霸主系统 第九章 首次任务

时间:2018-10-12作者:牧归人

    :

    “真武!咚咚咚!真武!咚咚咚!”

    “获得比赛胜利的东林邈同学看起来异常轻松啊,”解说席上坐着两位学生模样的解说,“比赛过程也是游刃有余,看起来刘玉平同学并没有造成什么威胁。”

    另一人接口道,“是的,希望他再接再厉。赛制是场间休息五分钟,观众朋友们也可以稍作休息。”

    浅笑辙止的东林邈向着观众席招了招手顿时引发一片尖叫,这家伙的阴柔气质倒是挺招女孩子欢迎。

    很快,下一场的对手走进场中,二人对了一眼便战在一处。

    毛永仁四肢细长,游走在周围并不主动进攻,东林邈每每欺上前去都被主动避开,稍一迟缓便被对手击打中侧腹亦或是后背,看得出来,他并不适应这种战法。

    场面渐渐被对手压制住,主场观众们的呼声也低沉下来,场馆里只偶尔响起一阵阵清脆的击打声,东林邈面色愈发苍白,失了锋锐,正想往后退,眼前突然一紧,对手双脚一晃垫步上前,五指攥拳劈头盖脸地便往东林邈肩部锤去,碧绿色内气隐约可见。

    徐阳一看便知不妙,东林邈吃了这一击直接倒退出四五米远,坐倒在地呕着鲜血,场内救护人员急忙入场将他抬上简易医疗舱内匆匆离去。

    被刚才严峻形势压的喘不过气来的观众席立马炸开了花,纷纷议论着双方的表现。洪钢皱着眉头对宋时升说道:“情况你也看到了,对手的功力应该不如你,守好腰腹慢慢图之。”

    宋时升颔首,看着台上笑意盈盈的对手,捏的双拳咔咔作响。

    清理完场地,宋时升对着众人点点头,离着比武台七八米便一个跨步跳进场内,观众顿时一片叫好。

    “真武宋时升,请指教。”说罢凝神聚气怒声大喝,“哚!”,肉眼可见的声浪从口中极速扩散,健硕的双腿趟着地前冲过去,泛着铜光的双手抱架,在室外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毛永仁见其来势汹汹刚一抬腿就要闪躲,这时宋时升先前吼出的声打却恰巧来到,震得他双眼发黑,迷路器一时失去平衡,踉跄着向后倒去想要避过攻击。

    哪能教他如愿,宋时升此时近上前来,双手叼住肩胛骨,右腿前伸拦住其后退的势头,腰间猛地一用力,

    “咔嚓!”

    毛骨悚然的骨裂声传入耳膜,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毛永仁此刻双肩碎裂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宋学长太棒啦!”

    “宋时升我爱你!”

    激动不已的主场观众挥舞着拳头和手绢高声嘶喊着,场外的记者也不停按着快门,热浪一波高过一波,干脆利落扳回一城的宋时升开怀大笑,结合上那身威武阳刚的大块头,顿时收获了不少路人粉。

    “这小子。”洪钢笑着摇摇头,看到对方阵营一阵骚乱不由得瞪了宋时升一眼,“这么快就赢下来,有没有考虑过两校影响?”

    徐阳此刻还在回忆刚才那一阵迅猛的攻势,虽是自信的他也不禁暗自对比和这位学长的差距。

    还在大家热烈讨论之时,对方阵营一名高出常人一头的短发壮汉慢悠悠地地踱入场中,面部严肃冷冷地扫了一眼宋时升,摆出起手式:“玄门,邵宽。”

    东林大学前身东林书院,明帝国时期便与驻锡在玄砀山的玄门相交匪浅,双方都有派弟子交换学习,博采众家之长的规矩。

    邵宽也是玄门弟子,所练的玄门刚烈拳更是其看家本领,号称修习上最高阶可踏日月,摘星辰。

    当然,不管这门功法有没有这个效果,邵宽肯定是没有的。

    毋庸多言,两人也是老对手了,宋时升默默地脱下上衣,露出一身彪悍的腱子肉,铜色的流光顺着内气波动不停闪着光泽,双腿弯曲腰间下压,同样摆出了金刚门的起手式。

    甫一交战就是针尖对麦芒,两个刚猛男儿拳拳到肉。宋时升挥拳猛击,拳锋擦过对手大臂带起一丝血花,邵宽也是狠人,只微微侧身便贴身而近,右肩猛地一沉,浑身闪着淡红色内气直撞过来,宋时升虽是金刚真身却也不敢吃上这么一记,曲臂弯腰双掌前伸。

    这么一退便化解了邵宽的前冲之势,可宋时升也被激出了火气,不给对手喘息之机,右脚蹬地拧腰,浑身淡金色内气忽地冒出,左手握拳化锤砸向邵宽。

    见其来势汹汹,邵宽不闪不避大喝一声迎面而去,红色内气一闪便聚集在拳锋上。众人只听“咚”的一声,两道身影骤然贴近又极速分开,宋时升右臂不自然地挂在身侧,带着血丝的骨刺从肘间冒出,邵宽左手握拳泥捏似得凹陷在那,这两人竟是不顾战术以硬碰硬以伤换伤,这一幕看的观众席紧张不已,一口大气也不敢喘。

    众人闭息凝神看着场中,突然眼前一阵模糊,两人撞在一起,拳对拳压起的风声猛地引爆,宋时升趔趄地倒退数步坐倒在地,左手已不成模样,口鼻间的鲜血不停地向外流淌。邵宽也没好到哪去,以肘撑地呕着血块,光是刚刚那一击就震碎了内脏砸断了肋骨,险些就要交待在这里。

    场中形势突然变成了两败俱伤,眼看双方都失去了战斗力,裁判席招手让医疗队进场,几人嘀嘀咕咕半天宣布,此战打和。

    这时观众们才反应过来,众人起身为这两名真男儿大声叫好,刚才的比武虽没那么多花头,却唤醒了内心的血性,徐阳也站起身来送上掌声,回味着这酣畅淋漓的场景。

    洪钢和南宫紫嫣眼神交汇,“看起来最后一场还是要靠你了,自己小心。”

    南宫大小姐点点头,赤着脚便要进入场中,谁知上身微微一晃,口中吐出一团泛着蓝色的鲜血!

    徐阳赶忙扶住支撑不住身形的大小姐,额间冒着冷汗银牙紧咬下唇,长而弯的睫毛微微抖动着,脸色苍白!

    洪钢抓起她的手腕输入内气查探伤势,眉关却越锁越紧,“你中了毒。”闻听此言,大小姐只觉天晕地转一下倒在徐阳的怀里晕了过去。

    裁判组眼见这边出了事,分出一人和洪钢小声交流了下便将南宫紫嫣送出场外救治,场中观众也交头接耳着互相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洪钢愁眉苦脸地思忖着,这场比赛看来是要输了,可这才是第一轮!连续几届卫冕冠军竟然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况且还是东道主的身份,金宁武道大学丢不起这个人!

    那又能怎样呢,洪钢苦笑着回头说道,“这次比赛看来是要输了,算了,以后还有锻炼的机会。”说着摇了摇头准备认负。

    “等下!”徐阳拦住了系长,“我还没上场,哪怕让我试一下也好!”

    “你?”洪钢定定地看着他,“你可知道对方还有一名知机期的主将?”

    “我承认你的外功着实不错,同阶的选手恐怕不是对手,可你知道知机期是什么概念么?”

    “武道修行半步便是天堑,何况是一个大境界!”

    “你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说着,洪钢拍了拍徐阳的肩膀,“未来是你的。”

    “您看他们的眼神!”徐阳指向场边的观众,“这是前辈们多少次胜利换来的,我们是卫冕冠军,绝不能在这里止步!”

    “您还记得‘书剑尊者’的话么?”徐阳凝视着洪钢的双眼,吐字如钉:“这便是‘锤炼己所不利,增益其所不能’的好机会!”

    “请老师给我这个机会!”徐阳弯腰,恳切地语气无比坚定。

    看着这个倔强的青年,洪钢满眼都是十八岁的自己。微微叹了口气,“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让你试试。”说着,走向裁判席通知己方的调整。

    “观众朋友们,现在要宣布一项人员调整,由于突发状况,金宁武道大学的南宫紫嫣同学暂时退赛,现已由……”正读着临时资料的解说员突然瞪大了双眼,“由,咳咳,由金宁武道大学一年级学生徐阳替补上场,徐阳系真武武道部新人,锻,咳咳,锻体境,他的对手是来自东林武道大学的四年级生——高恒,知机境。”虽然击败过通幽境的对手,但徐阳还未参加新学年的晋升试,所以资料上还是过去的境界。

    这番话在场中掀起轩然大波,

    “我没听错吧?一个锻体境要和知机境打?”

    “学校疯了吧,他会被打死的!”

    “南宫紫嫣为什么退赛?”

    “搞笑,金宁人疯了。”

    “不想认输就搞出这套把戏?简直是胡搅蛮缠!”

    “我知道那个高恒,听说他出手就要死人,这小子完了。”

    这其中不乏好事者把事情发到学校论坛上,标题“锻体境vs知机境”的帖子刚发出去就被顶起了几十楼,回复的内容也大体相似,都是呼吁取消这场比赛的声音,

    其中也不乏支持徐阳的回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