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宇宙级霸主系统 第十二章 生死一线

时间:2018-10-12作者:牧归人

    :

    “我在雨中唱歌

    就这么在雨中唱着

    多么愉快的感觉呀

    让我再次快乐

    我嘲笑乌云

    它黑压压的压在头顶

    太阳却在我的心底

    我已准备好迎接爱情”

    思绪还沉浸在吻中的徐阳笑着歌颂着美好的爱情,失意后的他第一次有了期待的感觉,如同饥渴的旅人踏入绿洲,播种的季节遇到威风。

    多么美好的爱情啊,令每一丝快乐得以延伸,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拨快时间,期待着快点到达明天。

    热恋中的人是盲目的,隐隐作痛的肩膀也被完全忽略,迈向停车场的路上徐阳饶有兴趣地追赶着路边的松鼠,踩在绿意茵茵的草坪上转着圈。

    今晚天气可真好啊,傍晚的微风拂在脸上是那么的轻柔,树林里的寒蝉不停地扑打着翅膀……

    等一下,知了去哪了,怎么那么安静?

    周围的声音渐渐淡出,空气也变得一片死寂。

    从森林里透出浓重的杀意,这杀意是那么的明显,比黑本身还要黑的影子吸取了所有光线一步一步踏了过来,每一步都踩在徐阳的呼吸声,脉搏声,心跳声上,像是计算好了的来人显得无比诡异。

    “叮!发布紧急任务:死里求生

    级别:f级

    说明:对于你来说,这个任务恐怕艰巨了些,不过为了你的小命,逃吧!

    奖励:未知

    接取:是/否”

    草,我还有得选么。

    ※※※

    下午他并没有去现场观看孙儿的比赛,虽然不喜那个方林的自来熟和市侩气息,却也不得不承认此人办事确实让人放心。

    于是干脆趁此机会约上些走得近的盟友,选了个水库一边钓鱼一边商谈年底国家交流会的名额问题。

    事情进行的是那么顺利,前方传来了南宫紫嫣退赛的消息更是让他畅快不已。

    心情大好的他许着诺言开着玩笑,显得那么的风趣。

    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老者皱着眉头接起,“不是说了没有要紧事不要打扰我吗!”

    “什么?”一脚踢翻了鱼篓,气急败坏的大声吼道,音波震透水面浮起了一尾尾死鱼。

    是的,他听的很清楚,高恒重伤的消息让他捏碎了手机。

    怎么回事?那个小丫头不是退赛了吗?怎么会?想起孙儿此时浑身断了十七根骨头,多处软组织挫伤,气海冲破此生恐怕再也无法练武,老者差点晕了过去。

    急忙赶去市区医院,呼唤着躺在重症医疗仓内的孙儿却得不到回应。

    “录像呢?我要看录像!”

    ※※※

    昏昏沉沉的意识里不断的回放着孙儿肢体折断挂在看台上的场景,令人崩溃的悲伤席卷了灵魂深处,老来丧子的悲痛让他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懂事的孙儿身上,可如今,一切都毁了。

    杀了你!

    行将喷涌的杀意被理智浇灭,唤来手下调查徐阳的一举一动。自己隐藏在这条必经之路上已有两个小时。

    我一定要杀了你!

    他的耳边仿佛有个魔鬼在飘忽地低语着,紧咬着的下唇已然渗出血来却浑然不知。

    果不其然,猎物出现了,心情亢奋得甚至没感觉到这黑暗深处危险的逼近。

    去死吧!

    老者迅速接近,充满了复仇的暴戾撕裂了空气,在这夜里犹如一道黑色闪电,连带着光线都被这道身形所吸引。

    刺客一脚蹬在树上,直径足有半米粗的的树干应声而断,伴随着巨大的撞击声飞扑过来。

    一股沁入心扉的恐惧占据了徐阳的每一寸神经,在这道突袭之下就连转身都显得那么的奢侈,反射神经临时接管了身体,猛地向后跃去。

    哪怕是全盛时期的速度也躲不过这记攻击,更何况右臂还带着伤。徐阳被迫着做出反应,既然躲不了那也只好硬接。

    腾在空中的身体蜷成一团,左手拉扯着右臂护在前胸,挤压着肺部空气朝着越离越近的刺客大声吼道。

    “啊啊啊!”

    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从交战开始到现在不过弹指一瞬,刺客的拳锋已然触及到自己的身体。

    面前这双瘦骨嶙嶙的手显得很平凡,皮肤粗糙的像是普通庄户人家,可正是带着黑色真气的手摧枯拉朽般地砸碎了肌肉纠结的左臂,碎骨像快刀切豆腐似得扎进了胸口。

    徐阳还在空中,可这时的他不是在喷血而是在洒血,从肺里涌出带着气泡的鲜血下雨一般洒满了整片空地。

    “砰”地一声撞在路灯上,折断的双臂插在胸口里四处冒血,眼前的世界被红色整个浸染了,徐阳想说些什么,可嘴一张开,混杂着内脏碎片的血便随之涌出。

    “你一定很奇怪究竟是谁要杀你。”来人揭下面罩缓缓走了过来,经历了这么一场好杀,浑身上下竟然没沾到一丝血液。

    “被你打伤的高恒是我的孙子,”来者脚尖踩住徐阳的手指用力碾着,脚下的血已汇聚成一滩,“你可知道我在他身上花了多少心血!?”抬腿猛踹了一脚,破布一样的徐阳轰隆一声撞到路边的花坛,一路上又碎了不知多少根骨头断了多少块肌肉,就连抬头这个动作却已无法控制,耳边的嗡嗡声就快要把自己给淹没了。

    可恶,我不想就这么死掉!残存的意志呻吟着嚎叫着怒吼着,支离破碎的身躯做了一个翻身的动作,彻底倒在血泊中。

    刺客掏出手绢擦着双手冷笑道,“你放心,晚宴才刚刚开始,我保证会慢慢杀你,绝对富有艺术气息。”

    “我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玩起了艺术。”

    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从旁响起,很熟悉,很突兀,也很愤怒。

    被惊到的刺客倒退着蒙起脸部,惊疑不定地看着这道声音的主人。“是你?”

    “对,是我。”来者走到徐阳身边两指探着脉搏,发现还有气息便从兜里掏出瓷瓶喂了两颗丹药进入口中,火辣辣的药味顿时刺激得徐阳醒转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