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26章 她的救赎(一更)

时间:2018-06-01作者:涂山九尾

    注视着胡捕快的背影在黑夜中一点一点变模糊,最后隐没在王婶娘家小院中。云西这边,才定下了相应的监视轮换安排。

    三个人轮流盯着山下情况,轮流休息。

    柳捕快毛遂自荐的排在了第一个,侧身倚靠最前面一棵大树旁,双眼一直盯着山下柳家庄。

    云西和云南则在后面选了一块平坦些的甘草地,并排席地而坐。

    此处虽然位于山脚,比之山下平地,他们的位置还是高出许多。

    割面刺骨的冷风在耳畔,呜呜咽咽的回旋,云西望着山下铺满银白月霜的田地,村落,不觉紧紧缩起脖子。

    她的脸颊因为流过不少泪,在往来纵行的夜风中显得又紧巴又刺疼。

    她搓了搓双手,紧紧按在脸颊上,想要用那仅存的一点温度,让脸上的沙沙的痛感减轻些。但是无论搓了多少下,贴在脸上的手都又硬又凉。

    云西吐出一口白色哈气,要是有瓶擦脸霜就好了。其实这个世界,也是有擦脸霜的,上次她就给潆儿姐买了最好的一种。

    叫什么名字来的?

    对,叫百合汁面脂。

    明明记忆力被云南训练得很像样子了,但是她对那日逛街的记忆已经开始模糊,只记得记得潆儿姐粉嫩白皙的脸颊。

    她将脸埋得的更深了,要是潆儿姐抹了,该会更好看吧,只可惜潆儿姐再也···

    糟糕,云西紧紧的闭上眼睛,她忽然又想哭了。

    这么冷的天,她一定不能哭。

    因为,眼泪会被冻在心里,难以融化。

    可是,不能融化,又怎样?

    至少她可以把潆儿姐的记忆凝结在冻泪中,长长久久的存在心里,不会忘怀。

    她一直深深压抑的情绪正要泛滥,肩头却忽然一阵受力,随后响起一阵衣物摩擦的窸窸窣窣声,耳畔的风声也瞬间变小,似乎遥遥的,正离她远去。

    再然后,一阵如薄荷般的冰凉气息将她整个人,紧紧包裹起来。

    云西的心不由得一颤。

    是云南。

    他张开双臂,用自己的身体,紧紧环住了她。

    “很冷么?”他的声音在耳畔低低的响起,略微有些沙哑,却像一股暖流,环抱着她,为她隔绝了山的夜风与冬的寒冷。

    云西缓缓闭上双眼,渐渐卸了身上所有的力道,全身心的偎靠在他的怀里。

    眼前的黑暗中,忽而出现了一抹淡黄色的柔光,那光线飘忽飞转,像是风中飞舞的柔软缎带,翻动出优美的弧线。柔光所到之处,皆被一一点亮。

    云西恍若进入了梦境一般,梦境里有最温煦的暖阳和最明媚的春光。

    云西一直都觉得云南很高也很瘦,但实际被躲进他的怀抱里时,才发现他的胸膛是那么宽阔,那么坚实。

    仿佛可以阻绝这个世上所有的伤害,所有的寒风。

    她忽然就觉得很温暖。

    “不冷了。”

    云西的脸颊在他的胸膛上慢慢蹭了一下,声音很轻,也很柔,仿若就要甜甜睡去前,低低的呢喃。

    云南似乎笑了笑,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只是将云西拢得更紧了。

    “云南···”她低低的唤。

    “嗯?”他轻声的应。

    “我是不会被打倒的。”她在对他说,更像是在对自己说。

    云南抿唇轻笑,环着她的双臂又收紧了一些。

    望着山下幽寂的原野,他沉寂良久,也许只不过是一瞬。他凤眸微眯,幽幽的开口,“刑狱推断本就会腐蚀人心,除恶者,其实也被恶沾染。三天,遇到大的打击了,是需要三天的时间来恢复的。你也只用了三天,所以很好了。”

    云西闭着双眼,唇边浮现一丝柔软的笑。

    她偎靠在云南的怀里,无声无言。

    云南,你知道吗?

    你才是我真正的清泉,可洗尽我心底一切的晦暗。

    你才是我的三天。

    山林的夜风穿过层叠的树木,徐徐扬起云西耳旁一缕长发,之后倏然飞向月朗星疏的深邃夜空,终而隐没所有踪影。

    枯干的枝杈摇曳着沙沙作响,落入云西的耳中,仿佛一首悠然轻慢的安眠曲。

    她的心终于不再萧索寒冷。

    夜的黑渐渐褪去,模糊一片树干也慢慢清晰了轮廓。

    当云西再度睁开眼时,山下农田的纵横交错的道道泥土阡陌已经清晰可辨,沐浴着曦光的柳家庄,依稀出现鸡鸣狗吠之声,还有几道白色的炊烟袅袅遥升天际。

    云西轻轻合上眼睛,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几天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真正的休息。

    没想到荒郊野外,她不仅没被冻死,还睡得很香甜。

    当然,如果没有云南,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

    她刚要抬起头,看一看身旁的人,裹紧她怀抱却瞬间一松,猝然离开了她。

    “有人!”柳捕快压低声音突然发出警告。

    云南疾步向前,隐身在另一棵树木后,警惕的望着山下的小院。

    云西根本来不及转换情绪,只是下意识的跟着站起身,却发觉双腿早已坐麻,酸软一片,眼前一晃,身体就失去了平衡。

    眼看就要栽倒,关键时刻一只大手瞬间薅住她的脖领,将她固定在了半空中。

    还没清醒的神智,瞬间被脖颈大力勒拽激活,云西感觉自己的喉结都要被勒进喉管,猛地干咳之下,眼泪瞬间就迸出了眼眶。

    靠!女主摔倒,男主不应该是伸出大手,瞬间捞住她的腰肢,然后一个转身,含情脉脉四目相对吗?

    可她这是什么状况?

    发生在她身上的浪漫绝对过不了三秒,就变成狼狈!

    云南听到云西的挣扎,薅住她脖领的手重重往下一压,就将她按在了地上。

    “稳住身形!”他压低嗓音警告着。

    云西半蹲在地上,左手捂着受创不轻的喉咙,右手猛地一挥,狠狠打开了云南按在她肩头的头,甩了他一个大白眼。

    之后她调整了一下姿势,小心的隐在树木后面,慢慢走进云南与柳捕快。

    透过树木缝隙向下望去,果见在山下柳家庄左边的小路上,恍然出现了两个男人鬼鬼祟祟的身影。“云刑房,接下来怎么办?”柳捕快瞪大了眼睛盯着山下,焦急的小声问道。

    “等。”云南却只干脆的回了一个字。

    云西揉了揉还有些惺忪的睡眼,视线对准山下,再次聚了焦。

    这一次,她终于看清山下那两个男人的样子。他们穿着的都是普通农民的衣衫。

    和普通农民不同的时,他们的脚步很轻,身形很矫健,贼呼呼的脑袋不时还左右探看着。

    由于冬天正是农闲时节,辛苦劳累了一年的农民终于得到些休养的机会,所以早起的人家并不多,村子里没有什么人出门。

    再加上王婶娘家本就位于村子最边缘,周遭更是清冷一片,没有任何人。

    那两人在确定了四围完全没人会注意到他之后,骤然加快了脚步,迅速来到王婶娘家门外。

    他们没有走门,而是一个飞身就越过了半人多高,破败横斜的栅栏墙。

    云西双眼越眯越细,心脏也紧张的高高悬起。

    看这两个人的身形,也猜得出他们脚步的轻盈,肯定没有什么声响。

    此时的胡捕快就在屋子里,不知道他这一会有没有提起精神,一直盯着外面的动向。

    万一胡捕快一个没留意,或是稍有疲累瞌睡,错过了这两个人的身影,事情就麻烦了。

    她的拳头紧紧攥成一团,计划虽然堪称完美,但关键还在现实的执行中。

    而现实的执行中,实在有太多不可控的意外因素。

    躲在另一棵树后的何捕快也紧张得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

    显然,他也在担心自己的好兄弟。

    云西慢慢蹲下身,伸手在地上摸到了一块大石头。

    如果胡捕快没有及时发现这两个贼人,那么下一秒,贼人们肯定就会做出异常的举动。

    云西攥着冰凉石块的手已经出了一层的汗。

    ------题外话------

    今日会有四更,九尾争取6月天天9000字以上哈o(n_n)o哈哈~

    不过推理裸更真的会吐血,要是没坚持下来,亲亲也不要打俺,嘿嘿,九尾一定会拼尽全力mua!(*╯3╰)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