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33章 短兵相接(一更)

时间:2018-06-03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一惊抬头,就见衙门偌大而巍峨的门洞里,赫然出现了一队人影。

    正当中位置的,正是一袭肃然官袍的符生良。

    只见他面沉如水,正朝着云西的方向疾步而来。

    他身后还紧紧跟着两个衙役,显然是要带着官威出门办公事。

    云西与云南相视一眼,两人一起翻身下马,站定之后,朝着符生良躬身一揖,齐声道:“属下见过知县大人。”

    一直走在后面的符生良,先是看到跑在前面的小衙役,毛毛躁躁与迎面走进的人,结结实实的撞了个满怀,眉头瞬间蹙起。

    可是他一转目,却又望到了门外阶下的云南云西,板正严肃的脸色立时一变。

    “快快起身,这一夜奔波,真是辛苦二位了。” 他向前几步迎出门外,望着云西,弯眉浅笑。

    云西直起身,望着符生良一身锦衣官袍,微微一笑,“大人如此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公职急等着要办?”

    符生良闻言眉梢一动,表情瞬间凝重,他略略颔首,压低了声音说道:“今日一早,本官就下命兵房前去聚丰楼查封,是奚岱伦亲自带的兵。可是刚来衙役急急来报,奚岱伦刚冲上二楼,就被杨拓带着捕班的人给围了。”

    符生良越说,面色越冷,他侧眼扫了一下正扶着麻袋站起身的胡捕快,眸子中闪过一抹如刀的寒光,“奚岱伦持着是本官的手令,而杨拓身为典史却公然违抗,看来今天本官不亲自走一趟,是拿不下那聚丰楼呢。”

    云西心中一惊。

    符生良几句话包含的内情信息量实在是太大。

    首先,一直退避三舍,而且还在休沐之中的奚岱伦竟然重新出山了。

    而且还是一马当先,直冲杨家势力腹地,聚丰楼。

    这背后应该不只是符生良强下命令这么简单。

    很有可能奚岱伦已经被符生良与殷三雨说服,愿意再次为殷三雨出一份力。

    其次,距离昨天云南告知符生良聚丰楼的可疑,才过去了一个晚上外加半个白天的时间。而奚岱伦现在就已经封住了聚丰楼二楼,可见符生良的安排,动作十分之快。

    也正因此,处于聚丰楼二楼的证据也应该还存在。

    最后,杨拓竟然敢带着捕班,公然对抗知县的手令,岂止是胆大二字可以形容,分明都到了嚣张狂妄的地步了。

    究竟为何,杨家的气焰会骤然巨涨这么多?

    云西心情瞬间沉重起来。

    她抬起头,望着符生良愤然道:“杨家怎么这么嚣张?竟敢公然和大人您打擂台?他们家以前也这样目无王法,目无官府威仪吗?”

    符生良冷笑一声,咬牙狠狠说道:“如此猖狂不顾脸面,这还是第一次。不过如此也好,本官倒要看看,私下脸皮之后的杨家,究竟长得什么样?!”

    说话间,从一旁的侧门中赶来的轿夫,与牵着马匹的仆役已经走到众人身后的大路上。

    符生良朝着的轿夫们挥挥手,沉声命令,“轿子抬回去,本官此番骑马出行!”

    他撩起官服衣摆,抬步就向一旁的骏马走去,可是才走两步,又停住了,他转过脸对云西说道:“刑房此行收获,留待本官回来之后再细细听取,云刑房,云书吏辛苦了。二位先回衙门休息一下,本官回来再行汇报。”

    说完他转头就朝向马匹而去。

    后面马夫轿夫们立刻按照吩咐重新排了位置队形,轿子轿夫靠旁站立,为后面牵着马的仆役让出道路。

    云西眼中寒光一闪,瞬间上前一把薅住符生良的手臂,“大人,且慢!”她欠身凑近符生良,急声唤止。

    符生良手臂顿时一僵,步子也瞬间停下,手臂上的力道又骤然一松,是云西又迅速放了手。

    这一连串的动作发生的极快,几乎只在眨眼之间,由于衙役仆役们的注意力一时都被调动的车马吸引,所以都没有看到那一幕的情景。

    除了云西、符生良,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就只有一直默然站在旁边的云南了。

    云南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容色却又即刻恢复平常,终是没有说出任何话。符生良眸子微眯,仿佛全然没有发觉云西之前动作的不雅之处,他亦低声问:“云姑娘,还有什么事要说么?”

    云西却退后了两步,直了身子,朝着符生良恭敬拱手一揖,挑眉一笑,星眸盈盈微弯,“大人,您贵为滕县父母,平日里要治理的公务那么多,不说日理万机,却是宵衣旰食。但日子得要长打算,百姓们那么多事都等大人主持呢,就是为了百姓们,也要多多爱惜自己的身体呀。现在天寒地动的,怎么什么事都要骑马出行呢?”

    对于云西云南的本领与眼见,符生良早已心中有数。

    如今他见云西忽然说了一些风马牛不及的奇怪话语,虽然一时间还摸不清她的用意,却瞬间就明白了她有言要谏。

    符生良略略沉吟了一下,挂在眉梢眼角的急色瞬间敛去。

    他站直了身子,审视着云西,拿捏着应对的力道,轻声道:“事情总有个轻重缓急,虚礼排场什么了,也不必拘泥。”

    云西望着符生良甜甜一笑,十分受教似的又躬了一揖,煞有介事的道:“大人教育得是,”

    她又抬起头,眼眸晶亮,“只是这次的事,也算不了什么,既然兵房奚岱伦前去封楼,为得是刑房取证,一旦发生了什么误会,也应由身为刑房吏的属下们前去解释。大人千金之躯,不宜事事亲临,退一万步说,即便属下们有什么处理不了的,最后再由大人出面,或调停,或惩戒,都是信手拈来一般的了。”

    符生良不觉一愣。

    云西这话表面上说得是客套礼敬,实际上是在教他该如何把握自己这个一县之中最贵的身份。

    她要说的其实是,现在还不是和杨家撕破脸皮的时候。

    知县的身份本就是他们这队人的一道保护,即便有人并不将它看进眼里。但只要官高一阶,利用得当,关键时刻就能压人一等。

    可是如果滥用或是应用不当,官威被别人压制,这层保护就形同虚设。

    所以云西叫他在后面压住阵脚。

    只要他没轻易出面,就还总有一点回寰的余地。至于冲锋陷阵,打头阵的事,就交给刑房兵房这些小吏去做。事后如果处理不得当,再由他符生良来回寰扭转。

    符生良眉头动了动,他刚想开口,却听云西又低了头,声音压得更低,说道:“大人,属下们已经查出了一个关键人犯,他是杨家家丁,邓家婶娘急急离去,就是因为他们掳走了她儿子。但是涉及杨家,此时一定不能再发生像李慧娘事件那样的意外。这些还要望您审慎安排。”

    听及此言,符生良双眼瞳仁瞬间一缩,心头陡然一震。

    杨家家丁?

    这四个字的份量,他一听就立刻明了。

    他之前也猜到以云南云西的本事,这一行必然会有所收获。但是他没有想到,收获竟会如此之巨大重要。

    这样直接致命的证据出现,势必代表着此案已经进入一个性质更加严重的层次。

    杨家的心狠手辣,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与杨家核心机密风马牛不及的李慧娘、贾四、曹老八三人,只因涉及到了一点外围隐情,都被他们果断除掉。

    而现在这个被抓的家仆,与直接涉事其中的云西云南恐怕都有了性命之忧。

    毕竟面对背景深厚,手段繁多的殷三雨,他们都能一击毙中要害,何况根基浅薄的云西云南?

    想到这里,符生良喉中瞬时一梗,他望着云西,眸色颤动着,满是忧惧之色,“云——”

    他话还没说出口,就见云西朝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轻声的说道:“大人别担心,就是这样,才更该派我们刑房去。众目睽睽,当面跟他们起了冲突的话,事后一旦发生危险,您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归咎到他们。而且也许,他们也会顾及这一层,反而不敢动我们。”

    她忽然抬头望了望天空,声音沉沉,“比起往常要驱逐的阴影,这次,尤为凶险,所以没有万全之策,必要时,只能抗住风险。”

    符生良也不觉望了一眼天色。

    在接连几日的晴朗碧空后,这一日的天终于蒙上了一层阴郁的灰色。远处的乌云沉重黑暗,层叠堆积,其中像是蕴了又一场漫天的风雪。

    他眸色沉了几沉。

    无疑,云西说得是正确的。

    比起处于暗处,将矛盾公开化,反倒会将杨家的行为意图暴露出来。

    符生良咬了咬唇,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好吧,就依云书吏所言。”

    云西拱手笑道:“属下领命!”

    说完她一个转身,朝着云南比了一个ok的手势,便两步走到自己的骏马跟前,一把攀住马背,抬腿就要翻身上马。

    “等等!”符生良忽然又喊了一声。

    云西半挂在马上,骤然听了动作,回头看向符生良,“大人还有何吩咐?”她微笑的问道。

    “两位刑房先行,本官处理了所查证物,稍后就会坐轿赶去,”符生良望着云西目光恳切,“两位务必小心。”

    云西心中一暖。

    符生良这是怕万一他们兄妹出了意外,他最后压阵的赶去,关键时刻,还能挽狂澜于既倒,解救危局。

    “好!”云西点点头,不再有任何犹豫翻身上了马。

    另一边的云南也早早上了马,他还吩咐了胡捕快先回县衙跟知县大人述职。

    符生良瞬间挺直了胸膛,面色不怒自威的看向之前护卫着他的几个衙役,厉声命令道:“尔等此行务必保证两位刑房安危,切不可让一人碰触到云刑房,也不可让一人伤害云书吏。若然有失,本官定然拿你们是问!”

    “大人放心!属下们定然不辱使命!”几个衙役单膝跪地,郑重喝道。随后纷纷起身,接过马夫们手中缰绳,依次上了马。

    “多谢大人,”云西云南朝着符生良遥遥抱拳,随后云西迅速回身,骤然抽动马鞭,骏马立时扬蹄嘶鸣。

    骏马一个跃步,带着云南与一众衙役兵丁,就朝着聚丰楼的风向疾风般奔驰而去!

    当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终于消失在道路尽头,符生良才决然转身,朝着呆立在路旁,茫然不知所错的一众衙役重重说道:“轿子暂且抬回,轿夫随时待命。”

    站在轿子前后的轿夫正小声的交头接耳,忽听知县大人命令,立刻端正了站姿,朝着大人躬身称是。

    听了云南的话,早就侯在一旁的胡捕快扶着马背上的麻袋,轻轻喊了一声,“大人···”

    符生良摆手止住了他的话,径直走向县衙,头也不回的道:“所有证物一并带到后堂,本官亲自审理。

    “属下领命!”胡捕快拱手一应,立刻扶着麻袋,牵骑马小心的跟着符生良进了县衙大门。

    随着几队人各自离去,涂了大红朱漆的县衙大门缓缓关闭,只余下门上金色的铜狮口中的环扣,微微晃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