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9章 凶手背后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云南这一句,是质疑,是试探,更是不满。

    屋子顿时陷入一片沉默,只听得到铜炉里火炭轻轻燃烧的声音。

    “呵呵···”符生良发出了一声轻笑,他将满杯的酒轻轻放在桌上,正视着云南,“众人皆醉么?”

    “众人醉不醉,云南不关心,云南关心的是,大人,您醉了么?”云南仍保持着举杯的姿势,脸上虽然笑着,却露出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众人皆醉···”符生良再度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尔后冲着云南一翻杯底,双眼微眯,轻笑着说道:“我也只好喝上几杯。”

    “几杯之后,又来几杯,怕是就醒不来了。”云南笑容清浅,只目光愈发犀利。

    符生良起身拿过酒壶,又斟了一杯,“云兄愿效三闾大夫,生良却愿学那渔夫,沧浪水清,可濯我樱,水浊,也可濯我足嘛。”

    “随波逐流,不是懦夫所为么?”云南毫不犹豫的质问。

    “懦夫?”符生良端着细腰长嘴的酒壶,走到云南身旁,为他斟了一杯。淡绿色的液体晶莹透亮,化作一注细细的清流,缓缓倾入云南瓷白的酒杯中“想来云兄才刚入仕途,太过看中是非对错。只是,君可知,想要引河导流,首先要保证不被水给拍飞呀!”

    云西只顾吃菜喝汤,任他你来我往,她自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淡定得很。

    云南站起身,端着酒杯淡笑着说道:“云南愚钝,专术只是推判刑案而已,所幸旁的也不用学。”

    “明日点了卯,你便是刑房典吏,今日没点,就还是符某的兄弟!”符生良缓步回到座位,俯身坐下后也举起了杯,话语虽在应承,语气却明显是在立威。

    “云南生来体弱,且云家教女向来胜教男,日后办差少不了带着舍妹云西,还请符兄宽容帮衬。这第三杯云南先干为敬!”说完,云南痛快的喝下了第三杯。

    符生良别有意味的看了眼一旁云西,点头笑道:“此事无妨,云兄不必介怀。”

    云西适时站起身,举着杯子,从容笑道:“云西在此谢过大人了。”说完,十分豪爽的饮尽杯中酒。

    符生良却迟迟未喝,他端着杯子,看着云西,桃花一般的眼睛闪出狡黠的光,“只是公门中行事,终还是靠得自家本领,云姑娘可掂量得清?”

    云西一翻杯底,白皙的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本领?那云西便要献献丑了。”

    符生良挑起眉毛,怀疑的打量着她,“云姑娘还有什么过人的本领?”

    “过人不敢说,只是一点浅见。”云西粲然一笑。

    “哦?”

    “大人先我们一步而回,我猜,大人回到衙门第一件事,就是查阅案件仵作文书。而且还看出了不少疑点。”

    符生良脸上笑容一滞,顿了一下,随后又呵呵笑了两声,“带文书回来,自然要先看,只是有何疑点?”

    “杀死吕德才的凶手,未必是贾四,恐另有其人。”云西坐回位子,欠身为自己舀了一勺汤。

    “愿闻其详。”说着,符生良将杯中酒一口喝下,目光灼灼的盯着云西。

    “大人先坐,咱们边吃边谈。”云南瞥了自顾自喝汤的云西一眼。

    他知道她在故布疑阵,请君入瓮。

    只是不顾别人自顾自喝汤的行为太过粗鄙,不得已,只好替她遮掩一下。

    云西皱皱鼻子,他们之间的默契以至于一个眼神,她就能领会。

    喝汤粗鄙?她还想抓起一只鸡腿甩开膀子,大快朵颐,如此忍耐已是卖了他天大的面子。

    注意力切回到现实,这里还有一位仁兄在等着她的解释。

    她清了清了嗓子,抬起头直视已经入座的符生良,微眯着眼睛,幽幽说道:“其一,除了致命刀伤,吕德才应还有中毒的迹象,不过,我想,应该不是什么剧毒,只是迷药或是一些慢性毒药。”

    符生良端着酒杯的手停在半空,像是在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其二,凶犯背后···还藏着一个人。”

    此时,符生良脸上的笑容已全部消失,只剩下一片肃然的冷峻。

    他看着她,眼中是一种怀疑的探究。

    她回望着他,眼中是一种淡定的自信。

    许久,符生良才低下头,抬手夹了一块肉,放在口中细细嚼着,眼神飘忽,似是在思量,又像是在走神,“姑娘这些结论是从凶案现场得来的?”

    “我与兄长从未进过那间屋子,中毒一说全是出自云西的推测。”云西粲然一笑。

    “哦?”符生良眼中疑惑更甚。“推测?没有凭据瞎猜的吗?”还没说完,嗓中似是很不适,掩唇干咳了几声。

    云西欠起身,也为他舀了一碗汤,和声细语道:“大人着了凉,需多用些清淡的,烧肉油腻,病好再用吧。”

    转移话题,拖延秘密的揭晓,才更抓人心。

    云西要的就是吊他胃口。

    符生良接过碗,展齿一笑,道:“多谢姑娘提点。”

    这一笑,坦荡爽朗,不似之前的轻佻,也没有任何杂质。

    云西忽然想起了殷三雨,如果是那个家伙,趁机摸个手揩个油都是可能的。

    “案件卷宗可有酒醉记载?”她问。

    符生良思索了一阵,道:“没有。”

    “咱们滕县仵作做事可细致?会不会有遗漏?”

    “不会,徐仵作出身仵作世家,做事极其严谨细致,且眼睛毒辣。即便根本没人去看他的文书,他也会记得清清楚楚丝毫不乱。其志其才,比之三法司里的仵作都丝毫不逊。”符生良答得斩钉截铁。

    云西听着,慢慢捋回思绪,缓缓说道:“我看过吕家大门,门栓处损坏严重,像是被人从外面砸坏。那插栓工艺复杂精致,很难从外面偷偷撬开,所以我想,凶手才不得以,要砸门而入。

    但是如此损坏,势必会发出声响,即便压着声音,也能吵醒没有醉酒的吕德才。尸首抬出时,我扫了一眼,死者身形高大,比贾四至少高出一个头,清醒的时候,那贾四绝没有十分胜算。可死者身中数刀,却没有反抗过,定是在无防备时被人下了手。吵也吵不醒,任由别人砸门而入,我推测他或是被人提前下了药。”

    符生良撇撇嘴道:“如此推测,没有真凭实据,怕是不牢靠吧。即便真有中毒迹象,会不会是贾四提前送给吕德才,知道他吃了晚上必然昏睡不醒,怎么就能肯定背后另有其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