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3章 被你榨干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情况的恶劣,远超云西的想象。

    虽然她知道,他今夜的确勉强了些,但是看着他一直侃侃而谈,淡定从容的样子,她以为,他至多只是难受,不想却到了如此危急的地步。

    再容不得半点迟疑,云西慌忙摘下头上发簪,一把撸起自己的衣袖,猛地刺进左臂,又快速拔出,瞬息之间,也想不起怎么处置簪子,只得用嘴咬住,腾出手来就去扒云南的衣襟。

    几滴鲜红的血珠自簪子尖端滚落,淌进她的领口,落在她白皙的皮肤上,轻盈的滑下。本是液体的血珠不仅没有丝毫晕染开来,反而越滚越紧实,像是被施了什么神奇的魔法,瞬间凝结了形态,宛如颗颗红色的珍珠。

    云西右手按着左臂的伤处,左手重重的按在了云南裸露的胸口。

    触手的皮肤冰冷松软,没有半点活人的气息。

    “契约既成,唯吾命是从。”她凝眉默念,骤然松开了右手。

    银簪尖端十分尖细,刺出的伤口本就不大,又被她用力按压,已经止住了血。只剩下一个深色的小点,在白皙的皮肤上,就像是一粒小小的朱砂痣。

    云西死死的盯着伤口,豆大的汗珠自她额间滑下。

    不会不行吧?

    她一时间紧张起来,鬼差给的这个救急方法,之前还没有用过。天知道那两个挨千刀的烂赌鬼会不会再坑她一次。

    时间一秒又一秒的过去,云西在记忆疯狂的寻找着云南使用说明上的文字,会不会是她念错了台词,或是遗漏了什么关键咒语?

    慌乱间,她突然发现,云南脸上的血越流越多,脸色也由惨白变成淡青。

    不要死!

    再顾不得许多,她挥起右手,不断的拍着云南的脸颊。

    “云南···”由于叼着发簪,她悲戚的声音含混不清。左手却不敢松动半分,仍用力的压住他的心脏。

    不要死!

    你不是说要做我哥哥吗?

    你不是说怕我败坏云家名声吗?你死了,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她忽然觉得很害怕,害怕他真的就这样去了,害怕那仅存的一魂两魄永远的飞散。

    炕桌上昏黄的烛火忽而晃了一下,火苗侧翻着,瞬间变成了幽蓝的磷火!

    突然间,一阵尖锐的刺痛感自她手臂袭来,还未待她反应,那朱砂痣一般的细小伤口中突然蹿出一串晶莹透亮的红色血珠,血珠颤动着,瞬间串联成线,打着旋的绕过她的手臂,蛇行一样的顺着动脉的线路,最后钻入她的手心,一下一下的扎进了他的心脏里。

    “呃!”云南忽然发出一声惊呼,紧紧闭合的丹凤眼瞬间睁开,诈尸一般的挺坐起来。

    云西一惊,连忙用力,死死的顶着他的胸口,将他压了下去。

    烛火飘忽,恍然熄灭,之后又自动燃起,火光也由蓝色恢复成了正常的暖黄。

    当云西的眼睛再度看到光亮的时候,她已经瘫坐到了地上,手臂上的刺痛消失了,就连那颗小小的朱砂痣伤口都不见了踪影。只是浑身又酸又软,就像刚刚经历一场全程马拉松。

    缓了好一阵,她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扒着炕沿,虚弱的支起身子。

    炕上的云南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安静的躺着,双目轻盍,长长的睫毛弯曲浓密,在他年轻饱满的皮肤上,投出两道浅浅的阴影。白皙的脸蛋干净异常,没有任何血迹。

    “云南?”她试探的叫了一声。

    云南睫毛微微颤了一下,终于缓缓睁开。

    她终于松了一口气,擦着额上的汗,没好气的骂道:“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还没到稳定期,就敢和人又拉又抱?废了老子这么多血,本来就营养不良,都快被你榨干了!”

    他慢慢坐起身,面色清冷,平静得就像只不过是小睡了一会。看了看桌上半截的残烛,又抬眼望了望窗子。

    即便是隔着一层窗纸,都能感受到外面深夜凝重的黑暗。

    “早知道这么耗我体力,就应该等足一年再带你出来混。”云西的喉咙又干又哑,她左右踅摸着,只是不知屋里有没有茶壶水壶。

    “夜深了,即便是兄妹,也不可共处一室,你回吧。”云南的声音很轻,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权威。

    云西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在他的脸上。

    “刚才多凶险,你知道吗?”云西攥着拳头,竭力忍住上前薅住他的衣领大力扇他几个耳光的冲动。

    他缓步下了地,端起了炕桌上的烛台,沉声说道:“这张委任状是我们进入官场最后的机会,云家等不起。”

    “你都死过一次了,还在意那些虚头巴脑的荣誉?”

    烛台上的残烛缓缓燃烧着,烛泪积满了烛面,又一秒,透明的烛泪终于盈满涌出,倏忽而落,滑过残半的烛身,跌在了他的手背上,他的手微微一颤。

    “不是荣誉,是信仰。”他昂起头,直直望着她,丹凤眼中射出犀利的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