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6章 点你的卯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那一拳,力道凶狠,带着呼呼的风声,直捶她的眉心!

    随着一声惨叫,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被击飞了出去。

    远远的她看到什么东西在眼前飞舞。

    鲜红的是血,嫩白的是脑浆。

    带着扑面的热气,绚烂如烟花,泼洒如墨画。

    轰隆隆!

    阴沉的天空发出闷闷的响声,一道道银白的霹雳在旷野的天空中肆意中纵横!

    电闪雷鸣中,她的孤魂被狂风裹挟着,撕扯着,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她惊恐惊惧,她想呼喊却发现没有嘴,想哭嚎却出不了声。

    雷声越来越来响,一下又一下,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却越来越不像雷,反而更像是有人在大力的敲着门。

    云西倏地直起身子,猛然惊醒!

    她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又呛又痒,稍一吸气便猛烈的呛咳起来。

    “咳咳!”

    大力吐出的却都是树木的纤维,原来是昨晚清口的柳枝,又嗽了几下嗓子,才能大口喘气。她额上全是细密的汗水,这才发现自己坐在吏舍的火炕上,并不是那荒凉的悬崖之上。

    她记得那个地方,那是她最初穿越的地方,一切都还是那么清晰,历历在目,恍然如昨。

    揉了揉太阳穴,她觉得头很晕,昏昏沉沉的。一定是昨晚施救云南,又勾起了她对鲜血的记忆。

    咚!咚!咚!

    真的有人在敲门。

    抹了把头上的汗,抓起衣服,瞬间穿好,云西一边扎着头发,一边下地趿拉着鞋子走去开门。

    好在扮的都是男装,发式也很简单,卷一个发髻插上银簪即可。才走到门前,头发便已束好。

    抽开门栓,拉开门扇,一张清冷白皙的脸便出现在了眼前。

    是云南。

    “这么早?”

    外面的天,还阴沉沉的没有亮,扑面袭来的冰冷空气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点卯。”云南只说了两个字,转身便走。

    云西向院里一张望,果然,吏舍三面房屋的纸窗都已被烛光染亮,有几间房门还微敞着,昭示着主人离去时的匆忙。

    云西早就换算过,点卯的卯时就是清晨五点,那此时就应该是四点多一些。

    她郁闷的撇撇嘴,大冬天的还漆黑一片就要上班,全然没有现代影视剧中古代官员们作威作福的潇洒,古人真实的生活真是苦逼啊!

    一想到日后无论刮风下雨,还是降雪落冰雹,都要按时点卯,她心里就是一片哀嚎。

    她恶狠狠的将嘴里残余的柳枝吐出,才快步跟了上去。

    “女子不可直面痰吐,需备着手绢,掩面拭口。”云南头也不回的冷冷说道。

    云西不屑的翻了他一个白眼。

    终于来到大堂之前的广场,眼前却出现了堪称壮观的一幕。

    诺大的庭院之中,四角各悬着数盏通明的硕大灯笼,恍恍烛影下,站着乌泱泱一大片人。身着不同款式的制服,井然有序的排列成好几条队伍,粗粗一看,约莫有上百人。

    人群簇拥着,有人高声点名,有人低声应名,声音错杂,此起彼伏。

    云南讲过,点卯时刻,是衙门一天之中人最齐全的时候,

    所有人根据职位大小,部门不同,各列其位。

    为首的知县符生良,之后是县丞胡珂,典史杨洲,滕县没有主簿,后面便是捕快班的三个班房,清一色的捕快劲服,还都配着官刀。由左及右依次是,皂班,壮班,快班。每班各有一名班头,数名小兵。

    皂班就是站在大堂喊威武的那群人,负责一衙礼仪。壮班主要是负责呵道,传案,催科等。

    云西看到,殷三雨就站在一只队伍前,他一手叉着腰,一手扶着刀,一脸不耐的正左看右顾着,想来那就是专门负责缉盗拿匪的快班了。快班也称捕班,班头便是捕头,小兵便是捕快。

    他像是也看到了云西,还十分轻佻的递了个媚眼过来。

    由于他正站在灯下,云西清楚的看到了他桃花一般邪魅的眼中轻佻的光线,以及那条斜翘在嘴里的红薯干。

    云西厌恶的移开了视线,转而向后看去,再之后是六房小吏一队,都带着类似书生的布冠帽,穿着灰色的长棉衫。那里站着五人,本应是六房,分为兵房,吏房,户房,礼房,刑房,工房,至少六人,显然缺的位置正是云南云西所属的刑房。

    各房有书吏一名,后面站着各房的小厮,最后便是伙房仆役等各色杂役。

    每一支队伍都有专门的点卯官,一一点名划册,清点人数。

    “快点!”云南低声催了一句,快步走到六房吏的队伍后,云西嗯了一声,跟在其后。

    “刑房!”一名发须皆白的老吏一手托着册子,一手执笔,头也不抬的高声呵道。

    “刑房吏云修竹,云西已到!”云南朗声回答。云西注意到,他的声音有些不同寻常的郑重。

    或许,早一日踏足官场,对他而言,真的很重要。

    白发老吏抬起头,带着一丝疑惑探究的看向他们。像是初次见面,要刻意记下对方长相,又像是对一房兩吏有些疑惑。

    云西等着他提问,老吏顿了一下,却又低下了头,利落执笔刷刷几下记下了他们名字。

    刑房显然是最后一个被点到的,云南应了声后,整个队伍便一哄而散。云西还没反应过来,满当当一整个广场的人瞬间就做了鸟兽散,几乎只在眨眼的功夫,广场里就剩下了不到五个人,其中就包括站在广场上发呆的云家兄妹二人。连院子四角高悬的灯笼都被人迅速取下熄灭了。

    “这···这就没事了?”云西感受着广场空荡的冷风,仍有些难以置信。

    黎明前的黑暗中,看不清云南的脸,但是云西知道,他一定很失落。

    他早就给她讲过点卯的流程,虽然同是点完卯就各自离散,但还不至于这样的敷衍。

    “很敷衍么?”一个男子缓步从阴影中走来。

    随着距离的拉近,他的脸越发清晰。

    眉眼间带着清浅的笑,正是那位长得比美人还俊俏三分的滕县知县。

    符生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