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22章 心怀愧疚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昏暗的囚室里,弥漫着酸臭的腐朽气息。

    角落的草垫上,蜷缩着一个人。当他听到沓沓的脚步声时,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一根草屑从他乱糟糟的头发上掉落。

    飘入他眼中的第一个人,就是云西。

    “贱人!”

    他立刻激动了起来,发出一声嘶哑的咒骂。

    有狱吏掌灯过来,云西才看清瘫在地上的贾四,半支着身子,布满血丝的猩红眼睛迸射出强烈的恨意。

    她穿着一身深色粗布棉衣,旁边就是披着素白大氅的云南。

    掌灯之前,身处昏暗的角落,理应会先看到云南,而贾四眼里却只有自己。

    看来自己那一脚踢得还是挺重的。

    这一晚,他过得应该很煎熬。

    她看到一旁的云南也皱了皱眉。

    想要从嫌犯口中得到有用的消息,刺激嫌犯的人应该退居二线才对。

    但是,没办法,她才是主角。

    云南所有的能力与智慧都是为了培养她而存在的。

    “贾四···”云西缓缓说道:“你为什么要杀吕德才?”

    贾四突然暴起,但才直起身子,立刻发出了一声痛呼,接着便跌倒在地。

    惊起一片混着草屑的扬尘。

    他下身伤得的确很重。

    云西厌恶的抬起手,扫了扫鼻前的空气,咳了两声,待尘埃落了些才说道:“你没有理由恨我,我是县衙刑房吏,侦破案情是我的本分。至于那一脚,我不还击,你会把我打的更惨,不是么?”

    贾四死咬着唇,暴突的双眼却慢慢缓了下去。

    “谈谈吧,为何要杀吕德才?”云西的声音也缓和了下来。

    贾四的肩膀颤抖了一下,却没有说话。

    “那咱们换个说法,吕德才很可恨么?”

    像是被这句话给刺激到了,贾四撑起身子,咬着牙,嘶哑的恨恨道:“他该死!”

    “因为他打你?还是···”云西慢慢诱导着,“因为李慧娘?”

    贾四瞳孔骤然一缩,脸上立刻变了颜色,声音也因恐惧而有些颤抖:“不···不是!吕德才该死!他···他骂俺是贼!他拿我东西,他还打我!”贾四越说越激动。

    云西却不在意,缓缓说道:“他污你偷什么?”

    “偷···偷钱。”贾四一时有些滞塞。

    “是偷人吧!”云西忽然一声利喝!森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囚室回荡:“是你见色忘义,勾搭了那李慧娘,不想就被吕德才发现,才伙同李慧娘一起密谋杀了他!”

    她越说越急,越发的咄咄逼人!

    “不···不是!”虽是在否认,贾四的底气却越来越虚。

    云西冷笑一声,她已经有答案了。她忽然放低声音,冷冷笑道:“李慧娘都已经归案招供了,你还硬挺个什么?”

    云南的眉不易察觉的颤了颤。

    “不关她的事!都是俺一个人!都是俺一个人干的!放了她!”他暴起冲到栅门前,再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拼命的敲击着围栏,失控的大喊。

    云南侧头对狱吏说了两句,又对云西使了个眼色,便转身离开了囚房。

    云西点点头,先点把火,再给他一段燃烧的时间,剩下的就是等待。一味用强逼下去只会适得其反。

    出了监狱大门,云南站在台阶上,淡淡说道:“审问犯人自有技巧,耍诈用得了一时,用不了一世。就像之前应对殷三雨,如果真的踢残他,戳瞎他,只会令他日后对我们更加仇恨,滕县才真是再无你我立足之地了。

    外面的空气凉凉的,很是新鲜,云西用力的吸了一口,轻笑着说道:“对付阴险爱记仇的的毒蛇,不好贸然踩疼它,得下套给它钻,才能不留后患;

    而对付凶狠无脑的毒蛇,它暴起一次,就要狠削一次!你越退让,他就越会欺负得上瘾。”

    已近晌午,监狱外高远的天空湛蓝如洗,一轮冬日悬挂正中,清冷的空气被日光照射着,也添了些许暖意。

    一束光投到他莹白面庞上,泛出淡淡的光晕。

    “这一条蛇虽然凶暴,却很有脑子。”他的神情有些许的迷离,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忧虑。

    云西忽然有些心疼。

    他虽然已经平复了所有情绪,但是,之前那一瞬间,他真的起了求死的心。

    虽然云西也死过一次,但毕竟毫发无损的重生了,甚至还年轻了十几岁。

    而他,一个满腔热血,抱负远大的勃发少年,却落得个不死不活的下场。

    或许还不如干脆的死,起码不用面对珍视的人被欺辱践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当初,自己与鬼差用玩笑一般的态度,就草率的决定他的归宿,根本不顾他的意愿。

    云西忽然有些愧疚。

    见云西颓然的低下头,云南眸间有一抹柔光划过。

    他的确有崩溃过,但是清醒之后,他已经将所有的抱负理想都推翻,新的目标已经确定,他不会再迟疑与动摇。

    他转换了话题,缓缓分析道:“令知县忌惮,敢揶揄典史,让县丞对他青眼有加。不仅能横行乡里,更能在王法大堂公然调戏同僚,众人却只敢围观不敢言。如此种种,绝不是一个小小捕头能做到的。此人应有着极深的背景。”

    听着他的分析,云西又想起了殷三雨那张痞里痞气的脸。

    这些都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令人忌惮的,是他被戳眼之后,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

    那是狮子一样凶猛威赫的气势!

    殷三雨,绝不是个好对付的货。

    她突然很想揪出那两个挨千刀的鬼差,一边揪着脖领,一边扇着他们质问!

    凭什么别的女人穿越了就会遇到一群脑残的炮灰男配女配,稍稍出点破主意就能虐得他们可惨可惨的。

    无论怎样自恋都能碰到一堆王爷首富围着自己团团转!

    难道穿越破案的套路,不是女主稍微拽点什么法医、心理医生的知识就能笑傲江湖么?难道不是会有一堆男主男配围着,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一言不合就啪啪啪吗?

    为什么自己就如此苦逼,随便碰到个流氓都特么这么不简单。

    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男配现在出来一堆,那她的男主呢?

    她问过,年轻知县早已婚配,而放眼整个滕县衙门,也就那殷三雨长得还凑活点,但却是一个流氓混不吝,作风肯定不检点,根本入不了她的法眼。

    人生的走向如果是鬼差负责书写的,那鬼差不会只给她定一个悬疑的剧本,而不是悬爱的吧?

    她不禁一阵恶寒,连忙摇摇头,驱散了一脑袋的胡思乱想。

    可是回到现实,却是一堆更为棘手的问题。

    她皱眉嘟囔道:“那现在该如何入手?贾四这里问不出什么,李氏那里呢?之前那个小六有和你说什么有用的吗?要先去查访李氏有没有其他可去之处?”

    她越说越泄气,查案不是柯南动画片啊,好麻烦,遂埋怨道:“娘的,捕班的头是流氓,手下也好不了哪去,刑房就咱两光杆司令,不如让符生良再派些人——”

    “不必——”云南果断否定,他大步向前,沉声说道:“他不会再派人。李家是这几年逃难才到的滕县,独户,没有亲戚。到滕县才半年,李氏随父母去寺庙烧香,便被山贼给掳去了,李父被打伤,抬回去三天便不治而亡。嫁给吕德才后,李氏很少回娘家。因着她曾被山贼掳去,家里吕德才又凶恶霸道,她也没有什么交好的对象。”

    云西跟上前去,忽然眼睛一亮,打了一个响指,兴奋道:“你们古代不是流行屈打成招吗?要是给贾四上大刑,那厮说不准就都招了,没准李氏会去哪里都清楚了。”

    云南狠狠瞪了她一眼,清冷的脸上分明写了一个大大的否字。

    云西吐吐舌头,他绝不会允许自己做任何有损云家名声的事。

    忽然,她快步绕到云南的面前,坏笑着问道:“你已经有盘算了对不对,咱们现在这是要去哪?”

    “李家庄、曹家庄与这里正好是一条直线。先去近处曹家庄看看情况,再去李家庄证实小六的话。”

    云西点点头,“这倒是,虽然那小六看样子老实得多,但是捕班毕竟不靠谱。”说着,她突然想起什么,抬头惊恐追问道:“咱们不会还要腿着去吧?”

    “时间紧迫,这次雇马。”云南扫了她的袖口一眼。

    他在打那笔钱的主意。

    云西立刻护起袖子,皱着鼻子示威道:“胥吏没有工资,你又不让收贿受贿,以后指不定得多惨呢!这点钱是我过日子用的,公事想用没门!叫马房配马!符生良这点诚意总要给吧。”

    她其实更想说,要是破不了案,留些钱在外面还能勉强谋个生。

    云南冷笑,“衙门马房都是供人专用的,小小胥吏,连奉银都没资格拿,你觉得,会有马骑么?”

    “符生良总还是想破案吧?叫他破例!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美得他!”

    云南皱眉,“你以为我没试过?”

    云西恍然醒悟,点卯前是衙门人最全的时候,云南又醒得早,怕是自己还在酣睡之时,他就试过了。但她还是不甘心这样就投降认输。

    旅途中,她打听过雇马雇车的价钱,当时就令她望洋兴叹。

    她拢着袖口,脸色越来越沉。

    云南也止了步子,狠狠的瞪着她,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云典吏!”一个年轻的男声忽然响起,打破了两人的僵持。

    云西抬头望去,竟是捕快小六,正手扶着佩刀,急匆匆跑来。

    云西心头一沉。

    难道殷三雨那厮又要给她下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