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三十二章 谁在下套?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一道余光在不经意间,水波纹似的不着痕迹的探出,众人的反应便被云西一一掠进眼底。

    杨拓从鼻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嗤笑,随即缓缓转过头,不再理会殷三雨,只那双邪魅促狭的眼睛,含着一抹讥诮的轻笑,嘲意十足。

    李儒则皱了眉头,伸出一根手指,悬空点着门口的方向,不悦的对小厮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仆役上前,赶紧迎进殷三雨,关了房门。

    胡知权看着殷三雨,有一瞬间,表情复杂艰深。但转眼便有恢复了轻松喜庆的笑容,只眉梢眼角还残存着些许阴险神色,就像是擎等着又一出好戏开幕。右侧桌的人脸色多是鄙夷,也有木然毫无表情的。左侧则相反,不是热情的打招呼,就是赶紧招呼仆役再添副碗筷。

    “殷头,赶紧的,酒宴才刚开席!”皮肤黝黑的宫湄湄已然半站起了身子,热情的招呼着。

    “殷哥,还以为你得歇上几天呢!怎么样,下次还敢毛手毛脚不?”胡勐挥嘿嘿的笑着,招呼着殷三雨,意有所指的看了眼云西。

    “屁话!再放屁小心我勺你!”殷三雨笑骂着,一脚踢回了胡知权为他拉出的上首位椅子,头也不回的甩了句:“权哥,今天我坐那边。”径直向胡勐小六走过去。

    胡知权无奈的摇摇头,又令小厮搬了椅子随着殷三雨到了小六身边,挨着云西摆好。

    云西捏着酒杯,因酒意而微微泛红的脸上,已经敛了所有笑容,只余下一抹鄙夷的淡漠。

    殷三雨将右手支在桌上,托着脸颊,佯装好奇的直直打量着云西,轻佻着笑道:“云书吏,刚听你豪言壮语的好不威风,可你这儿还没有敬殷爷一杯呢!”

    外面风很冷,他才进屋,脸颊上泛出些凉凉的红晕,一双大眼睛深邃黝黑,教人看不出虚实。

    云西微蹙了眉头,乜斜了殷三雨一眼,鼻中发出一声哼笑,:“好在现在也不晚,殷捕头正好赶上趟儿,再晚上那么一会,敬酒还没喝上就要回敬了。”

    这话楔了颗软钉子,转着圈暗讽殷三雨迟到的目中无人,右侧桌的人闻之皆是一笑。左侧人大多没有表情,只近前的胡勐恼怒的将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拍,呵道:“屁话!我看谁敢叫我们殷哥给你敬酒!”

    云西直视着殷三雨,面色不改,唇角一抹讥诮笑意更甚。

    “阿勐,吃你的饭!”殷三雨捏起一粒花生米,随手就向胡勐丢去。却始终盯着云西,眼中一抹狂狷,不羁而豪放,似全然不惧她的挑衅。

    “真要敬酒?”他轻笑着问道。

    云西却没回答,单手举起空杯,便有仆役及时上前满了酒,又为殷三雨取了杯子,斟了酒。她站起身,双手端酒架势十足的躬身施礼,后收势站定,酒杯利落一番,再一翻杯底,又一杯酒尽。

    这已是第十杯!

    众人无不被她的气势所摄!

    殷三雨轰然大笑道:“好!够爽利!”却没站起身回敬,只是抬手一打响指,“一个小丫头都能灌十几杯,你们一群大老爷们儿才一杯几杯的干,丢不丢人?”说着他朝仆役大咧咧的喊道:“拿海碗来!本捕头要回敬云书吏九海碗!”

    一听海碗,屋中人脸色皆是一变,即便是酒力最盛胡勐、奚岱伦在喝了十杯后都喝不下三五海碗,真要是这九海碗下肚,定要吐个天翻地覆,不把肚肠吐出不罢休!

    一只默不作声的杨拓眉头越皱越深,一开口,语气阴鸷森寒,“三雨,行事莫要过分。”

    李儒也不悦的附和道:“殷捕头,云书吏毕竟是弱女子,你如此以强欺弱,传出去,只怕平白损了你的威名罢。”

    胡知权本也想劝两句,刚张口却被李儒抢了白,遂收了声,依然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静待事态发展。

    一旁的小六吓得直拉殷三雨的衣袖,怯懦的小声道:“殷头,云书吏她还是个姑娘,殷头你就···”

    殷三雨挥手打断了小六。此时一个仆役端来了一摞碗,一个抱着一大坛酒,恭敬的站在了他们身旁。

    “来,我先还你第一杯敬酒!”说着,殷三雨起身接过酒坛,砰地一声拔开了酒塞盖子,随手向后一抛,缠着红丝绸布的盖子在空中舞了个飞旋,应声落地。

    趸趸趸,随着几声水响,清亮的液体便从坛中砸落进海碗中,若干水珠溅起在海碗四周,圆润晶莹。

    云西看着那些描了蓝边的巴掌大白瓷碗,眸底波光越来越寒。

    却见殷三雨端碗仰头一饮,几乎两口,罄了一整碗,再用袖子一抹,噹地一下,就将碗甩在了桌上!

    “该你了!”他狠狠的笑道。

    云西不觉咽了下口水,余光扫了那些海碗一眼,忽地发出了几声轻笑。

    “难得殷捕头兴致高,云西再敬九碗自是无妨,只是···”她的话才说一半,就被殷三雨抬手打断。

    “哎!我说大家伙儿,人家可是个小姑娘,都有如此胆量,咱们一群老爷们岂能让她比下去?正好还有第二圈回敬,她都九碗了,咱们也要一人九碗,来!都一起喝!”他粗着嗓子,豪气的喊着。腰间佩刀也被他解下,重重往桌上一拍,震得杯盘碗碟俱是一颤。

    云西的心忽地一颤。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用意?

    殷三雨一说酒杯换大碗,她就在打别人的主意,要是这九碗灌下去,绝对会一次到位将他们全部喝翻!

    而他却先自己一步说出,而且口气更加不容置喙,或许,只是巧合?

    云西强压下了怀疑,现在可不是该分神的时候。

    酒桌上的情势氛围已经被彻底逆转。

    除了杨拓,其他人都是面如土色,即便是生猛的胡勐,带兵的奚岱伦,都呆呆的看着那些海碗,望而生畏。至于右侧书生气十足的那些青年,更是恐惧得脸色惨白一片。

    殷三雨脸上出现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又笑着道:“杨教谕身为朝廷命官,自是我等的上级,三雨不敢放肆,教谕大人还用您的金爵就好!”

    云西又是一惊,那杨拓身份显然比众人高出太多,先把他排除在外,便避免了由他拒绝而起模范带头作用。殷三雨明显是圈了个套,把众小吏一个不差的都套进去了。

    ------题外话------

    今天是九号,是书评有奖活动的最后一天哈!明天起,书评有奖活动暂告段落,如果有精彩评论还会额外奖励!o(n_n)o哈哈~,谢谢亲亲们的响应与支持!下一次活动会另行通知撒!

    我是小注脚o(n_n)o哈哈~

    明朝时有严格的等级制度,不光是衣服颜色,建筑规格,轿子马匹方面的规定,酒具餐具也有严格规定,金爵与银碗本不应该出现在教谕的身上,但是由于是明末乱世,著于明末时期的金瓶梅中,也出现了大量不符合等级规定的描写,所以这里九尾就选择了这样的演绎形势,如有高人明粉,莫怪莫怪哈!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