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六十二章 案子破了?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什么人?!”

    云西半跪在地绷直身子,每一根汗毛都机警的竖起,压着声音冷冷喝道!

    角落里发出哀哀一声叹息,声音轻软细弱,余音不尽。

    云西眉头紧蹙。

    居然是个女人?

    一时间,所有线索电光火石般在她脑海晃过。

    李货郎驾着牛车于李慧娘出走当夜经过李家庄。

    牛车一路奔波,又被一辆马车接换而走,进入金水村后便没了踪迹。

    而李货郎出现在了黑店金魂寨,那么,如果李慧娘此刻也在金魂寨,倒推回去,关于李货郎李慧娘所有的证据链就形成了一个闭合的圆。

    这案子几乎就是彻底破了!

    “慧娘?”

    云西顿了一下,还是试探着开了口。

    阴影中,看不清那人模样,但云西明显感觉那人身子微微一僵,片刻之后,伴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瘦弱的身影缓缓站起走出,最终映入她的眼帘。

    深色的窄袖长裙,质地柔软的丝质披帛半遮着面,异常雪白皮肤若隐若现。深色的帛巾中,一双媚眼异常明亮。

    在淡黄色光线的映照下,她眼尾上扬,眼波流盼,仿佛拥有一种能勾人摄魄于无形的力量。

    云西料到李慧娘会很美,却没有料到,她会这么美。

    她眸中寒芒闪了闪,抿了唇,没有说话。她在等李慧娘先反应。

    李慧娘也在疑惑的打量着她。

    两人静默片刻,终于,如云西估计的那般,李慧娘忍不住先开口了。

    “你们也是李元弄来的?”她轻声的问。

    云西不置可否,身上防备微微松懈,转过脸,望着晕沉的云南,满目凄然。

    想来李元就是李货郎了,她却不再想去追问、盘审。

    运气有时就是这么讽刺,他们一路追捕而来,苦苦不得。

    陷入绝境之后,疑犯们却一个接一个的蹦了出来。

    可云南尚在危急中,生死未卜,她自救都来不及,又哪里有心情去办案追凶?

    李慧娘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云南苍白的脸。

    虽然光线不是太亮,但那人白皙的面庞上仿佛镀着一层光晕,再不知是她眼花,还是他们所处位置折射的光所致。

    毫无疑问的是,即使阖目昏睡,男子的容颜都可称得上绝世倾城。

    墨染般的两道剑眉,英气逼人的斜飞两鬓。长长的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两道扇形阴影。鼻梁高挺,轮廓刚毅清晰。嘴唇微厚,形状却极柔美,略略带一丝红意,教人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似被云西周身忧惧的伤情所感,她的眉梢也染了些许伤怀。慢慢拉下裹面的纱巾,轻移莲步,最终在云西对面俯身坐下。

    云西听到声响,向前戒备的扫视,眼神中的凶戾惊得李慧娘身子不禁后移了些许。

    虽然云南能接触的人类,只有云西一个。但女人的阳气却要比男人弱很多,对他的伤害也小很多。

    只是现在的他太虚弱,任何一丁点的磁场波动,云西都不愿他承受。

    李慧娘的视线不自觉的又移到了云南的脸上,发出一声低语似的呢喃,“你们这样年轻,竟也走上了这条路···”

    云西皱了皱眉。

    难道,她以为云南也是被拐来的男色?

    她心里怒火登时蹿出五丈高,却勉强压制住没有爆发,冷目望着她,语带讥讽的道:“你不怕么?”

    李慧娘娇嫩的红唇微抿,如雪的肌肤略带几分病态,反而更显得凄楚动人。

    “什么是可怕的呢?”她唇角弯起一抹凄楚的笑,轻声反问。

    “受人折磨,很可怕,死···亦可怕。”一个细弱的声音幽幽响起。

    云西身子一震,眼中差点迸出泪来,刚要去摸怀中人的心脏,一只冰凉的手却轻轻拢住了她的手。

    耳畔再度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没事···”说着,云南眉目微皱,虚弱的咳了两声。

    云西急忙扶着他坐了起来。他身上十分软,仿佛一点力气也没有。

    “教你挂心了。”他歉然一笑,目光温柔。

    云西心中一热,眼里跌出两颗泪,连忙用袖子抹了,“你没事就好。”

    一旁的李慧娘见云南苏醒,侧了身,摘下自己腰间的水囊,双手捧着,递在云西的面前。

    “喝些水。”

    云西闻声回头,目光停在她柔荑一般细软白皙的双手上。

    她恍然记起之前的推断。

    失身于山贼,后又纠缠于吕德才,贾四,李货郎三人之间。

    想到那三人或狰狞凶恶,或丑陋猥琐,或人面兽心的嘴脸,云西是有同情的。

    但她又想起那些专供晚餐被下药了馒头和寻常无奇的午饭大饼。

    这样精心计算的毒局计划,一用就是几个月,且无人察觉,想想就令人毛骨悚然。

    更有一直感情深厚的贾吕二人,因她翻脸成仇。

    她真的是外表明艳,心肠狠毒的美人蛇吗?

    云西轻轻推回她的水囊,脸上露出礼貌的浅笑,“多谢慧娘,我家兄长是天生的寒症,吃用都与常人不同。”

    李慧娘没有多想,随手收回水囊,又抬起头,视线在云西脸上停了停,眉梢微动。

    “兄妹么?也是,你们真的很像。”

    “你真的不怕?”云西又问了一遍。

    身在险境,这李慧娘竟还能如此淡定。

    难道,她还不知道李货郎此行真实目的?

    “你们如何识得我?”李慧娘没有回答,微微有些困惑的反问道。

    “因为,”云南虚弱的开口,“我们为你而来。”目光柔和恬淡得令人觉得莫名心安。

    “为我?”李慧娘柳眉微蹙,满脸疑惑。

    云南淡淡一笑,道:“我们是滕县的刑房吏,专为吕德才一案而来。”

    云西有些吃惊。

    怎么说,李慧娘都是杀人疑犯,就这么表明身份,难道不会令对方抵触或是起什么歹意吗?

    李慧娘的眼睛瞬间睁大,身子不自觉的向后。她抬手缓缓掩住唇,“你们是···官差?那李元他···”

    “李元就是李货郎,对么?”云南的声音越发温柔。

    李慧娘艰难的别过脸,望着黑乎乎的地面,迟疑了片刻,才点了点头。

    “只有吕德才死了,你才能得以解脱,对么?”

    李慧娘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云南白皙的脸,一时怔愣住了。

    云西不觉心头一亮,云南引领别人思想,调动别人情感的本领真不是盖的。

    推官世家六百年果然不是白给的。

    慧娘那一双摄人心魄的媚眼微微闪烁,其中有惊惧,也有怀疑,最终融化成了绝望。绝望到了深处,她竟咯咯的笑了起来。

    “不是解脱,”笑着笑着,眼角倏然滑下一颗泪来,她微微仰起头,似乎要将那滴苦涩的泪逼回,“我没有别的奢望,我只是想要活着。”

    看着那颗晶莹的泪珠儿从她光洁的脸颊滑下,云西的心蓦然漏跳的半拍。

    她忽然不讨厌她了。

    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可怜的人儿明白一切。

    明白即将沦为娼妓的事实,也明白最终的宿命。

    “所以,你想要他死?”云南继续不急不缓的提问。

    “我想让他们所有人,”李慧娘的眼神忽然迸出一道犀利的光芒,拢着围巾的手骤然攥紧!

    她几乎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重重说道:“我想让所有人都去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