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七十章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却听李货郎恭敬的赔笑着说道:“藕香姐,怎么连您都出来了?”

    车外那脆生生的女音冷笑一声,不屑道:“姐姐的事,也轮得到你问么?”

    云西双眼霎时一亮。

    她果然没有猜错,金魂寨就是菱藕香的外围!

    这个所谓的藕香姐不是菱藕香的主事,就是重要的内部成员。

    所谓主事,云西最先想到的就是老鸨一词,不过一个老鸨样的女子都会有如此高强的功夫吗?

    前世她也见过不少老鸨,多是些八面玲珑的妖艳人精,却没一个能抗揍能打人的。

    一个女人都如此流弊,这菱藕香的背景恐怕要比滕县县衙还要复杂。

    李货郎干笑一声,略带谄媚的说道:“藕香姐哪的话,借李元十个胆,也不敢盘问您啊!”

    云西觉得,即便没有殷三雨在后面捅着刀,李元的怯懦也不会减少半分。

    因为,这个藕香姐本身就是个令人生畏的人物。

    那女子冷冷哼了一声,道:“姐姐问你,到底见没见过那三个贼人?”

    李货郎明显停滞了一下,云西的心也跟着骤然提了起来。

    就见殷三雨的手微微一动,李货郎立刻恍然道:“那三个不是被捉的捉,被关的关了吗?怎可能逃出寨子?”

    “行了,既没见过就算了。”女子似乎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十分不悦的甩了下马鞭,又对着旁人恨恨道:“大小眼,你带人再去村里搜一搜;你们几个,快去其他路口堵一堵,决不能让那几个人活着离开金水村!”

    “得令!”七八个大汉齐齐回声。

    云西眉间疑惑更深。

    得令?

    她虽对古代不熟,却也知道“得令”应是军中口号,一个小小的青楼妓院,用的却是军队化管理?

    真是处处都透着诡异!

    终于,随着一阵纷乱的马蹄声,四围的追兵朝着不同的方向渐渐远去了。

    透着光的车板缝隙也再度黑暗一片,顿了一会,牛车才吱扭吱扭的再度出发。

    看来这李元对于金魂寨而言,真的熟络。

    谁都想不到,他会亲自为他们打掩护。

    在殷三雨的压力下,李元的鞭子抡得山响,松散的牛车也拼尽了最快的速度。

    云西的心也随着牛车的颠簸,一下一下的摇摆不停。

    之前的一切都像是一场可怕的噩梦,云西都有些不敢相信,现在真的安全了。

    不知行进了多久,车外忽然传来李元怯怯的声音。

    “好汉,他们都走了,你们也赶紧下车吧,前面就是郭家村了,不再是金魂寨的地盘。”他试探着问道。

    殷三雨身子略略放松后靠,只执刀的手没动分毫,“货郎可知,我们一行三人为何会误入金魂寨?”

    “为···为什么?”李元的声音开始有些发颤。

    “为了追你!”殷三雨森然一笑,身子猛地一侧,为云西闪出李元的后脖颈。

    一支银针倏然而过,瞬间刺进他皮肤白滑的后颈!

    这波操作溜得她都想跟殷三雨击个掌庆祝一下了。

    李元的身子霎时一瘫,软软倒在了殷三雨的怀里。殷三雨猛地一拽,动作利索的将他拉进了车棚里。

    “劳烦典吏驾车。”殷三雨急急说道。

    云南二话不说,立刻从云西的背后钻出了车棚,执起鞭子赶起了车。

    云西不禁有些吃惊,自家那个贵公子,连牛车都会赶?

    云家家教真是无敌!

    但她马上就意识到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

    “咱们这是要去哪啊?”她帮着殷三雨挪移着李元与慧娘的身体,疑惑问道。

    “兖州城!”殷三雨答得十分肯定,“先要换辆马车,要回滕县势必还要经过金水村。驾着李货郎的牛车,太显眼,而且牛车速度太慢,夜长容易梦多。”

    云西沉吟着接口道:“三天内必须回到滕县县衙,这是知县的死命令。”

    “三日?”殷三雨抬起头直直盯着云西的脸。

    黑暗中,云西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一双眸子晶晶闪亮。

    “殷捕头,我们兄妹初来乍到,贵县许多情况尚不了解。第一次查案,大人就要这么急,子真的有什么要紧的情况么?”云西没有说,这个七日干系着自己与云南能否在滕县立足。

    他们虽然也算是一起同生共死过,但是立场不同,利益不同,有些话还是不能轻易交底。

    不然万一这个殷三雨还存着赶走他们的心,只要在时间上动一动手脚,就会被他轻易得逞。

    人世间的事,向来共患难易,共富贵难。

    前世经历太多的云西,不得不提防。殷三雨嗤笑一声,声音里满是嘲讽,“在滕县,七个月能破一个案子都可算是神速了,也没什么提刑大人咬定查案翻案,咱们的知县大人又着的哪门子急?”

    云西的心瞬间跟着一凉。

    果然叫那狐狸般的美人知县摆了一道。

    七日根本无关能否破案,只是对他们的一项考核。

    破了就留下,破不了就滚蛋。

    云西咬着牙,脸色乌云一般阴沉。

    空气一时间变得憋闷起来,殷三雨歪头怔愣片刻,忽而轻笑一声,痞气的语气中透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得意,“我说你们二位不会是让那位知县大人给圈上了吧?”云西挑着眉,脸上漾出不以为意的轻松笑容,“大人还会圈人?那又是怎么个圈法啊?”

    “呵呵,”像是想到了什么,殷三雨立刻改口,“我就随口一说,书吏莫当真啊!”

    如果车棚里能有一点光,云西都会当面甩他一个白眼。

    “那三日内到底能不能回滕县?”她冷冷的问道。

    “三日太紧了,最快也要四天。”

    “四天?”云西心中暗暗计算,他们已经浪费了三天,倒还剩下四天,只是如此一来,就不允许任何意外情况发生了。

    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我去和我哥问点事。”说着,她在低矮的车棚中抹黑着站起身,撇下一句话就要走出去。

    却不防一脚不稳,正踩在李货郎软软的大腿上,又恰巧牛车转弯,骤然颠簸了一下。

    她只觉身子一晃,瞬时间就向着殷三雨所在的方向摔了过去!

    “不好!”她心中惨呼一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