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七十四章 他的女人?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殷捕头?”云西试探的唤了句,却没有回应,她不得不提高了声音,“殷捕头!”

    殷三雨仍是垂着头,一动也没动。

    云西真的有些急了,她凑上前,神情紧张的检查他的伤势。

    果然除了那处最严重的,胸部、手臂、腹部,七七八八的还有许多细小的伤口。

    她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之前天黑竟没看到,他几乎是全身挂彩。

    想来能在金魂寨那么多高手的围攻夹击中,保全性命,已是大不易。

    之后又是连杀两名看守,扛着李慧娘跑了那么久都没有半点怨言,还想着轮替体弱的云南去赶马车。

    所做皆是顶天立地,响当当的男子汉所为!

    犹豫了三秒,云西还是伸出手,放在他的颈间按了按,又在鼻尖探了探。

    还好,他还有脉搏心跳,呼吸也还正常,看来只是失血过多,一时松懈了精神,昏了过去。

    问题是现在应该怎么办?

    去找驾车的云南肯定不行,无论是七日之约所限,还是殷三雨的急伤走势,车子都不能停。

    云西立刻半弓起身子,在车厢四角与各面墙壁搜寻了起来。

    他们三人出来的急,水和粮食都卸了,没来得及带出。

    但李元驾着牛车连行几日,车内必有干粮水食。

    果然,在一处角落里,她找到了一袋水。

    水袋很厚,看样子是新装不久,还微微泛着热气。

    但李货郎毕竟是个江湖骗子,谨慎起见,云西还是用银钗试了,没有异状才跨步到殷三雨身旁,扶着他的肩,令他的头微微仰起,将水袋凑到他干得已经有些裂皮的唇边,小心的洇了些水。

    她冰凉的手才托住他的后脑,就感觉一片干燥的烫热。

    他竟然烧的这样重了。

    看着他的脸,云西眉头深深的皱在一起。

    许是因为他古铜色的肤色所致,离远一点都看不出他脸颊上因发烧而泛出的两片红晕,只有近距离才能看出些许端倪。

    他的体温已经很高,高得仿佛能透过皮肤,扑到她的脸上。

    “殷捕头,殷捕头?”

    他昏睡着,灌不进多少水,车内空间狭小,也不能将他放倒躺下,云西只得侧了身子,半蹲在他一侧,扳着他的肩膀,侧方向托着他的头,一下一下润着他干涸的唇。

    只是水稍微多些,水流便会沿着他微抿的唇角顺势淌下。

    云西有些焦急,没有被褥可躺,也没有方法退烧,只能指望他多喝点水来维持体能。

    “殷捕头,殷三雨!”她一声比一声重,必须要叫醒他,让他把这袋水全都灌进去。

    “殷三雨,醒醒,喝点水再睡。”云西轻轻晃着他的头,却觉得他的头重得仿佛灌了铅,沉坠坠压着她的手,她的肩膀,压得她半边身子都开始酸痛。

    终于,在她的摇晃呼唤下,他浓浓的眉毛微颤了一下。

    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近到他眉梢中每一根眉毛都清晰可见。

    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的眼珠在眼皮下微微转动,随着一声低吟,他深邃的眼睛终于缓缓睁开,悠悠转醒。

    “潆儿姐?”他被她捧在手里,目光恍惚的望着她,声音因缺水而干哑细微。

    许是因为发烧晕了神智,他的表情不再有半点伪装。

    眼神不再轻佻,水一般纯净;唇角也不再挂着痞气的邪笑,弧度温柔,如实的展现出他本来的样子,一种直率的英朗俊逸。

    云西的手微僵,她听到的他的回应。

    他在唤一个女人的名字。

    云西的心不觉间柔软,原来在他痞气强硬的外表下,也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她眉梢眼角的急切微缓,轻声道:“我不是潆儿姐,我是云书吏,先喝点水吧,你还在发烧。”

    他盯着她的眼睛霎时间睁大,深邃的眼眸里骤然放出疑惧的光。

    气氛一时间尴尬起来。

    她扶着他的身子,环抱着托着他的头,他睁大眼睛怔愣的望着她。

    怎么看怎么像是霸道总裁调戏美貌傻白甜。

    只不过总裁的位置是她,傻白甜的位置是殷三雨。

    云西强压住突然钻出的恶搞念头,适时的将托着他的手放下,半站着起身,钻回自己的位置。

    临起身前,她回过头,将水囊递到他的面前,“喏,全部喝了它。”

    像是还未完全清醒,殷三雨望着她攥着水囊的手,眼神痴痴的仍有些呆。

    云西淡淡一笑,“潆儿姐就是小六的娘亲?”

    其实这种话题,云西是不应该问的。

    但她有种感觉,此时的他与之前邪魅狂拽吊炸天的殷三雨并不是同一个人。

    或许,他也有一直被积压在心底的话,无人可以诉说。

    木然的殷三雨抬起手,缓缓接过水囊,仰头喝了一口,长长的舒了口气,唇角牵出一抹苦涩笑容,道:“你这么聪明,猜到也不奇怪。”

    “她一定很美。”

    殷三雨抬起头,看着她,眸光沉静如水,“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人。”

    云西的呼吸一滞。

    只因提起了滢儿姐,这一刻的殷三雨,周身都散发着一层浅淡的光,那是属于幸福的光。

    有人说,幸福可以传染,她便被他的幸福所感染了。云西不由得会心一笑,点点头,“嗯,我相信。”

    这一次,殷三雨仰头将囊中水一饮而尽,抬手抹了抹唇,十分满足的靠回厢板上,轻轻闭上了眼。

    “能与书吏为友,真是三雨之幸。”阖目养神的他淡淡的说。

    云西粲然一笑,“能与三雨兄为友,亦是云西的荣幸。”

    说完,她也放松了所有的防备,倚靠在车板上,渐渐睡去。

    厢外的风声渐渐停歇,只有车轮转动的吱扭声,一下一下的兀自响个不停。

    这一觉,云西睡得很沉。

    尽管没有被褥,姿势也很僵硬,但她睡得很香甜。

    穿越明朝这么久,她不仅得到了一位家人,更交到了第一个朋友。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再度醒来,眼前情景竟已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

    昏暗的牛车棚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宽敞明亮的偌大车厢。

    足有牛车三倍大。两旁还有窗,糊着厚厚的白色油纸,窗旁还有干净的棉布帘,用以入夜保暖。

    车中还摆着一个碳炉,圆圆的四足铜炉镂空花纹处不断散出温暖的热气。

    铜炉旁边还有一把椅子,已经清醒了的慧娘被反绑了双手,正垂着头坐在椅上。

    云西挣扎着坐起身,才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铺着棉褥的小型罗汉床上,身上还盖子柔软的被子。

    怪不得她睡得这样香甜,原来物质条件早已大大改善。

    “喝点水吧。”有人在她身后轻声说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