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八十五章 绝色男仆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云曦仰着头,望着面前俊美的男子,怔愣的张了张嘴,声音却窒在了喉间,一个字也没能说出口。

    男子也望着她,白皙的脸色冷得像是附了一层霜。

    自河面而来的风,携了氤氲的潮意,吹过她湿漉漉的发梢,也吹过他滴水未沾的鬓角。

    等等!

    滴水未沾?

    云曦猛地发现不对,搂抱着他腰身的双手不觉捏了捏,他衣衫的手感也是清清爽爽,不带半点落水之人该有的湿凉狼狈!

    像是被她捏到了什么要害之处,那人身子忽地一僵,两道剑眉瞬间蹙紧,手上一推,就要把她推出自己的怀抱!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笑声忽然从身后传来。

    “呵呵,不错不错嘛!”那声音嘶哑而尖锐,教人瞬间生出一地的鸡皮疙瘩。

    男子的动作也在瞬间停止,抬起头,直直望向她身后的河面。

    云曦也回头探看。

    只见碧绿的水面上,突然多了两个人!

    两人都是身着古代官服的耄耋老者,满脸皱纹,慈眉善目,眉须长长曳至地面,正笑呵呵的看着他们。

    一人白须白发,白衣白靴,另一人则是红须红发,红衣红靴。

    水面平静的躺在他们脚下,没有一点涟漪,平静得就像是一块玻璃镜面。

    与镜面不同的是,那两个老者半点倒影都没投下,整幅画面诡异得就像是神鬼下凡显圣。

    红须老者忽然侧了头,看向白须人,翘着娘气十足的兰花指,捋着长长的红胡子,笑着说道:“被套索的鬼魂竟能被她拽回一魂两魄,这潜力果然是百年难得一遇的。”

    他话音刚落,云曦就觉得,自己两个太阳穴突然一阵钻心的刺痛!

    圈住男人腰身的手也不得不抽回,重重揉按着快要疼爆炸的穴位。

    然而,就在她抽回双手的那一瞬间,男子突然一阵风似的从她身边猝然飞离!

    就像是被什么巨大的力量吸卷走了一般,瞬间远去!

    云曦下意识伸手去抓,却连寸衣片缕都未碰到!

    再抬眼,男子已经到了水面上,被卷在了两个老者的近前。

    接着,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红须老者抬手一搭,轻轻按住那人肩膀,又顺势一压,男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狠狠压进了水里,瞬间隐没,甚至没有激起一点水花!

    云曦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脑子霎时间一片混乱!

    她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下意识想移动双脚,双脚却灌了铅般的异常沉重,根本拔不起半分。

    就在此时,平静无澜的水面忽然冒出了一阵巨大的水泡,蒸腾一般的翻滚着,越来越汹涌!

    终于,随着拨剌的一下水响,水面再度被人破开,跃出一个人影!

    不同于之前,他的头部始终是瘫软的低垂着,不带半点生气。

    看着那人尸身一般的躯体,飘飘忽忽的悬浮在半空之中,云曦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

    惨烈的回忆,山崩海啸一般瞬间席卷了她整个大脑!

    她蓦地记起,在一场由地震引发的大爆炸中,她已经死掉了!

    自己的灵魂就是被眼前这两个挨千刀的鬼差一个棒球棍,给抡到这里的!

    她张开嘴就要破口大骂,大骂他们不敬业,不尊重客户感受,却陡然发现,自己一点声音也发不了!她又用力动了动身体,果然,也是僵硬一片,动不得分毫。

    真特么该死!

    他们竟然又玩这套把戏!她只能怒瞪着眼睛,恶狠狠的看向那两个鬼差!

    就见那个红脸的鬼差捋着长长的胡须,呵呵笑道:“这次的赌注选了她,真是不错,不错,不错!”

    “md!不错个屁!”旁边的白脸鬼差将等身长的白色胡子,用力往脖后一甩,愤懑的啐道。

    正骂着,他忽然就看到了双眼都要瞪出火星来的云曦,赶紧捂住了嘴,轻咳了一声,尴尬的笑道:“本差是说,如此意外,真是不妥,还要本差费神,再索一次魂。”

    云曦嘴角微微抽搐。

    装斯文,假装得如此浮夸,真当她瞎啊!

    “许是她体内正主,残余的一丝意识强留下她的哥哥,呵呵,也是天意啊。”

    说着,红鬼差从袖中掏出了一根银色的锁链。

    锁链末端有一个水晶般的蓝色透明圆球,铅球般大小,还散着幽幽的蓝光。

    他看着荧光球,轻叹了一口气,道:“天意既不可违,就留下那一缕的残魂吧,权当给她开个外挂。”

    白鬼差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片刻之后,才点头附和,“总算云西的魂魄完整,带着云南的两魂五魄,也勉强能交差。”

    外挂?

    云曦忽然记起。

    就在穿越之初,她曾厚着脸皮的跟他们谈判过。

    最终的确是谈下了一件外挂,能助她在古代顺利生活的外挂。

    红脸鬼差将锁链再度塞回进宽大的袖袍中,忽然转头,对着她做了一个鬼脸,顽皮的笑道:“一定别让我失望哦,本差官这一千年的道行能不能保住,就看你啦!”说着,他大手往男子背上轻轻一拍,男子又瞬间回到了云曦的身边。

    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是横着来的。

    悬悬浮浮的荡在半空中,面容安详,就像一个躺在吊床上睡熟了的人。

    红衣鬼差拍拍手,笑着走向白鬼差,他们一同仰头大笑。

    等云曦将视线从男子身上抽离,投向那两名鬼差时,却发现他们笑声越来越小,越来越远。

    他们的身形也随着声音的减弱,越来越虚幻。

    “哎!”云曦惊叫了一声,才恍然发觉自己终于能够活动了!

    她急急拔足,向着水面就追了上去!

    “别走啊!这阴魂怎么使啊?至少给我张说明书啊!”

    她大步大步的踩着水花,气急败坏。

    她甚至还不知怎样该控制这件外挂!

    没追出几步,已经模糊了轮廓的鬼差们,身体蓦地飞散成一片白烟,瞬间消失不见。

    云曦气急的跺着脚,任冰冷的河水四处激溅,她扯着嗓子,愤恨的叫骂:“老不死的缺德玩意儿!特么的还没给我说明呢!”

    正骂着,一块黑影突然从天而降,瞬间罩在了她的头上!

    她挥手猛的一拽,才发现那是一片白帛,长宽各有一米多的样子。

    她的手忽然一滞,那上面竟然密密麻麻的,写满了金色小字!

    虽然都是繁体字,但封头题目,她却看懂了——“云南一魂两魄使用说明”。这一大片的繁体字说明书,可是要了她的老命了,琢磨到半夜,才勉强看懂。

    还好,那些金字有夜光的功能,这才没有被野外的黑天耽误了事。

    说明书上说,现在的男子的确是一具尸体,与她这具肉身的主人——云西一同跌落断崖。

    体弱的云西当场身亡,而这名男子虽然没有立刻死去,却因为至死也不愿放弃云西的尸体,拼尽全力要将她一同带出水面,最终右腿抽筋,淹死在了冰冷的大河之底。

    她穿越之时,他的三魂七魄正被鬼差的锁魂链所牵引。

    她却伸了手,一把就薅下了他的一魂两魄。

    若想要将男子重新打造成一件能助她闯明朝的外挂,必须要与之立下契约。

    契约第一步,就是要回到他们跌下河的断崖之上。

    云西抬头望了望浅滩后方嵌着无数怪石的崖壁,瞬间就黑了脸色,她很想要爆粗口!

    但是粗口还没爆出,她就觉脚下一软,那块白帛竟然钻到了脚下,托着她悬空飞起!

    男子的尸身也随着一同飞到了崖上。

    第一个难题解决了,就剩下了第二步。

    第二步是用自己的一滴血染在一根树枝上,然后在白帛上一划,树枝会瞬间自燃。

    而后将白帛覆在男子身上,再用一滴血滴在他的胸口部位,抛下火枝,点燃白帛,与白帛之下藏了一魂两魄的尸身。

    就能熔炼出一个既非人,亦非鬼的专用男仆!

    一想到有个绝世美男,能前呼后拥的任她指使,她就忍不住的轻笑出声。

    两个半吊子鬼差做事虽然很不靠谱,出手倒还算是挺大方的。

    行了!

    她原谅他们之前的一切不靠谱了!

    做完了所有准备工作,云曦俯下身,将火把放低,再一次打量着那人白皙的面庞。

    曳动的淡黄色火光,投在那人静静的睡容上,异常的宁静安详。

    他双目轻盍,长长的睫毛弯曲浓密,在那年轻饱满的皮肤上,投出两道浅浅的阴影。

    高挺的鼻梁之下,是两瓣薄薄的唇,淡粉的色泽透出几分柔软。

    纵然一身粗布旧衣,也挡不住他眉宇间的清雅之气。

    云曦蹙了蹙那道与男子有几分相像的剑眉,缓缓直起身。

    好几个瞬间,她都屏住了呼吸,想探出手,轻轻抚摸那年轻的轮廓。

    她竟莫名有些不忍。

    毕竟珍宝还没上手,就要被打得粉碎,总是遗憾。

    但,只要碎的值得,她便不会手软。

    左手猛地一扬,手中白如幽灵的绢帛忽地飞出,在空中蓦然四角平展,之后飘然而落,平平整整的覆盖在了那人身上。

    接着,她右手一挥,带火的树枝在空中翻了跟头,稳稳的落在了绢帛人形凸起的胸膛部位。火苗刚一碰到绢帛,瞬间就燃起了一大片灼眼的火光。

    只眨眼的功夫,那绢帛,那人,便像是被泼了汽油的柴木一般,充分而剧烈的燃烧起来。

    云曦注意到,那人身下的干枯的草屑,没有被那贪婪的火舌舔舐分毫。

    只在瞬息之间,火焰便燃烧殆尽,当最后一簇火苗倏忽泯灭时,裹着白帛的少年,已变成了一片灰白色的粉迹,平摊在那片草地上,笼着一层荧荧的蓝光。

    云曦将右手食指放在齿间,狠狠咬下。

    伸出手,几珠猩红的血珠,跌落进那摊灰迹中。血珠一滚,轻细的粉尘,便牢牢的粘在表面。

    最终,血滴滚成了一颗灰白色的小球。

    一,二,三······

    她心中默念着。

    帛书上写明的情况却迟迟没有出现。

    难道还是被鬼差摆了一道?

    云曦正有些起疑。

    下一秒,地上的粉尘忽地一下骤然飞起,旋天旋地,四散飞舞。迷得她一时睁不开眼。

    她抬起手臂,用袖口遮蔽着眼睛口鼻,许久,才听得耳旁呼呼的风声弱了些。

    再睁眼,那滴血珠凝成的荧光珠正悬在半空中,以它为中心,所有的粉尘都在慢慢聚拢。

    终于,一个颀高的身躯,慢慢聚拢成型。

    她这才舒了一口气,鬼差们还算实诚。

    男子重新成型,脸依旧是之前的脸,只是发型衣衫都已变换。

    莹白的白玉冠下,墨色长发齐整的束起。粗布旧衣变成白绸长衫,外披素锦大氅,一根质地柔软的白色缎带系在领下,衣摆随风舞动,飘逸轻盈。周身还莹动着淡淡的银色光华。

    不像鬼,更像是仙。

    “你是我的了。”

    云曦微扬起下巴,带着几分得意,伸手点住男子眉心。

    男子的眼睛倏地睁开,带着一种凛然的寒气,直直的看向云曦。

    云曦不防他醒得这样突然,一时有些惊惧。

    深更半夜,又是荒郊野外,独自面对这样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怪物,气虚些,绝对是正常反应。

    但她很快镇定下来,既然已经出手,就该按照她的计划进行下去。

    她壮起胆,抬起手臂,再度点住那人眉心,微眯着眼睛,沉声说道:“你是我的。”

    男子微微蹙眉,像是疑惑,也像是很不悦。

    “你?”他轻启嘴唇,嗓音低沉。

    “我?”云曦顿了一下,继而发出一声冷笑,仰着脸自信的说道:“我是你的主人,云曦!”

    谁知下一秒,那人却猛地挥起手,重重捶出一拳,击在她的额间!“你不是云西!”他几乎是在咆哮,眼神凶恶,犹如厉鬼!

    云曦只觉眼前一晃,自己就像是一阵轻烟,飘乎乎的倒退好几步。

    而那具还没捂热的肉身则在她眼前虚晃了一下,瘫软倒地。

    她死死瞪大着眼睛,看着地上古代女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的灵魂竟然被他捶出来了!

    等等!

    鬼差不是说他三魂七魄,只余下一魂两魄。即便熔炼成功后,也只空有一副人的躯体,实质上还是个软弱无力的鬼魂。

    确切的说,被困在一副假躯体里的鬼魂。

    别说顶出她的灵魂,折下一根树枝的力气都应该没有。

    那现在又怎么能一拳将自己捶出来?

    虽然没有想明白,但并不妨碍她瞬间暴怒!

    这肉身已经是她的所有物,抢她的肉身,就是要她的命!

    云曦用力止住了退后的步子,咬牙切齿的调动起灵魂中的全部力量,猛地向前俯冲,同时挥出一拳,狠狠捶向他那张瓷白如玉,俊美的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