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17章 霸道总裁

时间:2018-04-08作者:涂山九尾

    屋中除了小六,距离门口最近的就是背对着云西的唐七星了。

    听到响动,他侧眸回视,一眼望见云西,略有些青肿变形的脸上立刻浮出一抹清浅笑容。

    他侧了侧身,看着云西的眼睛微微眯起,声调稍扬,阴阳怪气的笑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刚说到女书吏,咱们这位女书吏就到了呢!”

    云西看到,唐七星已经脱下了一身殷红的锦衣,换上了件寻常样式的黑色窄袖劲服。

    想来那套锦衣制服,得需要好好清洗修补一番才能上身了。

    不过,即便没有锦衣,他身上专属于锦衣卫的嚣张气焰,也没有半点减损。

    云西脸微微扬起,冷笑着回应,“怎么,是在谈论云西吗?”

    唐七星一手托肘,一手捏着下巴,审视般的视线上下打量着云西身上朴素的官服,别有意味的说道:“殷捕头,云书吏,你们说,这女子都去得,本缇骑怎么就去不得?”

    云西不禁皱了眉。

    唐七星这样既纨绔又有些狎昵的语气,很是令她反感。

    不待她反唇相讥,屋里的云南忽然大步走了过来,经过唐七星时,他脚步微顿,目不斜视,白皙的脸上仿若罩着一层霜,“去得去不得,女子还是男儿,难道有关系么?”

    言罢,长袖一拂,大步走过唐七星,挥手拉住云西的手,径直出了屋子。

    这一举动,令云西有些惊讶,在人前,云南从不会碰自己的身体,更不会拉手。

    今天这个态势,真的让她恍惚有种霸道总裁带上“我”的赶脚。

    虽然心中腹诽疑惑,她却还是十分听话的跟在了云南的身后。

    前脚才跨过门槛,后脚她就听到了殷三雨的声音冷冷传来。

    “唐缇骑,我劝您还是安心养两天伤吧,两天后就是尧光白要现身的日子,那时您身子撑不住,伤口崩裂,才真是得不偿失!”

    云西不用回头,也能想象得到在殷三雨那张蜜色的脸庞上,如刺如芒的讥诮笑意。

    这边才出了屋子大门,云西就觉得手上冰凉的触感骤然一松。

    云南已经放开了她的走,行止飘然带风的大步向前走去。

    她不觉向后瞥了一眼,只见殷三雨扶着腰间佩刀,铁青着脸色,也跟着走出了房门。而在后面捕班班房里,唐七星正抱臂站定,有些浮肿的脸上表情晦暗莫名。

    她的视线正对上他幽深的眼,他的唇角瞬时向上一扬,露出一个诡异笑容。

    云西后背不觉一寒,面上却没有怯懦半分,毫无表情的移开了视线,转头跟上云南的脚步,匆匆出了班房院院门。

    云西跟在云南身后,穿堂绕室来到马房。

    这一路,云南与殷三雨都阴沉这两,没有再说过半句话。

    云西走到马棚围栏前,早有马房小吏牵好马匹,上前递给她缰绳。

    云西牵过马,一手轻轻捋着枣红马的鬓毛,转头看着那气氛异常凝重的两个人。

    她脸上忽然绽出笑,语气轻松十分随意,“怎么?那个唐七星又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了?”

    已经牵出老白的殷三雨一脚踩住鞍蹬,倏然翻身上马,端正了坐姿,拽着缰绳,双眸隐隐有寒光闪动,“不过都是仗着官高两级,就自大的找不到北了,书吏不必理会他们!”说完,他双脚一夹马腹,驱马笃笃地奔出了左边的县衙侧门。

    云南牵了马,虽没有如殷三雨那般失礼到在院内就骑上马,却也是一脸冰寒。

    云西忽然有一种感觉。

    殷三雨的气愤并不全是因为唐七星。

    云南也是同样。

    自与符生良吃过早饭,云南的状态就有些奇怪。之前在树林里寻找线索时,他更是果断的把自己扔下,独自就走了。

    自她穿越以来,这样的冷漠疏离,他们之间还是第一次。

    看来今天心情不会轻松的,不会只有殷三雨一个。

    在一片静默无言中,两人牵着马,一前一后走出县衙侧门后,才依次上了马。

    蠹蠹行了几步,云西扬鞭驱马上前,凑到云南近前,语气平和的问道:“唐七星进捕班之前,捕班与兵房探听的情况报回来了吗?”

    闻言,云南微微侧头,静静的看着云西,眸光似水,偶起波澜,似是有些动容,顿了一会才轻声回答:“报回来了。散到曹家庄东山四围的人手回报,那夜的确有过一行人自兖州府的方向而来,他们脚步极轻,速度极快,若不是半夜有一个村民出屋小解,都没有人能察觉,连看护院子的家犬都没被惊动。探报根据那人描述,查了脚印,确认无疑,那一队人大概还不到二十个,应该都是持软剑的高手。”

    云西点点头,“看来我推测的没错。”

    云南又道:“也从临县带来了狱吏,逐一检查了山寨尸首,其中有几个正是前一阵被临县俘获的山贼,再加上那个大小眼,数目与名册多出的人数刚好吻合。如此就能印证你全部的推测。”

    “那接下来呢,咱们要怎么做?只是抓住盗九天,保护杨家吗?官银咱们还设法挽回吗?”云西继续问道。

    “官银能追回,便追回,追不回也不能强求。当务之急,一是要保护杨洲不死于贼手;二是找到杨洲官匪勾结,抢盗官银草菅人命的各种证据,以备着全面翻盘的那一天。”

    说着,云南忽然勒马止步,静静的望着云西,目光有些怔愣。

    “怎么了?”云西不禁被他看得有些发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