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45章 终于到来

时间:2018-05-03作者:涂山九尾

    云西环视着众人说道:“这一点就是对与尧光白来说,宝物的存放可以简单到,让他轻而易举的偷走。要知道,开锁,尧光白堪称小偷行业里的王中王!”

    众人面面相觑,不禁陷入了沉思。

    的确,对于尧光白这样的飞天大盗,什么样的锁具基本都是形同虚设。

    杨拓柳叶般细长的眉紧紧皱着,他端起一只茶碗,沉吟着问道:“那么,只要是找到一处根本没有人能开得了的锁的藏宝点,就能应对尧光白?”

    唐七星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般,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分析了那么多,我还当是什么厉害的点,原来就是这个啊!”他捂着受伤的胸口,眼角都笑出了泪,“把宝贝藏好是根本不用分析就必须要做的事,何须这么费劲?”

    云西却并不以为意,她从容转过身,注视着唐七星,眼里带着莫测的笑,“唐缇骑不要着急。不仅是要将宝物藏好,云西要说的是,要将宝物放在任何人都取不出,却又暂时安全的地方。”

    她此话一出,众人更是惊讶,除了一直淡然坐定的云南,其他人都停了手上的动作,视线纷纷看向云西。

    “什么叫做任何人都取不出?”杨拓放下杯子,疑惑的问道。

    “三种方法,尧光白或骗,或抢,或指使人偷,宝贝即便防得再好,还是有人能取出来。比如杨大人或是杨大人请的高人就能取出。一旦尧光白变换了身份,或是有亲近之人接近,大人便不能识别,那么宝物所有的防备便就名存实亡。

    大人必须寻得一处地方,把取出的可能性完全断掉,那么即便是尧光白来硬抢,也不会得手。等到风平浪静之后,大人再彻底毁掉防护墙,安全取出宝贝。只是不知大人能不能找到这样的地方?”

    杨拓对视了李儒一眼,顿了一会,似乎是正在犹豫,片刻之后才转向云西说道:“这样的地方的确有。”

    云西的视线一一掠过众人,最终从唐七星的身上,落到杨拓脸上,“大人不妨说出一议,如果可行,能保证万无一失,云西再与众位商议外围的护卫事宜。”

    “那是一面铜墙,其实也不是别的地方,就是为了更好的保护鲁王的白练珠,而专门打造的一面暗格铜墙。就在后花园碧莲池前的书房里。表面上看与普通墙体无异,但实际上全部由纯铜打造,内设三层机关门,由三把不同的锁同时开启才可以。”

    云西双眼一亮,拊掌说道:“真是太好了,铜墙铁壁,一旦销毁钥匙,堵死锁孔,连神人都搬不走!”

    末尾的杨领队吃惊的说道:“什么?不仅要毁掉钥匙,连锁孔都要封死?那不是连咱们自己人都取不出来了吗?”

    杨拓也十分忧心,“云书吏,你这个方法的确不妥吧?要是连我都打不开,最后怎么去检查白练珠还是否安在?”

    云西笑笑说道:“只要在封存宝物时,只有您一人在场,确保宝物的确安然在里。那么后面锁不开启,那么宝物就一定在。”

    “不对不对,云书吏,”唐七星摆摆手,打断了云西,“你这个方法怎么听怎么觉得瘆得慌,那铜墙铁壁如此坚实,后面即使没有了盗九天的威胁,大人自己都取不出来了。这要是杨家自己的镇宅之宝,还说得过去,但这是兖州鲁王的宝物,而且还必须时常要取出来用奇珍异兽的血来保养,取不出来,一旦保养不当,损了灵珠,日后要怎么向鲁王交代?”

    他又道,“而且盗九天我是最了解的,一旦九天之后,他还不能得手,他就会退走不再出现。要知道他盗九天的名号,并不只是说他盗术高强到能上到九天神宫去盗宝,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立誓盗宝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九天。所以九天之后,他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儒也插口道,“云书吏,那锁孔一旦堵上,日后要拆掉整面铜墙势必会耗费功夫,弄不好,就会伤及墙里的宝贝。”

    云西眉梢跳了一跳,视线扫向唐七星,淡淡一笑,“那依唐缇骑之意,面对尧光白又该如何怎么做呢?”

    唐七星站起身,先是朝着杨拓抬手一揖,示了敬意,才转向云西,拱拱手,微笑着说道:“本来之前的事,责任都在唐某人身上。唐某不该再多言。但承蒙杨大人不弃之恩,今日还能坐进这议事堂,还能与云书吏共议防敌之计。那唐某人也就应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唐缇骑但讲无妨!”杨拓单手向前一伸。

    任谁都看得出,能让杨拓礼敬三分的并不是唐七星的本领,只是他南镇抚司锦衣卫的背景。

    “其实我的计策,根本谈不上什么计策,不过是在云书吏意见的基础上,稍作改动。”唐七星谢过了杨拓,坦然笑道。

    “哦?”云西似笑非笑的望着唐七星,问道,“敢问唐缇骑,是怎么个改动法?”

    “云书吏说的是销毁钥匙,堵死锁孔。既然铜墙那么坚实,又要三把钥匙同时开启才能打开,也就是说销毁了钥匙,就已经毁掉了短时间内,任何人开启的可能。所以销毁钥匙可以,堵塞锁孔,就不用了嘛。”

    杨拓摸着眉毛,思量着说道:“的确,这三把钥匙一旦销毁,即便是天下最神的神偷,没有三五天也撬不开锁。这样既可以保证白练珠的万无一失,更可以在事后还有撬开铜墙的可能。”

    云西也沉下了目光,缓缓坐回自己的位置,思量片刻之后,才抬起头,看着杨拓,郑重的点了点头,“好吧,就依杨大人与唐缇骑的意思,只销毁钥匙。”

    杨拓面色这才缓和了些,“那么人员护卫安排,云书吏会怎么安排?”

    “首先,清除杨府内所有闲杂人等,只留下杨府内部的家丁仆人与衙门身份明确的捕快兵丁。今日起,今到第七日,整个杨府不许一个人进,也不许一个人出!”

    云西的声音红亮清晰,一句一句说得有条不紊,“家丁护卫护在后花园书房外围,密集巡逻不留死角。兵丁捕快设在杨府外面,严密监守。不仅要护卫围墙大门,更要提防上空,以防尧光白会从别处房顶飘然跃进杨府内部。”

    李儒望了一眼杨拓,才转向云西,说道:“这些都没有问题。但只是这么简单吗?”

    云西又喝了口茶水,才点点头回答道,“只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清空所有无关人员,确保杨府不再有人进出就能行。”

    唐七星哂笑一声,“这倒是十分的省事简单。”

    云西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无论是黑猫白猫,能逮到耗子就是好猫。无论简单还是复杂,能防住尧光白就是好计谋。”

    杨拓沉默了片刻,好一会,才抬起头,犀利目光盯住云西,“好,就依云书吏之言。”

    他又转头对李儒吩咐道,“李典吏,烦劳跟府里安排一下,一切都按云书吏之言。”

    李儒站起身,拱手一揖,“杨大人放心,属下必会审慎布置。”说完他又向众人饯了别礼,转身走出了房门。

    杨拓又转向坐在末位的杨姓武领队,沉声吩咐道,“在府内护卫的江湖高手,也劳烦兄长甄别一下,只留下极为心腹的,一半护卫家父,一半留下带领家丁护院即可。”

    杨领队应声站起,叉手行礼,“公子放心,在下一定挑选最可靠的高手。”说完也站起身离开了屋子。

    杨拓也站起身,向着云西与南,唐七星一摆手,今日也是辛苦一天了,就先请三位暂时休息一下,之后的每一天会越来越累,尤其是唐缇骑,一定要安心养伤。”

    唐七星谢过了杨拓,刚要转身出屋,却见云西走到杨拓面前,停住了步子,便也站住了,等在门口,静静听着云西接下来会说的话。

    云西向杨拓拱了拱手,礼貌一笑,说道,“杨大人,之前说过的被抢财宝的事,还有一处疑难,需要提前向您禀告。”

    正要走出的屋子的杨拓也有些惊讶,他皱了皱眉,“无事,如果有什么难处,云书吏但讲无妨。”

    云南也站起身,躬身垂眸,向杨拓说道:“大人,属下身体实在不适,各种事务,属下与舍妹都已交代清楚,就由她向您汇报罢,属下先行告退。”

    杨拓望着云南,颔首一笑,“云典吏与唐缇骑都先回房吧。”

    云南行了礼,转身走到唐七星身旁,抬手一让,指了指门外方向,微笑着说了个请字。

    唐七星望着云西杨拓,目光迟滞了一下,却还是向云南礼貌一笑,转身一打门帘,走了出去。

    待到云南也转身走出,屋中便只剩下杨拓与云西两个人。

    “云书吏有话请讲。”杨拓问道。

    云西往后退了半步,直视着杨拓,星眸微弯,浅浅一笑,“大人,白练珠与老大人,您更在乎哪一个?”

    杨拓脸色登时一变,他盯着云西的眼睛瞬间放出狠戾的光,“你这话什么意思?!”

    云西并不答话,而是从袖中掏出一封书信,双手呈到杨拓面前。

    杨拓苍白的脸上顿时变得阴晴不定,似有强忍的怒意蕴在其中,他一把接过信封,抬手刚要拆开,却被云西按住了手指。

    “大人不急。”云西目光直接望进杨拓眼里。

    她眸中闪着光,笑意浅浅,却越发高深莫测,“云西知道,您对杨老大人的一片孝心,日月可鉴。所以家兄与云西才敢出此招数。”

    杨拓手指一僵,阴冷的眸子寸寸移动,无声的打量着云西,似乎想要从她那张瓷白的脸上,读出她脑中所有的算计与想法。

    “剩下的话,都在信里了,属下先行告退。”说完,云西潇洒的行了礼,转身一甩袍袖,大步走出了议事厅。

    只留下杨拓独自站在厅里,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如芒,幽深变幻,而他的手,还保持要拆信的姿势,一片僵硬。

    云西出了门,就看到云南与唐七星正站在不远处的回廊下,似乎正在交谈着什么。看到云西出来,唐七星才向云南拱拱手,揖礼而别。

    只是他临转身前,还遥遥的向云西抛了个眼色,调皮又轻佻。

    云西缓步走到云南近前,望着唐七星离去的背影,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他刚才跟你说什么了?”

    云南抬步前行,目不斜视的回答,“问追回银子是不是有难处?”

    “你怎么说?”云西跟在他身后。

    “你我要一成的赏金才能帮杨家追银子。”

    云西忍不住扑哧一笑,“想不到咱家大冰山还能这么幽默,不过也没错,只不过这一成赏金也是不假,只不过不是自己发财,全是给百姓争的。”

    云南斜睨了云西一眼,“走吧,接下来就不轻松了。”

    “嗯。”云西微微一笑。

    接下来的事情进行得意外顺利,称得上是有条不紊。

    清理了该清理的人,护卫一一准备就绪。

    在唐七星与杨领队,以及一众金魂寨高手的守卫下,杨拓亲手将放置白练珠铜墙的钥匙亲手砸了个稀烂。

    时间在紧张有序的准备中,一点点过去,终于到了第六日,也就尧光白约定第二次出手的时候。

    这一天,当第一缕阳光照到规模庞大,建构华美的杨氏府邸时,府中上上下下,便都陷进了一种极为紧张的情绪之中。

    洒扫庭院的仆役握着扫把的手都有些颤,一面扫着地,一面不时偷眼望着各处墙上房顶,唯恐会从哪个不设防的角落里,突然冒出一个飞天大盗,瞬间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府中女眷更是各个闭紧门户,孩子们也被牢牢的关进了屋子里,只能透过门缝,好奇的向院子里张望。

    每一个人都焦躁不安,不光洒扫仆役,就是伙夫厨娘,浣洗杂役,管家账房也连本职工作都无心应付。

    巡查各处的家丁与专从县衙调派过来的捕快们,各个全副武装,能拿上的武器全都拿上,严格按照云南制定的标准要求轮换巡逻,严肃得不行。

    每个人绷起了身上所有的弦。

    在一片沉闷的气氛中,云西、云南、李儒、唐七星,杨领队簇拥着杨拓一起走进了书房里间,安置着铜墙的密室。

    当云西亲眼看到那面价值连城的保险墙时,心跳不觉也加速了几分。

    最关键的挑战,终于要开始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