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49章 锁定贼手!

时间:2018-05-03作者:涂山九尾

    “没错!”云西自信一笑,“就是我,刑房书吏云西!”

    她此话一出,几人皆是一愣,就连云南也有些惊讶。

    虽然只相处了几个月,但云南已经十分清楚云西究竟是几分几两的。

    除了她们那个世界里稀奇古怪的东西,对于现在这个世界里的常识知识,云西可谓是一窍不通。

    别说懂得什么医术药理,她连五谷是什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这会怎么倒逞起强来了?

    却见云西从容的弯下腰,拎起云南手旁为她倒水的水壶,而后站起,转身向李儒走去。

    “大人,唐缇骑,请你们二位让一下,由属下为李工房医治。”

    “怎么?云书吏知道我们究竟中了什么毒?”唐七星似有些难以置信,“无论是人中穴,还是其他穴位,我们都已经尝试过了,拍凉水也试过了。都不行,我才转而去看杨领队的。明显李工房中毒中的最深,此时病情已经十分凶险。”

    云西并不答话,径直走到李儒面前,望着半跪在地的杨拓,沉声说道,“大人,属下很有自信,可以令李工房立刻醒过来。如果不能云西愿自领其罪。”

    面色颓然的杨拓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缓缓站起了身,为云西让开了位置。

    就看云西左手摘下头上官帽,随手扔在地上,一把抽出发髻上银钗。

    右手拎起茶壶,仰头喝了一大口水,却没咽下,鼓鼓囊囊的含在口中。

    屋中人不觉都屏息起来,静静等着她接下来的举动。

    紧接着,就见云西朝准着李儒的脸部,噗的一口,口中白水瞬间雾状喷出,霎时喷了李儒一脸。

    看此情景,唐七星不禁发出一声冷笑,他刚想提醒云西,冷水的方法他已经提醒过她了,不管用。

    却不料第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眼前凶残的一幕给惊住了!

    面前的水雾还没落尽,云西便攥着发簪,斜着瞄准李儒左大腿内侧,表情凶戾如狼似豹,狠狠扎了下去!

    “道民!”杨拓猝然发出一声尖叫,一个跃身就向云西扑了过去!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云西那一簪已经结结实实的扎进了李儒的肉里。

    “啊”地一声惨叫,李儒便像过了电般的坐直了身子!

    杨拓则抱着云西一下扑倒在了地上!

    眼见这一幕,云南瞬间发飙,两步跨上前,抬腿就要踹开杨拓的纠缠。

    云西登时倒抽了一口冷气,云南又疯了!

    “快!叫他吐!”云西再顾不得什么,猛抬一脚,瞬间踹在杨拓的肩膀上,连滚带翻的就冲到了李儒近前,她一只手猛掐了李儒的喉结一下,另一手猛击他的背部,还没等一旁的杨拓反应过来,李儒便哇地一声大口吐了出来。

    眼见这一幕,屋中人一时都傻在了原地。

    杨拓趴伏在地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忘了动作。

    本来就不好出手的唐七星与杨领队更是乖乖的站在原地,连动不敢动。

    云南要踢出的脚还悬在半空中,也冻住了一般的凝止在了原地。

    云西这是哪门子救治手段?

    之后云西便放柔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帮李儒拍起背来,杨拓眼见李儒恢复,第一个反应过来,他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想去帮忙。

    “好了,吐得差不多了,拿水过来吧。”云西说着,呼了一口气,放开李儒,向后一靠,坐在了地上。

    她刚要抬手用衣袖擦汗,却觉额上一凉,抬头看去,云南已不知在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后,一块帛绢正放在她的头上。

    而另一边,杨领队听到云西命令,早就准备好水杯,递到了杨拓手中,杨拓立刻上前,扶着李儒的身体,让他喝水。

    唐七星抱着双臂,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望向云西,讶然问道:“云书吏,你这是什么招?”

    在云南的搀扶下,云西慢慢站起身,表情却十分轻松,完全没有之前的狼狈,甚至还带着一种小菜一碟,不值一提的大师气派,“这解毒招术与我们中毒的方式有关。尧光白能在无声无息间让我们全屋的人都中毒,下毒方式必然不同寻常。”

    听到这话,杨拓端着茶杯的手瞬间一滞,他侧头望向云西,“云书吏知道我们为什么会中毒?”

    云西点点头,“咱们几个吃喝都分在几处,最后才汇合到这间屋子里,进了密室后,又没有任何吃喝,所以这次该是中了类似迷烟,迷雾之类的迷药毒。”

    唐七星摸了摸了下巴,思量着说道,“嗯,这一点应该没错。”

    “既是迷烟,那么就是由鼻腔咽喉而入,很巧,这一次的中毒反应,云西很久以前在家父的一本著作里看见过,便留了心。书上说,这一种迷烟毒如果吸入多了,便会产生呕吐的反应,但要是吸入太多,人昏死过去,毒素不能通过呕吐、流鼻子排出来,就会很危险。所以一定要最疼的刺激先把人逼醒,再催吐逼出毒素,才能及时解救,否则便有生命危险。”

    杨拓听了,更觉出刚才凶险,将水杯交给杨领队,扶着酸软的双腿,勉强站起身来,朝着云西深深一揖,“方才,拓还误会了云书吏,拓在此,向云书吏赔礼了。”

    其他人看着云西的目光也瞬间亮了起来。

    看来这对兄妹果然是身出名推官世家,头脑反应都是一流。

    只有云南微微错开了视线,往上看了看天花板。

    只有他知道,云西说的纯粹是糊弄鬼的说辞。

    什么家父收集的古书?

    他们云家每一本藏书都被他深深印入脑海,根本没有这种耸人听闻的救助方式。

    云西轻咳了一声,她自然知道云南在想什么。

    她的方法的确是信口胡诌出来的。

    事实是,这种迷药,她曾被下过一次,那是初入黑道时,被敌手所算计,失足中招的一次经验。

    痛击刺激,催吐什么的不假,但却是黑帮折磨人的一种手段,要的就是死不了却比死还难受。

    “敢问书吏,那接下来呢?”杨拓致了谢后,还有些不放心,看着痛苦的李儒,关心的问道,“接下来还要做些什么?李刑房算是脱险了吗?”

    “接下来···”云西将帛绢放回云南手中,轻轻一笑,“接下来是搜身!”

    “搜身?搜谁的身?”唐七星诧异问道。

    “每一个人的身!因为白练珠就在这个屋子里,”云西眼中笑意更浓,“更有可能就在我们之中某人的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