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59章 惊人内幕(一更)

时间:2018-05-03作者:涂山九尾

    边老大自豪说道,“藕香姐武功绝世,不输男人;菱香姐文思最棒,气死进士,做起文绉绉的哑谜黑话,就都是菱香姐了。”

    “那菱香姐怎么不常见?”

    “岂止不常见,寻常人根本见不到菱香姐的面,她虽是菱藕香大当家,却从来都在幕后,千金难见一面。”一提起那位菱香姐,边老大的话匣子就像被打开了,“可惜了了,小杨最得菱香姐赏识,要是菱香姐知道了这个事,一定···”

    他终于顿住不说了。

    云西知道此时不宜跑题太远,况且站在门前的云南一直皱着眉头,身体似乎已经出了问题。

    不再允许云西能肆无忌惮的打探问题。

    所以,她将问题再度拉回到杨砺身上,“那既然杨领队以前跟尧光白,根本没有关系,那问题就应该出在入杨府以后了。”

    边老大似乎也很认同这一点,重重点了点头,“那还用说,不是外边的事儿,就是这里边的事儿了呗!”

    “那进入杨府之后,边兄可曾发现杨领队有过什么异常,或是杨领队周围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云西补充道。

    边老大皱这眉,坐下身,似乎陷入了回忆与思考。

    终于,在过了一会之后,边老大突然抬起了头,望着云西大声道:“还真有一件怪事?”

    “什么样的怪事?什么时候发生的?又是怎么个怪法?”云西急急追问。

    “那是我们入杨府的第二天,当晚我正在小杨房里商量事儿,不成想,勾起了他伤心事,叫他说了很多。可是就在这时,房顶上忽然传来一阵哗啦啦的瓦片松动声。因为尧光白最擅长飞檐走壁,所以我们兄弟当时就冲出了房门,可是仰头一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只有一只黑猫,一跳一跳的在房顶上窜过。”

    “然后呢?”云西星眸生寒,“你们就回房了?”

    “那倒也没有,”边老大回忆着说道,“我们这群兄弟毕竟是杨府请来做保镖的,怎么也得干活干全套,听到动静,不出去看看怎么说的过去?”

    “你们就追出去了?”

    边老大点点头,“我们出去就往房顶上看,可是除了从房上窜过的一只黑色野猫子,啥也没看见,所以当时我们兄弟也就没多想。”

    “野猫?”云西不觉蹙了眉,又问道:“之后杨领队有什么不寻常的表现吗?比如干事时老会魂不守舍,心事重重的?”

    边老大双眼猛地一亮,惊讶的望着云西,“别说,女差官你这么一提醒,我老边这才想起来,自从那晚之后,小杨办事时,的确有些总是魂不守舍的,当时我还以为是他想起了伤心事,精神不好。”

    云西目光陡然一沉,“边兄,刚才你说进入杨府第二天?那个第二天是不是就是尧光白劫马车的前一天?”

    边老大点头承认,“没错,就是那一天。”

    “运马车时,杨领队与我们一组,表现的有些···”云西斟酌着用词,“怎么说呢?表现得有些毛躁,不知道杨领队平时是不是也是这样?”

    “毛躁?”边老大的胡子又颤了一下,眼中满是疑惑,“小杨不是毛躁的人啊?他平常挺稳重的。”

    云西这才把那一晚的事情经过细细讲了一遍。

    边老大听完直摇头,“不应该啊,这不像小杨会干的事,在一帮兄弟里,他是最少年老成的。不然在寨子里,他也不会当上百人长。”

    云西隐在袖中的手,不觉微颤了一下。

    百夫长,百户是政府军队长官的叫法,他们一个小小的黑道组织,头目制度竟然也仿照军队设置,可见其组织严密性,与背后策划之人惊人的权势手腕与野心。

    “对了,边兄,”云西又想起了一件事,“发现黑猫那晚,杨领队和您谈的伤心事到底是什么?”

    一直有啥说啥,豪爽麻利的边老大此时却打了磕巴。

    他皱着眉,黑着脸,似乎很是有些气愤,“谁还没有个心事,况且这也碍不着查案,婆婆妈妈,问这么细作甚?!”

    云西没有生气,她双眸微弯,笑得很是和善,“边兄莫恼,这件事并不是无关案情的细枝末节,这件事可以说是杨领队整个案子关键核心。”

    边老大望着云西的目光还是有些闪烁迟疑。

    云西敛了笑,一脸郑重,肃然道:“而且我们已经知道杨领队伤心之事,到底是什么,讯问边兄,只是最后求下证,保个万全稳妥。”

    “你···你知道是什么事?”边老大眼底尽是惊诧之色。

    云西点点头,“是杨领队与杨典史父一辈的事情吧?”

    看着边老大更加惊讶的反应,云西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杨家大伯的英年早逝,杨老大人始终摆脱不了最大的嫌疑,家族纷争,嫡庶有别···”云西故意叹了一口气,“一言难尽啊。”

    边老大直直盯着云西,眼中诧色慢慢褪为一片黯然,“这里面的事,我也不清楚,但是小杨从来不是个冲动的人,他这么说了,就肯定是什么东西叫他发现了。”

    一直容色平静的云西,听到此处,眸中悄然滑过一抹幽光。

    事情的发展果然如此。

    如果说事情有一处巧合尚可解释,那么在一件事情的紧要关口,同时撞上三件巧合,那就绝对不是巧合!

    第一重巧合是,进入杨府后,勾起了杨砺惨痛的回忆,勾起了他对杨家的不满感情。

    第二重巧合是,就在这个关口,边杨二人谈话交心的房顶上恰巧出现了一只弄出响动的黑猫。

    第三重巧合是,就在这之后,杨砺就一反常态,做出了客观上有利于尧光白分散众人注意力的事情,第一个燃起了信号穿云火箭,继而给后面起了一种具有心理暗示作用的带头行为。这其中是否真的如云西猜想的那般有什么隐情,就要靠接下来的实地探查,真正找些证据出来了。

    “那还有什么其他的异常之处吗?”

    边老大皱眉又想了会,一脸茫然的摇摇头。

    “杨领队跟金魂寨其他兄弟之间还发生过什么事吗?”云西循循善诱着,“比如被杨领队杀死的那位兄弟?”

    听到这里,边老大粗糙的大手瞬间紧攥成拳,双眼瞬间充满血丝,他的拳重重捶在桌面上,沉闷的声响似是又铁锤猛击在心上的沉痛回响!

    “死在杨砺剑下的小孩是他的徒弟!”边老大一字一句,咬牙说道,“那孩子最佩服杨砺身手与为人,一直叫嚷着要做他的徒弟,杨砺那个闷葫芦独来独往惯了,一直没答应,上个月他才秃噜了口,可是谁成想···”

    糙汉子边老大说到这里,也不禁红了眼眶,肩膀微微颤抖着哽咽了声音,再也说不下去了。

    云西的心情也瞬间低沉下来。

    她忽然就明白了,为何一直处于亢奋情绪里,疯狂突围奔杀的杨砺,会在看清死在自己剑下那人的脸时,仿若遭受了巨大雷劈一般的,登时傻在了当场,连视为剑客生命的贴身兵刃都随手跌落。

    更明白了事后,杨砺为什么情绪激动到了崩溃的地步,直接想要咬舌自尽。

    他的心,必然早已是血流满地,千疮百孔了吧。

    一宗凶案里,势必会有各种的遗憾,各样的情感纠葛。

    虽然作为一个办案的人,要始终保证自己要超脱这些感情之外,理智客观的理清所有案件线索脉络。但是超脱感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又是何其困难哪!

    至少这一刻,听到如此的人伦惨剧时,她的心就控不知不住的跟着悲戚起来。“那在惨剧发生之前,那个年轻的孩子与杨领队之间,没有任何异常吗?”她声音尽量低沉,却还是忍不住有些哀伤。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