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64章 一屋戏精

时间:2018-05-03作者:涂山九尾

    “验明正身,怕你这个殷捕头是别人易容假冒的呗。”云西摊开双手,俏皮一笑。

    殷三雨指着自己的脸,苦笑不得的说道,“怀疑我是假的?”旋即,他又拉扯着自己的脸皮,横眉怒目,表情十分夸张,“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给杨家追回了大笔财产,刚登门就怀疑我殷三雨是假冒的?是他们脑子被驴踢了,还是我脑子进水了?”

    “我们都洗过好几圈了,三雨兄就入乡随俗吧,”云西微笑着安抚着他,星眸弯弯。

    殷三雨没好气的冷哼一声,“真是活久了,什么都看得见!刚过河就拆桥,才卸磨就杀驴!刚在外面把交代的所有差事都办妥了,回来就是搜身泼凉水。”他一面碎碎念着,一面将叼着的红薯干全部吞到嘴里,狠狠嚼了几下,才撸起袖子,捧水洗起脸来。

    他这怨妇式的埋怨,听在别人耳中并未有什么出奇,落进云西耳里,却叫她悠哉的心情陡然一紧。

    殷三雨在对她讲暗语!

    殷三雨做的差事,都是云南交代的。

    而那“所有的”差事不仅包含了要替杨家追回银钱,更包含了趁机轻点杨家家财珍宝,从而找出杨家贪污受贿铁证。

    但是这周围都是杨家耳目,殷三雨又能不确定这条信息,对于云西云南现在的计划有何作用,急不急着用,所以才在第一时间以暗语向她发出讯号。

    云西心里莫名就升起了一种感动,还有些许兴奋混杂其间。

    “殷捕头不要多想,您说的话,云西都理解的。这就是一个例行程序,今天就是第九天,所有人的检验都是一样严格。别说是咱们,就是杨典史,也是当众洗脸呢。”云西拿过搭在小厮臂上的毛巾,笑盈盈的递到满脸是水的殷三雨面前。

    她也在用暗语回复他。

    “理解就行,”殷三雨接过毛巾,湿漉漉的眼睛轻快的对云西眨了眨,展齿一笑,一语双关,“只要有人理解,咱们兄弟就不白干!”

    “嗯,”云西点头甜甜一笑,“三雨兄,咱们快走吧,今天的好戏才就要鸣锣开场了。”

    望着云西笑靥玉兰一般绽放在黎明之前幽暗的天色中,殷三雨不觉心魂一颤。

    他亦展颜而笑,唇瓣微启,轻语附和,“好,咱们走。”

    云西领着殷三雨走向设置在二进院的灵堂。

    一路上,云西压低了声音,给他简单的说了一遍杨洲装死的计划,却没有谈及她与杨拓更深一层的背后计划。

    只告诉他杨洲已经躺进棺材里,刚迈进二进院大门,就见到了早已等候在门口的云南。

    三人目光瞬间交汇,云西率先给云南使了个眼色,又点了点头,云南立刻会意,也没有多说,引领着他们径直走进布满白幡白布的灵堂。

    比之一进院的守卫,这里的人手布控,显然要重得多。

    先是院子里就站了一圈的捕快兵丁,都是几经挑选,优中选优的各种老手。灵堂屋前又是密密麻麻的站了两排人,清一色的黑色劲服,清一色的环腰软剑。

    就是四围墙头,与灵堂房顶上,都布下不少人力。

    “真真是铜墙铁壁,连只鸟都飞不进来啊。”四处张望的殷三雨不由得发出了一声由衷的感慨,随后才跟着云西,抬步走进了灵堂。偌大的厅事中央赫然驾放着一具崭新的棺材,两旁跪哭着一众披麻戴孝的妻妾子侄。

    殷三雨装模作样的行了丧礼,之后便跟着云西来到灵堂后间的聚事厅。

    “唐缇骑,你的计划可谓是万无一失,只是有一点,本官始终有些不忍。”

    一挑开门帘,云西三人就听到了杨拓郁郁的声音。

    屋中就只有唐七星与杨拓两个人,杨拓坐在屋中主位,唐七星坐在左下首,看样子两人正在商量着什么。

    看到三人依次走进,杨拓立时收了口,一改脸上戚色,肃然望着三人。唐七星也转脸看着他们三人。

    云西三人先行了礼,而后殷三雨向前一步,躬身颔首道:“回禀大人,七车珠宝,除却兑付给百姓的一成金银,其余尽数追回,已经带回府上,正由李工房一一验收。”

    杨拓眉头微蹙了一下,表情依旧肃然一片,看不出喜怒。

    但是云西还是注意到了,杨拓之前一直紧紧攥着扶手的双手,此时已经缓缓松弛。

    经过一连串的巨大打击,此时他终于听到了一个不那么差的消息。

    云西眉眼余光又扫了一下唐七星,却见他脸上立时现出欣喜之色,抬手向杨拓一揖,爽朗笑道:“总算是件好消息,唐某在此先恭贺杨大人巨业家财,失而复得。”

    前世早就在道上练出一双识人利眼的云西,心中不觉冷哼。

    尽管唐七星的动作做得很迅捷,掩饰得很好,但是从云西的角度,还是能看出他脸上的笑只浮于了表层,并不真心。

    可见只是做戏。

    “殷捕头辛苦了,这次捕班功不可没,杨府脱险后,定会重重感谢。”杨拓礼貌而庄重的致着谢。

    “职责所在,大人谬赞。”殷三雨恭敬回应。

    杨拓又转向唐七星,脸色阴沉,“这些先不提了,唐缇骑,本官还是担心家父身体,毕竟即便棺材再怎么设计,要本官年事已高的老父,一躺就是一天,身体也是受不住的。”

    云西心中此时只有两个大写的汉字,那就是“佩服!”

    这间屋子里只有杨拓和她与云南知道,棺材里躺的其实是个替身,并不是杨拓。

    那不过是糊弄唐七星的把戏,但是杨拓此时的悲戚孝道却做得惟妙惟肖,真真是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再加上唐七星与殷三雨各自的装腔作势,她不由得感慨,这真是一屋子戏精!

    绝对是加强版的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唐七星面露不忍的说道:“大人,小不忍则乱大谋,只是一时的辛苦,却可换来老大人真正的平安。还请您能坚持。”

    说到这里,杨拓便沉吟着不再说话。

    屋中气氛正尴尬间,门帘再度被人挑起,众人循声回望,却见一身素服,满脸郁色的李儒掀帘而入。

    “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李儒一眼望到云西云南,脸色登时一黑,恨恨说道。

    众人皆是一愣,殷三雨与唐七星一脸不解的望着李儒。

    “李工房···”杨拓似乎是想安抚李儒情绪。

    “大人,”李儒直接开口,截住杨拓话头,“刑房之前言之凿凿,一定能保住白练珠,还设计了一个愚蠢至极的计划,结果不仅丢了白练珠,还差点就陷大人与危险之中,如今是护卫老大人最关键的时刻,怎么还能用他们两个?!”

    殷三雨登时就不干了,转脸就对李儒吼道:“说追回金银的计划,也是刑房出的,你们怎么不说?之前还有一个丢了杨家所有财宝的家伙站在这儿呢,你怎么连个屁都不敢放?!”

    李儒冷冷一笑,“财宝追得回,白练珠能吗?有本事现在就给大人追回来!”

    唐七星也不知所措的开口相劝,“李工房···”

    “别他娘的猫哭耗子假慈悲!”殷三雨终于控制不住情绪的暴喊了一声,“这么窝囊的事,老子还不干了!云刑房,云书吏,咱们走!”

    说完他就拉了云西的袖子,转身出了聚事厅,云南也没有任何迟疑的,面无表情的走出了房间。

    殷三雨像是真的动了气,不顾一众手下的犹疑的目光,带着云西云南,径直就走出了杨家大门。

    可是才转身走到一户人家门前,他手上一紧,就被云西拉进了一处拐角。殷三雨刚要疑问,就见云西神秘兮兮的扣住门环,煞有介事的敲了三重四轻又五重,一共十二下门。

    紧闭的古旧木门立刻吱扭一声被打开。

    云南率先走进,云西拉了殷三雨的袖子一下,示意他也尽快跟上。

    等到三人走进大门,殷三雨这才看清门后就站着四围执刀的壮硕家丁。

    这一进院的厢房虽然都是漆黑一片,但是凭着殷三雨过人的耳力,与习武之人特有的觉察力,瞬间就感知到,那几个屋子里都藏了人,且都透过黑漆漆的窗框,正在严密的注视着自己。

    看着殷三雨握在腰间佩刀上的手骤然攥紧,云西与他靠近了些,语声低低的解释道:“唐七星有鬼,明面听他的意见,其实是在防备他。如今也算将他困在了灵堂,所有的高手名义上是保护老大人,实际上在围困唐七星。今日他一旦动手,就来个人赃俱获,今夜要是他不动手就直接捆了他,之前的证据也可以治他一个现行。”

    看着云西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殷三雨不觉苦笑一声,“所以刚才全是做戏?”

    云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殷三雨皱着眉头,哭笑不得的耸了耸肩,才转而无奈的说道,“话说回来,你们有了什么确凿证据?”

    云西笑答,“诸方面证据都证实,他就是尧光白,那么唐七星的锦衣卫身份就是他打进杨府内部的一层保护皮。”

    “也就是说,”殷三雨脸色一沉,沉吟着说道,“唐七星是个假锦衣卫?”

    云西兴奋的点点头,“正好,兖州府就有一个在南镇抚司任职的锦衣卫头头,还跟杨家很是交好。今日入夜十分,那个头头就应该会被请到杨府,只要跟唐七星一对峙,自然真相大白。”

    殷三雨摸着自己的眉毛,咂么着个中滋味,不禁一笑,“妙哉!这样又省事,又直接,还省了云书吏你再费力给别人推断一大堆,真是省了不少力气口水,”他越说越兴奋,忍不住打了个响指,“这个唐七星我早就看着不顺眼,今日正好一把撕开他脸上那张假面具。”

    说话间,三人穿堂绕室,已经走到了这座宅院的最深处,第三进院园门前。

    云西依旧如前两次一般,又敲了一遍有着特殊意义的门响,门后依旧是几个壮汉在把守,各处厢房里也都藏了人。

    云西云南带着殷三雨,径直走向了左手边一处厢房。

    云西再度上前扣门,敲门声依旧是带着节奏的暗语。很快,这一扇门也顺利开启。云西朝着门缝做了个手势,那门便又开大一下,迎接着三人进入。

    云西转脸朝着殷三雨和云南点点头,示意可以进屋了,随后她第一迈步跨过门槛,闪身走进房门。

    云南跟在其后,殷三雨跟在最后。

    这时天光已然隐隐放亮,青色曦光透过纸窗,晕染出一片朦朦胧胧的浅白。

    接着依稀的天光,云西看到屋中门后,正站着两个人,虽然看不清面容,却能通过他们模糊的身形,清晰的感觉到他们身子绷直着,也是十分紧张。

    “这里有殷捕头守着,你们两个先去盯着房顶墙檐,如有异动,立刻吹响哨子。”云西沉声吩咐着。

    “得令!”那两名护卫朝着云西拱了拱手,立刻转身向房门走去。

    就在他们要推门而出时,云西又回头补充了一句,“监视房顶墙头时也要注意隐蔽,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书吏放心。”那两人压低声音肃然回应。

    “去吧。”云西这才摆摆手,放二人出去。

    待到房门再度关闭,屋中便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云南选择留在窗前监视,云西则带着殷三雨走向屋里。

    “咱们是要在这儿守上一整天吗?”殷三雨坐在屋中茶桌旁,环视四围昏暗的环境,疑惑问道。

    “嗯,”云西点点头,又为云南搬了把椅子放在门口窗边。

    殷三雨站起身,踱步走向前,“云刑房身子弱,把门放哨这些熬精神的活儿还是教给我吧。”

    站在窗前的云南扫了他一眼,微青的天光投在他线条优美的侧脸上,晕出一抹浅淡的笑,“无事,南虽然体弱,耳力眼力却还尚可,殷捕头已经连忙了两日夜,趁着这会平安,先歇歇脚吧。”

    殷三雨本来还想坚持,但转念就记起云南那简直可以媲美鬼神的绝世好轻功。

    有如此内功的人,耳力与洞察力,应是不输于他的。便也不再矫情,大大方方的跟着云西回到屋中方桌前坐下,静心喝起茶来。

    云西先为殷三雨斟了一杯茶,淡淡笑道:“三雨兄难道不好奇,老典史此刻在这院里哪一间房中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