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68章 灭门仇人!(一更)

时间:2018-05-04作者:涂山九尾

    第169章

    云西登时一愣,这是怎么个情况?

    他们竟然真的认识?

    却见在众人疑惑的视线中,唐七星终于缓缓抬起头来,青紫红肿的脸上露出疲惫的笑容。

    “久违了,熙可兄。”他弯着干涸裂皮的嘴唇,涩然一笑。

    我靠!云西嘴角不觉一抽。

    才一转脸,这个嚣张跋扈,咄咄逼人的唐七星竟然就变成体弱多病,委屈可人的小媳妇,这反差萌也玩的太大了吧!

    而且他刚刚叫了这个韩千户什么?

    熙可兄?

    一听就是亲密朋友间,以字相称,不分尊卑的情况啊!

    可是她明明记得,锦衣卫校尉缇骑的官阶比知县大不了多少啊。

    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跟三品大员称兄道弟,是不是太不把明朝当制度森严的阶级社会了?

    “老七?”韩千户意外的睁大了眼睛,满目诧异的打量着眼前浑身是血,狼狈不堪的唐七星。

    “熙可兄···”这一次,唐七星哑着嗓子,已经隐隐带了哭腔。

    韩千户眉梢一颤,似乎终于承受不住唐七星那个凄惨的模样,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

    他之后的动作则更让众人吃惊不已。

    只见,韩千户单膝一跪,双手向前一捞,一把就将唐七星拢在了怀里。

    看样子,他并不嫌唐七星满身的血污是否会染脏他浅亮的明黄飞鱼服。一时间,又是抱,又是拍肩膀,又将唐七星身子板正,急切的踅摸着他身上究竟受了多少处伤。

    眼前的场景实在太过诡异,云西实在想不到,方才还倨傲得恨不得横着走的韩千户,此时就像看见丈夫受伤的小媳妇,真是好一通的驱寒温暖,急切相问。

    他们叙旧续得如火如荼,旁若无人,可是屋里的其他人呢?

    自己与云南,跟杨拓、符生良这帮人的存在,瞬间就成为了那两个锦衣卫你侬我侬,一脸懵圈的群傻背景?

    不过两个男人异常的亲密行为还不是最令他们想不通的。

    最令他们想不通的是,唐七星竟然真的就是唐七星?

    那之前将唐七星当做假冒锦衣卫,审问对峙的一幕幕又算是什么?

    云西袖中双手不觉紧握成拳。

    她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明明推理环节无一疏漏,可是最后怎么又叫尧光白摆了这么一道呢?

    不,也许他真的是就唐七星。但无论他是谁,再一次被他翻了一个大盘,是再确实不过的了。

    唐七星如果就是唐七星的话,那么尧光白究竟是谁?他究竟在哪里?

    难道她的推理从一开始就错了?!

    旁边的殷三雨也难以置信的黑了脸,作为抓住大盗的第一人来说,这绝对是个下了火山就是冰峰的神转折,让人根本无从适应。

    符生良于胡珂还好一些,毕竟他们没有直接参与的到案件中,很多细节他们也不了解。

    但是一旁的杨拓就要惨多了。

    他不觉紧紧的攥住了李儒的手,费劲人脉,耗费巨大的请来这一个千户锦衣卫,就换来个这样的接过?

    他该说自己什么?

    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韩···韩大人···这人真是···”杨拓顶着一张疑问重重的脸,颤着步子走向前,结结巴巴的追问道,“这个人···真的就是唐缇骑本人吗?”他实在是很难甘心的相信这一事实。

    韩千户搀扶着唐七星,抬起头,侧眸扫了杨拓一眼,“你们不是说有个人假冒锦衣卫,要叫本官前来分辨吗?”他语气十分强硬,“可这个分明就是如假包换的真缇骑!哪里有什么大盗?”

    说着,他一把挥开两旁已经呆掉石化的小捕快,架着唐七星一条胳膊,将他整个人撑着扶了起来。

    唐七星很合时宜的痛呼呻吟了两声。

    韩千户赶紧放柔了动作,他缓缓转过身,瞪着一双充血的眼睛,怒视着屋中众人,从牙关中狠狠挤出几个字,“你们对唐缇骑用刑了?”

    这句带着强烈威胁色彩的质问,立时叫杨拓身子一颤,不觉倒撤了半步,符生良虽然还算镇定,但是胡珂的那张常挂慈祥笑容的脸,瞬间黑沉一片。

    “不···不是下官···”平日在滕县不可一世的杨拓,面对三品高官摄人的威赫,此时终于现出胆怯来。

    其实云西心中所受的打击,并不会比杨拓少多少。

    由于明朝官场制度特殊设置,滕县小官们根本没有跨越系统去审问锦衣卫的权限。

    之前只是有个锦衣卫的假身份,已经够难办了。

    如今更是确定了唐七星就是锦衣卫唐缇骑本人,这下无论唐七星与尧光白有着什么渊源,都已经是他们这些小官吏无法企及的事情了。

    难道事情就这样被人强行的画上了句号,难道她云西,就这样被尧光白彻底打败了吗?

    “韩大人,”没想到,开口的却是一直冷眼旁观符生良。

    他上前一步,朝着韩千户不卑不亢的揖手施了一礼,“无论唐缇骑做了什么,我们滕县都是依法依礼,谨慎行事,绝无半分僭越。襄助滕县,也是唐缇骑不顾伤体,主动提出的方案。对于唐缇骑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下官们无不感佩之至。但是行至如今地步,也实属无奈。这次捉贼,是如何一步步走到唐缇骑嫌疑最大的方向,下官相信,唐缇骑本人看得最清楚,也最是能理解我们滕县苦衷的。”

    虽是揖着手,但他始终抬着头,直视着韩千户的目光,坦荡淡然,却又不乏诚恳。

    无声无形中,教屋中众人心思都是一清。

    众人跟着符生良齐齐揖手,颔首以示敬意。

    云西心中更是清明一片。

    符生良一番话看似不咸不淡,但却是有理有据,既驳回了韩千户的迁怒质问,还没有伤他的颜面,反而还给唐七星扣上了一定尽忠职守的高帽子。

    一番官场套话说得情真意切,堪称八面玲珑,滴水不漏。

    看来这位表面上一直不食人间烟火,如兰如玉的谦谦君子符生良,当真也是个前途不可限量的青年才俊。

    “罢了,熙可兄,这位知县大人说得也没错,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怪不了任何人···”半伏在韩千户肩上的唐七星挣扎着抬起了头,虚弱的说道。言毕,他还止不住的咳嗽了好几声。

    云西顿觉额上滑下三根黑线,背后凉气泛起,仿若飞过一队嘎嘎叫的乌鸦。

    刚才巧舌如簧,滔滔不绝的究竟是谁啊?

    这拙劣的演技也太目中无人了。

    “好吧,你的伤究竟是怎么来的,为兄就不去追究了,当今最要紧的是治伤。”韩千户长眉紧蹙,仿佛生怕下一秒唐七星就会晕厥过去,又扭脸对杨拓命令道:“杨公子,请立刻招来一辆舒适些的马车,都要快马,本官与唐缇骑要马上回京治伤!”

    杨拓睁着眼睛,尴尬至极的望着韩千户,又看了看一旁面色如铁的云西殷三雨,嘴唇极不自然的扯动了一下,最终却什么都没说出,只是冲着李儒艰难的点了点头。

    他此时的心情,云西其实感同身受的,面对矫做甚至矫做到了嚣张地步的唐七星,她心里也是有一万分不情愿。想做点什么,却又无从下口。

    符生良最后也只是说了几句客套的话,便领着胡珂众人闪身为他们让出了一条道路。

    于是在众人一片复杂的目光注视下,韩千户扶着唐七星,一步一步向外面大门走去。

    云西不想就这么罢休,虽然对明朝真实的官场制度实在是不了解,但她还是想再拼搏一下,无论如何,教她眼睁睁的看着唐七星就这趟大摇大摆的全身而退,她做不到!

    她猛然抬头,嘴唇才嗫嚅了一下,眼睛就对上了符生良直直投来的眼神,即将要脱口而出的话语立刻僵在了唇边。

    他薄唇微抿,轻轻摇头,向她做了不要冲动的动作。

    同时一个想法电光火石般的略进她的脑海。

    她绝不能出头,她一个女子在这样的场合实在太过扎眼。

    而这个韩千户很可能知道追杀云家血脉的事情,一旦正撞到枪口上,别说什么公道信仰,她与云南小命都会难保。

    云西正迟疑着,却觉肩上忽然受力一紧,一个白色的身影便经过她的身畔,翩翩然走到屋子中央。

    “韩千户。”白色身影的声音极淡,却带着一种不容挑衅的傲然气度。

    正是云南!

    屋中众人闻声均是一愣,韩千户可是一个三品千户锦衣卫,他云南不过一个小小刑房吏,如何能直呼其官阶名称?扶着唐七星的韩千户闻声脚步一滞,因唐七星的手臂受重而略略的低下的头也猛然抬起。

    云西眉头倏然一跳,她怎么感觉,这个韩千户对于云南的声音是认识的?!

    可如果他们之间认识,那云南此时出头不就是自寻死路吗?

    果然,扶着唐七星韩千户缓缓回过头来,唐七星也似看出些可疑的端倪,松开了搭在韩千户肩上的手。

    云南则挺胸抬头,白皙俊美的脸上笑意清浅,傲然直视着转过头来的韩千户,目光灼灼。

    韩千户盯着云南,上下打量了一番,突然他瞳孔骤然一缩,就像是回忆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惊讶的声音脱口而出,“你···你是云青杉之子?”

    ------题外话------

    10点半还有二更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