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大明女推官 第174章 哥你快上!(一更)

时间:2018-05-07作者:涂山九尾

    可是在那两个鬼差点过头之后···

    之后他们又转回头,自顾自的继续争论。

    只是这一次两人举止仪态都十分讲究,全然不见方才的猥琐。

    白衣白脸的鬼差一把放开红衣的领口,缓缓挺起胸膛,翘着小指,一下一下的捋着胡须,若有所思道:“不知不觉,你我二人竟然谈起了此等深奥的问题!”

    红脸也退后一步,老学究一般的摇晃着头,“甚是,甚是!看来你我兄弟还是胸怀天下,注重人心的。”

    白脸一拍手掌,兴奋却不失风度的呼道:“愚兄还有一个提议!”

    “哦?兄台请讲!”红脸表情亦十分恭敬。

    “我看这女子,最后之时,竟迸发出了强大的求生欲,虽然没有保护住自己,却激出了巨大能量,才最终逆转那个婴孩的死运。此等事件,愚兄还是第一次遇到。”

    “甚是,甚是,小弟行走两千载,此番也是头一回。”

    “所以,愚兄建议,再行一次赌局!”

    一旁的云曦嘴角都快抽搐出白沫来了。

    这是什么情况?见她清醒过来,就特么装出一派道貌盎然的样子吗?

    当她是聋子还是瞎子?

    如此厚颜无耻的当面装相!简直是丧尽天良!

    等等,她不禁扇了自己一巴掌,特么的!绕绕的,自己都装起酸来了。

    白脸鬼差瞟了一眼正在纠结的云曦,嘿嘿一笑,“我赌她的求生欲非同凡响,下一世,必然···”

    必然什么?

    云曦心里十分惊喜,难道她下一世必然会创造什么传奇?!

    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会保留自己的神知到下一世?

    难道因为她天赋异禀,所以才有资格多活一世?

    是穿越还是重生?

    云曦双眼布灵布灵直放光。

    要是真让她重生,她保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虐尽一切渣滓!

    却听白脸鬼差缓缓说道:“我赌她的求生欲非同凡响,下一世,必然更耐摔打!”

    噗地一下,云曦径直喷出一好大口老血。

    她还以,会说:下一世必定不凡,必定牛逼之类的,结果却是耐摔打!

    她现在就想摔打摔打他俩!

    谁知那个红脸鬼差兰花指一弹,怒气冲天的她便成了一尊闪亮亮的冰雕!

    她在心底崩溃的咒骂!

    都说阎王易见,小鬼难缠,她今日才真正见识!

    天哪!屁大点权利就这么嚣张!

    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红脸鬼差狡黠一笑,转头又对同伴说道:“小弟却不这么认为,再恶的人,心里也总有善意,何况这丫头还没恶到丧心病狂的地步,那股强大的力量便是善本来的力量,只看人能把它激发到什么地步。”

    白脸鬼差打了一个响指,兴奋道:“如此甚好!你我既然各有立场,赌来就更省事!赌注还是一千年!”

    红脸鬼差捋着胡须哈哈大笑,“甚好!甚好!”

    说着,他摆摆手,示意白脸小弟凑近一些,“那贤弟觉得选哪去实验?”

    白脸鬼差神秘兮兮的笑道:“就天启之前吧,自那时起,人心就会大乱,世道就就慢慢变成人命不如刍狗的修罗场。”

    他眼中笑意愈加阴险,“届时躲过了百姓起义,还有官军抢掠,躲过了奸佞迫害,还有新贵碾压,躲过内患凶器,还有后金铁蹄,这边外侵屠杀,那边自祸相残,如此种种,考验她绰绰有余!”

    动作虽然是私语,声音却大得每个字都清晰异常的钻进云曦耳中,刀子一般的扎在她的心上!

    她冰棍一样呆呆站立,心中却有十万头神兽奔腾而过!

    虽然学历一般,但也听过百万明人自相残杀,更听过嘉定三屠,留发不留头的种种地狱惨相。

    苍天啊!大地啊!

    快点派个天使姐姐来叫醒我吧!

    叫不醒,就来解救我吧!

    下一次,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绝不混什么黑色会了!

    “天使姐姐跟我们不是一个系统的,不要太天真!”

    不知什么时候,那两个鬼差手中都多了一件棒球棍。其中那个红脸长髯看着云曦,掂着棍子,不怀好意的笑着。

    她直觉眼前白光一闪,啊地惊呼一声,身体就迅速缩成一个闪光的棒球。

    “棒球跟你们也不是一个系统啊!”云球球哭喊着晃动着,“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干好事啊!”红脸鬼差弯着腰,笑眯眯的看着云球球。

    白脸鬼不住的点头,“可不是,如果你之前没有救那个孩子,或是彻底做个恶人,这会早就下地狱了,再得一次生机,可不是件天大的好事么?”

    “况且这次的赌注意义非凡,怎么想,我们都是太伟大了!哈哈哈”说着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那另选个地,不是更好吗?比如说文景、开元、仁宣、康乾啥的盛世,实验起来更靠谱啊!”云球球仍不放弃最后一丝希望,“不然现代重生也行啊!”

    其实她只想去最后一个,一旦成功,经济形势全在掌握,真是睡觉都能笑醒。

    鬼差们却全然不理她的建议,自顾自的猜起拳来。

    “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

    云球球敛了声音,眼前又是十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出剪刀你出布!哈哈!我赢了!这棍我来挥!”白脸鬼差高兴得一蹦老高,全然没有半点鬼差的气势。

    接着,棒球杆一扬,一挥,云球球瞬间就飞了出去!

    云球球无声怒号着,在湛蓝的天际闪烁了一下,便消失了所有踪影。

    一路光影交叠,变幻流转,再睁眼,她就深深的呛了一大口水。

    “呜···呜···”她一把捂住嘴,赶忙堵住了肺里仅余的一点空气。

    大片大片的银色水泡在眼前升腾破碎,破碎在大片幽蓝色的冷水中。她摆着头,努力的看着周围的情况,柔软的长发在水中飘摇,与或蓝或绿的条条水色交织盘桓。

    四周全是水,她尽力的抬起头,果然见到了一团幽幽的日光,随着水纹不住的晃动。

    正想向上游去,忽见一条银色的锁链破水而入,掠过她的发丝,直直探向水底!就是那一刻,云曦薅下了云南的三魂两魄。

    那一刻之后,云曦走上了成为云西道路。

    云西轻轻阖了一下眼,这如烟的往事在她脑中纷繁缭乱,令她的时间也停止下来。

    幻觉中,她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可在现实中,时间不过才过去短短一眨眼的功夫。

    云西不知道为什么在推断尧光白的时候,会触发自己最深处的记忆。

    但是既然已经清醒,那么就不能再徒然沦陷在自怨自艾中不能自拔。

    她现在要做的是清楚的讲述尧光白的诡计。

    “还记得,那一次是在厨房。云西也就十一二的年纪,很不懂事,就觉得白面撒在空中,特别像雪花。于是就衬着厨娘在点火的时候,翻出了厨房里最大的面粉袋子,还指挥着仆人登到最高处,背着厨娘将整袋面粉都撒向了空中。”

    说到这里,云西转向云南,征询似的问道:“哥,你还记得那一次吧,把面粉袋子吊到半空中荡秋千,假装下雪的主意还是你出的呢。”

    云南嘴角抽搐了一下,怔了一瞬,凤眸中挤出一抹勉强的笑意:“那次是父亲给我们讲谢东山考教众子侄‘白雪纷纷何所似?’的典故时,说到谢胡儿答:‘撒盐空中差可拟’。而谢令姜答曰:‘未若柳絮因风起’。那时你偏偏要另辟蹊径,执意说:‘粉面倒悬秋千去。’还强拉着我给你出主意。”

    云西这一番幼时淘气经历本就是胡诌乱说,不过是想用一个合理的说辞,来解释后世粉末爆炸的原理,所以才硬拽了云南做陪衬。

    但是她没想到,云南做个陪衬都会做得这么出色,引经据典信手拈来,描绘得那叫一个绘声绘色,连她自己几乎都要相信那些往事的确是真实发生过的。

    趁着云南营造氛围的热乎劲,云西赶紧接口继续道:“结果就在空中布满了粉末的时候,厨娘那边恰巧点燃了引火的木柴,当时我就躲在门外,想要从远处看一下漫天下雪的情景,结果却差一点丢了小命···”“究竟发生啥事了?”奚岱伦急急追问。

    “巨大的爆炸声,红亮的火光,和满身是火的小厮与厨娘。”言到此处,云西脸上的表情蓦地沉肃,声音也变低了很多,“当粉尘在密布在半空中时,如果点燃明火,就会发生大爆炸,粉末在空中飞得越多,爆炸规模就会越大。”

    跟随着云西压抑低沉的语气,屋中人一时间都莫名沉肃起来。

    有的人在想象着云西口中那一幕惨烈的场景,有的人则回忆起了之前接连发生的两次大爆炸。

    那是一片迅速蔓延开来的火海,翻滚着的炙热火舌瞬间就将院中人彻底吞噬。

    哀嚎,惨叫,呻吟,苦喊声交织缠绕,简直要将人的耳膜刺破。

    “所以···今夜的大爆炸,是面粉?”杨拓狭长的双眼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光,难以置信的喃喃说道。

    “就只是白面,就能有那么大的杀伤力?”韩千户侧着头,望着周围人的脸,似乎仍然难以相信。

    云西面色凝重的点点头,“这一点,的确难以让人相信,但只要让李工房做一件能弹射面粉袋的弓,或是什么简易的机关,瞄准着前方插着许多火把的一处小空地,就可以验明真伪。”

    “云书吏的话,我相信,”李儒上前一步,接口说道:“如果是火炮的话,院子里必然会有被炮弹击碎的屋舍或是在地面打出一个大坑,但是这些却都没有。更重要的是,在云书吏的指引下,我们在白烟暗器击中的地面上,就找到了残留面粉的痕迹!”

    李儒说着,就将之前搜集到粉末证物袋从身上取了下来。有从证物桌上取来了一个空木盘,将粉末小心的倒在上面,双手托呈着,一一端到众人面前。

    众人低头一看,果见倾洒在托盘上的那些黑黑黄黄的粉末中,依稀的还透着几分白。

    “我的个亲娘嘞,谁能想到,就是一些白面就能比火炮还厉害!”奚岱伦忍不住的惊呼出声,边老大也啧啧的称着奇。

    在云西的相让下,韩千户、符生良、杨拓、胡珂都亲手捻了一下那些粉末。韩千户甚至还捏了一些,放进口中咂摸了一下。

    “嗯,的确是面粉。”韩千户眼珠动了动,咂着嘴,片刻之后恍然点头。

    只有坐在榻上的唐七星脸上似乎被冻住了一般,没有任何表情。而站在他身后的殷三雨则一直目不转睛的监视着他。

    “其实无论是烟雾炮仗,还是隐藏的大量烟花,还是后来的面粉机关,都应该是唐缇骑,为了在杀掉杨老大人后,自己能顺利脱逃而布下的迷雾机关。”云西直直的望着唐七星,轻笑着说道,“虽然我们刑房与杨大人制定的偷龙转凤的招术没有被他完全看透,但是他还是计划了最坏的情况。都说狡兔三窟,但是我们这位唐缇骑,或者说是大盗尧光白设的逃生掩护又何止三条?”

    众人也随着云西的视线,一起向唐七星望了过去。

    虽然现在的唐七星略略低垂着头,教人看不清脸上表情,但是众人却莫名觉得,就在他身上,拢着一层淡淡的寒光。

    云西一边说着,一边缓步向唐七星走去,“不过更令我佩服的是,这些本来被用做逃生掩护只用的机关,只在一瞬间就被临时改变了用途。而那一瞬间,就是唐缇骑看到被故意放进灵堂的黑猫,没有受到预想中的气味刺激时。之后,黑猫迟疑了一下,反而向隔壁跑去了。当时,我们兄妹与殷捕头在墙头上,看到了一只黑猫,在墙上徘徊了一下,想必那就是黑猫在向唐缇骑发出信号。就在这一极短的时间里,唐缇骑就临时改变了计划,将防守之用的道具们直接当做攻击武器。其反应的迅捷,短时间诡计运行的前后设计水平,实在令人叹服。”

    说到此处,云西已经走到了唐七星的近前,殷三雨唯恐唐七星会暴起伤害云西,瞬时绷紧了身上每一根神经,只求在唐七星出手之前,就将他制服!

    唐七星却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

    云西走到榻前,伸出手,在唐七星的靴子口抹了一下,笑道:“看来在搬运操作面粉的时候,唐缇骑还没有换上尧光白的衣服,这靴子口还残存着不少白面呢。”

    听到这里,杨拓阖上双眼,长呼了一口气,像是终于了结了一桩心事,此时终于可以放松些许。

    韩千户的脸上却是阴云一片,他目光复杂的望着唐七星,扶着绣春刀的手却不觉收紧了。

    唐七星终于缓缓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说了这么多,却还没有说我为什么要假扮尧光白呢?身为拥有着无限荣光的锦衣卫,我为什么要假扮一个盗贼?一个不惜把全部珠宝都散给穷苦百姓,一个几次三番可以直接杀了杨洲,却偏要给自己设置难度,公开自己计划的愚蠢盗贼?一桩案子,人证物证固然重要,但是动机也是同样重要的不是吗?没有动机,便有可能错判冤案。对于一个出自推官世家的天才后辈来说,连犯人的动机都找不到,不是一件最大的耻辱吗?”

    唐七星抬着布满血丝的猩红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云西。他的声音很轻,却带着强烈的嘲讽与挑衅。

    不知是被他的目光所摄,还是被他的问题截住,云西一时间竟真的说不话来。

    如果说,之前的唐七星已经被她点中了七寸要害,那么现在就轮到她被他点中要害了。

    因为这个问题也是她一直想不通的。

    因为一个人,是不会针对甚至敌对自己,以及自己所在的那一个社会阶层的。

    但是唐七星就是大明官僚系统中的一员,而尧光白从来针对的都是贪官庸吏,即便是富可敌国的富商,他都不会出手。这其间的矛盾,真的是她怎么也想不通的推理死穴。

    “你的动机,很简单。”一个冰冷的男声忽然淡淡的响起。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再度发声的云南吸引。

    就连唐七星的注意力都被吸了过去。

    唐七星望着容色沉静的云南,忽然发出了一阵低低的笑声,笑到后来,他甚至扬起了头,手扶着胸口,微微颤抖。

    “你笑什么?”云西像是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怒目瞪着唐七星。

    “我笑你哥哥太过故弄玄虚!”唐七星缓了笑,轻蔑的扫了云西一眼,“且不说尧光白之前的每次行动都是如何复杂,就说这一次针对杨家,其止其行不仅太多前后矛盾,所针对的目标更是纷繁复杂,财货人头和白练珠,其动机又怎么可能简单得了?”

    云西刚要辩驳,就被云南抬起的手制止了。

    云南走前几步,从容的脸上无波无澜,说道:“有时候,越复杂的事件背后的原因越简单。”

    “那究竟又是如何个简单法呢?”唐七星歪着头,含笑着望着云南。

    “简单到了只用两个字就可以形容。”云南淡淡一笑。

    “哪两个字呢?”唐七星眉峰一耸

    ------题外话------

    我是小注脚o(n_n)o哈哈~

    南哥引的经,典出《晋书·王凝之妻谢氏传》及《世说新语·言语》篇载,

    谢安寒雪日尝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兄子朗及兄女道韫赓歌(诗即如上),公大笑乐。

    这则故事讲得的是东晋谢安谢东山考教子女时的故事。

    胡儿是谢郎,而谢令姜的令姜就是我国历史奇女子谢道韫的字。

    其中白雪纷纷何所似,撒盐空中差可拟,未若柳絮因风起都是历史名诗句。

    而‘粉面倒悬秋千去’则是云南根据云西白面的语境与云西的性格,自己添加的,版权归九尾所有o(n_n)o哈哈~

    这几天真的忙的焦头烂额的啊,咬牙吐血坚持日九千中o(╥﹏╥)o

    今天一更奉上,二更晚十点奉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