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92.重生篇之订婚典礼,韩依姗的苦楚

时间:2018-05-26作者:依情雪见

    “不想死的,滚!老子心情不好。”

    “是是是!我现在就滚,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喜欢我的话,你就打这个电话给我哦,我等你电话。”

    女人的脸被吓得发白,可还是顶着一种胆大的精神,快速的把一张名片递了过去,看着眼前的风雨,快速的逃离他的身边,生怕他的怒火会发泄到了他的身上。

    女人的脸被吓得扭曲了起来,在一个角落上停下,恢复了优雅的气质,姿势,扭摆着臀,走出了宴会厅,走在了一边的显眼的地方看向了不远处正在自己走来走去,敬酒的冷卿,应该站在身边的袁安琪不见了,不禁嘴角微微的上扬,直接快步,拿起一杯红酒,缓慢地走了过去。

    越来越快,看向了一边的不远处,斜眼看准目标,直接撞了上去,一杯红酒洒在了他的礼服上,脸色满是严肃,跟面无表情。

    女人立刻弯腰赔礼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洗干净吧,真的很对不起。”

    说完,就想上前,把冷卿的外套脱下,却被一边的阿家直接挡住了。

    只见冷卿把上衣脱了,直接往地上阿家的身上扔去,或许衣服的质料是防水的,里边的衬衫竟然没有湿透。

    不过胸前的胸肌让女人看呆了,情不自禁的抬手想要抚摸上去。

    冷卿冷冷的声音响起,“滚开!好狗不挡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你的手基本就别想要了,因为我会给你废了!”

    女人吓得面色发白,咬着唇,却也害怕,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直接逃走了。

    袁安琪见状,嘴角上扬,听着对方接听电话的声音,笑道。

    “你什么时候过来啊!给你介绍朋友认识认识啊!”

    “我很快就到了,就在楼下,我正在跟凌宇上来的路上呢,这不电梯打开了,就不说了,挂了啊!”

    袁安琪听着手机中的一道忙音,无奈的摇摇头,笑道。

    “还说跟凌宇没关系?现在住在了一起,一男一女,共处一室,干材烈火,我就不信不会发生点什么!而且去到哪里都有凌宇,二十四小时黏在一起,还说没有关系?傻子都不会相信呢。”

    挂了电话的袁安琪,微笑着走回到了座位上,看着眼前的韩依姗笑道。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这里的东西挺多的,都很好吃,我都吃不够呢。”

    “喜欢的那就多吃点,打包回去也可以的哦。”

    “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嗯嗯,我会让人送去你家地址的,毕竟现在这个是酒会,酒店也不会允许。”

    “谢谢,真心感谢。”

    两人说到了这里便笑了起来,一同开始大吃了起来,毕竟也还没开始,一切还早呢,不过也不算晚,还有半个小时也就开场了。

    沈芸跟冷劲郑重招呼好了客人,看向了眼前的不远处的袁安琪立刻微笑着快步的走了过去。

    看着袁安琪,和蔼的笑容,开口笑道,“等久了吗?”

    “没有,还行吧,我等的也不久,有朋友陪我聊天呢。”

    沈芸点点头,微笑着连说了几句,“那就行,很快仪式就开始了,你就要改口叫我妈,知道吗?”

    袁安琪微笑着点点头,看着眼前的沈芸笑道,“知道了,妈。”

    “哎!真乖,你爸妈也在那一边跟我们一起敬酒聊天,我们现在就过去了,你们先聊,招呼好了客人之后我在过来找你聊天。”

    “好的。”

    沈芸满意的笑容,笑着离开,眼底都是对眼前的袁安琪所有的满意。

    冷卿见状,微笑着走到了袁安琪的面前,扶着椅子笑道,“闷不闷?”

    “你刚被搭讪我看到了,你的衣服不是被泼湿了吗?哪来的新西装?”

    “经历的多了,自然就会有几手准备了。”

    袁安琪看着冷卿那副得意的神色,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看向了韩依姗继续找着话题聊天,完全不理冷卿。

    冷卿笑了笑,径直的往一边做了下来,看着眼前自家的兄弟还没到齐,便发了信息给他们三人。

    韩依姗尴尬的神色看着袁安琪,有那么一瞬间让她觉得,她是插足的第三者,可是说着说着就投入进去,两天开始说起了对方的乐趣事。

    冷卿听见了袁安琪大笑着的声音,眼底都是满足的神情,嘴角上扬,修长的手指开始打着字。

    风雨一脸不爽的出了卫生间,想到了是冷卿的儿子又不好发表什么不爽的话语,便只能打碎了往肚子里咽。

    来到了宴会厅,离得远就能看到那个耀眼夺目的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清明,缓慢地走了过去,刚好其他的两位也一起姗姗来迟了。

    风雨走进,看到了跟袁安琪一起聊天的女人一眼,愣在了原地,

    走过去,想到了五年前的不吃而别,风雨就觉得生气!牵起了韩依姗的手,用力的往洗手间的地方拖。

    韩依姗被吓到了,看了一眼男人想要反驳的时候,看到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还有他脸上的怒焰,一时间愣了,便只能被他牵着走。

    袁安琪疑惑的神色看向了冷卿,“要不要追上去?这样是怎么回事?”

    “你没有发现韩思雨很像风雨吗?就跟我跟袁志霖一样,长得相识度百分百,却多了一点女人的美丽而已。”

    袁安琪想到了,好像除了脸蛋之外,其他的五官都很像风雨!这就能说明为什么风雨要把人牵走了。

    原本想要去解救的袁安琪,慢慢的坐下来,因为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当事人处理会比较好一些。

    风雨把韩依姗带到了男洗手间的一间房门上,锁上,一句话不说,直接把人按在了墙上开始吻了起来。

    吻的力度宣誓着风雨的怒气,怒她为什么一声不吭直接离开了这么多年。

    韩依姗留下了一滴眼泪,滑落在了风雨的唇边,咸淡的味道在他的嘴里散发着,这一刻,风雨泄了气,轻轻地松开了韩依姗,受伤的神色看着眼前的韩依姗。

    “你为什么要一声不吭的离开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不是很爱我的吗?为什么要突然离开。”

    韩依姗心中一痛,看着眼前的风雨,轻笑道,“因为我发现,我不爱你了,所以我便离开了,这些年,我已结了婚,还有了个孩子,所以,请你淡出我的生活好吗?我跟你一点也不合适,我也不会再爱你。”

    风雨听见了这句话,眼底都是一副很是受伤的神色,微笑着开口笑道。

    “这样吗?那我也何必守着一个有夫之妇?”

    说完,松开了韩依姗,径直的往门外离开,韩依姗忍着鼻中的酸楚,径直的跟了出去。

    一边走进来的男人见状,吓了一跳,看着两人出去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不解的神色。

    韩依姗看了一眼风雨落寞的背影,记忆中的他们美好的回忆在脑中倒退着,一点一点的开始回忆了起来,忍不住的走进了女厕,锁在了其中一间,抱着自己,咬着手拳,无声的哭泣了起来。

    那一刻,心中只能重复的说着一句,

    很快,仪式开始,就在仪式开始的前一分钟,袁志霖带着韩思雨回来了。

    韩思雨看了一眼周围也不见妈妈的身影,不禁感到了一丝丝的失望。

    袁安琪看见了韩思雨不高兴地神色,微笑着摸着她的发丝,笑道。

    “你妈妈已经来了,只是见你不在,所以就去了一趟洗手间,开大的所以就有点久了。”

    韩思雨点点头,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笑道。

    “好的,阿姨,我知道了。”

    “嗯嗯,一会就要上台了哦,先坐一会,等司仪姐姐叫我们上去,我们就要上去了知道吗?”

    “知道啦!”

    袁安琪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韩思雨跟袁志霖两人,微笑着把一些小吃递了过去。

    很快时间到了,司仪出现,站在了舞台上,看着台下的人,嘴角上扬,微笑着看着手中的稿子开始发言。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良辰行乐事,吉日结良缘。”

    “在这个喜庆而又美好的日子里,我们欢聚一堂,为袁安琪和冷卿举行的订婚仪式。”

    “首先,请允许我代表袁安琪和冷卿及其家人对各位不避严寒、顶风冒雪前来参加袁安琪和冷卿的订婚仪式,表示热忱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同时,对冷卿跟袁安琪喜结良缘表示真心的祝福!今天的订婚仪式,我们列有五项议程。”

    “第一项,赠送结婚彩礼。经双方友好协商,彩礼为三亿元,其中包括对女方父母的一家商业楼,以及一间豪华别墅,公一千五百万!”

    “下面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上今晚的准新郎冷卿先生跟袁安琪小姐的父母一同上台交换彩礼以及嫁妆!”

    话音一落,一道音乐声响起,四道和蔼可亲,看着对方相互谦让的四位家长一同走了上来。

    袁安琪听着音乐声停,兴奋的神色看着眼前的人,在交换着东西,跟一张支票跟一个合同之内的东西。

    袁嘉笙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怕是因为这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数字,竟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而感到高兴吧。

    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可是想到了什么的时候,袁安琪的唇瓣紧紧地闭了起来,脸上满是担心的神色,看向了一边微笑着,可是眼底都是算计神色的妈妈······

    很快第二项开始了,司仪微笑着站在了上面,看着台下的人,嘴角上扬,微笑着开口。

    “第二项就到了我们新郎新娘交换礼物的时候啦!有请我们的袁安琪小姐,以及冷卿先生,一同手牵着手,跟着小童一起上台。”

    袁安琪微笑着看着两个小孩兴奋的站了起来,来到了她的身后,冷卿伸起了手,温柔的神色中看着她,伸手邀请。

    袁安琪微笑着把手放上去,慢慢的站起身,雪白的纱裙被袁志霖跟韩思雨直接抬了起来,缓慢地走上了台。

    司仪看着眼前的两人,恩爱的模样,眼神中满是羡慕的神色,微笑着开口笑道。

    “先请冷卿给袁安琪赠送订婚礼物,再请袁安琪给冷卿赠送订婚礼物。”

    袁安琪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拿起了一身衣服出来,看着袁安琪那一件也是衣服,两人相视一笑。

    或许两人就是如此的心有灵犀,知道衣服象征着在今后的生活中他们将互相关爱、嘘寒问暖、知冷知热、共度人生。

    司仪看向了两人,微笑着大声地开口,笑道。

    “我们大家都想要知道,冷卿先生有什么需要对大家说的吗?”

    冷卿笑了笑,虽然没什么可说的,可是仪式也是要照做的!微笑着接过了麦,开始笑道。

    “今天非常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和安琪的订婚仪式,给我们的典礼带来祝福,使得今天的礼堂蓬荜生辉谢谢。”

    说完,直接把麦交还给了司仪他们的脸上都是对这件事欣喜的笑容。

    司仪没想到这么快就说完了,还这么的冷淡,可是做了这么多年专业的司仪工作,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呢?微笑着开口。

    “我们想要代新娘向你问三个问题,你希望你能准确无误的回答出来。三个谜语,各打一个字。”

    “可以。”

    “天鹅湖边鸟飞去”

    “我!”

    “享受无限又请友”

    “爱!”

    “人尔相伴结伉俪”

    “你!”

    回答完,袁安琪微笑着,脸上都是兴奋的神色,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只见冷卿牵着安琪的手,深情而充满着爱意的神色,笑道。

    “我,冷卿!今生,名世,只爱袁安琪一人。”

    “好了!那就有请我们的第三项开始了,这一项就是为对方佩戴戒指!请冷卿将爱情的信物订婚戒指戴在袁安琪左手的无名指上。这个的小小指环,象征着他们的手相牵,情相连,他们纯洁的爱情地久天长,他们今后的生活美满幸福。”

    冷卿微笑着单膝下跪,拿起了袁安琪的手,微笑着开始戴了进去,而后起身,让袁安琪给冷卿带上订婚的戒指。

    那一刻他们吻在了一起,所有的人都拍起来掌声,见证着他们的幸福。

    最后,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程序,袁安琪的爸爸,跟冷卿的爸爸一同被请了上来。

    司仪微笑着看向了台下的人,大声地开口,“下面先请准新娘的爸爸说几句感言。”

    袁安琪的爸爸微笑着留下了感动的眼泪,心中是百般的多话想要说出口的,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很多话都说不出来。

    沉默了许久,袁安琪的爸爸,便微笑着,嘴角上扬,眼底都是兴奋的祝福,笑道。

    “我也不知道需要说点什么,可是我唯一想要说的就是,安琪,不管你受了多大的委屈,只要你过得不高兴,过得不舒心了,家里都会有你的一间房间是留给你的。”

    袁安琪眼底满是热泪,看向了自己的爸爸,千言万语也不知道怎么说的出来,只好埋在了冷卿的怀中,笑道。

    “爸,我一定会很幸福的,冷卿他很爱我,你不用担心。”

    “嗯,那就好。”

    袁安琪微笑着,摸了一下眼底的泪痕,走到了自己的爸爸面前抱在了一起。

    冷卿拿着话筒,看向了袁安琪爸爸,笑道,“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对你的女儿很好很好。”

    袁安琪看了一眼不远处刚坐完月子的姐姐,眼底都是一副欢笑的神色,接过了话筒,笑道。

    “谢谢你们,我的姐姐,我的妈妈,谢谢你们带我到这个世界,我才有机会享受冷卿对我的宠爱。”

    很快冷卿的爸爸也说完了话了,司仪微笑着看着袁安琪他们,开口道。

    “情投结成两家亲,意合牵成百世缘。请两亲家举起手中的酒杯,换盅,干杯。喝了定亲酒,象征着今晚的订婚仪式圆满礼成。请亲友们一起端起酒杯,我们共同举杯祝福,祝福这对袁安琪小姐和冷卿先生在今后的生活中和和美美,幸福安康!”

    宴会中都是被子碰撞的声音,兴奋的氛围包裹着袁安琪他们,嘴角上扬,看了一眼远道而来的亲朋好友,袁安琪的心是暖的。

    看着爸爸妈妈跟冷卿的爸爸妈妈相处友好的那一刻,心是前所未有的安定。

    看向了冷卿,嘴角上扬,开口笑道。

    “还好遇见你,时间刚刚好,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冷卿微笑着摇摇头,看着袁安琪笑道,“时间不好,我来迟了五年,五年前我就应该跟你在一起,可是我没有做到。”

    袁安琪笑了笑,踮起脚尖,用行动告诉冷卿,

    仪式完毕,袁安琪就算再不喜欢,也只能是跟着冷卿一起直接走在了宴会上的人群中,开始一个个的打着招呼。

    袁安琪笑的嘴巴都开始僵了之后,今天的订婚仪式才正式的结束,再过一个星期便是结婚的时期。

    一时间,袁安琪在村子里的名声渤大,不再有人敢轻易地看不起她,毕竟冷卿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搞死他们。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一眼,看着快要结束才回来的韩依姗,还有一开始就不再出现的风雨,终于也走上了车子,扬长而去。

    韩依姗若有所思的看向了风雨离开的车影,眼底闪过一抹泪光,终究还是爱而不得。

    袁安琪看着韩依姗回过神来的时候,微笑着开口,也不拆穿今天的事情,就当不知道一般。

    “我送你们回去吧,一大一小坐计程车的话也太危险了。”

    韩依姗想了许久,本来过来的时候就是走路的,现在太晚了带着一个小孩走夜路不好,便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谢谢,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们的地址是······”

    “xxxxxxxxxxxxxxxxx”

    “好的,冷卿送人家回去先吧。”

    “好。”

    袁安琪微笑着带着他们上了车,韩依姗沉默不语,兴致不高的看向了窗外。

    袁安琪知道她或许是因为风雨的事情吧,所以就这样了,可是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可以变成这么的不高兴?

    等她们下了车,走进了楼道上,袁安琪也一样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冷卿淡淡的看了一眼,打着方向盘转身离开,车上保持沉默,这一天袁安琪很累,坐着坐着就睡着了。

    冷卿把人抱了起来,回到了房间,轻轻地脱掉了她的衣服,抱进了浴室轻轻地用温水开始冲洗着她的身子。

    袁志霖则是直接跑进了浴室五分钟之内洗好,立刻趴在了柔软的床上睡觉,也不再去捣乱了,毕竟今天是真的闹了一天,终是小孩,还是敌不过困意,趴着就睡着了。

    冷卿见状,微笑着打开了空调,调了时间,微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抱着袁安琪开始沉沉的睡着。

    袁安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竖日,微笑着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俊颜,轻轻地离开了这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走到了窗前,开始打开了窗帘,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微笑着看向了遥远的地方。

    还有一个星期便是她嫁给冷卿的时候,因为已经有了小霖,也不用形式什么不能见面的礼节,就直接前一天回去家里便是了。

    袁安琪微笑着打开了手机,坐在了床边,却被一双大手,环抱在了怀中,轻盈的呼吸声喷洒在了脖子之上,袁安琪微微的笑了笑。

    “你怎么醒了?”

    “阳光这么热烈,眼前的人有这么的吸人,怎么能够继续睡呢?当然是要好好地享受一番啊。”

    说完,一吻落下,堵住了袁安琪的唇瓣,大掌轻轻地往下,从衣角处探进。

    袁安琪感受着温热的大掌,抚摸在了雪肌子珊,来到了某一个位置,停下,用力,闷哼一声。

    袁安琪眼神中都是娇喘之色,看了一眼冷卿,艰难地开口。

    “现在不是晚上啊。”

    “夫妻之举,不取决是不是夜里。”

    说完,冷卿更加深沉的把袁安琪搂在了怀里,房内传来一道道娇喘的声音,不绝于耳,传进了冷卿的耳朵之中,在那一刻,冷卿的心,跟袁安琪的心,更好的融入到了一起。

    冷卿看着眼前的人,嘴角上扬,更加的卖力,更加的欢喜,眼中都是柔情。

    良久,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两人停下,袁安琪筋疲力竭的直接躺在了床上,看着眼前的人。

    冷卿心痛的神色,看着自己,轻轻地抱起,直接走进了浴室中,冲刷着身子。

    摸到了不雅处的时候,袁安琪忍不住的闷哼一声,冷卿忍住了那道冲动快速的给她穿好衣服出去煮早餐。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站在了厨房中帅气的背影,看了一眼刚出来揉着眼睛的袁志霖,微笑着开口笑道。

    “你起来的这么早了吗?不用睡久一些?才星期天呢。”

    袁志霖点点头,“因为我答应了韩思雨,我要去找她玩啊!”

    “哦,原来是约了女朋友约会啊!这么小就约会了吗?真的比我们都要厉害了啊!”

    袁志霖点点头,“确实比你们厉害了一点点,就一点点,所以我也不觉得骄傲的。”

    “给点颜色上大红是吧。”

    “码你的字去!”

    袁安琪无奈的看着眼前专注看电视的袁志霖,摇摇头,坐在了地上,打开了电脑开始啪啪作响的打着字。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剧情,一时间有点卡住了,眼底都是痛苦的神色,随手在一边拿起东西开始吃了起来。

    冷卿眼明手快,拿着一张干净的湿纸巾直接牵过了袁安琪的手开始擦拭着。

    袁安琪眼角眯起,微笑着看向了冷卿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照顾,笑道

    “不知道现在你这样的举动能够维持多久呢?”

    “一辈子。”

    “要是你做不到怎么办?我不觉得你能坚持一辈子对我都这么的好。”

    “那你就放开眼,看我什么时候不会这样,恐怕到时候,我跟你都老的掉牙了。”

    袁安琪忍不住的被逗笑了,想到了两人老了的时候,那种走不动的感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现,袁安琪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早餐很快做好,袁志霖快速的走到了餐桌上,开始快点吃了起来。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袁志霖,小声的喝道,“慢点吃。”

    “九点快到了,我要去思雨家找她。”

    袁安琪无奈的看向了冷卿一眼,不知道这么早熟的人是不是都遗传的冷卿!好奇的问道。

    “你小时候追过一个女孩子嘛?”

    “我吗?这么久远的事情我忘了,我只记得我好像一直都是不接近女生的,为的就是等待你的出现。”

    “说的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等我出现,我才不会信呢。”

    冷卿笑了笑,不再说话,毕竟前世的事情,现在记起来的越来越多了,而袁安琪好像一件事情也没有记得起,就做了那个她离开的时候,还有他离世的时候的情景。

    有时候他都觉得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可是里边的情景,还有一次次的相爱,痛苦,相离,都让他的心真正的痛了起来。

    这一种感觉,永世难忘,既然上辈子的事情让他记起来了,而他也是真的爱惨她了。

    他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护袁安琪一世周全,把前世失去的日子一起全数补回来,一刻钟也不想要离开袁安琪。

    之后的日子中,袁安琪跟着她的电脑,一直寸步不离冷卿,出差带着,工作带着,开会带着,就连出去买个日用品也要带着。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嘴角上扬,微笑着开口笑道。

    “你现在去哪都带着我,你不觉得我跟着你让你很不方便的吗?都说男生不愿意让老婆,女朋友跟着,你怎么就除了洗手间之外,哪怕是去个阳台出个门都恨不得把我带上?”

    “因为我爱你啊,我不想要你离开我的身边,我想一直可以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看见你,除了危险的事情,我都想把你带在我的身边,不许你离开半步。”

    袁安琪笑了,笑这个男人的神情,傻气,当然也是兴奋的,幸福的。

    开心在于,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真的在乎她,不想要她离开他的身边半分半毫。

    袁志霖独自一人出去,上了司机的车子,快速的往思雨的公寓处开去。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脸上都是担心,“真的不会出什么事情吗?我们不跟过去?”

    “不会的,我叫了人暗自保护他,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袁安琪点点头,一句话不说,趴在了冷卿的怀中看着电视剧。

    袁志霖来到了韩思雨的楼层底,拿出了手机快速的发送了一个信息过去,很快那边便传来了回复的信息。

    “等我一下,我现在下楼带你上来啊!”

    袁志霖微笑着,不回复一句话,却只是站在了一边开始耐心的等待着。

    韩思雨兴奋的神色开了门,看到了门外的男人的时候愣了一下,想到了是那个撞到了自己的叔叔,微笑着开口。

    “叔叔,你要找谁呢?”

    风雨看着眼前的小女孩,认出了是昨天跟袁志霖一起的哪一个女孩,今天一看就认出了眼前的小女孩跟自己长得很像很像!心中一喜,知道了其实韩依姗是骗自己的!脸上布满着笑容。

    “我找你的妈妈,你妈妈在家吗?”

    韩思雨微笑着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眼前的男人很亲近,很亲热,可是却没发现眼前的男人跟自己像。

    “妈妈!有人找你,叔叔,我要下去接我的朋友上来,拜拜。”

    风雨微笑着走进了房间,看着在桌子上打着字的韩依姗,停下鼠标,放下转身看着自己,呆愣的那一刻。

    还有家里其实很小,卧室跟客厅是一起的,没有任何男人的物品,就连鞋子都只是一大一小,这一刻他就发现真的被骗了。

    “为什么你要骗我,你到底为了什么要一直躲着我!你知不知道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暗自的找你,找你找的有多幸苦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可以这么狠心,我们以前的开心,幸福都是假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你说啊。”

    韩依姗听见了这句话,眼底都是泪痕,看着眼前的男人,熟悉的脸多了成熟的气息,忍着眼泪笑道。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不喜欢你,我不爱你了!不爱就得离开,难道我还要浪费我的时间跟你纠缠吗?”

    “那个女孩是我的女儿对不对,为什么你离开的时候,你不说,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你告诉我!”

    “没有为什么,说过的事情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但是你不当回事,那么,我认真的告诉你,孩子是你的,但是你休想从我的身边抢走!还有就是,我不爱你!所以我想从你的身边消失!这样的话,你听懂了吗?还需要我说第四遍,第五遍吗?”

    “不用,我知道了,我打扰你了,我现在就走。”

    风雨眼底都是泪痕,转身的那一刻,看到了女孩落泪的神情,身边站着的袁志霖,在那一刻,风雨的立场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也不想要上前一步,因为上前的话,韩依姗会不会认为他在抢她的小孩?

    小孩是自己的,可是他并没有想要抢过来,但是现在主意改变了,就算是强迫,也要韩依姗回到他的身边!

    “孩子我一定会要回来的,我会派人盯紧你,别想要离开。”

    “你想干什么!我不许你把我的孩子从我的身边拿走!她是我的!”

    韩依姗再也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泪,激动的神色看着风雨大声地喊道。

    风雨苦笑,看向了眼前的韩依姗,装作一副很是不屑地模样,开口。

    “你要是想要孩子,那你跟我签一份协议。”

    “什么协议。”

    “婚书。”

    “你以为这是小说世界吗?别用这么荒唐的事情来用小孩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行不行!你还是如当年一样幼稚至极。”

    “你只有两个选择,你知道的,我的家世,你斗不过我。”

    “你——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我不会放过你,除非你心甘情愿回到我的身边,爱我,我就放过你。”

    “······”

    风雨笑了笑,继续说道,’“你只有两个选择,一,好好地呆在我的身边,签了我的协议,二,等着我的律师信,孩子我会抢回来。”

    “你。”

    风雨转身离开,没有给韩依姗说话的机会,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女孩,慢慢的蹲下。

    “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你是不是我的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不要我妈咪跟我,我不要跟妈咪分开。”

    韩思雨说完,立刻大哭了起来,风雨把人抱在了怀里,站起。

    韩依姗立刻跑了过去,想要把人想回来,却让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保镖拦住了。

    韩依姗哭泣着,痛苦的神色刺伤了风雨,只见韩依姗推着保镖看着风雨,眼底都是恨意,大声地喊道。

    “风雨!放开我的孩子!你不要逼我恨你!”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