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34演唱会结束后去旅游吧。(一万字)

时间:2018-04-09作者:依情雪见

    身后的大屏幕以及3d效果的童话世界出来了。

    加上一些舞者的出现,飘飘起舞,以及一个小女孩的出现,在雪地中卖着火柴。

    雪花飘飘的氛围下,小女孩还抚摸着身子,悍着寒冷的模样,呼着气在手上取暖。

    看着大街上经过的行人开始喊着,看着叔叔阿姨们喊着。

    “你要买火柴吗?”

    “你要买火柴吗?”

    “你要买火柴吗?”

    男人摆摆手,小女孩不知道经过了多久,音乐声响起,悲伤而凄凉。

    舞台上方袁安琪坐在了升腾降落的椅子上,眼神落寞。

    直到到了地上,站起来走到了中间,看了一眼身边的小女孩开始唱了起来。

    ——

    小时候,童话里

    总是看着卖火柴的小女孩

    看着她在寒风中

    等待~

    那一刻的储光

    看着她幻想的每一次

    在大街上冷漠的人

    如果能停下

    停下那么一刻

    在寒风中为她关怀

    喔~

    关怀那么一瞬间

    买一根火柴

    为她点燃温暖

    漂泊的雪寒冷的夜

    一根火柴的光

    承载着她的一个希望

    看着三个希望停下

    她已远去

    喔~远去

    跟着心中的奶奶

    喔~远去

    ——

    直到长大以后

    每当想起童话中

    可怜的小女孩

    喔~想着她的远去

    远去~

    为她感到伤心

    懂得人性的泯灭

    只要一眼,回头看看

    或许她也不用死

    多点关怀,多点关心

    只要一眼,回头看看

    或许她——不用死

    一根火柴的光

    承载着她的一个希望

    看着三个希望停下

    她已远去,喔~远去

    跟着心中的奶奶

    喔~远去

    ——

    唱最后这一刻的时候,音乐的停顿,场面变换,路过的人们停下看一眼女孩。

    微笑着蹲下,看着小女孩关怀的问道。

    “你为什么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还在这里卖火柴?不回家吃饭吗?”

    小女孩哭泣的脸,看着眼前的男人,哭泣着的颤抖着的声音响起。

    “因为我的爸爸说不卖完,不能回家,就算回家,我也会挨打的,我不敢回去。”

    说完大声地哭了起来。

    台下的人们被歌声的悲伤的感觉,以及视觉的冲击。

    并无一人不是潸然泪下,除了夏雨,连张婉清都留下了同情的眼泪。

    歌声的响起,带着希望的声音响起,让无数的人感动于这样的演出。

    没有人的演唱会,会做到如此的童话与剧场相结合,歌声的感染力诉说着的童话的坏境。

    配上剧场的冲击力,让人们感动泪流不止。

    ——

    如果能停下

    停下那么一刻

    在寒风中为她关怀,喔~

    关怀那么一瞬间

    买一根火柴

    为她点燃温暖

    漂泊的雪,寒冷的夜

    一根火柴的光

    承载着她的一个希望

    看着三个希望停下

    她已远去,喔~

    远去

    跟着心中的奶奶

    喔~远去

    一首歌曲落下,袁安琪留下了最后一滴的眼泪,看着站在中间看着她的冷卿。

    冷卿忍了许久的眼泪,在音乐落下的那一刻,也滴落了下来,看着袁安琪满眼都是赞同,以及支持的眼神。

    淡淡的手抚摸在了眼角处,不缓不慢的抹掉了眼泪,看着袁安琪鞠躬下台,准备下一场演出。

    女主持跟男主持走了出来,抹掉了眼泪,看着台下的观众开口道。

    “真的是感动啊!不用我说什么就看台下的观众的反应,就知道这首歌是多么的踩进了人的心灵呢。”

    “是啊!在台下的你们,有没有哭泣啊?不过不怕,下一首我们的安琪会让大家心中好一些的!下一首的歌曲就是童话镇!”

    男主持人说完,观众就传来了激烈的掌声,不少人窃窃私语的开口。

    “这次的演唱会真的没有白来啊!能看到如此美好感人的演出,不得不说,配冷卿是真的很有资格的啊,像这么有本事的女人真的真的佩服。”

    “是啊!以前两人结婚的时候,我还有点纳闷,为什么这么好的男人,如此完美的冷总裁会看上如此平凡的女人,在这一刻知道是我小肚子了,多配啊,我回去一定是两人的忠实的夫妻粉!”

    夏雨听着身后传来的声音,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长长的指甲卡进了肉里,看着台上的主持人下台,音乐的声音响了起来。

    又是一群人的出场舞蹈,跟着欢快的音乐声,跳了起来。

    夏雨看着这一切,眼神都是阴郁以及忍耐,紧咬着嘴唇看着前方,还没有出现声音就响了起来了。

    ——

    听说白雪公主在逃跑

    小红帽在担心大灰狼

    听说疯帽喜欢爱丽丝

    丑小鸭会变成白天鹅

    听说彼得潘总长不大

    杰克他有竖琴和魔法

    听说森林里有糖果屋

    灰姑娘丢了心爱的玻璃鞋

    只有睿智的河水知道

    白雪是因为贪玩跑出了城堡

    小红帽有件抑制自己

    变成狼的大红袍

    总有一条蜿蜒

    在童话镇里七彩的河

    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

    却又在爱里曲折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

    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听说睡美人被埋藏

    小人鱼在眺望金殿堂

    听说阿波罗变成金乌

    草原有奔跑的剑齿虎

    听说匹诺曹总说着谎

    侏儒怪拥有宝石满箱

    听说悬崖有颗生长树

    红鞋子不知疲倦地在跳舞

    只有睿智的河水知道

    睡美人逃避了生活的煎熬

    小人鱼把阳光抹成眼影

    投进泡沫的怀抱

    总有一条蜿蜒

    在童话镇里七彩的河

    沾染魔法的乖张气息

    却又在爱里曲折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

    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总有一条蜿蜒

    在童话镇里梦幻的河

    分隔了理想分隔现实

    又在前方的山口汇合

    川流不息扬起水花

    又卷入一帘时光入水

    让所有很久很久以前

    都走到幸福结局的时刻

    又陌生

    ——

    这首歌曲让台下的人听的很是兴奋,一样是童话的歌曲,让她们觉得一个是天上的小鸟一样欢快自由。

    而第一首的就像是遇到了无比伤心,难过的事情一般,却无比的违和回味,真的有种想要再听一遍的感觉。

    让人们不由自主的拍起了手掌,激烈的掌声响起。

    袁安琪微笑着,看向了台下的人兴奋的说了句,“谢谢!”

    最后看向了冷卿一眼,升降台下降了,离开了舞台,回到后台开始换衣服。

    现在的感觉真的很奇妙,看着台下观众看着她的演出兴奋买账,欢喜的模样,真的很欢喜。

    女主持人微笑着上台,看着男主持人发言。

    “话就不多说了,因为安琪告诉了我们说,不用去说什么专业的话语,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突然这样的变换,让我有种词穷了呢。”

    话一说完传来了台下的笑声,这个笑声是莫名的,就是一种很莫名的就要笑了。

    女主持人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也知道安琪已经收获了全数人的心。

    就这样的情况下,不火爆全球真的有点难呢,两个童话类型的歌曲,也是童话的舞曲,剧场。

    结合在了一起,真的是视觉与听觉的双重冲击呢。

    这个主持做的真的很挣到呢,不管是是免费听还有钱拿,就算是台下的一名小观众也很开心的啊。

    “真的听了这场演唱会,连我的心也为安琪活了起来,真的很喜欢她的表演啊,主持过这么多的节目的时候,真的是不知道怎么说吧,是最有感觉已经喜欢的,真的视觉以及听觉都是百分百的冲击效果啊,你们觉得呢?这一刻有没有被冲击到了,喜欢上了我们家的安琪?”

    “有!安琪我们爱你,永远支持你!”

    台下的观众,高兴地开始说着话,大声的表达着自己的欢喜。

    男主持女主持相视一笑,大声地说道。

    “好了!停!我们家的安琪能听见了,接下来就有请安琪的演出友情歌曲,也是最近很红火的歌曲。!”

    现场一黑,一亮,音乐声的响起,不再是童话的场景,却是一个情侣形式的演出。

    袁安琪直接跟着从台上一起走了出来,开始跳了起来。

    跳舞的动作强有力的跳动着,每一个踩点都精准的让人激动。

    ——

    阳光温暖内心的冷漠

    晒干我流血的伤口

    早已习惯一个人过

    从此小心翼翼的生活

    日子偶尔会有些失落

    计划总和现实不同

    总想找个理由跟你问候

    我想我真的傻的太过

    不知不觉就这样被你迷惑

    你不爱我我早清楚

    可为何我还情不自禁难受

    我想我真的傻的太过

    不知不觉就这样被你迷惑

    你不爱我就请你放开手

    阳光温暖内心的冷漠

    晒干我流血的伤口

    早已习惯一个人过

    从此小心翼翼的生活

    日子偶尔会有些失落

    计划总和现实不同

    总想找个理由跟你问候

    我想我真的傻的太过

    不知不觉就这样被你迷惑

    `······

    ——

    演唱会一直持续着美好而激烈的氛围之中,台下的声音越来越的大声。

    气氛因为袁安琪的歌声,一会感动一会伤心跟兴奋的,很快就到了最后的两首。

    袁安琪的新歌的,是第一次的开唱,这是多少人为了这两首,以及田小柒过来的。

    袁安琪走到了舞台的中间,听着音乐声的响起,袁安琪直接介绍了起来道。

    “这是我的新歌,词是自己写的,而曲是交给专业的人制作的,希望你们会喜欢。送给大家。”

    ——

    窗外下着倾盆大雨,未雨绸缪的神情

    眼底都是对外面的渴望,看着雨的声音

    听雨的声音,无数的感觉在心中飞扬

    美好的,悲伤的,欢喜的,活泼欢脱

    看着倾盆大雨渐渐的小气,她的心想出去

    在雨中漫步,欢快,玩耍

    雨水被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身体温度开始温暖,衣服的紧贴,让她回味

    哦哦哦哦哦哦,噢噢

    哦哦哦哦哦哦,噢噢

    哦哦哦哦哦哦,噢噢

    欢声笑语,回忆在脑海里浮现

    两个身影的重叠,分开

    渐渐行袁,雨水的打落

    在脸上也无从看的出来

    ——

    新歌的发出,唱进了无数人的心里边,就像那个雨中漫步的人是他们一般。

    脑海中随着她的声音,浮现在了脑海之上,一点一点的浮现,回播。

    喜欢在雨中漫步的女生们,以及有此经历的人们已经泪流满面。

    回旋在这个空气当中,无法的自拔,直到结束。

    虽然门票贵,但是没有人觉得不值这个价格,还有种很是便宜的感觉在心中发芽。

    以及场景的故事,表现的凄美,让人忍不住的看的连眼眨眼都不敢。

    生怕错过一点点,哪怕一秒不能看到的场景。

    ——

    窗外下着倾盆大雨,未雨绸缪的神情

    眼底都是对外面的渴望看着雨的声音

    听雨的声音,无数的感觉在心中飞扬

    美好的,悲伤的,欢喜的,活泼欢脱

    看着倾盆大雨渐渐的小气,她的心想出去

    在雨中漫步,欢快,玩耍

    雨水被发出“哒哒哒”的响声

    身体温度开始温暖,衣服的紧贴,让她回味

    哦哦哦哦哦哦,噢噢

    哦哦哦哦哦哦,噢噢

    哦哦哦哦哦哦,噢噢

    欢声笑语,回忆在脑海里浮现

    两个身影的重叠,分开

    渐渐行袁,雨水的打落

    在脸上也无从看的出来

    ——

    唱的让人回味,这一刻纷纷的拿出了手机,想要看看什么时候公布。

    却发现是在同一时间,唱完的这一刻,歌曲就已经公布了,纷纷买了下载。

    一时间因为直播以及现场的观众,以及在家看直播的人们,都不无不去下载。

    除了张婉清以及夏雨,看着台上的袁安琪下台准备,最后的一个曲子。

    因为锻炼的原因,唱了这么久的袁安琪,竟然都没有觉得累,看来这个地狱式魔鬼训练还是挺有效果的。

    袁安琪来到了后台,老师急切的走了过来。

    “安琪姐!不好了,田小柒他说他家里出了事情,需要赶回去,没有办法过来了,等忙完后合同的赔偿一定如数打进公司的账户,作为对您的赔偿!现在我们怎么办?没有帮助嘉宾啊!观众怎么办?”

    袁安琪一时间听见了这个消息,大脑运转不过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努力镇定。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只能多加一首歌曲作为赔偿,对大家公开坦诚!最后的那首歌曲,我可以一个人唱!”

    “可是那是双人的,一个人唱不来!”

    袁安琪眉头邹起,一时间真的不知道怎么找人!看向了老师原本想要说换歌的那一瞬间。

    冷卿的声音响起,“我来唱!安琪,我陪你唱!那首歌我会。”

    袁安琪愣了一下,看向了突然出现的冷卿,疑惑的开口。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台下等我吗?”

    冷卿眼神发出了温柔的目光,还有一些暖意的爱意笑道。

    “因为我想你了,所以就进来找你,刚好就听到了这个,不用说什么了,我跟你一起唱,给我换衣服吧?”

    袁安琪微笑着,点点头笑道。

    “那你先等等,我出去道歉,先不要放音乐,等我打响指,就唱一首”

    袁安琪说完直接走了出去,来到了舞台上看着在台上一直调节着气氛,拖延时间的两个主持人微微一笑,轻声道。

    “你们先下去吧,我来。”

    女主持跟男主持微微的点点头,走下了舞台。

    袁安琪站在了台上,看着台下的人们,微微的笑了起来道。

    “不好意思了,各位!因为田小柒家里有事情,所以现在他不会出现了,为了以表道歉,看能不能我唱多一首来以示我道歉的诚意?你们觉得好吗?”

    台下的观众一时间的沉默,在袁安琪准备好被骂的时候,人们终于出声了。

    “不好!一首不够!我们要两首。”

    袁安琪微笑着点点头,看向了台下的人笑了起来。

    “可以的!我给你们一首清唱一首歌词好吗?”

    “好!”

    全场热烈回应,让夏雨忍不住的咬住了牙。

    嘴角微微的玩起了一道好看的弧度微笑着。

    “你们会不会那一首新出的告白气球啊?”

    “会!”

    “那我们一起唱好不好?”

    “好!”

    接下来就是全部人加上袁安琪一起开始唱了起来。

    ——

    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

    我手一杯,品尝你的美

    留下唇印的嘴

    花店玫瑰,名字写错谁

    告白气球,风吹到对街

    微笑在天上飞

    你说你有点难追

    想让我知难而退

    礼物不需挑最贵

    只要香榭的落叶

    喔~营造浪漫的约会

    不害怕搞砸一切

    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亲爱的,别任,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塞纳河畔,左岸的咖啡

    我手一杯,品尝你的美

    留下唇印的嘴

    花店玫瑰,名字写错谁

    告白气球,风吹到对街

    微笑在天上飞

    ——

    袁安琪把话筒直接对着人群,见没什么效果直接跳下了舞台,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大声地说。

    “我们一起唱!”

    全场的气氛暴涨了起来,开始一起唱了最后的那半部分音乐。

    ——

    你说你有点难追

    想让我知难而退

    礼物不需挑最贵

    只要香榭的落叶

    喔~营造浪漫的约会

    不害怕搞砸一切

    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亲爱的,爱上你,恋爱日记

    飘香水的回忆

    一整瓶,的梦境,全都有你

    搅拌在一起

    亲爱的别任性,你的眼睛

    在说我愿意

    ——

    袁安琪嘴角微微的上扬,站起来鞠了个躬微笑着笑道。

    “好啦,上去最后唱一首歌,就到了最后压轴的歌曲啦!”

    “什么压轴?不是田小柒不在吗?谁?”

    袁安琪站在了台上看向了台下的女孩,男生们笑道。

    “不是···秘密,所以······一会你们就知道啦。”

    袁安琪说完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即闭上了眼睛打了个响指,音乐声的响起。

    让人们不由得安静下来,认真的开始聆听这样的声音。

    悲伤带着些许忍着哭泣的声音,开始一句一句清晰地歌声。

    带着音乐的停点,让人心中充满着悲伤的情绪,一句句的撞人人的心灵的深处。

    ——

    打雷了,雨,却停了

    我唱著歌,想著,好难得

    他,哭了,我不捨得

    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呢

    一瞬眼,他是我的

    一瞬眼,又消失了

    我无法让自己

    执迷不悟作这痴人

    忽然间,都想通了

    忽然间,没关系的

    让雨把我淋著

    这浑浑噩噩

    我也笑了

    我也笑了

    也是人生

    打雷了,我笑了

    唱著歌,他哭了

    打雷了,他笑了

    谁唱著,谁,哭了

    谁唱著,谁,哭了

    ——

    全场一片哭声,渐渐的变成了一道止不住的哭泉,袁安琪见状无奈的开口。

    “大家不要伤心了啊,接下来的一首,就是会让你们感到幸福的歌曲,来拯救一下你们的心灵,有请我的丈夫冷卿跟我一起带来的新曲双飞燕!”

    人们听见了是冷卿,立刻忘记了哭泣,呼叫声围绕在了这个演播厅之中,徘徊不断。

    夏雨听见了这个名字,手紧紧的握了起来,看着台上的袁安琪,还有身后的冷卿的出现咬紧了牙关。

    手不经意的做了一个动作,看向了一边的人,嘴角上扬。

    那个工作人员点点头走到了监控室上,把一个开关直接按下。

    快速的跑着走向了后门,逃之夭夭,嘴角上扬消失在这个演播厅之中。

    冷卿来到了袁安琪的身边,头顶上的电火光的声音响起。

    冷卿抬头看一眼的时候,刚好绑着的那些线直接被火烧断了。

    随着演播厅的人们的尖叫声中,台上的架构直接就掉了下来。

    袁安琪看着吓了一跳,直接定立在了原地回应不过来。

    冷卿快速的把人一起推开,跳下了舞台下,避开了一劫。

    袁安琪跟着冷卿掉落在了地方滑行,直接擦伤了脚跟手,传来了刺痛的感觉,闷哼了一声。

    “嗯。”

    冷卿站了起来把人抱起,关心的开口问道。

    “你身上有没有受伤?哪里受伤了吗?”

    袁安琪摇摇头,镇定下了心情,看着冷卿嘴角上扬笑道。

    “我没事,要不要处理现场,我们唱最后一首吧?我没事呢。”

    冷卿眉头邹起,深深的成了一个川字形状怒道。

    “你干什么呢!结束了!我说现场出现了现在这个状况,我们会如数的退还演唱会的门票的,请大家去售票处拿出单据就可以退还。”

    人们听见摆摆手大声地异口同声道。

    “不用啦!我们已经满足了!”

    冷卿听见之后,看向了一边的直播的导演,冷硬的口气说道。

    “你要不是查不出来原因,你就从导演界消失!”

    话一说完,留下了一脸害怕的导演,直接就往出口离开。

    同样在电视上看着这场意外的观众们,都像是直播一样看的心里紧张了起来。

    生怕自己心目中的“国民小天后”会就此受伤。

    一时间各大头条第一时间,播放了这个视屏以及猜测。

    不同的标题出现在各大的板块头条意外。

    无一不是说是意外还是遭人算计,一时间全国都一起关注着猜测着。

    这也是事后回到家之后,才知道的事情。

    夏雨看着这样的情况,虽然心中知道不会有什么事情,可就是还是让人动手了。

    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的时候,嘴角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眼底都是笑意。

    跟着张婉清慢慢的走出了演播厅,来到了车旁笑道。

    “有车吗?要不去吃点东西?”

    张婉清眼角都是笑意跟阴险算计,笑道。

    “当然是司机送来的,提早离场了他也不会到不太想等,所以···还是麻烦你了吧?可以吗?”

    “我很乐意,乐意搭你一程呢。”

    两人相视一笑,直接上了夏雨的车快速的离开了这个地方,往新世界的方向远去。

    冷雨看着在桌子上看着书的韩依姗,眼底都是暖意以及爱意笑道。

    “需要教你吗?我的成绩可是数一数二的哦。”

    韩依姗眼角都是期待以及闪亮的光芒笑道。

    “你会猜得出试题吗?你教我下?好不好?能不能让我拿全年级第一?”

    风雨无奈的笑了起来,点点头,笑道。

    “没问题,但是我教你的话,你需要背很多的东西哦。”

    韩依姗点点头,看向了风雨都是一副渴望的神情笑道。

    “好啊,你教我啊?”

    风雨点头,眼神得意的看着韩依姗,一副神情嘚瑟的模样,走到了她的身边,搬了一张凳子坐下。

    看着眼前的物理书,看着她一句一句的开始讲了起来,画着重点,还有解释。

    韩依姗认真的开始听讲着,看着风雨认真神情,看向了他那一刻就开始呆迷了起来。

    看着看着就入了迷,一瞬间回不了神。

    风雨转头见状无奈的摇摇头,一个响指打响也不见回神。

    用力的戳了下额头,看着眼前的女人笑道。

    “你干什么呢?还要不要听课?我给说了什么?你说一下。”

    韩依姗揉着额头回国神来,看着风雨满眼都是委屈的眼神笑道。

    “不拉,你这么帅很容易看呆了啊?所以···就不要罚我了啊?好不好?”

    风雨点点头,眼底都是关爱的神情,就像对待小猫小狗一样,摸着她的头微笑着。

    “好了啦,我也不会对你什么啊?就算想,我也不舍得啊!所以这次要认真听,我从新跟你说一次,你再走神我就打你屁股哦。”

    韩依姗认真的看向了风雨,眼底睁得大大的,圆圆的,眼底都是不解的光芒,点点头。

    “好嘞!一定会认真的听得!就算······就算不认真听,那······那”

    这句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只能在心中吼一下了。

    风雨疑惑的看向了韩依姗笑道。

    “那就怎么样?嗯?”

    韩依姗尴尬的笑了起来,摆摆手。

    “没······没······没什么,呵呵,继续教我啊,太晚了不然我就要睡了。”

    风雨点点头,低头开始教了起来。

    明亮的灯光下照应着两人,长长的影子就像静止了一样停在那里。

    这样的感觉是多么的温馨美好?就像已经结婚了许久的小夫妻一般。

    萧楚看着眼前走来走去的陈雅茹,想到了她的考试日期,越来越近。

    心中忍不住的期待了起来,看向了一边的书包安安静静的躺着。

    而陈雅茹直接走进了厨房,看向冰箱里边的东西,直接拿了一个杯面出来。

    想到了什么,再拿了一个,开始倒水打开煤气烧水。

    站在一边等待着水的沸腾下面,萧楚无奈的摇摇头心想。

    说完直接打开了电脑,直接在矮桌上打开文件,开始处理着公司的事情。

    就这样渐渐的就开始沉迷在了工作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

    陈雅茹的声音响起,“面好了,你要吃一点嘛?”

    萧楚抬头看向了陈雅茹,无奈的笑了起来。

    “不是晚饭的时候,跟你在家才吃过海鲜大餐吗?还饿?不怕肥死你吗?”

    陈雅茹撇撇嘴看着萧楚笑道。

    “因为海鲜不够饱啊!你要不要吃点?”

    萧楚看着那两碗热气腾腾的面,嘴角微微的上扬笑道。

    “好,刚好,我也没吃饱。”

    起身走到了餐桌的面前看向了桌上的面坐下。

    “这碗最少的是我的吗?你吃的完?”

    陈雅茹点点头,眼底都是无辜的开口笑道。

    “我不是怕你饱吃不完,所以我自己就要了大份的啊?”

    萧楚淡淡的看着陈雅茹,一句话不说,嘴角扬起一道不明的弧度。

    把两面碗换了个过来,陈雅茹不可思议的开口。

    “哎哎哎!这面是我的!我要吃!”

    萧楚微笑着直接喝了一口汤,看着陈雅茹得意的眼神笑道。

    “还要吗?我不介意换一下,只要你不介意吃我的口水就好了。”

    陈雅茹怒瞪着他的眼,看着他生气的坐下,拿起筷子闷闷不乐的开始吃了起来。

    萧楚见状忍不住的偷笑了起来,吃着碗里的面虽然不是什么很珍惜的食物,可是味道还不耐!

    陈雅茹吃完了最后一口刚好很饱,不耐烦的看向了他说道。

    “好吃吗?”

    萧楚摇摇头,看着陈雅茹不客气的开口道。

    “难吃死了。”

    “我靠!难吃你还要我的大碗的?还汤汁不剩!”

    萧楚愣了一下,镇定下来开口道。

    “那是因为我不想浪费!你们老师没有教过你吗?吃东西是不可以浪费的!正所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介幸苦。”

    陈雅茹看着他连诗句也说了出来,看向了萧楚生气的手颤抖的指了两下,不爽的开口说道。

    “你行!”

    说完生气的直接往房间走去,心中忍怒道。

    萧楚看着陈雅茹离开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眼底都是笑意。

    起身把碗收了起来,径直往厨房离开,再回到了房间进入到了浴室洗澡。

    陈雅茹躺在了床上看向了天花板,想到了这些天以来的事情。

    还有认识了萧楚之后他的变化,忍不住的干笑了起来。

    想到了这里摇摇头,把心中所想抛开,闭上眼睛强加镇定下来,快速的进入到睡眠的状态。

    袁安琪被冷卿直接抱到了车上,看向了她受伤的地方,拿出了水开始小心翼翼的清洗了起来。

    袁安琪看着这样的冷卿,紧张的心情表现在了脸上,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心中那种偷来的情感更加的强大,这一刻好像告诉他,问问他喜欢的是她还是原主?什么时候喜欢上的?

    是不是一直以来喜欢的都是原主?想问却不敢问,怕问了心中有了那个答案会更加的难受吧?

    那么···在我的世界,属于我的世界的我的儿子,现在怎么样了?

    伤心?生病?有没有被吓到?会不会留下创伤?会不会从此变自闭?

    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冷卿看着睡着的袁安琪,看了一眼伤口不是很深,就拿出了创可贴开始贴着伤口。

    袁安琪醒来的那一刻,看着四周空白的一片i,看向了身边的人的事物,是多么的熟悉。

    想到什么高兴地大声喊道。

    “有人吗?你是叫我回来,是不是我可以提前结束任务?可以回家看我的儿子吗?是不是我可以离开这个世界了?”

    想到了这里心底空落落的感觉,看向了眼前空旷的地方。

    突然一道风吹来,看着眼前的风慢慢的变得实体,从透明到可以看着的实体。

    看着眼前的女人惊讶的定在了原地,不知道要说什么话语。

    看着眼前酷似她的女人,惊讶的不知道怎么说话,却脱口而出一句。

    “你是原主袁安琪?这个时空的袁安琪?”

    女人嘴角上扬,微微的点点头笑道。

    “是的,我就是袁安琪,你的任务的对象,我听到了你的心声,所以我叫他带你过来这里,给你说明一件事。”

    “什么事?为什么要我回到这里来?我是···死了吗?会吓到冷卿的!”

    女人摇摇头,看向了袁安琪笑道。

    “放心吧,不是死,而是你睡着了,我跟你说完我就送你回去。”

    袁安琪失落了。

    女人听见后,无奈的笑了起来。

    “我与你本是同为一体,你想的什么我都能听到,您的儿子暂时还不可以见到,但是,总有一天你能看见的,却不是眼前人。”

    “什么叫不是眼前人?”

    “天机不可泄露,还有你不许告诉她我们的秘密,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说完这句话随风飘扬,离去,袁安琪惊慌了,看向了再一次空旷的地方。

    心中低落,眼前出现了熟悉的那个黑洞,留下了一滴对儿子思恋的眼泪,径直走向了空洞的里边。

    吸力让她再一次的昏睡了下去,慢慢的进入到了深沉的睡眠。

    醒来之后,心中空溜溜的,看着她自己躺在了床上,浴室传来了水声。

    看着周围豪华的摆饰,以及那熟悉的被褥装饰,看了一眼已经换了睡衣的她,无奈的笑了起来。

    看着浴室的门开了,看着擦着头走出来的冷卿,他的眼底看着她笑了起来。

    “你醒了?我不想吵醒你,所以就轻轻地给你快速的洗了澡,没想到你睡的这么死,压根就没有醒来的迹象。”

    “呵呵,是吗?可能我今天又唱又跳的,实在是太累了,所以我就睡着了啊!”

    冷卿点点头,看着眼前的袁安琪笑道。

    “也是,现在困吗?是不是我不在内心不习惯,就让你醒了?”

    来到了袁安琪的身边坐下,进了被子里边把人搂进了怀里。

    袁安琪也不扭捏,直接抱住了冷卿的腰,附在了他的身上微笑着开口。

    “是呢,你不在我不习惯,所以你这辈子都不要离开我哦”

    冷卿无奈的笑了起来,低头看着怀里的袁安琪笑道。

    “你都问了好多次了,我就让你这么的没有安全感吗?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觉得不安全?对我不放心?你说出来我改。”

    “没有,只是害怕那一天的到来而已,我怕你会离开我。”

    冷卿无奈的把人抱在了怀里,一句话不说,想了许久还是说了一句。

    “桃花夭夭,取一朵放心上足以。”

    袁安琪听见感动的点点头,笑了起来,终究不是对他没信心,而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呢。

    冷卿把人抱了起来,看向了袁安琪的神情满满的都是爱意。

    低头吻上,两人的深情拥吻,舌尖的探进,让他们一时间的忘了自己。

    口中散发着香甜的味道,让他们都沉迷在了对方的怀抱之中。

    渐渐的衣服的掉落在了地方,浴巾在空中抛开,以及睡裙,短内裤。

    掉在了地上一件件的在地上躺着,空气的风吹拂在了冷卿的背上。

    两人慢慢的睡下,融在了一体,大掌的移动,滑落,停留在了一个地方。

    用力。

    空闲的手往下,游移,停留在一个地方,来回,让袁安琪忍不住的闷哼出声。

    夜空中的星星跟月亮照耀大地的光阴,照射在房间上,正落在了床上两人的身上,窗帘的飞扬。

    空气的静谧,只有两人的呼吸声,以及暧昧的的声音。

    两人沉迷在了对方的温柔之中,渐渐的深沉,渐渐的融合到了一起。

    寂静的夜晚传来了两人欢快的声响,久久不能停下。

    灯光被冷卿空闲出来的手,用力的按掉。

    用被子盖住了两人再经历了一番风云。

    (求推荐票,求月票!谢谢。)

    ------题外话------

    依依不想要分段了,所以直接一万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