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43.陈雅茹的蜕变(2)

时间:2018-04-09作者:依情雪见

    陈雅茹脑袋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听见了吵架的声音,疑惑的起床打算走出去看看究竟。

    “你想我要瞒着的吗?要不是因为我怕女儿那个胆小的样子接受不了,我会跟你瞒着她已经离婚了那么多年吗?你现在是找到了女人了,找到了重婚的对象,就不顾女儿的感受了是吧!你这还是父亲吗?你压根就没有资格当雅茹的爸爸!”

    陈雅茹听见了这句话,心中愣了一下,眼底都是不敢置信跟眼泪,流出。

    “女儿都已经够大了!现在都十九岁了,所以今天必须说清楚!我们在她九岁那年就离婚了,我真的不想再瞒下去了!再这样瞒下去要瞒多久!”

    “你以为我想跟你装恩爱的吗?你以为我对着你就很好受?反正要说你去说,不然别烦我!,想要说你去啊,叫我干什么?”

    “我······”

    一时间,大厅上寂静了,陈雅茹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止不住的流,直接走了出去,看着楼下的两人,眼泪更加的肆无忌惮。

    “我都听见了!你们离了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九岁,十年是吗?为什么要这么晚都不告诉我?让我还以为我有一个这么幸福的家庭,爸爸妈妈和蔼的生活,原来这都是欺骗!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就觉得你们这样瞒着,就是对我的好?这样的好,我不要!”

    “女儿,你听我说,我·····”

    陈雅茹的爸爸看着陈雅茹哭的这么伤心的神色,心痛的看着陈雅茹。

    却只说了一半,就露出了难色。

    陈雅茹的妈妈,看到了陈雅茹什么都听见了,也知道瞒不下去了。

    陈雅茹妈妈看着自家的女儿这么伤心,千言万语只汇聚成了一句。

    “对不起。”

    陈雅茹看向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这一刻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听到了从她的口中,发出一句话。

    “爸爸,你要是真的找到了人,真的要重新娶的话,那么你就去吧,妈妈,你要找到你喜欢的男人!我希望你们都幸福,而不是为了我,牺牲你们的幸福,而过的这么难受。”

    说完这句话,再也忍不住的哭着跑了出去,身后传来了爸爸妈妈咽哽的尖叫声。

    一路跑,一路抹着泪,伤心欲绝的心情按着心中的路线跑,一直跑。

    萧楚直接开车回到了办公室,看了一眼旁边空溜溜的位置上。

    淡淡的看了一眼,那空无一人的座位上,想起了今天的事情,脸上出现了一道苦笑。

    事情怎么就发生成了这样的结果,第一次让萧楚觉得无从下手,无从解决的事情。

    萧楚脑袋上想不到任何的事情,直接什么也不做,抬头看向了天花板。

    袁安琪看向了在一边工作的冷卿,虽然两人因为说了冷卿妈妈的事情也不再是生气。

    可是还是一种处于冷战之中,对方也没有什么话语是可以说的。

    坐在了桌子上,吃了药,看着电视,直接等待着药效的来临,慢慢的睡着了!

    冷卿看着在一边打着瞌睡的袁安琪,嘴角无奈的上扬一道好看的弧度,说道。

    “真的是一个小懒猪。”

    起身把人轻轻地抱了起来,往休息室走去。

    轻轻地松开了袁安琪,慢慢的放了进去,被子盖好,看了一眼她的睡颜,嘴角上扬,离开。

    突然,冷卿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是保密号码,这是好久没有出现的情况!

    眼底闪过了一丝危险,拿起,接听。

    “冷老大!不好了,组织出事情了!”

    “什么事?”

    “我们组织出现了一个背叛者!在东亚那边的防御的破坏档案给泄露了,昨天晚上被人闯进来抢我们的物品,最后损失了一半的人,才抱住了物品,没有被抢走!可是目前的情况很糟糕!现在组织的防御,需要你回来重新布置,还有内奸,我们还没有找出来!”

    “敌人是谁?”

    “是蓝魅!周······”

    “又是蓝魅!又是他!”

    冷卿提到了蓝魅,眼底涌起了怒火,用力的一把拳头打了下去。

    桌子直接裂开了一道裂缝,却坚硬的没有倒下!可见材质是多么的好,名贵。

    眼底的恨意,以及嗜血让他失去了理智。

    “又是他!以前的事情都还没有找他计较,现在就又来搞我们是吧?真的是这一次不放他一半的血!不把以前的那笔账清算清楚,我冷卿倒着来写!”

    “那现在怎么做?我们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请支援!”

    “你再撑一下,我现在就出发,晚上十一点应该就到了!”

    “好!周旋也有份·······”

    冷卿听见了这句话,眉心邹起,再次开口。

    “我先让追风派人过去,你多坚持一下,我叫上萧楚他们!”

    “是!”

    冷卿交代完毕,直接挂了电话,拿起一张纸条。

    快速的写上了一行字,走到了袁安琪的身边。

    认真的看了几眼,最后吻在了她的头上,眼底一丝丝宠溺的笑容,笑道。

    “安心等我回来。”

    最后看了一分钟,直接拿起了东西,离开了公司,打电话给安迪,很快那边就接听了。

    “我离开几天,先替我打理一下公司的内幕事情!文件等我回来再签,着急的直接去找我爸!”

    “是!”

    安迪刚回答完,还没有问出原由,冷卿便急切的把手机电话给挂了。

    安迪脸色并没有任何的神色,继续开始工作了起来。

    陈雅茹一路跑回到了萧楚的公司,直接哭泣着不管别人的目光,径直上了顶楼。

    在电梯中蹲在了角落上,想起了在家发生的一切。

    “我真的是受够你了!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跟女儿说?”

    陈雅茹脑袋昏昏沉沉的,听见了吵架的声音,疑惑的起床打算走出去看看究竟。

    “你想我要瞒着的吗?要不是因为我怕女儿那个胆小的样子接受不了,我会跟你瞒着她已经离婚了那么多年吗?你现在是找到了女人了,找到了重婚的对象,就不顾女儿的感受了是吧!你这还是父亲吗?你压根就没有资格当雅茹的爸爸!”

    陈雅茹听见了这句话,心中愣了一下,眼底都是不敢置信跟眼泪的流出!

    “女儿都已经够大了!现在都十九岁了,所以今天必须说清楚!我们在她九岁那年就离婚了,我真的不想再瞒下去了!再瞒下去还要瞒多久!”

    “你以为我想跟你装恩爱的吗?你以为我对着你就很好受?反正要说你去说,不然别烦我!,想要说你去啊,叫我干什么?”

    “我······”

    一时间,大厅上寂静了,陈雅茹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止不住的流,直接走了出去看着楼下的两人,眼泪更加的肆无忌惮。

    “我都听见了!你们离了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九岁,十年是吗?为什么要这么晚都不告诉我?让我还以为,我有一个这么幸福的家庭,爸爸妈妈和蔼的生活,原来这都是欺骗!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就觉得你们这样瞒着,就是对我的好?这样的好我不要!”

    “女儿,你听我说,我·····”

    陈雅茹的爸爸看着陈雅茹哭的这么伤心的神色,心痛的看着陈雅茹。

    却只说了一半就露出了难色。

    陈雅茹的妈妈,看到了陈雅茹什么都听见了。

    看着自家的女儿这么伤心,千言万语只汇聚成了一句。

    “对不起。”

    陈雅茹看向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一眼,这一刻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只听到了从她的口中发出一句。

    “爸爸,你要是真的找到了人,真的要重新娶的话,那么你就去吧,妈妈,你要找到你喜欢的男人!我希望你们幸福,而不是为了我,牺牲你们的幸福,而过的这么难受。”

    说完这句话,再也忍不住的哭着跑了出来,身后传来了爸爸妈妈咽哽的尖叫声。

    为什么会这样的啊!为什么啊,为什么离婚了十年也不告诉她?

    这让她心中觉得多么的对不起,自己的爸爸妈妈?

    是因为她的存在,让两人过得如此的幸苦,那么如果没有她,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

    爸妈为她牺牲了十年,这一份情让她觉得被压得呼吸不了!

    压得她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办。

    那个家真的不想要再回去了!

    真的是好难受,心好痛,为什么要这样嘛!为什么。

    陈雅茹蹲在了角落哭泣着,那一刻内心的无助爆发了出来。

    看向了电梯最后的一层,就像度了一年一样。

    好不容易“叮”的一声,陈雅茹直接冲了出去,这一刻她只想要躲在萧楚的身后。

    只想要见萧楚一个人。

    推开了门,萧楚听见了声响,疑惑的抬头。

    直接看到了一个身影,还没有看到人就直接抱住了他。

    闻到了熟悉的柠檬跟奶香,让他一瞬间的愣了!

    做不了任何的反应。

    听见了怀里的人,发出的抽泣声,萧楚瞬间更加的不知道要做什么!

    只能心痛的紧紧地环抱住了陈雅茹,疑惑的小心翼翼道。

    “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陈雅茹更加的难过,哭泣声渐渐的大了起来。

    让萧楚更加的不知所措起来。

    萧楚看着眼前的陈雅茹,结结巴巴的开口,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紧张的脸色看向了她开口。

    “你···你···我,我,哎呀!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发生什么事了?”

    说完用力轻轻的把人推开,看着那双哭的红肿的眼睛,就这样对视着。

    直接闯进了心中,跟着痛了起来。

    这样的时刻,让他觉得只要是面对陈雅茹的时候,才会如此的不知所措。

    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感觉!

    这是一种很难受的心情,这是他不愿意承认的,也不得不承认的。

    陈雅茹看着萧楚,委屈更加的增加了,看着萧楚用力的捶打在了他的身上,开口。

    “你为什么就不信我!我没有推她下去!第一次不是我推的!是她抓着我的手,做出来的假象!我没有推。”

    每一拳都是很用力的,虽然打在了他的身上很痛,可是他却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这让他觉得这样的陈雅茹,更加的好了!更加的让他喜欢跟···心痛。

    看着她的眼泪心抽了起来,很痛很痛。

    只要是优点,缺点,只要是陈雅茹这个人的,他都无可救药的喜欢。

    就算真的是故意推下去的也没关系!他一样喜欢相信她!

    就像一直会很喜欢很喜欢的模样,永远不变。

    陈雅茹看着萧楚不反抗的模样,也不打下去了,看着萧楚哭的红肿的眼睛,瞬间没了眼泪。

    看着萧楚那关心的眼神,关心的看着她,无声的陪伴,让她眼底更加汹涌的流着眼泪。

    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看着鼻涕吸不进去,直接抹在了萧楚的衣服上。

    本来就泪水跟鼻水融为一体,湿了一片的西装,更加的脏了。

    萧楚见状,脸上跟内心都是奔溃的。

    抱着陈雅茹的身子,眼神严肃的开口,虽然想安慰,可是嘴笨的他说出了这句话。

    “你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怎么赔?”

    陈雅茹低着头哭了起来,大声地喊道。

    “人家都这么的伤心了,你还要我赔!”

    说完作出一副要哭的更大声的架势,让萧楚立刻认怂!

    “好好好,不用你赔!只要你不哭,我就不用你赔!好了吗?你不要哭。”

    陈雅茹听见后,止住了泪水,眼泪巴巴的看着萧楚。

    这让萧楚感到了一股无奈,却无从对付,看着她红肿的眼,只有更加的心痛。

    用力的抱着陈雅茹,心痛的开口。

    “你就是为了因为我不相信你哭的这么惨吗?其实我很高兴,你会因为我把人推下去,可是你说了不是你推的,我就有点失望了!哎。”

    “你为什么要失望?不应该会生气吗?”

    “我不生气,反而我在想到你是因为我,而把人推下去的话,我还会觉得开心,你会为了我吃醋。”

    “谁···谁跟你吃醋啊!又不是我推得!我是因为爸爸妈妈······”

    说到了这里想到了那个场景吵架的场景,再一次的出现在脑海中,出现的话语。

    “你想我要瞒着的吗?要不是因为我怕女儿那个胆小的样子接受不了,我会跟你瞒着她已经离婚了那么多年吗?你现在是找到了女人了,找到了重婚的对象,就不顾女儿的感受了是吧!你这还是父亲吗?你压根就没有资格当雅茹的爸爸!”

    “女儿都已经够大了!现在都十九岁了,所以今天必须说清楚!我们在她九岁那年就离婚了,我真的不想再瞒下去了!还想要瞒多久!”

    “你以为我想跟你装恩爱的吗?你以为我对着你就很好受?反正要说你去说,不然别烦我!,想要说你去啊,叫我干什么?”

    “我······”

    这些话,陈雅茹一字一句记得清清楚楚,一点一点的打在了她的心上,更加的心痛了起来。

    萧楚看着这样的陈雅茹,听见了爸爸妈妈这几个字就想到了什么。

    这件事迟早也是要知道的,这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这个问题醋雅茹迟早都要面对!只是没想到会是现在,会是这么的早!

    早的让他一点点预想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她没来的时候,就觉得心中很乱,什么也想不起来。

    看着陈雅茹眼泪再一次,大滴大滴的留下的时候。

    萧楚只能紧紧地把人抱在了怀里,无言的安慰着。

    “碰”的一声,门再一次的被打开,冷卿站在了门口,看向了里边的场景。

    陈雅茹被吓到了,立刻跳了起来,看了一眼冷卿低着头,脸红了起来。

    萧楚不爽的眼神,看向了冷卿,眼底都是责备开口道。

    “你来找我干什么呢?都不敲门?”

    冷卿脸色难看,看向了萧楚只是淡淡的说出了一件事。

    “东亚那边出事情了!我们要立刻过去。”

    “什么事?”

    “我们在路上说,这里···不方便,我们要立刻过去。”

    萧楚嘴巴闵紧,看向了陈雅茹一眼,轻轻地回应了一句。“好。”

    萧楚看向了陈雅茹,眼底都是歉意。

    “你先回去好吗?这几天休息一下,不用过来上班了,等我的电话。”

    陈雅茹疑惑的看着萧楚跟冷卿凝重的眼神,点点头,眼底都是放心的眼神。

    “那你早点回来,我先回家了。”

    “好。”

    萧楚目送着陈雅茹进入到了电梯,看着冷卿快速的进了办公室,关起了门。

    看了一眼冷卿跟四周,把电脑找了出来,熟练的直接通知了其他的两人。

    冷卿淡淡的看着萧楚干完了一切的时候,带着萧楚快速的下楼,交代好了一切之后。

    直接上了车,去到了他们的私人飞机上。

    四人赶到汇合的时候,上了飞机,每一个人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命运将发生翻天地覆的事情。

    没人知道,他们回来后,要面对的是什么,每一件事情都是始料未及的。

    陈雅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伸向了口袋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看向了街道上,茫茫人海中,各种各样的陌生人,来来回回的错过,以及经过的每一个路人。

    想起了一句话,

    最终逛了不知道多久的路段,看了一眼,街上的行人,一家人或者是情侣。

    让陈雅茹眼底都是渴望。

    发生了这件事情,让陈雅茹有一点的不高兴,也不敢面对。

    这么大的地方能去哪里?萧楚也走了,韩依姗不知道在哪里,也不想要再说一句话。

    谁也不想要见,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走着就回到了家里。

    看了一眼,打开着的门,里边没有人,失魂落魄的往里边走了进去。

    径直的往房间里去,这时候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或许是已经出去回去各自的家里了吧。

    或者把这间屋子留下,离开了寻找他们自己的幸福吧。

    苦笑了一下,径直的上了楼梯,看了一眼她们的全家福。

    淡淡的站在了一边看了许久,笑了起来。

    躺在了床上,手机亮了起来,陈雅茹也没心思去管这个电话。

    就这样静静地躺着,直到睡着。

    手机不知道亮了多久,陈雅茹被摇醒了,看着眼前的舅舅,眼底都是眼泪的伤痛看着她。

    陈雅茹内心感到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看着舅舅结结巴巴的开口,可是又害怕真的会有什么坏的消息。

    “舅舅···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舅舅听见了这句话,看着陈雅茹那伤心,哭的红肿还没有消的眼睛。

    内心自责的眼底都是泪水,大滴大滴眼泪掉下。

    这一刻让陈雅茹心中的不安,更加的大了,可是这样的感觉让她不得不听。

    “你·······你爸爸妈妈,你···爸爸妈妈他们······”

    “我妈妈爸爸怎么了?”

    “他们···他们死了。”

    陈雅茹惊讶的看向了她的舅舅,眼底都是不可思议。

    看向了舅舅满眼泪痕,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眼底不受控制的掉下了滚烫的眼泪,让她在那么一刻,就像疯了一样大声地喊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怎么可能?我···我离开的时候,他们还是好好的!怎么···怎么就死了啊?不可能的啊!啊——不要——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这是梦,我再睡一觉就好了,我睡一觉爸爸妈妈···爸爸妈妈肯定就在我的身边了。对!就是这样,我要睡觉了,舅舅你走吧,走啊!走啊——”

    舅舅看着陈雅茹一边痛苦的走向了床边,从一开始的大声哭喊化作为了小声。

    身子瑟瑟发抖的慢慢躺下,眼泪还是止不住的从她的眼角流出。

    痛心的看向了陈雅茹,眼底都是伤心的神色,悲伤道。

    “雅茹,你不要这样,你妈妈爸爸,他们···他们真的死了。”

    “为什么啊!怎么死的?刚刚不是才好好的吗?才一个小时多点的时间而已啊!怎么······为什么就死了啊!我不相信!我不信!我不信!不信不信不信!我不信!你走啊!我妈妈晚上一定会回来的!爸爸也会回来的,他们还活着,你不要乱说!不要乱说!我不信···我不信···不信——”

    说到了这里,伤心欲绝的陈雅茹,就这样一天一连的打击下。

    直接压过了陈雅茹,一瞬间让他再也忍不住的开始大哭着。

    一刻也不能停下,最后哭着哭着,伤心晕倒了。

    陈雅茹的舅舅在一边哭泣着,一点点话语都无法再说出口。

    看向了陈雅茹晕倒的那一刻,直接跑了过去,接过,快速的往医院跑去。

    袁安琪看向了身边的环境,揉了下眼睛,起身走了出去,却看不见冷卿的身影。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八点。

    立刻去吃了一颗药,看向了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走回到了房间,疑惑的看到了窗边的纸张。

    走过去拿起,看了一眼,纸张里边写着。

    袁安琪眉头邹起,看了一眼周边的摆设,只好摇摇头,收拾东西离开。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是韩依姗的电话,微笑着接听了起来。

    “怎么了?这么晚还打电话给我?不用陪风雨吗?”

    “风雨跟着冷卿去干事情了!是雅茹!雅茹不好了,她的爸爸妈妈出车祸离开了,雅茹受到了刺激,你快过来!我怕万一想不开,我拦不住!”

    袁安琪愣了!看向了前方,急切的开口。

    “好!你就在这里等我!我现在就过来!”

    打开了门,可是没有走几步,看到了来人,脸上带着一丝疑惑。

    身后突然被人打了一下,直接晕倒了过去。

    身后的男人接住了袁安琪,看着眼前的安迪,嘴角上扬,眼神中都是看重的意味。

    “做得不错!这几天,我要这家公司的股价跌到一半!我看冷卿怎么选择!啊哈哈——”

    安迪眉头也不皱一下,嘴角上扬,一句话不说,直接转身离开。

    就像这件事情不关她的事一样,淡淡的,若无其事的离开。

    男人看了一眼安迪离开的背影,嘴角上扬起了一股看好的意味,笑道。

    “这女人真够味道的!只可惜不能碰啊!不然这女人岂会逃过他的手里!”

    最后淡淡的看了一眼袁安琪,扔到了一边的男人身边开口说道。

    “带走!交给老大!”

    “是!”

    最后,人们带着袁安琪,快速的上了直升飞机,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

    冷卿坐在了飞机上,眼底不断地跳了起来,这让他心中很是不安,很是难受。

    只是还没有多想的时候,就到了目的地,快速的下了飞机,就往基地赶去。

    韩依姗等了许久,也不见袁安琪到,心中更加的着急了起来。

    直接打电话给袁安琪,只是直到挂断也没人接听电话。

    韩依姗着急的在一次的打了过去,这一次竟然是关机了!

    这让她有点疑惑。

    陈雅茹醒了过来,看向了韩依姗大声地开口,坐了起来笑道。

    “依姗,你告诉我,这都是假的是不是?哈哈,我舅舅竟然说我爸爸妈妈他死了,怎么可能死嘛,对不对?不可能的!”

    韩依姗难过的眼神看着陈雅茹,低着头,看着陈雅茹眼底忍不住的落下了眼泪,开口道。

    “对不起,我不想要骗你,你爸爸妈妈因为要追你回来的时候,过马路没看车,直接被撞到了,就算及时送到了医院,也······也因为失血过多,而且司机逃逸,耽误了时间,救不回来了。”

    “怎么会这样啊!这···都怪我!都是我害了他们的,我······我不如直接下去陪我的爸妈吧。”

    说完,快速的跑向了窗边,韩依姗见状,快速的跑过去用力的拉了回来。

    用力一巴掌打了过去,感受到了手上的痛,知道用力过猛了。

    陈雅茹脸上火辣辣的痛,也比不上心中的痛。

    陈雅茹直接被韩依姗压倒在了床上,看着陈雅茹痛苦的脸,知道一时间恢复不过来的。

    无奈的开口,“你不要激动!你这样陪着你爸妈下去就真的对他们好的了吗?死者已逝,生者就好好的活下去!你爸爸妈妈也不希望你为了他们,而不要了生命,好好地活下去,这样你的爸爸妈妈才会心安的离开啊!不要再让你的爸爸妈妈担心了,让他们安心的离开好吗?”

    陈雅茹听见了这句话,只是在痛苦的哭着,心中渐渐的越来越痛。

    韩依姗看了一眼陈雅茹已经不再想不开了,轻轻地松开了她。

    坐在了一边听着她自责的话语。

    “都怪我,要不是我跑着离开,爸爸妈妈就不会死,都是我害得,我怎么敢下去面对他们?爸爸妈妈,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说着就直接大哭了起来,韩依姗见状,忍不住的跟着留下了眼泪。

    用力的抱着陈雅茹,眼底都是心痛陈雅茹的心情,开口。

    “你家那边暂时就先不要回去,去我家住吧?好不好?”

    陈雅茹听见了这句话,哭的梨花带雨的陈雅茹,看着韩依姗摇摇头。

    “不了,我要回家住,我想要在我爸爸妈妈待过的地方,住下去,我想要见见我的爸爸妈妈可以吗?”

    韩依姗看着陈雅茹伤心难过的心情,忍不住的点点头。

    “你要答应我,见到了之后,你要控制好你的情绪,不能又要寻死!知道吗?”

    陈雅茹点点头,看着韩依姗眼底都是感激的笑容,可是这个笑,笑的很是难看。

    让韩依姗忍不住的跟着苦笑了起来。

    “我跟我妈妈去陪你吧?好不好?你这样······你自己一个我不放心。”

    陈雅茹淡淡的应了一声,来到了停尸间,看向了里边的两具冰冷的尸体。

    看着被白布盖着的头部,眼底的眼泪,再一次的彪了出来。

    看向了韩依姗,眼底都是眼泪,埋在了她的怀里,哭泣着不敢掀开。

    韩依姗见状,鼻子一酸,泪跟着肆无忌惮的流了出来,看了一眼陈雅茹微笑着开口道。

    “见一眼你的爸爸妈妈吧?明天就要火化了。”

    陈雅茹眼底睁大了,快速的抱住了尸体,看着韩依姗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不要!我不要爸爸妈妈火烧!这样的话,他们会很痛的!我不要!不要!”

    韩依姗看着陈雅茹再一次的激动了起来,眼底都是伤感。

    慢慢的上前把人抱住,小声的开口。

    “你不要这样啊!我会很心痛的,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你不会失控的,人死了,就是要火化的,不能留下,你不要在阿姨他们面前,哭得这么伤心,不然他们会很难过的,你想你的爸爸妈妈走,也要走的这么不放心吗?让他们安心一些投胎,好吗?不要这样啊。”

    “依依,我是不是成了孤儿了啊!一个没人要的孤儿,爸爸妈妈不要我了,不要我了!我心好痛啊!我不要爸爸妈妈离开我,你叫他们把爸爸妈妈还给我,好不好?我不想爸爸妈妈就这样离我而去啊!我的心就像撕裂了一样,痛不欲生!你能不能···能不能帮我把我的爸爸妈妈要回来?我不想失去他们啊!”

    这一刻脑海中,还是那天的情景。

    “我真的是受够你了!这么久了,你什么时候跟女儿说?”

    “你想我要瞒着的吗?要不是因为我怕女儿那个胆小的样子,接受不了,我会跟你瞒着她,已经离婚了那么多年吗?你现在是找到了女人了,找到了重婚的对象,就不顾女儿的感受了是吧!你这还是父亲吗?你压根就没有资格当雅茹的爸爸!”

    想到了这里的陈雅茹眼底满满的都是伤痛的神色。

    “女儿都已经够大了!现在都十九岁了,所以今天必须说清楚!我们在她九岁那年就离婚了,我真的不想再瞒下去了!我也不想要再瞒下去了!”

    “你以为我想跟你装恩爱的吗?你以为我对着你就很好受?反正要说你去说,不然别烦我!,想要说你去啊,叫我干什么?

    “我······”

    一时间,大厅上寂静了,陈雅茹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止不住的流,直接走了出去看着楼下的两人,眼泪更加的肆无忌惮。

    “我都听见了!你们离了婚了?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九岁,十年是吗?为什么要这么晚都不告诉我?让我还以为,我有一个这么幸福的家庭,爸爸妈妈和蔼的生活,原来这都是欺骗!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就觉得你们这样瞒着,就是对我的好?这样的好,我不要!”

    “女儿,你听我说,我·····”

    陈雅茹的爸爸,看着陈雅茹哭的这么伤心的神色,心痛的看着陈雅茹。

    却只说了一半就露出了难色。

    陈雅茹的妈妈,看到了陈雅茹什么都听见了,看着自家的女儿这么伤心。

    千言万语只汇聚成了一句。“对不起。”

    陈雅茹看向了自己的爸爸妈妈一眼,这一刻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只听到了从她的口中发出一句。

    “爸爸,你要是真的找到了人真的要重新娶的话,那么你就去吧,妈妈,你要找到你喜欢的男人!我希望你们幸福,而不是为了我牺牲你们的幸福,而过的这么难受。”

    这一个场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这是他们生前的最后一刻。

    竟然还是她这个不孝女,把他们惹成了这样!

    她真的很不孝,一点也不能体谅一下妈妈爸爸。

    如果体谅了,是不是就不会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什么会这样嘛,老天你能不能把我的爸爸妈妈还给我?还给我!

    韩依姗看着再一次,哭的上气接不到下气的陈雅茹,眼底都是不高兴的神色。

    韩依姗看着这样的情绪,眼底瞬间有点伤心,一股热流跟着流了下来。

    陈雅茹哭累了,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韩依姗快速的上前,扶着陈雅茹大声而急切地开口。

    “医生!医生!快过来!我朋友晕倒了!”

    陈雅茹再一次的被医生抢救着,所有的仪器,弄好了之后。

    看着在床上的陈雅茹,面无表情的模样,让她心中一痛。

    这一刻的她好想风雨!好想风雨呆在她的身边,安慰着她,就这样静静地也好。

    只是现在的风雨,在东亚那边干着重要的事情。

    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什么时候回来!她不能打扰他。

    韩依姗看着床上的陈雅茹,看了一眼,内心有点不高兴了起来。

    眼底都是担心的神色,

    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外边一男一女得意的神情,走了进来。

    韩依姗疑惑的看向了眼前的两人,打量了一下两人那眉飞色舞的神情,开口道。

    “你们是······你们是不是走错了病房了?”

    “我们是她的继父继母,我是陈雅茹爸爸的未过门的妻子,他是他妈妈的老公。”

    韩依姗听不懂了,看着他们无语的笑了起来,只觉得两人是骗子!笑道。

    “阿姨,叔叔,你们搞错了吧?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这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爸的!所以他的身家,公司有一半是属于我肚子里边的孩子的!我跟他的爸爸,还说过要结婚的!只是没想到突然就死了,剩下了我们两个孤儿寡母的,怎么也要有点钱分啊!公司卖了,我们跟这个女的一人一半!她醒了吗?”

    韩依姗脸色冷了下来,她并不傻,像现在这样的情况,不用想也知道是来骗财产的!

    看着眼前的女人,冷笑了一下,开口。

    “凭什么说是你的就是你的?公司是阿姨跟叔叔的!就是雅茹的,你们也没有拿结婚证,怎么能说明这些是你的?而且孩子还是在你的肚子里呢,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叔叔的孩子的?人都死了,你随便拿着一个肚子过来,就是要家产的,那这世界上随便来一个,两个,我们都要分吗?真是可笑!想太多了吧!”

    ------题外话------

    没有苦难的爱情走不远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