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45.命运之轮的转动(2)

时间:2018-04-13作者:依情雪见

    周旋他们谈话的话音刚落,门就被推开了,门被开的更大的时候。

    一张大圆桌被推了进来,袁安琪被上面的食物眼神被吸引住了。

    没有发现他们全部人都在看着袁安琪,等待着她的解救。

    袁安琪傻傻的看向了周旋,周旋无奈的点点头,也作罢了,伸手让他们全都放进来,也不再去计较。

    袁安琪快速的上前,看着他们如释放般的神色弄好之后,快速的退到了一边。

    袁安琪看着桌子上被盖住的吃食吞了下口水,坐在了椅子上,拿着筷子,毫无形象的开始吃了起来。

    好久没有尝试过自己夹菜的袁安琪,看向了远的菜的时候,委屈的看着小短手够不着。

    周旋见状,嘴角上扬,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无奈的开口。

    “我给你夹吧。”

    还没等袁安琪回答,便直接夹了一个递给了袁安琪,放在了她的碗中。

    袁安琪也不嫌弃什么的,直接开始吃了起来,周旋微笑着看着袁安琪的吃相霎时间看呆了。

    袁安琪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吃药的时间了,看向了一边的包包,小心翼翼的看着周旋笑道。

    “我想要吃药,你们这有水吗?”

    “有。”

    周旋刚说完,就有一个旁边站着的女人,递了一杯水过来给袁安琪。

    袁安琪愣了一下,喃喃道。

    “我去,这里的所有的事情,真像古代的那些伺候的啊!”

    周旋看着袁安琪喃喃的话语,无奈的笑了起来,开口道。

    “这只是一直以来的规矩而已,慢慢的就习惯了。”

    “哦,不!我是要离开的,我不会在这里一辈子,我要回去找冷卿!”

    周旋听见了这句话,脸色冷了下来,周边的空气就跟着一起冷下了一度。

    袁安琪看向了周旋尴尬的笑了起来,周旋的脸色,淡淡的笑了一下。

    “呵呵,我没说错啊!我本来就是冷卿的老婆。”

    “可是也要看,我放不放你回去。”

    “你这是软禁!我要回去!”

    “如果我不放,你怎么办?”

    袁安琪吞了药,认真的看着周旋开口道。

    “我就绝食。”

    “随便你,我看你能绝食多久,而且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乖乖的吃饭。”

    周旋说完,露出了可怕的笑容,看向了袁安琪眼底就像在说。

    袁安琪心中颤抖,忍着害怕,撇撇嘴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狠了下心走到了一边的角落开始睡觉。

    也不去想什么,因为药物的关系,慢慢的困意来袭,就睡着了。

    周旋看着他的举动,无语的摇摇头,一脸不爽的走到了座位上坐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躺着的女人。

    良久,再看了一眼睡在地上的袁安琪睡着的模样一动不动,眉心皱紧。

    看向了袁安琪的睡颜,无奈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走进了一边的床铺上。

    看了一下时间,应该也知道那边的公司,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到时候看冷卿是处理公司,还是过来找袁安琪!

    淡淡的神色看了一眼袁安琪,眉心皱起一个川字的形状,心想。

    季忆思来到了慕容安的住所,脸色红润的按了几下门铃,笑了起来。

    门被打开,慕容安淡淡的看了一眼季忆思开口。

    “你来做什么?”

    “不请我坐坐吗?不方便?”

    “不方便,请回吧,我没什么事情跟你谈的。”

    “我就想问问,你什么时候约安琪出来?你就不想要拥有袁安琪吗?”

    慕容安脸色难看的看向了季忆思,嘴角上扬,眼中的不屑,气到了季忆思,笑道。

    “我并不想用你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得到安琪,所以你找错目标了!”

    “你···你不想要得到她?你也不够爱她嘛,不然怎么肯让他跟别的男人一起呢。”

    “你别再说一些侮辱我喜欢的安琪的话!我没你想的那样自私!我喜欢的,我就不会伤害她!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碰袁安琪我绝不放过你!我会用我的生命守护她!”

    “你怎么不放过我?杀了我吗?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也不敢得到,还跟我说这些?真是可笑。”

    慕容安看着眼前的季忆思,眼底都是寒意,瞬间散发的危险,吓到了季忆思。

    季忆思打了个寒战,看向了慕容安,开口道。

    “我跟你说,袁安琪我是不会放过的!我警告你,你要是把我的事情说出去,我会把你之前答应我合作的事情,告诉安琪!让你一点机会也没有!”

    季忆思忍着心中的害怕,看向了眼前的男人狠狠的眼神,说完了这句话之后,转身离开。

    慕容安拳头紧握,这一刻他多么的有种打女人的冲动!

    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很欠揍!只是安琪,他一定要找个机会告诉安琪小心季忆思!

    只是手机号码好像没有!也不可能接近冷卿他们告诉安琪。

    这让他感到了无比的烦恼,毕竟以他现在的能力来说,想要接触像冷卿那样的企业的话,还需要一点时间。

    冷卿站在了机房,不停手,不休息,不喝一口水,不吃一点东西开始工作着。

    脑海中不时的出现安琪的模样,这让他想要快点做好这一切,快点去找周旋把袁安琪救回来!

    去迟一点点,安琪就危险一分!这是他不允许的也不能让他发生的!

    萧楚看了一眼,里边的情况,眉心邹起,看向了韩梓跟风雨。

    “不进去,劝说一下,让他休息一下?”

    “你敢去你就去啊!这个时候,关于安琪的安危的,谁劝谁死啊!”

    三人看了对方一眼,看向了冷卿的方向,淡淡的叹了一口气,风雨的手机响起,风雨立刻接听了起来。

    “是韩依姗出什么事情吗?”

    对方愣了一下,良久,淡淡的应了一声。

    “是我,追风!冷卿的公司,出现了危机了,内部最机密的文件被人曝光了出去了!现在公司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好多的生意直接被抢走,最近收购的那块地,原来是地下有个秘密金矿的,政府那边知道了,发了通知,不能建设,所有的工程都停止了,在探测下面,是不是真的有文物保障,如果确定了真的有的话。”

    “整个工程需要停止交还给政府,还有西环那一带的新地区被人举报了是偷工减料,已经有icu进入调查,还有公司的梁熊被查出了偷税漏税,梁熊直接把这件事说了是冷卿指示的,他一点也没有拿到任何的利润,这都是归于对冷卿不好的条件,如果这件事,冷卿不尽快回来处理的话,那么,公司很有可能面临破产。”

    风雨眉头邹了起来,看向了里边的冷卿,一句话也不知道怎么说。

    萧楚看着风雨这样的神色,就能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看着风雨淡声的开口。

    “我知道了,我会告诉冷卿的,到时候给你电话,告诉你怎么处理这件事。”

    “好的!,现在是什么都不做吗?”

    “不是,你对外界散发出去,冷卿因为正在外边工作,还需要一点时间赶回来,回来之后,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是。”

    追风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快速的处理着这件事情,一刻也不敢停下。

    风雨挂了电话之后,看着萧楚他们开口把这件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们,三人陷入到了沉默。

    良久,萧楚开口了,看向了冷卿的身影,淡淡的开口。

    “周旋的计谋真不错,这是要冷卿选公司,还是安琪啊!”

    三人一言不发的看向了冷卿,沉默不语,一句话也不说出口,就这样默默地等待着冷卿。

    韩依姗带着陈雅茹,回到了家的楼下,看到了楼梯中那几个守着的黑衣人,疑惑的看了两眼,走了上去。

    陈雅茹走到了楼梯上,远离一些的时候,开口问道。

    “这些人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不知道!或许是有什么有钱人家的搬来这里了吧,毕竟这个小区也是有钱人的地方。”

    “也是。”

    陈雅茹点点头,同意了韩依姗的说法,看向了前方,来到了一楼的电梯,直接上了他们的楼层。

    “叮”的一声,两个黑衣人站在了电梯的门外,韩依姗瞬间看呆了。

    看见了他们家的门口,还站着黑衣人的时候。

    陈雅茹跟韩依姗对看了一眼上前,看向了他们神情严肃的开口说道。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站在我家的门口!快走,不走我报警了!”

    黑衣人面无表情的看向了韩依姗,居高临下的开口笑道。

    “请进,我家老爷找你,韩依姗小姐,等你很久了。”

    韩依姗疑惑的看向了被打开门的房屋,看着里边坐着一脸严肃,看向了自己的妈妈。

    心中顿感觉得今天连她也是不安静的是吗?

    走了进去,看着妈妈对面的男人,冷着脸开口。

    “你是谁?我们好像不认识你吧,你这样擅闯民居,我可以报警!识相的快走。”

    男人微笑着看向了韩依姗,嘴角上扬,眼底却是寒意。

    “像!真的很像你的爸爸。”

    “你认识我的爸爸?”

    韩依姗妈妈听见了眼前的人,提到了韩依姗的爸爸!脸色大变大声地喊道。

    “风情!我告诉你,韩依姗的爸爸的事情,不是你这种人能够提起的!你不配!”

    风情眼底都是阴狠,带着一点点别样的情绪,浑身散发着阴深的气息,让韩依姗忍不住有种不喜欢眼前的男人。

    抱住了妈妈,保护着妈妈,看着眼前叫做风情的男人,一脸防备的开口。

    “请你离开!”

    “我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了,我怎么可以走?”

    “那你说!你过来究竟是什么事情?如果是当年的事情,你就不用再说了!你有什么目的?”

    韩依姗的妈妈一脸怒容,看向了风情开口道。

    眼神中都是寒意跟冷淡,散发的那一种恨意让韩依姗更加的不解了起来。

    “沈之飞,那一千万赔偿到现在我还是会给你的,只要你有什么困难,那一千万,你可以随时来拿。”

    沈之飞是韩依姗妈妈的名字。

    沈之飞看向了眼前的风情,看着风情眼底暴露的一丝情意。

    让她忍不住的寒笑了起来,眼底的倔强,看向了风情笑道。

    “我跟你说,这个钱我就算死,我也不会要你的一分!”

    “话别说的这么早!万一有一天你需要呢?说实在的,我还以为你跑到了其他的地方,生活着,怪不得,我找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你,原来你是一直都在s市啊!”

    “你找我做什么?我一刻也不想看见你,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请你离开!”

    “你就这么的绝情吗?你知道的!我·····”

    风情的话还没有说完,沈之飞就打断了他的话。

    “那件事就不需要再说了!我的答案一直都是以前的那个答案,这辈子都不会改变!没什么事情请你离开!”

    风情眼底露出了一丝受伤,可很快就藏了起来,可这都被韩依姗给扑捉到了。

    “好!说回正题,我来是找你的女儿的!没想到会是你的女儿啊!还真的让我有种难以启齿的感觉。”

    “你找我的女儿干什么?我女儿什么时候,跟你认识的?”

    说完看向了韩依姗,一脸要韩依姗交代的意味。

    韩依姗一脸无辜的看着她的妈妈,摇摇头开口。

    “我不认识他!”

    “你不认识?为什么要找你。”

    “我怎么知道。”

    风情看着韩依姗,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支票,从上面写了五千万,递到了韩依姗的面前。

    韩依姗一脸不解的接过了支票,看了一眼支票上的数字。

    “五千万?什么意思。”

    “这是我让你离开我儿子的诚意,我还会给你一套很大的别墅,跟一家商铺,够你们生活一辈子,本金做点小生意什么的,只要你离开我的儿子,我就把这些东西都给你。”

    沈之飞看着眼前的风情,疑惑的开口。

    “风雨是你的儿子?”

    “是的,风雨是我的儿子!您可能不知道,风雨跟韩依姗只是合约的关系,这些给你们就当作是补偿,我想你们在一起这么久,身体肯定也是付出了的,所以我才给你这样的补偿,这样你们多划算。”

    韩依姗怒了!看向了风情恶狠狠的直接把支票撕了个粉碎,甩了过去。

    “别以为所有人都像你想的一样,贪钱!”

    沈之飞看向了陈雅茹一脸的不敢置信,开口道。

    “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为了妈妈,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吗?你怎么可以这样?”

    韩依姗看着妈妈生气的样子,激动了起来,看着她摇摇头道。

    “我···我没有!风雨他没有碰我!我没有失去清白。”

    韩依姗的妈妈,听见了这句话,松了口气,可心中还是堵住了一样,一点呼吸也难踹上。

    风情惊讶的看向了韩依姗,看着她脖子上还没有消去的印记嘴角上扬,没有发现沈之飞的身体状况开口。

    “你没有**?那你的脖子上的那个草莓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查清楚了,你们住在了一起,学校的宿舍也已经退了,日对夜对怎么可能能忍得住。看你身上的那些东西,就知道你说了谎!”

    “你闭嘴!不知道你就不要乱说!”

    韩依姗着急的看向了妈妈,发现了她的异样。

    沈之飞听见了风情的话,更加的踹不过气,看向了韩依姗,指着她想要骂人的时候,直接就被气的晕了过去。

    风情见状,着急的上前接过了沈之飞,快速的往门外跑。

    韩依姗看蒙了,一时间做不出反应,看向了陈雅茹开口。

    “我这是眼花嘛?风雨爸爸抱着我的妈妈?”

    陈雅茹看着韩依姗还站在原地不动的样子,无奈的上前,牵着快速的追了上去。

    韩依姗被拉着回过了神来,快速跟上了风情,看着他抱着沈之飞上车,就直接开走了。

    韩依姗着急的上前,跑了起来,想要追车,却被黑衣人的保镖,直接拉着上车,快速的跟上了风情。

    韩依姗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看向了前面的车,着急的紧握着拳头,着急的心情坐立不安。

    脸上都是担心的神色,看着司机说。

    “你开快点!”

    可是司机,并没有回答韩依姗的话。

    陈雅茹看着韩依姗着急的眼神,想到了爸爸妈妈,神情一起哀伤了起来。

    只是一言不发的看向了前方,不说一句话。

    明天就是爸爸妈妈要火化的日子,然后就是要搞出殡的事情。

    看着包包里边的,都是从警察中拿回来的银行卡,还有一些房产之类的,公司的证件,全都是爸爸的遗物。

    看向了韩依姗伸手把人抱进了怀里,安慰着,开口道。

    “别担心,你妈妈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传来的就是韩依姗的哭泣的声音,眼底跟着流出了一些眼泪。

    来到了医院,看向了里边的护士,直接问道。

    “刚刚送给进来的一个中年妇女在哪里?一个中年男子抱着的。”

    “啊!在那边的手术室上抢救着!直走向右。”

    “谢谢护士!”

    韩依姗说完,着急的拉着陈雅茹,走向了护士指向的方向。

    看向了眼前的男人,正在门口着急的来回走动。

    想到了妈妈是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而晕倒的,心中百般的生气开口道。

    “你给我走!我妈是你害得!我告诉你,我妈有什么事情,我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要告你!你走!你走!”

    说完,用力的推着男人,一边哭泣着,看向了男人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心中那一种伤痛,韩梓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伯母身体很弱,就算是已经治好了也好,以后尽量不要把人弄生气了!如果再一次的晕倒醒来的几率很低,就算醒过来最多半年的时间。最少一个月,看事情的严重性。”

    看着眼前的风情,看着她一脸不高兴地眼神,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

    风情低着头,眼底都是歉意,一脸哀伤的看着韩依姗。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妈妈的身体不好。”

    韩依姗看着眼前的男人动也不动,也不走的模样。

    捂着头,走向了另一边不再看风情,陈雅茹抱着韩依姗轻声的安慰着。

    “伯母一定会没事的,放心吧。一定会没事。”

    韩依姗什么话也不说,靠在了陈雅茹的身上,哭泣了起来。

    在远处看着这一切的风雨手下,拿出了手机,犹豫着要不要通知。

    想了许久毅然的放下,躲在了一边暗中的观察着。

    韩依姗看向了红灯处,等待着灯的熄灭。

    过了三个小时左右,红灯终于熄灭了,不一会医生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人开口。

    “谁是家属?”

    韩依姗立刻冲上前,看向了医生着急的开口。

    “我妈妈怎么样?她···她怎么样了?”

    “情况不是很好,这要看病人,如果明天中午还没有醒过来的话,那么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她将会慢慢的大脑死亡,准备好身后事就行了。”

    “不!为什么会这样的?那,那如果醒过来了,能活多久?”

    “哎,就算醒过来,最多活到两个月不超。最差的打算就是半个月,你们以后要是真的醒了,就少一些惹她生气吧,想要吃什么就好好的吃,想要去哪里,就好好的去玩一下,让病人开开心心的过下去吧。如果醒来的话,住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你们自己决定吧,怎么样也是要看病人的潜意识,要看她自己有没有哪个想要活下去的心。”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为什么,能不能帮我救一下他?我求你了救救我的妈妈。”

    韩依姗说到了这里,哭泣的差点喘不过气,看向了医生爱莫能助的眼神,眼底都是同情的神色,摇摇头。

    “对不起。”

    说完了这短短的三个字,轻轻地抽出了手,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

    韩依姗直接无助的跌倒了地上,终于明白了陈雅茹的那种感觉,是多么的空虚,难过跟不敢置信。

    真的很男接受,那一刻韩依姗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这一刻死亡的气息包裹着韩依姗,等待着妈妈从里边推出来的那一刻。

    就这样短短的一天,足以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三人的命运如何,虽然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

    可是很多时候,老天给的选择,真的是很够打击人的心灵。

    这一刻死亡原来可以离她们这么近,又那么远。

    只是袁安琪的命运,好像比她们好一些,可是也不容易。

    可能上天觉得韩依姗他们过得如此的一帆风顺看不惯,所以一下子给个致命的打击,让她们选择勇敢面对,还是逃避现实。

    就像面对着一个玩物一样,让上帝起了兴趣的人一生注定不平凡。

    陈雅茹看着韩依姗这样的跌倒在了地上,冷静的看向了眼前的风情。

    其实内心中早已经伤痕累累,心痛的就像万箭穿心一般。

    眼泪在爸爸,妈妈死的那一刻,就已经流干了,也已经没有眼泪可以流出来。

    转身看着韩依姗的眼底,都是感同身受,看了一眼风情,淡淡的开口。

    “你还不走,是想真的想气死伯母吗?”

    风情看着韩依姗淡淡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韩依姗眼底,也是充满着哀伤开口道。

    “对不起,我现在就走,真的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走!我不想要看见你!呜呜~你还我的妈妈!还我妈妈!你让我离开你儿子就算了!你为什么还要把契约的事情,说出来!你还嫌弃你的到来还气的我妈妈,不够吗?”

    韩依姗撕心裂肺的大喊着,喊着喊着就破了音,声音大的一直喊,喊得喉咙沙哑还在叫着风情滚。

    韩依姗看着陈雅茹蹲在了她的身边,无言的安慰着她。

    没人能留意到袁安琪的失踪,以及他们两也没有心机去管袁安琪为什么没有来。

    甚至已经忘记了叫安琪的韩依姗,也没有记起袁安琪的存在。

    陈雅茹看向了韩依姗拍着她的胸口,看着韩依姗只是在哭泣着,却没有像她那样接受不了的大喊大叫。

    看着韩依姗那抽泣的身子,莫名的又开始哀伤了起来。

    门的打开,沈之飞从里边被推了出来。

    直接走向了一边的病房的方向,一位护士长走了过来,看向了韩依姗开口。

    “病人已经把这一个月的费用药品都交了,所以你们不用再来交费用了。”

    韩依姗听不进,只是看着在床上躺着的妈妈,一言不发的开始说着话。“

    妈妈,你不要再睡了,依姗好想吃你的饭菜,你可不可以起来做给我吃?”

    “妈妈,你能不能醒醒?我不能没有你啊!你可不可以不要睡了?我真的一个人应付不来生活的啊,你起来陪我好不好?”

    “妈妈,我不想你离开我,你起来,妈妈,你起来好不好啊!你起来······”

    说到了这里,韩依姗再一次的放声大哭了起来。

    这一刻在一边看着的陈雅茹,这一刻眼底也忍不住的留下了眼泪。

    神情充满着对爸爸妈妈的思念,对爸爸妈妈的影响。

    脑海中是从小到大的每一次的播放,就像电影一样开始循环播放。

    “雅茹,妈妈跟你说,妈妈不在的时候,你乖乖的在家里等我回来好吗?妈妈出去买点东西,五分钟就回来,你听话好好?厨房,你不要去,楼上也别去,乖乖的在家等我回来,我就出去个五分钟十分钟我就回来。”

    “妈妈,你要去买什么?为什么不带雅茹出去?”

    “因为外边的人贩子很多啊!妈妈一个人不敢带你出去。”

    “什么叫人贩子?为什么我不能出去?妈妈你看着我不就好了吗?”

    “不可以的,人贩子就是坏人,会把你抓走,或者在我的手里边直接抢走!然后就把你给卖了,卖不出去的话,就把你的手脚都弄断了,然后出去当街乞讨!很可怜的。”

    “啊——那我会乖乖的在家等妈妈回来的,我就在这里看电视,或者玩这些玩具,我哪里也不会去。”

    “好的,好孩子真乖!记得,除了爸爸妈妈回来,不然你都不要开门,知道吗?不然你被人带走了,你就见不了爸爸妈妈了。”

    “好!除了爸爸妈妈,就算是叔叔他们来了,我也不开,等你回来!让他们就在外边等着,或者是报警!”

    “哇,雅茹会报警了啊!好聪明哦。”

    “因为警察叔叔就是惩戒坏人的!所以遇到了坏人,就要把警察叔叔叫来!”

    “嗯嗯!雅茹真聪明,这是爸爸教你的吗?”

    “是的!爸爸教我的。”

    “嗯嗯,记住妈妈的话知道吗?那都别去,除了上洗手间小心一些,不要出门!小孩子找你玩,也不要去,知道吗?就算是很熟悉的邻居,妈妈不在的话,也不要跟别人走!不要开门让他进来。”

    “好,妈妈,我记住了。”

    脑海中一幕幕的放映着,从小到十六岁都是一直在家里,能不住宿就不住宿。

    回家了就哪里都不能去,因为爸爸妈妈说外边很多的人贩子,不但会拐小孩,连大人也不会放过。

    抓住了就会被卖给别人做生育的工具,过着非人的生活。

    从小到大都在父母的包围中长大的陈雅茹,这一刻爸妈的突然离开,让她百般的不敢接受,也不敢相信。

    虽然心中很清楚,可还是想要睡一觉起来后,发现,其实这一切都是梦。

    韩依姗看着眼前的妈妈,沉睡的眼神忍不住的留下了大滴眼泪,滴落在了妈妈的手背上。

    心在抽痛,一点一点的刺痛着,痛的呼吸不过来。

    袁安琪睡醒了过来,看了一眼周围的地方,还没放应过来的及时。

    想到了什么情况之后,也不着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躺下,继续等待着冷卿的救援。

    只是现在这样真的有些无聊,看向了坐在了椅子上的男人,看了一眼他身边的手机,嘴角上扬。

    下床轻手轻脚的走到了他的面前,慢慢的拿着他的手机,打开。

    看着解锁的密码,心中忍不住的想要吐槽。

    突然手机被人拿走了,看着眼前的男人微微的笑了起来,尴尬的开口说道。

    “呵呵,我好无聊,想要那你的手机看电视,空溜溜的什么也没得玩,很无聊的。”

    周旋看向了袁安琪,眼底都是尴尬的笑容,笑道。

    “你干什么呢,想看电视说一声就好了,想要看什么?”

    “那个花非花应该播出了,所以我想要看。”

    “没问题。”

    周旋应了一声,看向了袁安琪嘴角上扬,在一边的桌子上,看了一眼,手轻轻的一点。

    竟然白色的桌面上,就像有水一样,一点就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形散开,直到不见。

    突然床上就有一个电视机从上方降落。

    袁安琪看着这样的高科技,惊讶的目瞪口呆的。

    兴奋的跑了过去,看向了电视刚好躺着就能看,袁安琪便舒舒服服的躺着看电视。

    舒服的一点也不像被绑架的,简直就是来度假的,只是没有景点看,罢了。

    周旋看着眼前的袁安琪兴奋的看着电视,嘴角上扬,眼底都是意味不明的笑意。

    “你怎么一点都不像,我绑架你的样子,反而是来我这里玩的?”

    袁安琪看着周旋微笑着,眼底都是精光笑道。

    “因为你是好人啊!是你把我放了,给我好吃好喝,还有电视剧看,就像度假休息一样多好,反正我也逃不了,还不如乖乖的在你这里还安全一些。”

    “哦?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打你的主意?”

    “因为我觉得你好像只是因为对冷卿的恨,才会这样子,你不会动我的,不然我就不会被你解开,在你这里吃吃喝喝的,还有的轻轻松松的睡觉,如果你是坏人的话,我或许就晚节不保了。”

    “如果你真的晚节不保怎么办?”

    “我会死。”

    周旋看着袁安琪这样认真的说着这三个字,让周旋震惊了,良久回过神来,笑道。

    “真的是一个刚烈的女子,我喜欢,你说得对,我不会碰你,也不会让别人碰你!这是我跟冷卿的事情,我不会把一个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袁安琪点点头,眼神欣赏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笑道。

    “真是一个很好的正人君子!看好你!话说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们有什么恩怨吗?”

    周旋看着袁安琪好奇的眼神,微笑着,看着袁安琪眼底都是笑意道。

    “等你被冷卿救回去,再说吧,你可以当面问他,当年做了什么没人性的事情!这辈子我都不会忘记!”

    袁安琪看着周旋的眼神,微笑着开口,笑道。

    “或许你们有什么误会呢?我觉得冷卿很好。”

    “做人不要看表面。”

    “我相信他。”

    袁安琪坚定地眼神带着些许的笑意,看向了眼前的男人,开口笑道。

    周旋看着袁安琪的眼神,认真的坚定,带着信念让他看呆了,心底涌起了一股叫羡慕的眼神,看向了袁安琪。

    袁安琪看着周旋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笑容,让周旋觉得这个地方,不再昏暗,黑暗。

    而是充满着阳光,让他跟着高兴了起来,嘴角上扬,眼底泛笑。

    袁安琪看向了周旋,看了一眼,见他不再说话的模样,径直躺下直直的看着电视剧。

    看到了安昕出场的时候,她跟在了身后唯唯诺诺的模样,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是冷卿让她提前拍了她的戏份,而快速的干着演唱会的事情的,拍戏整整拍了三天,她的戏份才算完。

    看着看着就看入了迷,看到了差不多到时间,吃药的时候,快速的拿着水,吃起了药。

    周旋看着袁安琪好奇的开口道。

    “你吃的是什么?”

    “啊——这个啊!我的补药,吃了能生孩子的药。”

    “什么?冷卿竟然为了生孩子,给你吃这些没用的药?真的是太过分了!你不要吃!”

    袁安琪看着周旋激动的样子,看向了他笑了起来,摆摆手笑道。

    “你误会了,这个药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因为年轻的时候不注意,然后严重的破坏了生育的器官,然后得了不孕症,但是也不至于一定没有!所以,我就要求韩梓给我制作了这个调理身体的药物。”

    周旋看着袁安琪说话解释的模样,理解一样,点点头。

    然后,袁安琪注意到了周旋听见了韩梓这个名字的时候,是放心了许多的表情的!

    就这一个动作看来,他们几个,确切的说他们五个,肯定都是相互认识的!

    可是为什么会变得现在这样反目成仇?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也让袁安琪想不通。

    ------题外话------

    啦啦啦,**一半过去了,嘻嘻,不知道我有没有把他们的痛苦让你们读的有感觉呢?

    我没有读者,哎,也没有看见,一个人的单机好好地安慰自己吧。

    求推荐票,求五星好评,求订阅,请正版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