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46.误会解除,男扮女装

时间:2018-04-13作者:依情雪见

    袁安琪开始好奇,冷卿究竟有多少是她不知道的秘密!

    她为什么又会被人抓来了这里,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会不会伤害冷卿?

    这背后的原因是因为什么!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袁安琪好奇的!

    好奇他们背后在干着什么样的阴谋,什么样的算计,又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想要得到什么。

    这一刻袁安琪开始担心冷卿的安危,眼神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

    “冷卿来救我的话,会有危险吗?你······会不会杀他?会有生命危险吗?”

    周旋看着袁安琪担心的脸色,嘴角动了动,想要欺骗的话语却说不出来。

    可是也不想要欺骗,点点头,眼底都是抱歉的神色开口道。

    “这一次组织要他的命!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

    “那怎么可以!为什么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我不懂,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好好的生存。为什么一定要互相残杀!”

    “你不懂,你永远也不会懂我们走黑的人,想要更大的地盘,更多的权势,不被人压着就要这样杀害,这是生存法则。”

    “我要离开!我不要成为冷卿送死的物品!你放我走!”

    “你离开不了的!外边至少还有十多个兄弟看着你,那边也有好几个,我就算不出手,你也走不出这个房间,你还是乖乖的呆在这里吧。”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底都是难过,低着头开口道。

    “为什么要这样啊!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坐下来谈判?”

    “我们谈不了,好了,你还是好好地看你的电视剧吧,或者是睡觉,想要离开你是不可能的!组织要求二十四小时,一点缝隙都没有的监视你,你不可能离开。”

    袁安琪看了一眼在门边的那两个面无表情的人,知道打不过,走不了,躺下来看着电视剧,却怎么也看不进眼。

    直到药效的散发,袁安琪慢慢的睡着了。

    其实袁安琪留在这里,对她来说,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出去了,回到了家中,还有更大的算计等着袁安琪。

    以至于有一次,袁安琪的防不胜防,差点没了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也会是最后的一胎。

    毕竟药都有三分毒,虽然可以调养到生孩子的最佳状态,可是后果就是只能有一胎。

    这是韩梓一直没有说出来的,其实后果也是一样,就算袁安琪那样的身子怀上了。

    很大的几率也是滑胎或者是宫外孕,这是在现在市面上的仪器,是测试不出来的。

    而韩梓是真枪实弹,学过最好的医术,是百年来传下来的爷爷的教诲,加上天赋便可以精准的查出来。

    一旦是那样的情况,就真正的变成不孕症,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怀上孩子。

    其实吃了这个药,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最好的事情。

    就看他们的福分了,一胎是一个,还是两个。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周旋看着袁安琪,安静的一动不动的模样,以为她看电视看的发呆了,好奇的走过去看了一眼。

    看到了她沉睡的容颜,无奈的笑了起来,开口道。

    “真是一个让人每每都觉得有惊喜的一个女人啊!这样也能睡着了?还真的是有点衷心地佩服啊!刚才不说硬要说走的吗?这会就睡着了?还真的是心大啊!”

    看着袁安琪熟睡的容颜笑了起来,温柔的看了许久许久,才移开了眼,看了一眼周边的人。

    淡淡的神色咳嗽了一声,眼底都是笑意,转身回到他的座位上坐下。

    眼神不经意看着那边的袁安琪,嘴角微微上扬,温柔的看了几眼,开始躺下,闭眼睡觉。

    冷卿出了门,看向了萧楚他们,神情紧张,看向了他们急切的开口道。

    “我要去救安琪了,你们在这里处理吧,我干好了之后,我就回来。”

    萧楚眉心邹起,看向了冷卿,叫住道。

    “冷卿,冷氏出事了,需要你。”

    冷卿止住了脚步,看向了萧楚要继续说下去的模样,打断道。

    “我管不了了,我爸会去管的,我最重要的是安琪,冷氏···我爸来救吧。”

    “可是你需要接受偷税漏税的调查,你还回去吗?”

    “回,看来,这里我也来不了了,就交给你们了,我救回了安琪,我就立刻回国。”

    “好,小心一些,带上追风吧?”

    “那是肯定的,要的就是安全的把安琪带回来。”

    说完不等萧楚他们发话,直接走向了门口处。

    手机拿了出来,直接打了追风的电话号码。

    “喂?”

    “追风!立刻赶去蓝魅附总部,等我!我现在过去,你们藏起来,等我发信号,再闯进去。”

    “是。”

    挂了电话,快速的上车走向了机场,他之所以会弄好东亚的事情,再出发。

    是因为了解周旋,周璇是一个很有君子的一个人品,他是不会碰安琪的,也不会允许手下的人手乱来的一个人!

    不然在听到第一时间的时候,就直接冲过去了。

    上了车,直接往飞机的驾驶室叫走了两人,检查了一下设备,快速的发动飞机,起飞往南亚开去。

    飞机师被赶下去后,看向了旁边的副机师,目瞪口呆的对方了一眼,最后看着飞机飞走,也只能回去了。

    毕竟反抗冷卿的命令,他们也不太敢,因为对方的实力,压根就不是他们可以去抗衡的。

    冷卿看向了前方,认真的驾驶在了云端之上,看着白色的云,看向了地下的事物。

    看着地点的存在位置,快速的加快了马力,飞了过去。

    经过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冷卿心急如焚的时候,终于到达了停机位,快速的准备下降。

    快速的下降,让他一眼不眨的就像坠机一样极速的下降,最后看了一眼,快到地面五十米的距离直接停下。

    减慢速度停放好了飞机,向前滑行了好久,终于快到撞上其他飞机的时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周围的工作人员见状,不无都吓了一跳,只能看向了冷卿冷淡的眼神,下了机,径直的往出口走。

    冷卿看向了一边看的发呆的人一眼,跑着出了机场。

    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冷卿拿出手机一看号码,眉头邹了起来,接听道,眼底都是寒意以及坚决。

    “你究竟想怎么样?当年的事情······”

    冷卿还没有说完,话就被对方气愤的打断了。

    “不要再想要骗我!我告诉你,我不会再信你了!那件事情,这辈子我们都是仇人!不是你亡,就是我死,只要我存活在世上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好过!”

    冷卿听见了这句话,开始沉默了起来,淡淡的开口道。

    “你想怎么样?事情原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他没你想的性子好!”

    “我不想怎样,有车就在东门等你,你直接上来就好了!今天我们该做一个了断了!我不想要在这样继续下去,有什么事情,我们今天解决!我说过的,我就算杀不了你,我也要毁了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好,我现在就过来。”

    冷卿不再听他的话,径直的挂掉了电视,也是呢,七年了,该做一个了断了!

    这件事一定要好好地解释一下,不管相信与否,都要说清楚。

    因为一件事搞得兄弟反目,要是让他知道当年,是哪一个陷害他的,一定不能放过!

    不过他的心中,已经有一个人选了!

    他,等他干好了这件事情之后,他将把蓝魅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来到了东门,看向了外边的一群黑衣人,冷淡的神色没有一点惧怕的意味,走上前开口。

    “请问你是冷卿先生吗?”

    冷卿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保镖,

    “是的,走吧!”

    冷卿走在了前头,走到了一边的车子上,径直坐了上去,面无表情。

    黑衣人见状,跟着上了车,快速的离开了这个机场,往副部开去。

    袁安琪醒过来,看向了窗外的阳光明媚,看了一眼外边的风景,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森林处啊!

    楼下很多美丽的鲜花,而且还是什么颜色的花都搭在一起,直直的看下去,还有种彩虹的形状。

    看向了在一边坐着的周旋,好奇的问道。

    “你这些花是怎么种的?怎么弄成了一个彩虹的模样?”

    周旋淡淡的闻着花香,看向了袁安琪的笑容,赏心悦目的微笑着开口道。

    “因为那些都是在花盘上种着的,只要摆个形状就好了,多简单。”

    袁安琪看着周旋那张随便的脸,有一点无语的感觉,良久,袁安琪回过神来,只觉得头上冒着黑线笑道。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还真的是好简单的啊!”

    周旋点点头,等待着冷卿的到来,看向了袁安琪看着外边的眼神,充满着渴望。

    “小丫头,过了今天,你就自由了。”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一开始是疑惑,慢慢的变成了惊喜,笑道。

    “是冷卿要过来了嘛?”

    周旋点点头,随后袁安琪的眉头邹起,周旋知道她担心冷卿,微笑着开口笑道。

    “你是在舍不得我吗?”

    这话带着玩笑,可是却是心中最想要知道的答案。

    心中暗自的下定了决心,

    袁安琪眉头邹起,看着周旋开口,担心的眼神开口道。

    “你们能不能坐下来好好的谈一下?或许,其中真的有误会?”

    周旋摇摇头,看着袁安琪微笑着开口道。

    “不可能的,江湖事,江湖了,江湖总有自己的规矩。”

    “可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怎么可以互相残杀,不把人命当回事?”

    周旋看着袁安琪单纯的眼神,真的有种好好地保护在身后,不让她知道江湖的残忍。

    可是身为冷卿的老婆,许许多多的事情,迟早也要面对,虽然冷卿身为军人的后代。

    可是冷卿并没有参军,而是选择了跟他们一起,加入黑道,创建暗媚。

    虽然不知道背后的原因,是因为什么,可是他们清楚,这跟他妈妈的死有很大的关系。

    袁安琪看着他,眼底有股失落呈现,让周旋有一股心跳漏了一拍的感觉。

    “有时候,很多事情,不是你放了人家的性命,人家就会感激你,如果你心中不够残忍的话,你在这个道上,你会很吃亏的!你嫁给了冷卿,道上的事情,你总会参下去一脚,就算你没有,对方也不会放过你,虽然冷卿是半隐退,可在道上的话,冷卿的实力,还是很多人窥探的,很多的人,都在背地里算计着冷卿,只是很多的人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轻易地出手。”

    “为什么?冷卿为什么会成为别人想要取性命的目标?”

    “因为他的身份,不管是在黑暗的道上,还是光明,都是让人称帝的存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才,才会招人嫉妒,招惹算计,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一个死无葬身之地,以前冷卿没有什么致命点,让人觉得他是一个没有心的一个人,现在不同······”

    “为什么不同?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有血有肉,怎会无情,有什么不同的?他跟你一样都是一个人,只是在一些方面上出色了一点罢了。”

    袁安琪不赞同他的话,打断说道。

    “我说你就是天真,现在他有你,你对他的重要性足以致命!这样的你会更加的危险,所有人都在打着你的主意,逼着冷卿交出他们想要的东西,甚至取了她的性命。只要是得到了你,就相当于有筹码跟冷卿谈!”

    “就像你这样把我抓进来吗?为什么要这样做?伤害无辜,就是你们这些人的作风吗?”

    “是的!就是会伤害无辜,在名利权势下,不会有人觉得你是无辜,这就是现实,不管你接受,不接受都好,你都是他们对付冷卿的武器,甚至只当你是一个物件!只要是有用不管什么原由,你都是那个无辜受害人。”

    袁安琪听着这句话,一时间没有什么话,可以反驳,毕竟她真的是来了这里被他“夹持”着让冷卿过来!

    只要是有着一层关系在,她是冷卿最看重的一个人,那么她的危险随时都会有的,甚至付出生命。

    那么这一刻,她能说什么?只能是接受或者变强大!

    心中突然有了个想法,这是她的毕生所愿,也是回去后要求冷卿的一个要求。

    袁安琪看向了周旋不再说话,看向了周旋淡淡的笑了起来,嘴角上扬笑道。

    “你把我抓过来,也是为了对付冷卿吗?”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我不想再回答第三次。”

    “好吧。”

    突然间觉得气氛尴尬了起来,袁安琪为了掩饰尴尬,只能是看向了窗外,笑了起来。

    其实他好像也不坏,冷卿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门声敲响了起来,门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看着窗边的袁安琪眼底的紧张,化成了爱意。

    看着她没什么危险,那一刻的心,才安静了下来。

    看向了眼前的人,眼角都是寒意开口。

    “你找我过来究竟是想怎么样?冲我来就好了,没必要把安琪抓过来。”

    “呵呵,没想到你真的会来啊!我还在想你会是选择公司,你的权势,还是袁安琪。没想到她竟然重要到,你放弃你的所有?公司倒了你知道意味着什么的吧?你这么多年在明道上,过了这么久,就这么甘心的放弃吗?”

    “少说废话!想要干什么?”

    袁安琪转身看向了冷卿,激动的心让他想要跑过去,抱着冷卿。

    可是没有走几步,两个黑衣人,来到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冷卿见状,眼底喷洒着火气怒道。

    “别碰我的女人!”

    “你先顾着你自己吧!”

    周旋说完,立刻上前快速的跟冷卿交手了起来,看向了冷卿的眼底都是寒意。

    “这是为我的兄弟报仇的!你为了你自己你竟然让夏安送死!你,不可原谅!”

    “那件事不关我的事!夏安的死不是我造成的!是谁告诉你的?证据在哪里?夏安的尸首都还没有找到,你怎么就觉得真的死了而不是被算计了!夏安的出现本来就是一种算计的计谋在里边!你怎么就看不清!”

    “夏安的秉性,我相信是好的!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让你侮辱他!”

    “你这是执迷不悟!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我跟你认识的时间,比夏安多好多年,你宁愿信一个认识几个月的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吗?”

    “可是事实证据摆在了眼前,你要我怎么相信?”

    两人的对打让袁安琪坐在了一边看着都觉得精彩无比,说话的声音响起,袁安琪就直接想了起来。

    两人精彩的打斗,让袁安琪看的一愣一愣的,看着两人不相上下,脸上都挂着彩。

    突然一道奸诈的笑声响起,让袁安琪眉心邹了起来!

    她知道,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某个大牌过来了!

    冷卿跟周旋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胸口之上,扶着地大喘着起,摸着心口,抹了下嘴唇上的血迹。

    袁安琪见状起身,想要过去冷卿的身边,可是一坐起来就被黑衣人给按了下去。

    只能气呼呼的看向了冷卿的方向,一动不动,眼底都是担心,担心着两人。

    看向了门口的一个男人走了进来,大约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啪啪”的掌声响起,大声地笑着。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老男人,长得男看到了极点的猥琐脸,身边站着一个男人,笑的一样的阴深。

    眼底的笑意让袁安琪心中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什么好人!

    眼底都是阴深的让人忍不住的打着寒战,看向了周旋吃惊的眼神看向了男人。

    冷卿看着进来的两人,冷笑了起来,开口道。

    “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你就这么的急不可耐想要我的性命吗?”

    “呵呵,这一天我等的够久了!终于让我等到了你的致命点所在!”

    周旋眼底都是不可置信看着一个人,看着眼前的男人干笑了起来,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明白,是真的被耍了。

    看着冷卿低着头无奈,苦笑的开口说道,眼底有那么一丝丝的痛苦。

    “对不起,原来我真的是误会了你,都怪我,以前我不相信你,我只信我自己所看到的。”

    “没事,现在我们两人没事就好,只是有人,摆明就是等我们打的两败俱伤,或者是没力气的时候,再出来,做一个坐享渔利。”

    周旋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神中都是痛苦的神色,苦笑道。

    “夏安,为什么?我把你当兄弟,你竟然假装死,让我以为是冷卿杀得你?你接近我,就是为了他吗?”

    被叫夏安的男人微笑着,看向了周旋眼底没有一丝对不起的神色,笑道。

    “要怪就怪你自己这么的天真,相信了我的话!竟然连你自己的朋友都不信任,从而加入了蓝魅于他作对,这都是你自己选择的,关我什么事?还有我跟你说,我不叫夏安,我叫蒋军生,他,是我的父亲,你说我是帮你一个外人,还是帮我的父亲?这是一件很容易的选择题吧。”

    “呵呵,你是不是从来没有把我当过兄弟?”

    “是!我一直把你当成傻子!你救了我,又如何?我本来就是因为任务,打伤自己让你救的。”

    “你设计我?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设计!”

    周旋生气的眼神看向了夏安,不!应该是蒋军生!眼底都是怒火看着冷卿开口。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我就算付出了生命,我也会互送你们出去的。”

    冷卿笑了起来,看着被团团包围的他们,以及袁安琪被扔过来的那一刻,冷卿的眼底都是寒意。

    看着跌倒在了地上,痛苦的袁安琪,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扶起,担心的口吻问道。

    “你身上有没有受伤的地方?我们一起出去!”

    袁安琪微笑着站了起来,摇摇头笑道。

    “我没事,我们现在怎么办?会死在这里吗?”

    “不会的相信我。”

    说完,拿出了一个东西往上一抛,蒋老脸色一变,信号发出,他立刻发号司令。

    “把人给我杀了!”

    一时间枪声响起,袁安琪躲在了冷卿的身上,听着身边的枪声,跟冷卿的脚步声。

    突然窗户的破损,看到了一群人“飞了进来”,踢碎了窗户,看向了冷卿,冷冷的开口。

    “我们来了!”

    冷卿的声音从头上响起。

    “全都杀了!不能让蒋老离开!”

    “是!”

    之后袁安琪被冷卿捂住了眼睛,身边就是一些枪林弹雨的声音,响起,让她的心害怕了起来,瑟瑟发抖。

    这一刻她躲在了冷卿的身上,更加的坚定了,要强大的决心!

    过了不知道多久,黎曼的硝烟,让袁安琪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看着冷卿结结巴巴的开口。

    “走···走了吗?好了吗?”

    “好了,你不要睁开眼睛,这里有点恐怖,我抱你出去。”

    袁安琪点点头不敢睁开眼睛,只是憋到了身边的周旋一脸苦笑,难过的模样,好是可怜。

    或者这个夏安真的是把他真的伤到了,那段友谊或者是他最重要的吧。

    出到了户外,袁安琪睁开了是双眼,看着眼前站着一个男子,脸上面无表情。

    比萧楚还要冷血无情的感觉,看向了冷卿,脸上的五官,跟冷卿他们一样完美无瑕,很是好看。

    白衣少年的身上沾染着鲜血,让她看着有种很是养眼,帅气的模样,身上散发着一股危险。

    脸上的表情,让他觉得很酷的一个人的存在。

    袁安琪看着冷卿,冷冷的眼神,跟眼前的男子一般无二,一样的冷血无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身上也有许许多多的血,可都不是她的,血腥味让她闻着眉心邹了起来。

    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却带着点毫无感情的语气道。

    “对不起!我愿意领罚!还是抓不到人回来,被逃走了!”

    冷卿眉头邹起,看向了眼前的男子,微微的点点头,眼底都是意味不明的神色笑道。

    “好了,你先回去吧。”

    蒋老的老奸巨猾,肯定不是追风能追上的,他的逃走也是意料之中,只是之后的计划,也不会影响。

    男子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冷卿想到了什么,看着他的背影开口。

    “公司现在是什么情况?处理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对外宣布,你在外工作,一时间回不来。”

    “嗯,做得好,公司的情况给我说一遍。”

    追风点点头,看着冷卿冷冷的语气开口,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道。

    “是萧楚让我做的,不是我的主意,公司的情况大概就是这样。内部最机密的文件被人曝光了出去了!现在公司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好多的生意直接被抢走,最近收购的那块地,原来是地下有个秘密地金矿的,政府那边知道了,发了通知不能建设,所有的工程都停止了”

    “在探测下面是不是真的有文物保障,如果确定了真的有的话,整个工程需要停止交还给政府,还有西环那一带的新地区被人举报了是偷工减料,已经有icu进入调查,还有公司的梁熊被查出了偷税漏税。”

    “梁熊直接把这件事说了是冷卿指示的,他一点也没有拿到任何的利润,这都是归于对冷卿不好的条件,如果这件事冷卿不尽快回来处理的话,那么公司很有可能面临破产。”

    追风面无表情的把昨天告诉萧楚的说法,说了一遍,看向了冷卿等待着指示。

    冷卿看着眼前的追风,信任是百分百的开口。

    “你先不要回去总部,跟我一起回去,暂时代替总裁职务一职,我先下来,然后暗中操控,以便我寻找证据。”

    “好的!我一定会尽心的协助您。”

    “追风,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就不用这么客气的了,本来把总部交给你,就是想要你跟我们平起平坐的,只是你为什么要拒绝?”

    追风愣了一下,眼底露出一副感激的笑容,笑道。

    “因为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愿意跟你一辈子,只对你一个人忠心!我不想要跟你平起平坐。”

    “说什么傻话,你九岁就开始跟着我,一起循训练,你早就是我们的一家人,没有什么忠不忠心的事情。”

    “是。”

    冷卿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追风,笑了起来,无奈的开口道。

    “好了!走吧,我们尽快回去处理好一切。”

    “您是要去跟警察协作调查吗?”

    追风看着冷卿疑惑,担心的开口说道。

    冷卿微微的笑了起来,“我是良好市民。”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看向了他微笑着开口笑道。

    “你是良好市民?嗯,我是良好市民的老婆,不错不错。”

    冷卿看着袁安琪一脸满足的表情,笑了起来,抱着人微笑着开口。

    “对!你是良好市民的老婆。”

    周旋看着两人打交道的模样,笑了起来,开口道。

    “我走了。”

    冷卿愣了一下,看着周旋转身离开的模样,眉心邹了起来开口。

    “你要去哪里?回来,我们的身边吧?”

    袁安琪看着周旋轻轻地推开了冷卿,走到了他的面前微笑着开口。

    “你就留下来不好吗?你现在走了,你要去哪里呢?我很喜欢你这个朋友,所以你就留下来好吗?”

    冷卿见到了袁安琪跟周旋这么熟悉的模样,忍不住的吃醋了起来开口道。

    “老婆,你什么时候跟周旋这么的熟悉的?”

    周旋看着冷卿吃醋的模样,笑了起来,觉得很有意思,微笑着开口道。

    “呵呵,既然安琪都留我了,那么我就勉为其难的留下吧!”

    冷卿看着周旋一副难为情的模样,拳头紧握,看着周旋咬牙切齿道。

    “你还是走吧!我不想要你留下来了。”

    周旋无辜的看着冷卿,眼底都是一副捉弄的笑意。

    “可是我是因为安琪小姐姐留下的,不是为了你!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冷卿被他说的,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咬牙切齿的开口。

    “你离我的老婆远点!”

    周旋假装害怕的看向了冷卿,抓着袁安琪的肩膀,躲在了袁安琪的身后。

    “安琪!冷卿好可怕啊!你保护我!”

    袁安琪看着冷卿一副要打架的模样,笑了起来,开口道。

    “好了啦!”你们两个就不要再玩了!快点带我走!身上都是血腥的味道,我都要吐了!”

    冷卿听见,快速的抱着袁安琪走向了追风的车上,坐下,周旋跟在了身后。

    也不再开玩笑,坐在了副驾驶位上,等待着追风的开启。

    追风看了一眼周旋的眼神,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意味,发动着汽车离开。

    冷卿看着追风,冷淡的开口。

    “先去附近的酒店,开两间房,洗个澡吧。”

    “是。”

    来到了附近的酒店,直接开了两间房,冷卿袁安琪一间,而追风跟周旋一间。

    周旋微笑着看向了追风,微笑着开口说道。

    “兄弟!你多大了?看起来好像很小的样子?”

    “19岁。”

    “我比你大五六岁啊!叫我哥哥吧?”

    追风不说话,眼底都是意味不明的看着周旋,最后脸红了起来。

    “好。”

    周旋看着追风脸红了起来,也没有多想,进了电梯,跟着冷卿他们直接上了十三楼。

    回到了房间的时候,看向了一边的追风,径直开门走了进去。

    周旋就立刻跟着进去,看着追风开始脱下衣服的时候,总觉得气氛莫名的尴尬起来。

    追风脱掉了衣裳,径直走向了浴室,想到了什么,停下来,转身看着周旋开口。

    “能不能帮我买件衣服回来?我没有换洗的衣服。”

    周旋看着追风那强大的肌肉,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点点头。

    “好,好的!我原本也需要买。”

    说完快速的离开,追风看着眼前的男人关上门的那一刻,直接走进了浴室把衣服都丢进了垃圾桶。

    冷卿出来看到了周旋,嘴角上扬叫住了人。

    “帮我也买一件女装男装回来,可以吗?”

    周旋看着冷卿微笑着点点头,想到了袁安琪那可爱的脸蛋,笑容微笑着。

    “好!”

    冷卿看着周旋的脸一下,径直的转身离开走进了房间。

    周旋看着冷卿离开的身影,耸耸肩,摇头,快速的下楼出去。

    冷卿看着浴室开着的门,嘴角上扬,开始褪下了一丝一缕走了进去。

    袁安琪看向了来人,脸红的埋住了脖子,开口。

    “你怎么就进来了?快出去!”

    “又不是没有见过怕什么?”

    说完,坐进去了浴缸抱着人在这个窄小的空间,两人的心跳声听得一清二楚的。

    最后冷卿还是忍不住的翻身,吻住了袁安琪。

    窄小的浴室中,黎曼着的热气,慢慢的开始持续上身。

    浴室微微打开的窗户,微风吹进来,让冷卿两人感到了一丝丝的凉意。

    紧紧相拥,慢慢的融为一体,在浴室的粉色旋涡中,满满的传出了让人暧昧的语气。

    渐渐的水蒸气,慢慢的增加升腾,浴缸上的水花,拍打在了缸上,掉落在了地上湿了一片。

    周璇快速的买了三套衣服,一套女装回到了酒店,按了袁安琪的门铃。

    过了一会看到了冷卿穿着浴袍过来开门,接过了衣服之后,看了一眼便关紧了门。

    周旋也不停留,直接走进了他的房间,看向了里边的追风,正在解开了浴袍。

    怕是没有想到周旋会不按门铃进来,便直接看到了看到了全身,只是下身没有看清楚。

    因为还有一条毛巾包裹着,不容易看到。

    两人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周旋红着脸,转过身不看追风,心中疑惑。

    (说明:其实追风是女的,他看成了男人罢了,以为穿着男装就是男人!)

    想到了这里,直接转身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看着他一点也不加掩饰的伸手接过衣服,让周旋更加的脸红扑扑了起来。

    追风看着周旋脸红的模样,忍不住的嘴角上扬,用力的把人拉过来。

    周旋一点防备也没有直接被推到了墙上。

    撞击让他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看着追风低头吻向他的那一刻,脑袋中瞬间懵了。

    眼睛瞪得老大的看着他,闭上眼睛,沉醉的眼神。

    舌尖的挑人,让他更加的打了个寒战,过了许久周旋回过神来,可是已经被吻的一丝力气也没有。

    推开他的力气却好像女生一样,毫无杀伤力。

    这让周旋有种羞辱感,那种羞辱感不是被男的亲了,而感到的难受。

    而是一种竟然被吻的一丝力气,也没有机会反抗!那时候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

    瞬间用力把人推倒在了床上,反守为攻吻住了追风。

    追风嘴角一笑,两人就这样滚在了一起,直到两人一丝力气也没有。

    周旋意识清醒的那一刻,知道了,他在干着什么事情的时候,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快速的跑进了浴室关进了门,想着刚才的事情,摸着唇瓣,心中砰砰的跳着。

    想到了这里,眼底都是不解跟纠结的神色,毕竟刚才真的在跟追风吻的时候,是一点讨厌的感觉都没有啊!

    怎么会这样的?是中邪了吗?

    衣服的扣子跟裤子拉链被拉开了,想到了刚才的举动,好像真的是被······摸了?

    脑袋立刻炸了!抱着脑袋拉扯着头发,一副更加的纠结的感觉。

    ------题外话------

    最近看了个男扮女装的文文,所以就想写了。

    其实一开始我是想男男组合的,可是编编说不能,我就变成了男扮女装啦!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