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59.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

时间:2018-04-28作者:依情雪见

    来到了冷卿的小区,冷卿跟萧楚他们早早地,直接等在了他们的小区门外。

    三人上了车,追风看着冷卿,担忧的神情开口。

    “去哪里找?”

    冷卿沉默,看向了追风,想了许久,淡淡的开口。

    “去机场!我们去b市吧,s市找不到,应该就去了别的地方了。”

    “好。”

    追风应了一声,直接往机场赶去,五人,加上小一跟小青。

    快速的往飞机上赶,连夜飞去b市。

    刚下机的冷卿,直接就被方深知道了,方深看了一眼,吃着早餐的anl,眉头邹了起来。

    冷卿带着人直接住进了一家酒店,不知道为什么。

    他的心中,最想要来的就是b市,好像有什么事,呼唤着他过来的一样。

    说去哪里的时候,冷卿脑海中就出现了b市,可是b市如此大,怎么样才可以找到安琪呢?

    她真的会在这里吗?想到了方深,冷卿立刻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方深看着手机的响起,看了一眼anl,疑惑的眼神,看着他,眉心皱的更深了。

    “你为什么邹起眉头?这个人你不喜欢吗?那你挂掉啊!”

    “不是,只是这个老朋友,好久没有联系了,突然打过来,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而已,我去接个电话,乖乖的吃完你的这些早餐,知道吗?”

    “知道啦!快去接电话吧。”

    方深嘴角翘起,微笑着,点点头,看向了一眼anl微笑着,往门口走了出去。

    anl没有想太多,看了一眼,他出去的模样,就直接的低头专注着吃这些早餐。

    “什么事吗?冷卿?这么有空打电话给我?是要叙旧吗?”

    “我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忙。”

    “什么事?我能帮的我都帮你,请说吧。”

    “我老婆失踪了,这件事你知道吗?”

    方深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微笑着开口。

    “呵呵,我一直关注生意的事情,没怎么听说啊!你老婆失踪了?在b市吗?”

    “我不知道,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来b市,来到之后,我更加的肯定她在这里了!这里你比较熟悉,可以帮我个忙吗?”

    方深沉默,微笑着,答应了下来道。

    “好啊!你把他的名字还有照片给我吧?我派人去找。”

    “好的!谢谢。”

    冷卿看向了追风他们,兴奋的应道,挂掉了手机,嘴角翘起,找出了安琪跟他的合照。

    她很少照片,拍的话都是两人的合照。

    她说,“以后我们之间任何一个不见了,就拿着这个照片去找!我们总能找到彼此,认识彼此。”

    当时的冷卿听见了这句话,并没有回答,可是却将这段话,记在了心中,永远不忘,永远刻在了心中。

    方深看着照片一时间失神,照片里边的两人,充满着爱意看着对方。

    可以看出,这样的anl,不,是袁安琪是幸福的!

    可是这样他真的要把她交出去吗?一时间让方深很难做,看向了里边吃着早餐的袁安琪。

    虽然眼底都是笑容,可是眼底并没有这张照片中,所表现的幸福,高兴。

    看向了袁安琪,眼底表露出来的难做,嘴角上扬,艰难地问出了一个问题。

    “anl,在你的心中我在什么位置上?”

    袁安琪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下,最后化成了一道笑容道。

    “像哥哥啊!我很喜欢你这个哥哥。”

    方深眼底闪过了一丝不高兴,看向了袁安琪,无奈的笑了起来,苦笑道。

    “就只是哥哥啊?那好失望呢。”

    袁安琪觉得今天的方深怪怪的,看向了方深,微笑着,开口。

    “你怎么了?你今天好像哪里怪怪的,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会让你这样子伤心的吗?”

    方深摇摇头,开口笑道。

    “不是,是我今天想到了,我死去的父母,有点伤心难过而已。”

    袁安琪听见后,表现出了一副伤心的神色,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啊!你是我的哥哥,那么你的爸爸妈妈,就是我的爸爸妈妈吗?”

    方深看着袁安琪,微笑着,点点头。

    “是的,也一样可以是你的爸爸妈妈。”

    “那我想要拜祭一下他们,可不可以?”

    “你想要去见见他们?”

    “嗯嗯!我很好奇他们长什么样子的,可以生出这么帅气,这么棒的你!”

    方深笑了起来,是被袁安琪的话给逗笑的,微笑着,开口笑道。

    “你啊!嘴巴怎么每次都这么甜呢?”

    袁安琪笑了起来,看向了方深微笑着,眼底都是一种看咋亲人的神色,让方深觉得很是难受讽刺。

    “好,我带你去吧。”

    看着袁安琪微笑着,叫了一声,“anl”

    袁安琪疑惑的看向了方深,眼底都是疑惑。

    “你叫我的名字是干什么呢?有什么事情吗?”

    方深看着袁安琪那双大大的眼睛,眨啊眨的,就像会说话一样。

    眼中的他看着眼前的袁安琪,微笑着,摇摇头。

    “就是想要单纯的叫你一次。”

    “方深,你今天好奇怪哦。”

    “叫我哥哥吧,记住,以后有什么不高兴,记得叫我,告诉我,我给你出头。”

    袁安琪奇怪的神色,看向了方深,更加的觉得奇怪,眼底都是不明的神色开口。

    “你今天是怎么了吗?为什么要这样说?”

    “没······走吧,我今天提前带你出去玩一下,先看一下我的父母吧,也是你的父母。”

    “好啊!”

    “嗯,你现在这里等我一下吧?”

    “好!”

    袁安琪微笑着,看向了方深,走向了管家的方向,眼底好奇的看着他们交谈的模样。

    最后方深微笑着,牵过了袁安琪的手,快速的往外走。

    管家叹了口气,就开始先收拾好了anl小姐的行李······

    袁安琪上了方深的车,直接驶向了坟地处,来到他爸爸妈妈下葬地方的时候。

    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袁安琪被方深牵着,直接走向了最里边。

    来到了方深他爸爸妈妈的坟前,方深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两个照片,笑道。

    “爸爸,妈妈,我把你的干女儿,我的妹妹带过来了,你们喜欢吗?”

    袁安琪看向了照片上的两个人,照片上的两人很年轻,可是为什么这么的早死?

    或许是方深知道他说什么,便微笑着,看着袁安琪开口道。

    “我的爸爸妈妈是出车祸身亡的,那时候我只有五岁,我是管家一手看大的。”

    袁安琪点点头,看向了照片中的两人,笑了起来,笑道。

    “叔叔阿姨······”

    话还没说完,就被方深打断了,方深看向了袁安琪,没好气的开口。

    “说了你是我的妹妹,你就是他们的女儿了,叫爸爸,妈妈!他们会很喜欢你的。”

    “爸爸,妈妈,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当作亲生哥哥一样,好好地照顾的!他就是我的亲哥哥,是我最亲的人。”

    方深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笑了起来,开口道。

    “我带你去游乐园玩一下吧?”

    “好!”

    方深看向了袁安琪兴奋的脸蛋,嘴角上扬,牵着袁安琪往车上走。

    这句话,也只敢在心中呐喊,不敢说出,起码兄妹间的话。

    想见到的。还是有机会的,起码见面的时候。不会尴尬。

    很快,方深带着袁安琪。来到了游乐场,买票之后。已经是早上九点左右了。

    两人快速走了进去,看向了里边的设施,袁安琪兴奋的心情,快速的跑了过去。

    一时间,方深的眼底,都是袁安琪玩的疯狂的脸。

    看着她一个接着一个,奔跑着带着她走的模样,微笑着,投入到了这个游玩之中。

    很快到了中午,袁安琪意犹未尽的,看向了方深一脸的玩不够。

    方深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嘴角上扬,开口道。

    “我们先去吃饭,再继续玩,好不好?”

    袁安琪点点头,跟在了方深的身后,往游乐园的饭馆方向,行走。

    冷卿看向了窗外,看向了一边的追风,开口笑道。

    “有没有信息?找到了吗?”

    追风摇摇头,看向了冷卿,叹了口气,开口。

    “没有找到。可是周旋已经在外边了,他正在寻找着。”

    冷卿点点头,看向了追风淡声道。

    “那我们出去吧,我想自己去找一下。”

    “好。”

    追风应了一声,带着冷卿,快步的往外走,看了一眼时间,看向了冷卿开口道。

    “我们先吃一点再出发吧?现在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了。”

    “好。”

    冷卿跟在了追风的身后,直接来到了餐厅,看着餐厅上的人海。

    冷卿多么的想,就在这里,就可以看见袁安琪的身影。

    追风带着冷卿,直接走到了一边的角落上,坐下,从这里可以看见b市的全景。

    看着b市的繁华,冷卿想的也只有袁安琪在哪里。

    追风看着眼前的冷卿,知道他不会说想要吃什么的,便看向了服务员,微笑着开口。

    “我们要两份牛排,还有意大利面就好了。”

    “好,请稍等”

    追风点点头,看着服务员的走远,担忧的神色看了一眼冷卿,眉心撅了撅。

    拿出了手机,直接发送了一条短信过去。

    “找的怎么样了?”

    “还在寻找中。”

    突然一条短信在眼底,形成了更加担忧的神色,因为萧楚、风雨都跟着周旋出去找人了。

    组织上,只有一半的人在,小一跟小青就直接在b市,开始查了起来。

    追风犹豫的神色,看向了冷卿,这一刻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冷卿。

    这一刻,他张开嘴又再一次的闭上,良久,冷卿看向了追风开口。

    “你是有什么事情,跟我说的吗?说吧。”

    “蒋家他们呈我们不在的时候,抢回了那批货物,总部被破坏的不堪,留下来的人都······都被杀死了。”

    冷卿沉默,良久看向了追风。

    “你打电话叫他们回去,不用他们找了,我自己就行。我会叫萧楚他们回去处理的,你留下,跟我一起找。”

    “好。”

    追风应了一声,快速的走到了角落上,开始吩咐下去。

    而冷卿则是邹起了眉头,看向了一边拿出了手机,直接编辑了一条短信。

    三条短信都回复了这一个字,看向了追风弄好,回来的身影,东西已经上齐了。

    两人对看了一眼,优雅的身躯,随着周围的目光下吃起来。

    等一切吃好了之后,冷卿无视了这些女人的目光,直接往外走。

    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夏雨跑了过来,站在了冷卿的面前,笑道。

    “好巧!你怎么也在这里?”

    冷卿看着夏雨一句话不说,最后,看向了追风。

    “把她扔出去,不要再让她靠近我一分一毫!”

    夏雨听见后,愣了一下,看向了冷卿咬着牙,还没有开口。

    追风便挡在了她的面前,夏雨只能愤恨的转身,走到了一个位置上,坐下。

    季忆思见状,微微的笑了起来,来到了冷卿的面前,微笑着开口。

    “我知道安琪在哪里!我带你去吧?我朋友刚刚告诉我了,她在游乐场!”

    冷卿看向了季忆思,眼底闪过几丝心动。

    冷卿看向了追风过来的时候,看着季忆思淡淡的开口。

    “好!带路。”

    季忆思,有意无意的看向了夏雨,那不服气的眼神。

    得意洋洋地走在了冷卿的身边,往外走。

    冷卿看着她有意无意的靠近他的时候,眉头邹起。

    看向了一边的季忆思,冷冷的开口道。

    “走开,不要离我这么近!”

    季忆思愣了一下,点点头,微微的笑了起来,也不拒绝,直接走开了一些。

    三人上车,季忆思看向了追风笑道。

    “游乐场你认识路吗?”

    “认识。”

    追风冷冷的应了一声,快速的使着车离开了这里,一路上开到了150的车速,往游乐园开去。

    季忆思假装害怕的神色,往冷卿的方向抱去,直接让冷卿一脚踹到了一边。

    季忆思只能忍着痛,假装害怕抱着车窗,看向了外边的眼底都是恨意。

    恨袁安琪死了,还要霸着冷卿的心!

    身体缩在了一起,让冷卿看着一点也起不来任何的不忍,直接看着窗外淡淡的说了句。

    “再快一些。”

    追风直接把时速开到了250时速,季忆思才真正的害怕了起来,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

    “啊——慢点!”

    可是追风就像听不见一样,快速的往游乐园的方向跑。

    半个小时的车程,让冷卿、追风缩成了十分钟。

    季忆思快速的下车,走到了一边的垃圾桶上,直接吐了起来。

    冷卿一眼也不赏给季忆思,直接抬步往里边走,可是没票,人家不给冷卿进去。

    冷卿只好看向了追风,追风点点头,快速的跑向了售票处。

    肩膀的头发随风飘起,美丽的容颜,在别人的眼底形成了一道美好的风景。

    有一些男生直接拿出了手机,直接拍下了这美好的一面。

    追风淡淡的看了一眼,也不去阻止,快速的看向了第一位男生,开口笑道。

    “能不能先让我买一张?我们有一个小孩进去里边了,如果不赶快进去,怕被人贩子拐走。”

    追风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却让在排队买票的男生点点头,追风很快就买了三张的票。

    带着冷卿、季忆思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方深带着袁安琪从出口处,离开了,两人就这样错过了。

    冷卿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一样,往袁安琪离开的方向看去。

    刚好袁安琪被身后的两个男生,直接挡住了。

    冷卿回头看向了追风,眼底都是严肃的神色道。

    “我们分开找!我能感受到这里有安琪的气息!”

    季忆思愣了一下,咬着牙,看向了他们分开,约定好,一会在这里等。

    季忆思偷偷地跟在了冷卿的身后!不管袁安琪有没有死或者真的死了。

    或者是因为什么而忘记了冷卿也好!一定不能再让他回来!

    冷卿快速的往这个游乐场,快速的找了一遍,每个角落都找了,就是找不到人。

    最后失落的神情往回走,走到了出口处,等待着追风。

    季忆思就在这个时候也回来了,手里拿着三瓶水递了过去。

    “我也找不到,可能我朋友看错了,喝口水吧?”

    冷卿一眼不看季忆思,眼底都是看着周围的神色,也不接过水。

    季忆思只好尴尬的收回了手,拿着水的手紧紧的握了起来,指甲掐进了手心。

    冷卿眉心邹起,看向了周围的方向,看着追风回来,手上拿着几瓶水,递到了冷卿的面前。

    冷卿毫不犹豫的接过,打开,直接喝了半瓶。

    冷卿见找不到袁安琪,也没有那种感觉在,抬步往出口走去,看向了季忆思淡淡的开口。

    “你自己打车回去,追风给她一百。”

    追风点点头,拿出了一百块,递到了她的面前,季忆思微笑着,摇摇头。

    “我不要,谢谢,我有钱自己打车。”

    季忆思说完,转身离开,眼底的笑意,渐渐的变成了愤恨的神色。

    看向了出口处,眼底都是阴狠的光芒。

    冷卿带着风雨,上了车,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车在市面上,毫无目的的行驶着,冷卿看向了窗外的神色,一眼不眨。

    生怕错过了袁安琪的身影一般。

    袁安琪看向了方深,微笑着开口淡声道。

    “谢谢你带我出来,还是你说得对,我的身体不行,就玩了半天而已,就开始不行了。”

    “不用这么客气,你的身体也是我造成的,去过不是我撞到了你,你也不会这样。”

    “我是在b市被你撞到的吗?我好像真的忘了很多的事情呢。”

    方深微笑着点点头,“我是在s市把你撞到的,当时的你,好像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脸色充满着慌张,冲出了马路,我来不及刹车,就把你撞得只剩下了半条命,最后我请了一个高手,才把你勉强的从鬼门关,救了回来。”

    袁安琪点点头,在拼命的想着事情,可是想到了一半的时候,脑中突然就痛了起来。

    眼底闪过了一个男人的神色。

    很帅气,笑容很温暖,嘴里好像在说着什么事情的模样。

    头痛的越来越厉害了,方深见状,立刻停在了一边,看向了袁安琪,眼底都是关心的神色道。

    “你怎么了?来!吃点药。”

    方深快速的停靠在了一边,急切的拿出了几粒药,开了一瓶干净的水,递了过去。

    袁安琪直接接过了药,吃下了,脑海中才慢慢的镇定了下来。

    突然眼底留下了一滴眼泪,看向了方深,情不自禁的问道。

    “他是谁?”

    方深愣了一下,看向了袁安琪,眼底闪过一丝苦笑。

    方深不答,拿出了手机,解开了锁屏,找出了照片,递了过去。

    “是想起了他吗?”

    袁安琪看向了照片,这是她跟一个陌生的男人,脑海中出现的男人。

    情不自禁的接过了手机,目不转睛的看着照片开口。

    “这男的是谁?为什么会有我们两个的合照?”

    方深微笑着,看向了袁安琪,笑道。

    “anl你的真名叫袁安琪,是s市的歌手,有超过亿数的明星,这是你的老公叫冷卿,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可是我知道,我不应该瞒着你,所以我打算跟你出来玩一下,留下一个美好的属于我跟anl的回忆,然后再告知你真相,只是你突然想起来了,我就只能是告诉你了。”

    袁安琪眼底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目不转睛的盯着照片沉默不语。

    看向了方深一眼,良久,嘴巴微微的张开。

    “那他现在在哪里?我的心告诉我,让我去找他,他对我来说很重要。”

    方深微笑着点点头,接过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冷卿看向了窗外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向了一眼手机方深的名字,立刻接听了起来。

    “你是找到了安琪了吗?她现在在哪里?”

    方深听见了这句话,看着袁安琪期待的神色,微微的笑了起来,开口道。

    “她就在我的身边,我现在去你的酒店找你,你在酒店的餐厅,等我吧。”

    冷卿激动的应了一声,“好!我现在就回去餐厅。”

    挂了电话的冷卿,神色兴奋,看向了追风,笑道。

    “回去酒店!”

    追风愣了一下,看向了冷卿,兴奋的神色,点点头,摆了个弯往酒店赶去。

    冷卿看着手机中发出来的房号,脚步生风,快步的往房号走去。

    来到了房门的那一刻,冷卿停了下来。

    伏在了手把上的手不敢动,那一刻,他害怕高兴会变成失望。

    害怕方深找到的那个人,不是他要找的安琪。

    追风看着冷卿一动不动的模样,眉心撅了撅,小声道。

    “即便那个人不是,你也要去看一眼啊!万一就是安琪呢?你们不就团聚了吗?要不让我开门吧?”

    冷卿听见了这句话,眼底闪过一丝痛苦,还有伤感,摇摇头,笑道。

    “我自己开,看一下就知道了,看一眼,就知道是不是安琪了。”

    门被冷卿慢慢的推开了,看了一眼在里边的方深,开了一半的门不敢开下去了。

    追风见状,眉头邹了起来,看到了里边的男人,身边的一双玉手,一眼便能知道是女生的。

    可只看到了肩膀,还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蛋。

    袁安琪看向了房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深呼吸了起来。

    她的心不知道为何,变得紧张,还有一点道不清,说不明的兴奋神色。

    冷卿把门打开了,看向了里边的女人的那一刻,心死的那一刻。

    再一次的跳动了起来,兴奋,激动包裹着她的心。

    在那一刻,看向了袁安琪的眼底,都是激动,兴奋,幸福,开心!

    那一个什么样的心情,都比不上,他能够找到袁安琪的喜悦。

    看着袁安琪的那一刻,眼底的喜悦,变成了伤迷,泪痕划过了脸蛋。

    袁安琪看着冷卿流泪的一瞬间,心痛了起来,情不自禁的起身,往冷卿的方向走去。

    看向了冷卿的那一刻,眼底都是兴奋跟不明的激动。

    那一刻,心中的悸动是莫名的,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

    虽然看着眼前的人很陌生,可是心中的感觉,很熟悉,很熟悉。

    熟悉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起身,往他的方向走去。

    方深看着这一切,眼底都是苦笑,虽然袁安琪这样的反应,他也想过。

    可是更多的,还是希望袁安琪可以看着冷卿,就像看着陌生人一样。

    一时间,眼底闪过一丝伤感,还有喜悦。

    伤感是因为袁安琪要离开他了,而喜悦就是袁安琪可以喜悦的神色,跟她喜欢的人重逢。

    冷卿看着袁安琪慢慢的,往冷卿走过去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泪痕。

    可只是在眼底转悠,却没有让她掉落。

    袁安琪的手手慢慢的爬上了冷卿的眼底,看向了冷卿的那一刻,双手抹在了他的脸蛋上。

    袁安琪小心翼翼的抹着泪痕,开口。

    “你让我觉得好熟悉好熟悉,我认识你的吗?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好像很舒服?可是我没有见过你啊!”

    冷卿听见了这句话,压抑的心情,让他更加的是无忌惮的留下了眼泪。

    看向了袁安琪的那一刻,一言不发,直接把人抱在了怀里,笑道。

    “你是我的老婆啊!你忘记我了吗?你为什么就不认识我了?你又再一次的失忆了吗?这一年你,你过得高兴吗?”

    袁安琪看着他把她抱在了怀里的那一刻,眼底都是惊异的神色,可是她却很清楚的感受到。

    冷卿看着袁安琪不说话的神色,微微的笑了起来,再一次开口道。

    “不管怎么样都好,能找到你,你过得安全就好了。”

    袁安琪听见了这句话,轻轻地推开了他笑了起来,抬头看着高她一个头的冷卿笑道。

    “我昏迷了半年,也是最近才养好身体的,我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我有一个照顾我很好的哥哥。”

    “哥哥?谁是你的哥哥?你昏迷了半年?出了什么事情了?你在密室逃脱逃走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记得吗?”

    方深听见了这句话,愣了一下,

    “我是把她救回来的那个人,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妻子,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冷卿眉心邹起,没想到的是,他找了这么久的人,原来是在方深的身边!

    这就难怪,为什么一年里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一点也没有找到的迹象,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袁安琪看着冷卿,嘴角微扬,微微的笑了起来,开口。

    “我不知道我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很高兴,我很喜欢哥哥!我也很喜欢你,我觉得你很熟悉很熟悉,可是我想不起来你是谁?我们真的是夫妻的关系吗?我是那个歌星袁安琪?我刚才查了下资料,听了下袁安琪的歌曲,不,应该说是我的歌曲,感觉好好听哦!我一听,我就会唱了。”

    冷卿看着袁安琪这个样子,想到了她记忆倒退的时候,那个样子笑了起来。

    方深嘴角微扬,微笑着,看向了冷卿,笑道。

    “你们就不要站着了,坐下慢慢的告诉anl她的事情吧。”

    袁安琪听见,赞同的点点头,快速的拉着冷卿往桌上走去。

    看向了方深,微笑着,点点头笑道。

    “对对对!我们坐下来慢慢的说,我也很好奇,我是原安琪的时候,什么样子的!”

    冷卿点点头,微微的笑了起来,看向了袁安琪的眼底,都是笑容,开口道。

    “好!我们坐下来慢慢的说。”

    袁安琪兴奋的神色,拉着冷卿,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坐下。

    看向了方深的冷卿,眉心邹起,忍不住的猜测着,他们这些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让他忍不住的胡思乱想了起来。

    方深看向了冷卿,微笑着开口,回想起那天的事情,开口笑道。

    “那天,我在s市谈着一宗生意,在回去的路上,anl突然在那路上冲了出来,那时候的她,神色匆忙,好像躲着什么人一样,路也不看,我也不知道,她突然的冲到了我的车前,就这样撞上了,当时的她被我撞得没了半条命。”

    冷卿听见了这句话,脑海中,诧异着,他说的半条命!

    神色看向了袁安琪的眼底,都是心痛,继续认真的看向了方深,说下去。

    “就这样我就把anl救了回来,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勉强的把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而后昏迷了半年之后,才清醒过来。”

    等方深说完后,也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可是却听得冷卿心痛着她。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疑惑的开口。

    “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为什么我神色慌张的,直接冲出马路?”

    冷卿眉心撅了撅,看向了袁安琪,满脸都是抱歉的神色。

    “你在去赶通告的时候,被绑走了,然后你就出了事情了,我们找到你被藏的地方之后,你已经消失不见了。”

    方深看向了袁安琪,想起了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脸,是被人毁了容的。

    眉心邹起,看向了冷卿想了许久,还是说了出来。

    “我救她的时候,她的脸被人割了几道口子,幸好我的私人医生,有一种药膏涂了连伤疤不会留下的,才没有留下痕迹。”

    袁安琪不可思议的看向了方深。

    “我还被毁了容吗?是不是真的?”

    方深点点头,一时间包厢气氛冷淡,没有人说一句话。

    看向了袁安琪两人的眼底,满是心痛的神色。

    一时间空气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冷卿更是直接沉寂在了,袁安琪被害的难过之中。

    袁安琪看向了这道氛围,眼底都是一种想要打破,却找不到话题打破的模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