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国民小天后:军少宠入怀 186.重生篇之

时间:2018-05-20作者:依情雪见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不要脸的嘟起嘴的时候,忍不住的脸红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人撇撇嘴。

    “不要!”

    “那就这样一直抱着吧,我煮好了饭,白露也回来了,你再不出去就被白露吃完肯定高兴死了!”

    “饭好了?你松开我,我要出去吃饭!”

    “松开可以,你吻我啊!”

    “你——”

    “又不是没有吻过,怕什么呢?一回生二回熟,慢慢的就习惯了,吻了我,我就是你的人。”

    “有你这么霸道的吗?你这是表白还这么霸道,难怪你没有女朋友。”

    “女朋友不是没有,是我除了你,谁都看不上啊,这怎么办?你要对我负责啊!我可是为了你才单身这么久的。”

    “我又没叫你,为什么要我负责?不要!”

    “那好吧,那你就别出去吃饭了。”

    袁安琪咬着牙,快速的吻了一下,却被他直接扣住了头,直接吻了下去,慢慢的加深。

    白露跟袁志霖在一边偷看着,一边偷笑了起来,慢慢的关门走到了沙发上坐下,开始进去拿菜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等待着他们的出来,期间,两人开始偷吃。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嘴角上扬,狠狠地咬着牙,开口。

    “好了啦!我饿了,松开我啊!”

    冷卿微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袁安琪嘴角微微的上扬,开口道。

    “好。”

    之后,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个吻,松开,率先走了出去。

    袁安琪眼底都是一股没有反应过来的神情,看着眼前的冷卿出去的模样,回过神来,也跟着跑了出去。

    很快到了比赛的第五天,如火如柴的比赛总于等到了冷魅倾派极致了!这几天已经淘汰了许多的机器,当然最多的就是他们队伍,其他人只剩下两台,比赛还有几天,会不会得到冠军这一局无论如何都要赢。

    袁安琪紧张的看向了一边的袁志霖,认真专注的模样,眼底都是一副欢快的光芒,其实袁安琪更想比赛快点开始,因为没有人比她清楚眼前的极致是多么的厉害,撞墙火烧,锯子都不会锯掉。

    零零件件的加起来也买了有五万以上,不是最好的材料也不是最差的,中等却是最坚固的。

    那帅气的机身是金色的,正霸气的展现着他的升高功能,中间有个坑,他的这个升高就是避免掉落的时候,快速的借力不能够掉下去!这也是袁志霖参考过很多的比赛规则,然后想了半个小时时间而想出来的办法。

    袁志霖走了进去格斗室,打开了机器的开关便走了出去,开始把队徽开始按了上去。

    袁安琪的机器发动了,移到了那边的区域,其他的两个已经也一起准备完毕。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前的袁志霖好像一个成年人一样认真的神色,一点担心的神色都不会有。

    袁志霖笑了笑,看着裁判报数的时候,眼底都是得意的神色,嘴角上扬微笑着。

    袁安琪看了一眼袁志霖那势在必得的模样,眼底都是惊讶之色。

    听到了裁判说最年轻的选手,也是最令人期待的一个。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忍不住的叹了一声气,比赛开始。

    袁志霖操控着的机甲,快速的往前像眼前的张栋的几家撞了过去。

    两人好像协商好了一样,一起冲到了袁志霖的身边。

    袁志霖笑了笑,开始按了起来,只是一秒的时间就直接转了起来。

    直接把两人冲过来的那一刻,直接被撞飞了,打在了那个玻璃上,很大的一声碰撞声响起,吓到了众人。

    “极致这个好厉害!既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直接转了起来了!”

    袁志霖笑了笑,快速的往掉落地上还能动的铁甲快速的往前走。

    勒更的铁甲散失了攻击的能力,就只是拼命地往前躲。

    袁安琪按下了一个键,直接机甲就像开快车一样快速的跟了上前,用力的往左侧一撞,直接掉坑。

    在一边已经不能动的袁志霖也不放过,快速的来到了他的身边用力的把人推下坑,结果用力过度,快要掉下去。

    观众欢呼声响起,耳边响起女声,“极致会掉下去吗?”

    只见极致这个铁甲,下面伸起了两根杠子,直接往两边开放,就这样卡在了上面没有掉落下去。

    最让人觉得惊奇的就是,那杠子竟然直接滚了起来,移开了!

    全场安静,一时间没人敢发出一声声响,良久,欢快的掌声响起,而后就直接的站起为袁志霖鼓掌,连同战友。

    这一局无疑就是袁志霖胜出,他们队伍得了一分。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袁志霖,嘴角微微的一笑,竖起了大拇指笑道。

    “好样的,我为你感到骄傲。”

    “你本来就应该骄傲而不是现在感到,吾是天才。”

    “得了吧,一得意就秀古文。”

    “所以说我也有写小说的潜力,你不是说了吗?等我十二岁我就要自己养活自己了,我现在就要开始存钱,不然到时候你真的不管我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吃的了。”

    “你还有奖金的五万呢,你的钱我一分没用,等你成年我再把钱转到你的名下。”

    袁志霖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笑道,“那我该不是还不能随便用我自己的钱?”

    “是的,所以,你就要好好地听我的话,不然我一分也不给你哦。”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笑了笑,无奈的叹了口气笑道。

    “快专心比赛吧,你赢了,去拥抱。”

    袁志霖笑了笑,点点头,快速的走到了经纪人的区域抱住了冷魅倾。

    冷卿倾眼底都是微笑,看向了眼前的袁志霖笑道,“做的很好,你真的很有天赋。”

    袁志霖微笑着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冷魅倾笑道。

    “那是当然得啊!吾是天才。”

    冷魅倾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人,无奈的笑了起来,开口道。

    “好了,你们回去吧,这场比赛要结了。明天我们见,下午要去赶结局。”

    “好的。”

    袁志霖笑了笑,看向了袁安琪他们便往通道先行离开了这里,而妖魅也快速的跟了上来。

    冷魅倾见状,眼底都是复杂的神色,眉心撅起,小声喃道。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袁安琪不放?你们才认识多久,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就把你的心拿走了吗?为什么我做这么多的事情你都没看见,为什么就不能把眼光放在我的身上呢。”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嘴角上扬笑道,“我们一会回家还是去哪里?”

    “你想要去哪里?”

    “我想要去吃点东西,我饿了,就去上次我带你去的那家奶茶店。”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看了一眼对方,笑道。

    冷卿点点头,看着袁安琪嘴角上扬,微微的笑了笑,开口道。

    “好,但是那里的东西好上火,晚上我给你煲凉茶,甜的。”

    不知道为什么冷卿就很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这一句,甜的,就好像心中有一道声音在说。

    “她不能吃苦的,你记得弄甜些。”

    袁安琪点点头,毕竟已经做了妈妈,就喝过了凉茶了,也没有以前那样抵触,只要不是苦的一切好说,而且她还真的好奇他做的凉茶是什么味道的。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袁志霖笑了笑,开口,“小志霖有蚕豆病,所以凉茶不要煮他的。”

    “好。”

    四人上车,往那家店的方向走,在不远处的一辆车子,快速的跟了上去。

    袁安琪看向了白露今天一天不说话,很是安静的模样,忍不住的担心问道。

    “你怎么了吗?为什么这么一副很多心事的模样?”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看向了一眼白露。

    白露摇摇头,没有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八婆!你毁了我,今天我就送你一起去下地狱!”

    白露听见了欧阳海的声音,眉心撅起看向了眼前的人冲过来的模样,手中拿着一把刀子,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袁安琪见状,急忙中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白露,冷卿见状,心跳加快,用力的用腿踢了过去,直接把人踢到了远处。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人痛苦的神色捂着肚子,拿把刀直接插进了他的肚子中,看了一眼白露担心的问道。

    “你有没有吓到?他为什么要杀你?他是谁?不过这人好脸熟啊。”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角都是不经意的烦躁,再次开口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记得他,是那个你公司的欧阳海是不是?”

    白露点点头,看了一眼冷卿没事后,看向了袁安琪开始说起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袁安琪听完了之后,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股不爽的神色,“你真的是不知悔改!给你机会了你还这样,还真当自己没有做错吗?就算是你带过来的客户又怎么!你这样的人品,要是我我也不会跟你合作,都是你自己的作出来的怨谁。”

    几位便衣警察走过来,快速的把地上的人扣留了起来,看向了冷卿点点头,一句话也不问,直接带走了。

    袁安琪看蒙了,看向了冷卿,疑惑的开口问道。

    “谁报的警?是你报的吗?”

    “是。”

    “来的这么快?”

    “我说我的名字自然就会快的了,他没有个五年十年别想出来,他的罪挺大的。”

    袁安琪点点头,看着东西已经上了,看向了白露,疑惑的开口问道。

    “你还有没有胃口吃这些东西?”

    白露难过的神色摇摇头,“你们吃,我想回去。”

    袁安琪张嘴,却被袁志霖跟冷卿阻止了,摇摇头,袁安琪笑了笑,最后什么坏也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白露出门打的士离开。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白露离开的身影,眉心撅起,看了一眼袁志霖轻声的叹了口气,看向了眼前的人,眼神中透着无奈。

    白露上了车,看向了眼前的司机看着挺年轻的,也没想这么多,直接报了地址,司机便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上扬,眼底都是不明的神色往前开,开往山里的方向。

    身后的一辆车子,快速的跟了上去,眼底都是对坐在车上的人的热情,还有点宠溺,嘴角上扬,但是见路段好像不太一样,眼底闪过一丝不好,快速的开上前跟了上去,就这样紧紧地跟着。

    白露看向了窗外的风景,见路段好像不一样,看向了司机开口。

    “司机,你是新手吗?走错路了。”

    “没走错,就是这样走的。”

    “不对,我平时自己开车的,今天没有,所以就直接打的士了,这路明显不对你想要干什么呢?”

    “你长得很漂亮,我想跟你到山上约会去啊,我保证你会很喜欢的。”

    “掉头!不然我马上报警!”

    “你要是敢报警,大不了我们一起死,我会把车子撞向大货车,有美女同我一起下地狱也挺好的。”

    “你是不是有病!停车!”

    男子快速的踩着油门,飞快的往山上开去,身后的人见状,知道情况明显不对!白露有危险,快速的踩着油门快速的往前走,直接跟了上去,想要拦住,想了想,为了白露的安全还是选择了以静制动。

    一个女人坐在了冷家,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爸爸妈妈,微笑着的神色很是优雅礼貌。

    看了一眼冷劲两人,微笑着开口,“我要是真的住在阿姨您家这样不好吧?不过为什么不见冷卿哥哥呢?他在那里?还没有下班吗?中午不回家吃饭?”

    “她啊,在努力的追媳妇呢。”

    女人愣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丝的冷清,笑容干硬了一些,只是维持了片刻,很快回神笑道。

    “原来冷卿哥哥都已,经有对象了啊!我还以为冷卿哥哥单身呢,他说过娶我的,现在这样还真的有点难过失落呢。”

    “哎,这爱情这东西我们也阻止不了呢,她喜欢的我们就支持,您也别难过,你长得很漂亮,只要是能够好好的,一定可以找到真心对待你,喜欢你的男子的,你就放心一些吧。”

    冷劲的声音响起,看向了眼前的女人笑道,“夏雨啊!我们家的臭小子没有福气,没有喜欢你这么好的女孩,但是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不想逼迫,只要那个女人性格好,我们就接受了,我想你也会接受的。”

    “那叔叔可以让我见见那个女孩吗?我很好奇,冷卿哥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

    “可以的,你能够不介意就好了。”

    “不介意,我也想要看看,冷卿哥哥喜欢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我也能安心一些的离开冷卿哥哥,找别人。”

    “好。”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道,看着眼前的夏雨,嘴角上扬,微微的笑了起来。

    白露看着眼前的人开向了山顶,那时候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一定要想办法离开才行,要是上去了,想脱身的话,就很难脱身的。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嘴角微微的想要说话的时候,它的手机铃声想起了。

    冷卿便开始接听了起来,神色微微的撅起,最后看了一眼安琪,开口。

    “唯一奶茶店。”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不经意的不爽神色,开口笑道。

    “跟谁打电话呢?为什么好像很愁的样子?”

    “夏雨回来了,她要来看看我们,说好奇你长什么摸样。”

    “我长得挺丑的为什么好奇我的模样?真的是我也是醉了。”

    冷卿笑了笑,摇摇头,看向了袁安琪,嘴角微微的上扬,无奈笑道。

    “你长得比任何人都好看,反正在我的眼底,没有人比你更加的吸引我,我挺喜欢你的,也喜欢你的一切,无论好坏。”

    袁安琪被他突如其来的表白弄得不知所措,直接吐出了一口水,有一些则是呛到了自己,开始咳嗽了起来,很是难受。

    袁志霖看着自己的妈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不免有种不爽的神色看向了眼前的冷卿,不爽道。

    “不要动不动给我妈妈表表,会吓到他的。”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袁志霖在挖坑的模样,眼底都是一副不经意的不爽的神色开口道。

    “你妈咪我已经被他吓得快死掉了,突不突地都会说出一两句现在这些话语,我应该可以慢慢的接受,慢慢的慢慢的我就习惯了。”

    袁志霖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看向了眼前的人,笑道。

    “那是不是说明,妈妈已经被冷卿爸爸折服了?”

    “你别乱说,他还不是你爸爸,你跟他也没有血缘关系,叫什么爸爸!你这么轻易就把妈妈给卖了吗》你这小没良心的怎么可以这样呢。”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股不经意的笑容,还有红扑扑的脸蛋,忍不住的微笑着。

    冷卿看咋这样的袁安琪,眼底中只有对袁安琪的霸道占有欲,很想上前把人抱紧在怀里,紧紧的抱着,然后亲吻,好好地爱她,感受着她的体温,是多么的舒服,迷人,不想要离开。

    只是他都忍住了,人的有种让人有种想死的感觉,一点也不假,不夸张,是真真切切的想死。

    “又不是没有吻过,怕什么呢?一回生二回熟,慢慢的就习惯了,吻了我,我就是你的人。”

    “有你这么霸道的吗?你这是表白还这么霸道,难怪你没有女朋友。”

    “女朋友不是没有,是我除了你,谁都看不上啊,这怎么办?你要对我负责啊!我可是为了你才单身这么久的。”

    “我又没叫你,为什么要我负责?不要!”

    “那好吧,那你就别出去吃饭了。”

    袁安琪咬着牙,快速的吻了一下,却被他直接扣住了头,直接吻了下去,慢慢的加深。

    白露跟袁志霖在一边偷看着,一边偷笑了起来,慢慢的关门走到了沙发上坐下,开始进去拿菜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等待着他们的出来,期间,两人开始偷吃。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冷卿,嘴角上扬,狠狠地咬着牙,开口。

    “好了啦!我饿了,松开我啊!”

    冷卿微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袁安琪嘴角微微的上扬,开口道。

    “好。”

    之后,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个吻,松开,率先走了出去。

    袁安琪眼底都是一股没有反应过来的神情,看着眼前的冷卿出去的模样,回过神来,也跟着跑了出去。

    很快到了比赛的第五天,如火如柴的比赛总于等到了冷魅倾派极致了!这几天已经淘汰了许多的机器,当然最多的就是他们队伍,其他人只剩下两台,比赛还有几天,会不会得到冠军这一局无论如何都要赢。

    袁安琪紧张的看向了一边的袁志霖,认真专注的模样,眼底都是一副欢快的光芒,其实袁安琪更想比赛快点开始,因为没有人比她清楚眼前的极致是多么的厉害,撞墙火烧,锯子都不会锯掉。

    零零件件的加起来也买了有五万以上,不是最好的材料也不是最差的,中等却是最坚固的。

    那帅气的机身是金色的,正霸气的展现着他的升高功能,中间有个坑,他的这个升高就是避免掉落的时候,快速的借力不能够掉下去!这也是袁志霖参考过很多的比赛规则,然后想了半个小时时间而想出来的办法。

    袁志霖走了进去格斗室,打开了机器的开关便走了出去,开始把队徽开始按了上去。

    袁安琪的机器发动了,移到了那边的区域,其他的两个已经也一起准备完毕。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前的袁志霖好像一个成年人一样认真的神色,一点担心的神色都不会有。

    袁志霖笑了笑,看着裁判报数的时候,眼底都是得意的神色,嘴角上扬微笑着。

    袁安琪看了一眼袁志霖那势在必得的模样,眼底都是惊讶之色。

    听到了裁判说最年轻的选手,也是最令人期待的一个。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忍不住的叹了一声气,比赛开始。

    袁志霖操控着的机甲,快速的往前像眼前的张栋的几家撞了过去。

    两人好像协商好了一样,一起冲到了袁志霖的身边。

    袁志霖笑了笑,开始按了起来,只是一秒的时间就直接转了起来。

    直接把两人冲过来的那一刻,直接被撞飞了,打在了那个玻璃上,很大的一声碰撞声响起,吓到了众人。

    “极致这个好厉害!既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直接转了起来了!”

    袁志霖笑了笑,快速的往掉落地上还能动的铁甲快速的往前走。

    勒更的铁甲散失了攻击的能力,就只是拼命地往前躲。

    袁安琪按下了一个键,直接机甲就像开快车一样快速的跟了上前,用力的往左侧一撞,直接掉坑。

    在一边已经不能动的袁志霖也不放过,快速的来到了他的身边用力的把人推下坑,结果用力过度,快要掉下去。

    观众欢呼声响起,耳边响起女声,“极致会掉下去吗?”

    只见极致这个铁甲,下面伸起了两根杠子,直接往两边开放,就这样卡在了上面没有掉落下去。

    最让人觉得惊奇的就是,那杠子竟然直接滚了起来,移开了!

    全场安静,一时间没人敢发出一声声响,良久,欢快的掌声响起,而后就直接的站起为袁志霖鼓掌,连同战友。

    这一局无疑就是袁志霖胜出,他们队伍得了一分。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袁志霖,嘴角微微的一笑,竖起了大拇指笑道。

    “好样的,我为你感到骄傲。”

    “你本来就应该骄傲而不是现在感到,吾是天才。”

    “得了吧,一得意就秀古文。”

    “所以说我也有写小说的潜力,你不是说了吗?等我十二岁我就要自己养活自己了,我现在就要开始存钱,不然到时候你真的不管我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吃的了。”

    “你还有奖金的五万呢,你的钱我一分没用,等你成年我再把钱转到你的名下。”

    袁志霖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袁安琪笑道,“那我该不是还不能随便用我自己的钱?”

    “是的,所以,你就要好好地听我的话,不然我一分也不给你哦。”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笑了笑,无奈的叹了口气笑道。

    “快专心比赛吧,你赢了,去拥抱。”

    袁志霖笑了笑,点点头,快速的走到了经纪人的区域抱住了冷魅倾。

    冷卿倾眼底都是微笑,看向了眼前的袁志霖笑道,“做的很好,你真的很有天赋。”

    袁志霖微笑着点点头,看向了眼前的冷魅倾笑道。

    “那是当然得啊!吾是天才。”

    冷魅倾笑了笑,看向了眼前的人,无奈的笑了起来,开口道。

    “好了,你们回去吧,这场比赛要结了。明天我们见,下午要去赶结局。”

    “好的。”

    袁志霖笑了笑,看向了袁安琪他们便往通道先行离开了这里,而妖魅也快速的跟了上来。

    冷魅倾见状,眼底都是复杂的神色,眉心撅起,小声喃道。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袁安琪不放?你们才认识多久,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就把你的心拿走了吗?为什么我做这么多的事情你都没看见,为什么就不能把眼光放在我的身上呢。”

    袁安琪看向了冷卿,嘴角上扬笑道,“我们一会回家还是去哪里?”

    “你想要去哪里?”

    “我想要去吃点东西,我饿了,就去上次我带你去的那家奶茶店。”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看了一眼对方,笑道。

    冷卿点点头,看着袁安琪嘴角上扬,微微的笑了笑,开口道。

    “好,但是那里的东西好上火,晚上我给你煲凉茶,甜的。”

    不知道为什么冷卿就很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这一句,甜的,就好像心中有一道声音在说。

    “她不能吃苦的,你记得弄甜些。”

    袁安琪点点头,毕竟已经做了妈妈,就喝过了凉茶了,也没有以前那样抵触,只要不是苦的一切好说,而且她还真的好奇他做的凉茶是什么味道的。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袁志霖笑了笑,开口,“小志霖有蚕豆病,所以凉茶不要煮他的。”

    “好。”

    四人上车,往那家店的方向走,在不远处的一辆车子,快速的跟了上去。

    袁安琪看向了白露今天一天不说话,很是安静的模样,忍不住的担心问道。

    “你怎么了吗?为什么这么一副很多心事的模样?”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微微的上扬,看向了一眼白露。

    白露摇摇头,没有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八婆!你毁了我,今天我就送你一起去下地狱!”

    白露听见了欧阳海的声音,眉心撅起看向了眼前的人冲过来的模样,手中拿着一把刀子,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袁安琪见状,急忙中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白露,冷卿见状,心跳加快,用力的用腿踢了过去,直接把人踢到了远处。

    袁安琪看着眼前的人痛苦的神色捂着肚子,拿把刀直接插进了他的肚子中,看了一眼白露担心的问道。

    “你有没有吓到?他为什么要杀你?他是谁?不过这人好脸熟啊。”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人,眼角都是不经意的烦躁,再次开口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记得他,是那个你公司的欧阳海是不是?”

    白露点点头,看了一眼冷卿没事后,看向了袁安琪开始说起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袁安琪听完了之后,看向了眼前的人,眼底都是一股不爽的神色,“你真的是不知悔改!给你机会了你还这样,还真当自己没有做错吗?就算是你带过来的客户又怎么!你这样的人品,要是我我也不会跟你合作,都是你自己的作出来的怨谁。”

    几位便衣警察走过来,快速的把地上的人扣留了起来,看向了冷卿点点头,一句话也不问,直接带走了。

    袁安琪看蒙了,看向了冷卿,疑惑的开口问道。

    “谁报的警?是你报的吗?”

    “是。”

    “来的这么快?”

    “我说我的名字自然就会快的了,他没有个五年十年别想出来,他的罪挺大的。”

    袁安琪点点头,看着东西已经上了,看向了白露,疑惑的开口问道。

    “你还有没有胃口吃这些东西?”

    白露难过的神色摇摇头,“你们吃,我想回去。”

    袁安琪张嘴,却被袁志霖跟冷卿阻止了,摇摇头,袁安琪笑了笑,最后什么坏也不说,只是默默地看着白露出门打的士离开。

    袁安琪看向了眼前的白露离开的身影,眉心撅起,看了一眼袁志霖轻声的叹了口气,看向了眼前的人,眼神中透着无奈。

    白露上了车,看向了眼前的司机看着挺年轻的,也没想这么多,直接报了地址,司机便看向了眼前的人,嘴角上扬,眼底都是不明的神色往前开,开往山里的方向。

    身后的一辆车子,快速的跟了上去,眼底都是对坐在车上的人的热情,还有点宠溺,嘴角上扬,但是见路段好像不太一样,眼底闪过一丝不好,快速的开上前跟了上去,就这样紧紧地跟着。

    白露看向了窗外的风景,见路段好像不一样,看向了司机开口。

    “司机,你是新手吗?走错路了。”

    “没走错,就是这样走的。”

    “不对,我平时自己开车的,今天没有,所以就直接打的士了,这路明显不对你想要干什么呢?”

    “你长得很漂亮,我想跟你到山上约会去啊,我保证你会很喜欢的。”

    “掉头!不然我马上报警!”

    “你要是敢报警,大不了我们一起死,我会把车子撞向大货车,有美女同我一起下地狱也挺好的。”

    “你是不是有病!停车!”

    男子快速的踩着油门,飞快的往山上开去,身后的人见状,知道情况明显不对!白露有危险,快速的踩着油门快速的往前走,直接跟了上去,想要拦住,想了想,为了白露的安全还是选择了以静制动。

    一个女人坐在了冷家,看向了眼前的冷卿爸爸妈妈,微笑着的神色很是优雅礼貌。

    看了一眼冷劲两人,微笑着开口,“我要是真的住在阿姨您家这样不好吧?不过为什么不见冷卿哥哥呢?他在那里?还没有下班吗?中午不回家吃饭?”

    “你妈咪我已经被他吓得快死掉了,突不突地都会说出一两句现在这些话语,我应该可以慢慢的接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