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188章 不敢正面

时间:2018-05-26作者:钓人的鱼

    一家人围在一起,其乐融融,但是丁长生看了林涛几眼,可是林涛始终都在回避丁长生的眼睛,很明显,她现在都不敢正面丁长生了。

    郎君之虽然说她已经同意了,到底是同意到了什么程度,丁长生真的不敢确定,所以,等到吃完了饭,丁长生和郎国庆坐在客厅里聊天。

    “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早点到点退休,现在这活是越来越没法干了,平安到站,是最奢侈的希望了”。郎国庆一边抽烟一边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那可不行,郎书记你还得再进步进步呢,现在说退,早了点吧”。

    “唉,我现在就是盼着他们结婚,给我生个孙子,我就退下来颐养天年了”。

    “郎书记,你这个想法眼下来说还有点难度,生孙子是不在话下,但是这要是有些人不安分呢,这两江还要你来压着,否则,他们是要翻天的,再说了,就算上你在这里压着,他们到底安分不安分都不确定了,他们的眼里可能只有柯副省长,两江市的这些领导嘛,都是给他们家打工的罢了”。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说这话时,他明显的看到了郎国庆的眼皮子跳了一下,于是接着说道:“今天我得到消息,柯家不会就山上着火这事善罢甘休的,说白了,是对我在开会时的表现不满,看来我这次是真的把柯家的人得罪了”。

    “那又如何?”郎国庆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我只要是在两江市,这个坑就躲不开,既然躲不开,就得直接面对,否则,也就太怂了点,这不是我丁长生的性格”。

    丁长生告辞出来后,郎家人送到了门口,在车上,丁长生收到了郎君之发来的信息,一个是位置图,一个是开门的密码,那是他和林涛的婚房,他们今晚要去那里住,这是要丁长生去给他壮胆的,丁长生看了看,想着今晚闲着也是闲着,柯北不知道走了没有,也不好这个时候联系翁蓝衣,就想着去看看,然后回去睡觉。

    一路上他开车想着今晚和郎国庆的谈话,虽然郎君之屡次替自己说话,可是郎国庆却一直都不肯接话茬,这也难怪,现在能给郎国庆好处的只有何家胜,丁长生说的那些都是天上的馅饼,别说吃得着了,看都看不见,谁肯为了看不见的利益去舍弃就在眼前的利益呢?

    所以,丁长生根本不怪郎国庆短视,因为这是人的本性,不是人性,人性理智,本性随心。

    他没注意到,后面一辆车一直都是不远不近的跟着他的车,大晚上的没开车灯,还是一辆白车,在路灯下不是很明显,丁长生按照微信的地址找到了郎君之发的地址,但是停车位比较难找,于是找了一圈之后才知道可以停车的地方,然后上楼,而此时,有人在监控室里找到了他的踪迹,去了哪个楼,哪个单元,哪一户人家,于是立刻汇报了自己的上司柯清河。

    “你说什么?看清楚了?”柯清河在电话里非常激动的问道。

    “没错,我看清楚了,是他先进了那个房间,然后又进去一个女的,不认识”。

    “好,你等着,我这就过去”。柯清河非常高兴的说道。

    柯清河挂了电话,看向柯北,问道:“北叔,丁长生没带家属来吧?”

    “好像是没有,不过他带没带来两江市我不知道,你问这干嘛?”柯北问道。

    “我从昨天就让人跟着丁长生,现在侦查员看到丁长生和一个女人出现在一个小区的房子里,据我所知,他一直都是住在市委招待所的,这会和一个女人去了一个小区,能干啥事?”柯清河问道。

    柯北眼前一亮,但是随即脸色灰暗下来,说道:“这样的手段不道德”。

    “北叔,这都啥时候了,他在两江市,早晚是个祸害,我现在就是盯着他,只要是他敢动,我就一定会摁住他,无论今晚这事是真的还是假的,都要试一试才知道”。柯清河说道。

    丁长生进了房间之后,迅速的查看了一下这个装修高档的房间,凭借自己的眼力,没看出来哪里不对劲,也没看出来哪里有偷拍的设备之类的。

    一直到听到有人开门,他才躲了起来,灯亮了之后,发现是林涛先来了,原来这是林涛和郎君之的婚房,他们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以前只要是回来都会在这里住,而不是住在市委家属院里,小两口喜欢单独住,这是意料中的事,所以郎家就买了这所房子,装修的还不错。

    柯清河到了小区保卫处的时候,先前来的人听到了车辆驶入的声音,于是迎了出来,这会的功夫没在监视器前看着,而恰好郎君之此时乘电梯上了楼。

    一梯两户,柯清河相信自己的手下不会看错,所以也就没再确认一下,直接就走到了那栋居民楼下,看着楼上亮着的灯,一男一女两人的剪影映射在窗帘上,但是他们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丁长生和那个女人,关键是不能确认那是不是丁长生。

    四楼的高度不是很高,这是最近才兴起的电梯洋房,楼层低,但是有电梯。

    就在柯清河犹豫时,屋子里的灯都灭了,这是郎君之的注意,因为他知道丁长生就在房间里,还特意开了床头灯,打开了音响,低沉而悠扬的音乐,掩盖了外面可能传来的吵杂,而林涛也知道只有自己和郎君之在家里,所以,卧室的门都没关。

    “你不是说和他说好了吗,他怎么没来,你今晚看不上了吗?”林涛给郎君之吻的女乔喘连连,身上的衣服早已郎君之除去,郎君之一边动作,一边在她的耳边继续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或许他早就来了呢,说不定现在就在看着呢”。郎君之说道。

    “啊……”就在这一瞬间,郎君之身体下沉,开始了机械式的动作。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