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189章 一抓一个准

时间:2018-05-26作者:钓人的鱼

    “局长,这是他的车,没错了,就在上面,我没看错,动手吧,肯定是一抓一个准”。侦查员非常兴奋的说道,这件事要是坐实了,自己在局长面前肯定是又增加了一层信任,而且这是拿了市长的把柄,那自己以后在市长那里也可以收获不少的好处,想到这里,极力的劝说柯清河下手。

    柯清河看了看丁长生的车,再看看自己带来的这十几个人,说道:“留下两人守着车,其他人跟我上去”。

    郎君之说的没错,此时的丁长生就在卧室的门口黑影里看着卧室的床上,林涛和郎君之颠鸾倒凤,他不知道自己要是这个时候突然出现,林涛会是什么表情,但是此时郎君之说丁长生可能在看着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到林涛的热情高涨了很多,或许她现在真的把郎君之当成了自己。

    “你现在把我想成是他,是丁长生在干,爽不爽,爽不爽……”郎君之低声在林涛的耳朵边说着这些话。

    林涛的思绪顺着郎君之的引导,不断的重复着这个思路,然后把身上的男人想成了自己那个曾经的上司,让她感觉到了自己简直是要疯了的感觉,结果就反应在了她的情绪上,然后两人的幅度越来越大。

    此时提着鞋的丁长生听到了电梯打开的声音,这么晚了是对门的邻居回来了吗?

    丁长生慢慢走过去,从猫眼里向外看去,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群穿着制服和没穿制服的人,领头的那个人,丁长生认识,就是柯清河,他们来这里干什么?

    可是无论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自己在这里都难以解释清楚,因为从外面看屋里早已漆黑一片,而且自己出现在这里虽然不用解释,郎君之起来解释一下就可以,但是林涛那里怎么解释?

    而且看这架势,好像是来势汹汹,丁长生看看卧室里,再看看他们早已开始在门前站定,思维极速计算,最后的结论是,此时自己必须离开这里,悄没声的离开这里,这样的话,才可以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留在这里,怎么都不好解释。

    丁长生快速上了这个家的楼上,这是四层的楼房不错,但是每家都是复式的形式,而郎君之的这套房子就相当于是顶楼了。

    从天窗出去,然后顺着避雷针下到了地面,转过楼道的前面,看到了楼门口还守着两人,丁长生悄悄后退,躲在了另外一栋楼的下面,偷偷看着楼上的动静,柯清河要是不破门而入,自己走了没意思。

    “局长,这是电子门锁,比较难开,得等下”。开锁的人了开始鼓捣锁,这一鼓捣就是十多分钟,也多亏是郎君之能撑,靠着知道丁长生就在自己身后的心理暗示,他愈战愈勇,足足撑了二十多分钟,林涛都有些撑不住了。

    就在他们快要到达鼎峰时,林涛听到了门开的声音,于是问道:“怎么回事,谁开的门?”

    “哪有人,你听错了,一定是听错了……”可是这话没说完呢,客厅里的灯亮了,接着是卧室的灯也亮了,开始时郎君之还以为是丁长生打开的,可是一回头看到了三四个人还举着摄像机。

    一把拉过来被子盖在了自己和林涛身上,回头大骂道:“你们他们的谁啊?”

    此时,本来等在客厅里想要看笑话的柯清河觉得有些不对,于是走到了卧室的门口,看到的却是郎国庆家的儿子和一个女人,慢说那个女人是谁自己管不着,可是怎么是郎君之呢。

    他想要撇开关系,刚刚想脑袋缩回去,可是郎君之早已看到他了,于是大吼一声:“柯清河,你他妈想干什么?”

    郎君之对柯清河从来不客气,因为他从来都看不起他,所以,尽管现在柯清河是市委常委,但是在郎君之的眼里,从来不拿他当盘菜,自己好好的和媳妇正在缠绵,正在关键的时候,妈的,现在明显感觉到自己提不起气来,所以,急匆匆的找了个裤衩套上,把这些人都赶到了客厅里。

    “说说,这是咋回事,我告诉你柯清河,你要是不把这事给我掰扯清楚了,我和你没完”。郎君之说道。

    丁长生一看楼上灯亮了,就知道楼上刺刀见红了。

    到了地下车库,看到自己车的引擎上坐着两个人,于是边点烟边慢悠悠的走了过去,这两人还在看手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丁长生,也不认识这是新来的副市长,根本没吊他。

    丁长生走过去,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说道:“滚下来,谁让你们坐车上的?”

    这两人都是横惯了的,在两江这地面上,还从来没人敢这么对柯家的人说话呢,他们都是柯家的子侄辈的,虽然不是正式编制的警察,但是整天就是在警察队伍里混,等着柯清河给他们安排个编制。

    “你谁啊?”

    “我是这车的主人,怎么滴,不服气啊”。丁长生看到这两个家伙就来气。在楼上等着的这一会,来来回回的想了一遍,觉得郎君之坑自己的可能性不大,不然的话,他没必要自己上床还找人来堵啊,再看看这两人在这里看着自己的车,很明显,他们是跟踪自己来的。

    两人这才知道这人就是丁长生,于是一个人紧急的给柯清河打电话,一人拦住了丁长生的去路,不让他开车。

    “什么意思?”丁长生问道。

    “这车涉嫌……涉嫌……”涉嫌什么罪名都说不清楚,还当警察。

    丁长生笑了笑,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直接把这家伙从自己车前面扇到了另外一辆车前面。

    另外一个人正在打电话,可是因为地下室的信号不好,所以断断续续的柯清河也不知道他们打电话是什么意思,可是看到自己同伴被打,于是把电话揣兜里就要上前和丁长生拼命,他们俩哪是丁长生的对手,于是等到柯清河下了地下室找到丁长生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幕……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