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91:为他人做嫁衣

时间:2018-05-27作者:钓人的鱼

    柯清河闻言,马上就要翻脸,但是被郎国庆按住了。

    “好了,这就是你的解释,抓小偷,小偷没开门,你们把门撬开了,然后进去堵人是吧,小偷呢,抓到了吗?”郎国庆问道。

    “郎书记,我刚刚不是说了嘛,这是个误会,是因为我们情报有误,所以,没能找到小偷,小偷跑了……”

    他话没说完,又是丁长生截断了话头,说道:“小偷没找到,情报失误,柯局长,柯书记,我问一下,你这么大个市局局长,一直都是这么身居一线的办案的吗?”

    柯清河不知道丁长生又在挖什么坑,但是很明显,他没好话,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很难回答么,我问你,是不是一直都这么身先士卒的身居一线办案,这很难问答吗?”丁长生问道。

    “嗯,啊,是啊,怎么了?”柯清河终于点头承认,觉得这么回答算是可以的,还显得自己勤奋,至少没有懒政。

    可是丁长生接下来的一席话,让他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你说你,长时间的身居一线办案,把案子办成这样,据我了解,两江市街头犯罪一直居高不下,飞车党一直都很猖獗,你说你一直都身居一线办案,就是这么办案的,这么多人抓一个小偷,还抓错了,柯局长,现在大家都在这里呢,你给大家伙交个底,市局和下面县市局里,到底有你们柯家多少人,多少人是通过你进去的,进去领工资不干活的,有多少?”丁长生这话问的,这怎么回答。

    没有?要是查出来怎么办,这么多人都是这里的证人,要说有,多少?自己都不记得了,不但是柯家的人,连带着柯家的亲戚,通过自己的手进来没有一百也有七十。

    柯清河默不作声,丁长生接下来的话,才真是要了他的命呢。

    “郎书记,以我看,我觉得柯清河同志担任政法委书记,本来任务就很重了,再兼职市局局长,实在是为难他了,我建议,还是不要再兼职了,其他年富力强的同志们多的是,干嘛非要为难柯清河同志一个人呢,不管你们怎么想的,也不管你们和柯清河有多大的利益关系,反正我觉得他不适合再继续担任市局局长”。丁长生说道。

    “你……”柯清河一下子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反对这个提议。

    郎国庆没说话,看向在座的这些人,此时要是没人说话,那这个话题就算是冷场了,于是党荣贵上场了,说道:“长期以来,调研得到的最大的问题反馈就是治安问题,有些案子几年破不了,我们的市局身上存在一股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出了案子破不了,逼得老百姓自己去破案,要市局干什么?领导干部是关键,柯清河同志在市局干了年头不少了,但是没什么起色,这值得我们深思,我同意丁市长的建议”。

    “那你们呢?”丁长生看向在座的其他人。

    郎国庆自始至终都是被动的,他只是想要柯清河一个难堪,没想到演变成了一个讨论人事问题的会议,此时自己要是怂了,那真是就是怂到底了,这些人可能没人会看得起自己了。

    再看向自己儿子,郎君之也是拼命点头,郎国庆这才意识到,自己又为他人做嫁衣了。

    在座的其他人看向郎国庆,期待他说句话,可是郎国庆没说话,没说话也是一个态度,那就是在默认丁长生的提议,而当他们来的时候,最早在这个房间里的就是丁长生和郎国庆,他们以为这件事市长和市委书记早已达成了协议,所以,觉得这个时候卖丁长生和郎国庆一个人情而已,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损失的。

    于是纷纷点头,赞成丁长生的提议,柯清河一下子脸都绿了。

    “我反对,我反对……”柯清河说道。

    丁长生看向他,说道:“你反对没问题,你在市局呆了这么多年,把一个市局经营的针扎不透,水泼不进,数次调你去其他部门,或者是升迁,你都不愿意离开这个位置,我就想知道,你在市局里到底埋了多少钉子,或者是市局里有多大的窟窿,这些早晚都会有新局长查清楚的,你反对无效”。

    “你们,你们这是阴谋,你们这是在耍阴谋……”柯清河抬手指着在座的人说道。

    丁长生没理会他的,他在市局已然成了过去式,没必要再和他计较。

    柯清河不再和这些人啰嗦,直接开门出去了,此时郎国庆问丁长生道:“市局不能没有人,你看什么人合适?”

    这本来是一句客气话,但是丁长生没放弃这个机会,直接说道:“局长可以慢慢选,要不然先让老党兼任着,等找到了合适的局长人选,再换人不迟”。

    郎国庆再一次体会到了丁长生的厉害,举手投足间,蛊惑自己和众人换掉了市局的局长,现在又把他到两江市之后第一个合作还算顺利的人推上了市局局长的位置,副市长兼市局局长,这没话说。

    “我?我恐怕不行吧,我没做过公安部门的工作……”党荣贵想要推辞,郎国庆心里一喜,只要要是他推辞就好,自己可以借坡下驴。

    但是他话没收完,就被丁长生狠狠的瞪了一眼,党荣贵接着说道:“……不过我可以试一试,怎么也会做的比柯清河强的多吧”。

    郎国庆到嘴边的话又堵了回去,这个时候,副书记赫曼说话了,她一直都没说话,丁长生开始时还担心她反对,因为一直到现在,丁长生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哪头的,也不直达她到底站在谁一边。

    “我看行,老党,你干其他的工作都是雷厉风行的,公安局长也不一定非要公安系统出身,工作都是相通的,我觉得你没问题”。赫曼说道。

    丁长生看向赫曼,投去了赞赏的目光,赫曼微微一笑,仿佛这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几家欢喜几家愁,柯清河回家砸了杯子,当这个消息告诉了柯北之后,柯北长叹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