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192章 小心蛰你

时间:2018-05-29作者:钓人的鱼

    “人人都说丁长生是个搅屎棍,踢出北原就没事了,但是现在看来,我们是最倒霉的那一个,踢出北原了,但是怎么会踢到我们这里来了,你说这事咋办?”柯北端着一杯茶,问正在看报表的翁蓝衣道。

    翁蓝衣头也没抬的说道:“别问我,这个人和我绝交了,到现在电话短信微信一概拉黑我,根本联系不上他,他对我是十足的警惕,我没办法”。

    “我就是问问,你能有什么办法?”柯北说道。

    说起丁长生,此时她的眼前一片模糊,根本不是什么报表,而是使自己产生了幻觉的白雪,那一晚,在街角的小树林里,在一棵树前面,他无耻的强迫了她,开始时她极力反对,可是到了后来却又去极力的迎合他,尽管树上的积雪掉到她的后背和脖子里,她依然没有感觉到这些冰凉,她感觉到的是来自内心的火热,来自火山的喷发。

    “我感觉,这一次,柯家要出事”。柯北说道。

    翁蓝衣看了他一眼,没吱声,柯北拿起衣服出了门,他要找郎国庆好好谈一谈,怎么说自己还在两江过年没走呢,他们对柯家来这套是什么意思,郎国庆是什么意思?

    他也知道郎国庆在省城的靠山是北原市长齐振强,但是在柯北的眼里,齐振强还真是上不了什么档次,所以他决定亲自对郎国庆施压,柯家不能丢掉市局局长这个位置,否则的话,就等于是把柯家在两江的裤子给扒掉了。

    没有了遮羞布,柯家就不是柯家了。

    柯北走了之后,翁蓝衣站起身去了洗浴室,放了一缸热水,开始泡澡,她从来没在大白天泡过澡,可是,现在却非常的想去泡一泡,其实她只是想换个地方体会重温一下那一晚在小树林的感觉而已。

    可是无论怎么试,无论自己的手换成什么样的手法,都无法达到那样的感觉,到最后她放弃了,瘫倒在浴缸里,怎么回想起那一晚的姿势和动作,都无法复原,最后不得不放弃。

    等到浴缸里的水渐渐变凉了,她才不情愿的起来,坐在沙发上,将自己用宽大绵软的浴袍包裹起来,拿出手机给丁长生发了一条微信,问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但是她得到的回答是他没有时间,他要去北京,下午的飞机,听到这个消息,翁蓝衣一下子坐了起来,急匆匆收拾了几件衣服,让自己的公司助理给自己定了去上海的飞机,然后自己用自己另外一张身份证定了去北京的航班。

    “一晃好久没来这里了,一切如旧,不过那几棵树倒是长起来了,不错,还是蛮有几分诗意的”。柯北站在市委大楼郎国庆办公室的窗前,看了看院子里,说道。

    郎国庆陪在一旁,当然知道他这个时候来这里是干啥了,但是你不问,我就不解释,也用不着向你解释。

    “一个市局的局长位置,就这么换人了,是不是太草率了点,如果作为一个两江出身的干部身份来和你谈这件事,有没有收回这个决定的可能性?”柯北问道。

    虽然他很希望能命令郎国庆改过来,可是他不想那么办,那是无能的表现,大喊大叫不是他的作风,他的作风是阴手,让人不知不觉,润物细无声,可是自己家族里的那些子侄们跋扈惯了,从来不屑于学他这一套,就像是柯清河,这么多年的干部了,就图一时痛快,要是去堵丁长生他不亲自出马,这事还能找几个替罪羊打发了,可是现在呢,一切都堵死了。

    “我这里没问题,丁长生那里呢,党荣贵那里呢,丁长生提议党荣贵兼职市局局长,他们两个那里,我怎么交代,而且这事还是在座的常委都同意了的,市里这边不好办了,人大常委会选举完之后,就算是程序走的差不多了,柯省长,你要是对这事有意见,可以和省厅打个招呼,不同意不就完了,我这里实在是不好再反复了,那样的话,丁长生也不会安生”。郎国庆把皮球踢给了柯北。

    那意思很明白,你不是省里的嘛,市公安局长是双重领导,地方政府为主,市人大常委会选举,市委做到这里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再反复的话,自己这个书记的脸面往哪搁?

    “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次的事,的确是柯清河做的不好,也不怪你,但是我不得不说的是,你被人利用了,下次要注意,尤其是丁长生这个人,你的加倍的小心,不然的话,小心蛰你”。柯北说道。

    “谢谢柯省长提醒,我一定非常小心提防”。

    “嗯,你知道就好,何书记为什么把他放到了两江市,你心里没数吗,但是现在来看,你很被动,你是市委书记,你得有威望,有担当,怎么能事事被他牵着鼻子走呢,你看看这才来了几天,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你呀,我看,很危险”。柯北摇摇头,表示很无奈的说道。

    “是是是,我明白,我一会多加小心”。郎国庆赔笑道。

    此时,丁长生已经去了省城,要坐下午去北京的飞机,周红旗到机场接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放她鸽子,丁长生都不好意思了。

    可是没想到自己上了飞机刚刚坐下,想要睡一觉的时候,有人拍了他一下大腿,扭头一看,居然是翁蓝衣。

    “你怎么……”丁长生直起身体朝周围看了看,没发现认识的人,这才低声问道:“你去干嘛?”

    “我还问你呢,你什么时候把那几个字给我去掉,这下好了,去北京,我们有的是时间,你要是再推脱,我和你没完”。翁蓝衣小声说道。

    丁长生笑笑,我就是说说,你还真信了?

    不过接下来的旅程倒是不用怕寂寞了,而且他还想问问,当年为什么甩了党荣贵,而嫁给了柯北,这是他一直都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或许只有她说的清,就连党荣贵都不见得能知道内情。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