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20:传言

时间:2018-03-31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车家河觉得这天没法聊了,也不知道丁长生把自己带到这里来见林一道是什么意思,所以回头看了一天丁长生。

    “林省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车书记大老远的来看你,自然是想和你叙叙旧,你这样见了面就冷嘲热讽的,以后谁还来看你?”丁长生说道。

    “你呀,你小子三番五次的来找我,到底安的是什么心,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说完,他看向了车家河。

    车家河闻言也是一愣,他还真是不懂丁长生来找林一道是什么意思,一个被关在高墙里的人,还能有多大的能力,还能帮他多少?这么一想,丁长生三番五次的来找林一道,还真是有些邪门了。

    “车书记,你也领教林省长的幽默了吧,我三番五次的来看他,你以为我闲的?”丁长生还在为自己狡辩,但是这个辩解好像是没什么意义,只能是加大了车家河对丁长生的疑惑。

    林一道看着这两人在演戏,他也给自己加戏,说道:“这家伙是仲华的奴才,走狗一只,现在仲华在中北省混的并不好,或者说根本就转不开身,和我当年一样,对吧,车家河,何家胜那个老不死的还这么跋扈,你回去告诉他,他再这么下去,不知好歹,他就快来这里陪我了”。

    车家河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林一道这么赤果果的说这些话,真是让车家河感觉到山雨欲来风满楼了,所以,僵硬的笑了笑,说道:“这话我可不敢带,还是林省长亲自对他说吧”。

    林一道看了看丁长生,再看看车家河,问道:“你们来找我没什么其他的屁事吧,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还有三千字的佛经没抄写完呢”。

    “林省长开始信佛了?”丁长生皱眉问道。

    “佛法能让人内心安宁,其实这和在外面出家差不多,外面还得自己化缘,我在这里挺好的,车家河,回去告诉何家胜,这里条件不错,这么大年纪了,别再想着捞多少钱了,他捞了那么多钱,他有命花吗?”林一道不屑的说道。

    “嗯,车书记,你看,林省长算是看开了,你还真是要时常来看看林省长,说不定能让你开悟不少”。丁长生笑道。

    车家河现在恨死了丁长生,来见林一道的事要是让何家胜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想呢,还有林一道让自己给何家胜带的话,句句诛心,那不是诅咒他早点来这里陪林一道吗?

    “他是有私心的”。林一道指了指丁长生,对车家河说道。

    车家河看看丁长生,再看向林一道,不知道林一道说的是什么意思。

    “仲华在中北省混不开,丁长生着急,所以,来看我的目的就是要我给当时在中北省跟着我的那些人打个招呼,支持一下仲华,这没问题,只要是能把中北省搞乱,把何家胜搞垮,我无所谓,乐得看个热闹,所以,我把名单都给他了,只要是他想用,中北省当年还是有些人和我不错的,你回去只要是看到丁长生和谁走的比较近,你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林一道对车家河说道。

    丁长生脸色一变,我擦,这个林一道,还真是会给自己加戏,你他妈什么时候给我名单了,再看看车家河,脸都绿了。

    “林省长,我心脏不太好,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你们先聊着吧,我出去缓一缓”。车家河捂着胸口出去了,丁长生站在那里,动都没动。

    “你怎么不走?”林一道问道,同时指了指车家河的背影,说道:“万一心脏病突发,死在这里,那就不好了”。

    “无所谓,人都是要死的,死在哪里都一样,死在这里更好,对我更有用,现任北原市委书记,前往秦城监狱看望前中北省副省长,死在了监狱里会见室,这新闻多劲爆,估计够何家胜想一辈子的”。丁长生说道。

    林一道眯着眼,看着丁长生,好久才说道:“当年我真该让万和平把你从机场带回去,不该让你活到现在,至少也得把你关到现在”。

    “林省长,不要太小气,你该感谢自己当年没有那么做,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儿子在国外过的还不错,你出事之后,知道上进了,所以,现在在磐石投资工作,磐石投资在国内有些项目,还想着让他能出点力,所以他的将来你不用担心了,你自己养好自己的身体,对他来说就是好事,在适当的时候,我安排他来见见你,孩子是好孩子,只是被你们给惯坏了,不过现在好了,能力还是有的”。丁长生说道。

    林一道闻言,眼神犀利的看向丁长生,良久才说道:“怎么,你的意思是,我不帮你的话,你就赖上我了,赖上我儿子了?”

    “这话说的,什么叫赖上啊,磐石投资在国内外也是有知名度的,你儿子能在这个投资集团工作,这就是资历,将来去哪里工作都不会坏到哪里去,你该感谢我”。丁长生说道。

    “是吗,我该感谢你?说吧,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事,或者是让我帮你什么?”林一道问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我知道,所谓的名单是没有的,不过,你说几个名字,我也得回去核实看看是不是早就把你忘了,或者是早就吓破了胆,根本也不可能听一个被关在这里的人的招呼,所以,在你这里想要得到帮助,还真是不大可能,不过我倒是想知道,当年,祁凤竹那个案子,你们到底是怎么操作的,除了你和何家胜,还有多少人参与其中?”

    林一道闻言,本来眯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看着丁长生,好久才说道:“看来外面所有的传言都是真的,宇文灵芝和祁竹韵,都在你手上,对吧?”

    “你想多了,是现在何家胜想要用同一个手段割韭菜了,袁氏地产,面临着和当年祁凤竹一样的命运,但是,这个袁氏地产和我有些关系,所以,我想伸伸手”。丁长生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