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3198章 继续发酵

时间:2018-05-29作者:钓人的鱼

    “你说这事是他干的,你有证据吗?”何家胜问道。

    “没证据,但是这里面的事写的这么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事也只有他知道啊……”柯北说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丁长生的身上,可是那天知道这事的可不是丁长生一个人,知道这事的人多了去了。

    “丁长生也会看坟吗?”何家胜问道。

    “这个……”

    “我问郎国庆了,丁长生一直都老老实实呆在两江呢,他也没见过其他人,外面的人从哪知道这些消息的,怎么说也得商量一下吧,再说了,丁长生是神仙啊,还会看风水,一看就看出来你们家迁坟之后就发达了,你也升官了,这是丁长生能编出来的?”何家胜问道。

    何家胜说是不相信,但是心里也在打鼓,而是不想再和丁长生牵涉任何关系,包括丁长生去了北京,他都知道,但是却说丁长生就在两江呢,这是在回避问题。

    “那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等着?”柯北问道。

    何家胜看看他,说道:“柯北,这件事呢,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也知道,舌头底下压死人,这件事要是继续发酵下去,上面肯定会来调查的,到时候你怎么说?”

    柯北一愣,他来找何家胜就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可是何家胜现在问他怎么说?

    “怎么说,我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怎么说,那就想办法不说,这样吧,你回去好好想想,实在想不明白,问问你老婆,她比你清醒”。何家胜说道。

    此时的翁蓝衣也是焦头烂额,本来以为来了北京,远离中北省,丁长生会有时间把那几个字给自己祛除掉,可是没想到丁长生忙的很,自己进了这个院子就没出去过,虽然有吃有喝,可是这么耽误下去,柯北会怀疑的。

    终于,丁长生算是回来了,翁蓝衣急忙上前搭话,说道:“你怎么才来,我这里都急死了”。

    “急死了,你这么急干嘛,你是老总,出门谈个生意还用这么着急?”丁长生问道。

    “是柯北出事了,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让我回去的”。

    “柯北急啥,生病了还是出了别的事?”丁长生问道。

    “是关于火烧山的事情,网络上报道的很多,对他不利,他担心上面注意到这件事,所以着急了,还一直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翁蓝衣说道。

    丁长生看了看手机,这才说道:“我手机没电了,找我有个屁用,我又不是开网站的,他不是副省长嘛,可以去找人删帖啊”。

    “要是能这样操作,还用着急吗?”翁蓝衣说道。

    “首先,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柯北在中北省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呢,还有你,想让你们两口子死的人不在少数吧,车家河是一个,党荣贵也是一个,其他看不见的就不知道有多少了,你说的那个报道我看了,说的那是相当详细,我对柯北可是没有这么深的了解,所以,这事真的和我无关,对了,你那事,还做不做了,不做拉倒,改天再说?”丁长生问道。

    “不行,既然来了,就要做,多久能做好?”翁蓝衣问道。

    “那要看你的耐力了,你要是能忍住,可能就快点,你要是忍不住,那就不知道多久了”。丁长生说道。

    “那你能快点吗,我赶着回北原”。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你下地下室吧,我们在下面做,我去准备东西”。

    然后翁蓝衣急匆匆的下了地下室,丁长生去找肖寒拿工具了,肖寒在屋里小声问道:“你要这些东西是准备干嘛?需要我帮忙吗?”

    看着肖寒坏坏的笑,说道:“算了,她现在还不习惯,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于是,丁长生带着工具单独去了地下室,咣当一声,把门锁死了,这样翁蓝衣能有安全感,地下室里就他们两人了。

    丁长生指了指洗手间,说道:“去洗个澡,时间会很长,待会一出汗,你肯定受不了,所以,慢慢来,把准备工作做好了,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

    “会很疼吗?”翁蓝衣问道。

    “和纹的时候差不多”。

    翁蓝衣看看丁长生,说道:“我恨死你了,让我受两茬罪”。

    “你不觉得很刺激吗?”丁长生笑问道。

    翁蓝衣不理会他,直接去洗了澡,然后擦干了身体,站在丁长生的面前,丁长生走过去,把她搂在怀里,她没有一点反抗和扭捏,而且这样的情景好像还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从飞机上开始,他就把自己吊在了半空中,就好像是身上某个地方很痒,可是挠了几下,正当你感觉很舒服时,挠子没了,因为挠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所以一切都显得很被动,她也知道,在祛除那几个字之前,他们会有这么一段灵与肉的沟通。

    “别再折磨我了,我受不了了,快点给我……”翁蓝衣在丁长生的抚弄下,几乎不能自持,已经开始主动求欢了。

    “你看看你,这还没开始呢,就成了这样了,除了我,这个世界上可能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满足你了,那几个字,你还有必要祛除吗?”丁长生在她耳边问道。

    翁蓝衣闻言,没说话,只是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然后用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唇,仿佛是在下很大的决心似的。

    “祛除吧,祛除了我还可以和你这样的,我保证,我保证不会和他做这事的……”翁蓝衣解释道。

    可是这样的解释丁长生怎么会信,所以,他依旧是在她的耳边说道:“其实这几个字是我写的最好的几个字了,要是现在拿掉,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而且我保证,祛除了这几个字,我们之间就再没信任了,我也不会再和你有任何的关系,所以,你得想清楚了再说”。

    就在此时,翁蓝衣被丁长生慢慢推到了一张椅子上坐下,这是肖寒专门买来的逍遥椅,作用只有一个,就是男欢女爱用的。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