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199:掉进陷阱

时间:2018-05-30作者:钓人的鱼

    ,!

    “你这是要干嘛?”就在翁蓝衣意乱情迷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什么东西捆住了,睁眼一看,自己的胳膊被推到了头顶,然后被手铐拷住了。

    “不干嘛,你不是要祛除掉嘛,到时候怕你乱动,所以还是固定点比较好,否则的话,你一动,我很容易受到影响,到时候就弄得到处都是伤疤,你愿意啊?”丁长生白了她一眼,说道。

    开始时翁蓝衣是相信他的,可是当自己的双腿被架了起来,然后是被他用胶带层层缠起来,她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倒不是因为难为情,自己去看妇科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姿势,可是这样的姿势,还被捆扎起来,让她彻底失去了自由。

    “你来找我,还有别人知道吗?”丁长生问道。

    翁蓝衣本来就很紧张,听丁长生这么问,再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杀人狂魔的陷阱里了?

    急中生智的她说道:“我爸知道我来找你,我说有些合作的事,想和你一起谈谈,很紧急,所以就到北京来了”。

    丁长生笑笑,说道:“一看你就是在撒谎,其实,你来这里,祛除这几个字只是幌子而已,更重要的还是女人的本能,对吧,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待会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丁长生开始动手了,没错,只是在动手,而不是在动台子上的纹身枪,这里只有纹身枪,没有祛除纹身的工具和药液,只是她不知道而已,这就是丁长生的狡猾之处,无论去哪里祛除这几个字,都是极难为情的,除非去国外的大医院,可能外国人不认识中国字,不然,肯定会对她很感兴趣。

    翁蓝衣的身体开始在逍遥椅上扭动,丁长生的手一刻不停,但是有紧有慢,力道的把握像是在挠自己身上被蚊子叮的一个包,怎么舒服怎么挠,好像他早就知道怎么才能让她更舒服。

    开始时,翁蓝衣极力的忍着不去求他,可是鬼手十三招没人能忍得住,所以,三招下去,翁蓝衣就开始了哼哼,再下去两招,翁蓝衣已经忍耐不住,眼睛看向丁长生,眼神里充满了燃烧的火焰。

    “什么事?”丁长生明知故问道。

    “给,给我,不要再折磨我了……”

    “那你告诉我,你从聚鑫公司拿走了多少钱,通过做账,把这些亏空都算在了车蕊儿的头上”。

    “你要干嘛,你要替她报仇吗,嗯,哼……”翁蓝衣忍耐着,问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替她报仇,我只是想知道而已,还有就是,你要是能把这个帐做的再好看一点,让何家胜相信,这些钱都是谁拿走了,那就更完美了”。

    翁蓝衣此时的痛苦无人能理解,因为一边要忍受身体的渴望,一边还要开动脑筋思考丁长生到底是什么意思,身体和大脑不在一条线上,这也是一个常人无法忍受的问题,可是翁蓝衣在努力着。

    随着一条长长的水线激射而出,翁蓝衣还是没能做一个超人,还是一个常人,当然了,也没能忍受住丁长生的鬼手十三招,当然也不错了,至少挺过了第八招。

    翁蓝衣喘着粗气,丁长生当然不会停下,依然在努力的让她屈服在自己的这一双手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说怎么办,我就按照你说的办,求你,别再折磨我了,给我,给我吧……”

    “那这几个字怎么办,我待会还得帮你把这几个字祛除呢,现在没时间和你做别的事……”

    “字的事以后再说,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可以去两江找你,你也可以去北原找我……”翁蓝衣终于是松了口。

    丁长生愣了一下,还在考虑,翁蓝衣已经是忍不住了,身体扭动的更加厉害,要不是逍遥椅是固定在地面上的,恐怕她早就把椅子弄翻了。

    当零距离接触后,她才体会到了一种石头落地的感觉是一种什么心态了。

    “我觉得那几个字不够,还不能让你真正的体会到我对你的好,我想再给你纹几个字,怎么样,再说了,你既然不爱柯北了,干么还要顾及那几个字呢,你不是不会和他做那事了嘛,怎么,你还想着给他生个二胎啊?”丁长生一边动作,一边在她的耳边喃喃自语道。

    此时的翁蓝衣只顾着享受,丁长生说什么事她都会答应的,所以当丁长生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的时候,翁蓝衣无一不应允下来,可是丁长生却当真了,所以当一切都完事之后,翁蓝衣疲惫的在椅子上睡过去时,丁长生就开始了下半场的工作。

    炽烈的痛感让她再次惊醒过来,看到丁长生拿着一个熟悉的东西又开始在自己的身上作画了。

    “你干嘛啊,你要干嘛?”翁蓝衣叫唤着,可惜的是,她的身体被捆扎的很牢固,上半身再怎么激烈的挣扎,下面的部分稳如泰山,这样就可以让丁长生专心做事了。

    “你放心,想想刚刚你答应我什么事了,我现在只是在实现你的承诺,为你再多写几个字,让你做一个诚信的人”。丁长生说道。

    “啊,疼,你混蛋啊,你不讲信用,你说要给我祛除的,你现在又写字……”翁蓝衣狂喊道。

    丁长生停下了手里的活,然后起身从地上捡起来翁蓝衣的小裤裤,硬是塞到了她的嘴里。

    “真他妈的烦,再嚷嚷,把你脸上也纹上”。丁长生说完,专心自己的文字工作。

    这一刻,他好像是在做一件艺术品,可是翁蓝衣却早已筋疲力尽,再也无力挣扎,她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洞,再也没有能力挣扎出来,而丁长生就是隐藏在黑洞里具有强大吸引力的魔鬼,吸纳一切东西,吞噬所有的东西,让自己一无所有。

    胶带一圈一圈的撕掉,开始时翁蓝衣没什么感觉了,可是到了后来,每撕下一圈,自己的腿都会颤抖一下,因为胶带撕下时也带下了她腿上的绒毛,虽然白嫩,看不出什么毛发来,可是绒毛还是每个人都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