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202:陷入僵局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何书记,过年好”。翁蓝衣去了何家胜家,但是面无表情,看起来不像是来拜年的,倒像是来吊丧的。

    “蓝衣,我刚刚和老省长通了电话,他也不赞成你这个时候走,现在我们的很多事都没处理好,少了你,很多事都会陷入僵局,你爸也是这个意思”。何家胜说道。

    “没想到,何书记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替我想好了”。翁蓝衣有些不悦的说道。

    何家胜摇摇头,说道:“本来我是很想倚重柯北的,可是柯北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看看他干的那些事,这不是摆明了跳人家坑里了吗,上个坟搞的和皇帝祭祖似得,有什么意思,他就不该回去,我感觉这些年柯北是膨胀了,这下好了,他家的祖坟现在都成了旅游景点了”。

    “这些事都是被人陷害的……”

    “无论是不是被人陷害的,但是有一点很清楚,那就是柯北放松了警惕,这是第一因素,不要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别人,要是没有他的不小心,丁长生会有机会吗?”何家胜怒道。

    翁蓝衣见何家胜气的呼呼直喘,也知道他是真的生气了,所以没再说话,也不想多说。

    “无论怎么说,你现在不能走,再说了,就算是查柯北,也查不到你的头上来,这个拿去,就说你和柯北早就没有感情了,只是一直没有公开而已,你这里一定要挺住,有我在后面支撑,没人会把你怎么样”。何家胜把一个信封扔给了翁蓝衣。

    翁蓝衣一愣,拿出来一看,彻底惊呆了,居然是一本离婚证,时间还是去年这个时候的。

    “这是,这是什么时候……”

    “这是我刚刚让民政局赶制的,没经过你的同意,但是这也是为了保护你,还要把很多的档案都要修改,也是很麻烦的,希望你能领情”。何家胜说道。

    “何书记想的真是周到,谢谢,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翁蓝衣说道。

    “等一下,我听说聚鑫公司的账目很混乱,你最近整出来,我要看账目,总感觉这段时间有些不对劲,省里的事太多,聚鑫公司赶紧盘点,不行直接关掉算了,省的惹人注意”。何家胜说道。

    “既然要关掉聚鑫公司,何必让我留下来呢?”翁蓝衣问道。

    “你想走没问题,把聚鑫公司的事处理完了,再说了,你现在走了,你公司的那些事不可惜吗,也需要时间处理吧?”何家胜问道。

    这倒是说到了翁蓝衣的心坎上,的确是自己公司的一些事也需要处理,不然的话,现在走了,那些东西不知道会便宜谁呢?

    丁长生回到了北原,去了一趟车家河家里,无论怎么说,自己就算是算计车家河,也得去看看他,看看他现在怎么样,叶怡君一直都发信息说车家河最近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车书记,过年好,叶团长,过年好”。丁长生进了门,问候道。

    “坐吧,喝茶还是喝咖啡?”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说道:“什么都行”。

    然后坐到了车家河的旁边,他正在看电视,看到丁长生进来,点点头,然后看向丁长生,说道:“周一兵还是没消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说这家伙到底去哪了?”

    “车书记,依我看,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他要是出了问题,这问题早就该出来了,但是这么多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媳妇也好,情妇也罢,连个找的人都没有,这说明啥,说明周一兵是躲起来了,很可能他家里都知道他在哪,只是不说罢了”。丁长生说道。

    车家河听了丁长生的话,心里好受点,可是依然很担心的说道:“其实,我想到了他在哪,只是不敢确定,这个时候也不好再去多事”。

    “什么意思?”丁长生看看叶怡君,再看看车家河,问道。

    “你先去忙吧,我和长生说点事”。车家河看看叶怡君,说道。

    等到叶怡君上了楼,车家河这才小声说道:“我猜周一兵是被袁氏地产的人弄去了”。

    “什么意思?”丁长生一愣,问道。

    “你不知道,我最近一直都在想这事,都快要想魔怔了,在叶茹萍被我关着那段时间,凡是和她接触过的人,我说的是男人,现在都没消息了,周一兵是最后一个消失的,我担心他已经被袁氏地产的人报复了”。车家河小声说道。

    丁长生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问道:“真有这事?”

    “真有这事,我现在害怕的就是这事,我发现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一点法律观念都没有,胡乱搞,我担心他们现在也准备对我下黑手了,所以,我决定,在开班之后,就对袁氏地产进行新一轮的打击,在我的地盘上,想要威胁我,他们还嫩点”。车家河恶狠狠的说道。

    他这个时候想起来法律观念了,早干嘛去了,当初你私自关押叶茹萍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法律观念,你作为一个领导干部,为所欲为,现在又想和人讲法律了?

    “新一轮的打击?车书记,你可要想好了,现在是何书记不让再招惹袁氏地产了,这一轮的新闻热点刚刚下去,你可是下了红头文件的,这下该怎么办?”丁长生问道。

    “我听说了,袁氏地产正在卖地求生,我让她一块地都卖不出去,过了年,我就安排人在他们那些地块上进行物探,这个工作一天也是干,一年也是干,没事就在那里打孔,我想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时候结束,我要看到周一兵活着回来”。车家河说道。

    丁长生见到叶氏姐妹时,她们很高兴,没想到丁长生这么快就回来了,酒店的套间里什么都有,一天一夜不出门,也一样生活的很滋润,可是看起来丁长生并不是很高兴。

    “出什么事了,沮丧个脸,我们俩欠你什么了,我们现在就还,好不好?”叶茹萍放开之后,比叶文秋还有浪劲,坐在丁长生的大腿上,剥了一粒葡萄,送到了的丁长生的嘴里,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