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203:钓鱼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我今天去见车家河了”。丁长生说道。

    “嗯,怎么了,那个混蛋说什么了,是不是又要你替他做什么事?”叶茹萍问道。

    “没有,他只是告诉我说,他想要周一兵活着回去”。丁长生说道。

    叶茹萍一愣,随即笑道:“周一兵是他的狗腿子,他活着不活着,那是他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问你这事干嘛,什么意思啊?”

    叶茹萍这么说,但是叶文秋正在倒红酒,却没吱声,丁长生接过来酒杯里的红酒,可是被叶茹萍夺过去了。

    叶茹萍喝了一口,然后低头和丁长生吻在一起,又把红酒传递到了丁长生的嘴里,丁长生咽下去之后,她这才抬起头来,说道:“这个酒杯怎么样,这就是你们男人心心念念的皮杯嘛”。

    叶文秋倒是没有她姐姐这样的肚量,一直都闷闷不语。

    “我问你的话,你还没说呢,周一兵这个人对车家河很重要,所以,你们要是不把他交出来,恐怕车家河还会多事,到时候袁氏地产的发展,又要好事多磨了”。丁长生说道。

    叶茹萍闻言,站了起来,拉着丁长生走到了窗前,指着远处的一个施工现场,说道:“看那里,那是我们公司新建的第一个cbd,因为公司被查,所以耽搁了几个月的时间,昨天重新开始施工了,浇筑了新年的第一罐混凝土料,现在已经开始干活了,周一兵就在那里,活的是不可能了”。

    丁长生闻言皱眉看向她,叶茹萍淡淡的说道:“在一个不太重要的承重墙里,周一兵就在那里呢”。

    丁长生明白了叶茹萍说的话,顿时有些恶心,但是压住了,叶茹萍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都没有异样,自己还是个男人呢,怎么能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这太危险了,万一有人动那个承重墙,会出问题的”。丁长生说道。

    叶茹萍摇摇头,说道:“不会有问题,打碎了,和混凝土搅拌在一起了,比一颗石子大不了多少,谁会注意到这事,我还请了道士做法,我要把他永远的封印在那里,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丁长生听的头皮有些发麻,但还是忍住了,没吱声。

    “我在车家河那里出来之前,每天除了想公司的那些事,就是想出去后怎么把这些人除掉,我有的是时间,所以为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绝不相同的死亡方法,到现在为止,基本都实现了,就剩下一个车家河了,他还想要周一兵活着回去,他能想到周一兵在袁氏地产就说明他还不傻”。叶茹萍说道。

    丁长生此时无言以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叶文秋走过来,将酒杯递给了丁长生,然后碰了一下杯子,说道:“我姐姐从来没有受过那样的折磨,所以,她想要做什么,我都支持她,尤其是那些牲畜,她想要怎么处理,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替她去做,她为了叶家,忍受了太多的苦难”。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丁长生还能说什么呢,于是点点头,说道:“好吧,这事就当我没听说过,但是车家河会做什么,你们要小心,我到现在还在布局,希望北原的官场能自己内斗而崩溃,但是有何家胜这个定海神针在,很难,只能是一步一步来”。

    “需要我做什么吗?”叶茹萍问道。

    丁长生笑笑,抬手摸摸她的脸,说道:“需要你做的事很多”。

    说完,一弯腰,把她抱起来向大床上走去,然后两人在床上颠鸾倒凤起来。

    叶文秋看了几眼,然后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慢慢走向了大床,当她爬上大床的时候,已然和叶茹萍一样,早已身无寸缕,一前一后,两个女人,将丁长生加在一起,做成了一块人肉三明治。

    翁蓝衣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关着灯,看着外面的灯火辉煌,还有时不时有人偷偷燃放的烟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几天自己的感觉就像是幻觉一样,尤其是现在,如梦如幻,极不真实。

    现在柯北怎么样了,不知道他上船了没有,从此以后,两人可能再也见不到了,虽然从一开始自己就不爱他,可是谁说一定要相爱才能做夫妻呢,自己和柯北这些年相互配合,不也是帮她捞下了巨额财富吗?

    自己这辈子早已毁了,这是丁长生说的话,想到这里,她不禁打开了灯,拉上了窗帘,借助手机的拍摄,看他给自己隐秘部位的纹身,现在的她,恨不得一枪崩了他,可是想到和他接触的这几次,她感觉自己真是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居然看着这些字就湿了。

    毫无疑问,丁长生就是一抹茶几玻璃上的粉末,明知道不能再沉迷下去,可是偏偏有个声音告诉她,最后一次,再来最后一次,这种身体的放纵不受精神的控制,这是她现在的感受。

    “喂,哪位?”丁长生短暂的停下了和叶氏姐妹的游戏,接通了电话。

    “是我,我想见你,现在……”翁蓝衣说出这句话时,立刻就后悔了。

    “我现在没空”。于是扔掉了电话,将其扔在了床铺上,丁长生没有挂断,他当然知道,因为他是故意的,所以,当翁蓝衣和想要再说话的时候,听到的却不是丁长生和她的对话,而是让她渴望了很久的声音。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她一直没有挂断电话,一直都在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那种声音已经让她瘫在地毯上两次,依然是不想挂断。

    她不知道对面是谁,不知道是什么女人能叫出那么动听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在一个孤独寂寞冷的女人耳朵边,发出这样的声音,无疑是比毒品还要毒一百倍的东西,她也第一次明白了,原来听觉给人的刺激远比视觉还要奔放和炽烈,让她不能自拔。

    丁长生看着手机一直都处在通话的状态,他很满意这一次自己的表现,对方在做什么他都能猜到,钓鱼也是有程序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