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204:一地鸡毛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曾经最流行的一个词就是失联,这几年用的特别多,而柯北的失联让北原官场都是始料未及的,就连丁长生都感到意外,所以,当上班之后,丁长生从仲华那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愣了好一会。

    “这事看起来没人知道,但是这事肯定是有人早就知道,至少何家胜应该是知道的”。仲华在电话里说道。

    “那现在呢,省里有什么动作吗?”丁长生问道。

    “一地鸡毛,全都慌了,很明显,在北原还没发生过这种事,而且还是这么高级别的领导,省公安厅已经立案了,接下来就是调查去向,你说他会去哪,是活着呢还是死了?”仲华说道。

    “这个不好说啊,翁蓝衣也不知道吗?”丁长生问道。

    “不清楚,正在调查,反正上面很生气,何家胜已经去北京解释了,他的解释起到多大的作用,还很难说,但愿他只是去度假了还没回来而已,要是真跑了,那中北省省委的责任可就大了,何家胜还真是要好好解释一下这件事”。仲华说道。

    “那都是无所谓的,柯北跑了,很多事都没了头绪,很明显是,凡是和柯北有关的事,都将查无实据,这是最要命的,慢说很多人就安全了,就是不安全,证据也会很少,柯北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更何况他老丈人还是前省长,这就更加有意思了”。丁长生说道。

    “看看再说吧,我觉得这事很悬”。仲华说道。

    丁长生挂了电话,正在思考怎么着和翁蓝衣联系一下,问问情况,翁蓝衣肯定知道内情,只是不说罢了,所以,要想知道真的假的,就得见到翁蓝衣,但是自己也不想这个时候去省里,省里没人喜欢自己不说,还因为丁长生把目光聚集在了市里。

    他不去找别人,但是不代表别人不来找他,这不,党荣贵先找上门来了。

    “老党,坐下说,这气喘吁吁的,啥事?”丁长生问道。

    “据说柯北跑了,丁市长,你在省城的关系多,知道这事吗?”党荣贵问道。

    “我也是刚刚听说,我在省城哪有什么关系,是仲省长打电话告诉我的,真是没想到,柯北会走到这一步,可惜了,他是很有前途的一个干部”。丁长生可惜的说道。

    “唉,我现在不是可惜他,我是可惜翁蓝衣,他们是两口子,不知道蓝衣会不会受牵连,这要是被柯北给牵连了,这事就真的麻烦了”。党荣贵说道。

    “这么说,你还在想着翁蓝衣,你觉得你们还有可能吗,柯北是跑了,但不是死了,而且他们夫妻这么多年”。

    “丁市长,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的意思,现在呢,你的注意力要放在市里,尤其是市局里,要在短时间内把市局关系捋顺了,破几个案子,让老百姓对市局有信心,别老是骂我们警察就知道吃,吃饱了不干活”。丁长生说说道。

    “我知道,市局的事我一定抓紧,但是翁蓝衣那里,丁市长,你要是有办法,最好是和她联系一下,我看……”

    “你不要看了,你看也是白看,上面当然有自己的主意,我们就不要瞎掺和了”。丁长生说道。

    党荣贵走了之后,丁长生关上门,然后给翁蓝衣打了个电话。

    “喂,我是丁长生,你什么时候回来一下,我去你爸那里吃顿饭,和你谈点事”。丁长生说道。

    “我现在哪里都去不了,纪委要我在省城待着,你要是想见我,就来省城吧”。翁蓝衣说道。

    丁长生一听,说道:“那好吧,好好配合调查,我相信你的问题应该没有那么复杂”。

    丁长生打了个这个电话就后悔了,既然翁蓝衣已经被限制自由了,那电话也是被监听了的,自己和她这个时候通电话,实在是有些不明智。

    官场没有秘密,柯北出走的事在中北省官场掀起了轩然大波,其他的地市还好点,但是两江市可就是翻了天了,因为两江市是柯北的老家,这里当然是最受人注意的了。

    此时的柯清河没有在单位上班,从多方渠道打听清楚了消息的真实性之后,立刻回了家,在自己家别墅的地下室里开始疯狂的焚烧东西,什么东西呢?钱,一捆捆的钱,从地下室的窗户里往外冒烟,虽然是夜里,可是到处都弥漫着一股烧纸的味道,邻居以为是着火了,于是立刻报警,可是当消防警察冲进去看到那一幕时,简直惊呆了。

    郎国庆和丁长生是被叫去的,丁长生到的稍微早了一点,门口站着消防队的,还有几个是柯家的子弟,柯家子弟堵在门口不让进,屋里在干什么不知道,但是当丁长生询问了消防队的人之后才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丁长生知道,这个时候要是不尽快看到真相,里面会不会转移都很难说,于是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你谁啊,不能进去,拦着点……”柯家的几个子弟挡在了门口。

    丁长生看着这几个人,说了一句话:“谁拦着,待会一起抓”。

    可是这几个人看起来是柯家比较听话的子弟,也不知道外面的形势,在他们眼里,柯清河就是他们在本地最大的靠山,省里的靠山也不小,所以敢拦着丁长生不让进。

    丁长生甩手就是一耳光,然后三脚两拳下去,四个人被打打倒了三个,丁长生拍拍手,说道:“过来,一块解决了,省的费二回劲了”。

    这家伙一看不对,回头就往屋里走,准备把门关死,可是被丁长生一脚踹门上,这小子在门口被砸的鼻子冒血。

    “丁市长,丁市长,给个面子,把这些人弄走就算了,你要什么,尽管说,我没二话,我保证,您在两江干什么,我柯家的人都会鼎力支持,我保证……”丁长生刚刚进去,柯清河拱手作揖,差点就跪下了,可是客厅里一个箱子,里面是满满一箱子钱,正在往楼上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