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694章 算账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陈焕强毕竟是老江湖了,不会被丁长生这点吓唬就吐了口,从最初的震惊中醒过来,看向丁长生,笑了笑。

    丁长生心理暗骂,这个老家伙,还真是狡猾,到现在为止,一句有用的话都没说,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让丁长生很想照他的脸上给他一拳。

    “实话说了吧,这个人现在什么都说了,而且说的很详细,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汇报给省里,如果省里不敢下决定,我就把这些东西公开,这一切就看你今天的态度了”。丁长生点了支烟,说道。

    陈焕强愣了一下,本想发火狠狠的和丁长生吵一架,但是想起来安靖的话,说道:“你想要什么?”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陈焕强,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能要啥,我是个官员,但是我不缺钱,这使我没有了大多数官员具有的软肋,所以,你如果是想要收买我,那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我听你亲口说,朱佩君和邸坤成是不是你办出去的,如果是,他们现在在哪里,就这么简单,其他的事我都可以帮你化解掉,比如这个孤狼,他说他杀了甄绿竹后,第一时间就通知了你,你说没事,让他离开湖州,擦干净屁股就行”。

    陈焕强虽然是个老狐狸,但是丁长生却是干过警察的,学习过如何诱导性的审讯嫌疑犯,所以此时的陈焕强还真不是丁长生的对手,更何况他现在的确是处于劣势,而且如果能让他出门想想,他肯定会想明白,这事和他没多少直接的关系。

    可是丁长生不按套路出牌,而且安靖来的时候给他灌输的那一套丁长生还是不要惹的好,以及现在的证据确凿,问题是他真的是两天没联系到孤狼了,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真的被抓了,可是看看这些笔录,好像都是孤狼说的没错。

    “利用比特币转移资金上千亿,陈焕强,你真是够可以的,你不承认也没关系,这些东西要是爆出去的话,我想总会有人找你算账的,我就不信你把上面的都买通了,你要是出了事,还会有其他人代替你,所以,你没那么重要,而且你知道的太多了,说不定把你灭口都是真的”。丁长生说道。

    “没错,邸坤成和朱佩君都是我送出去的,怎么样吧?”陈焕强问道。

    丁长生继续问道:“他们现在在哪?”

    “朱佩君在日本,邸坤成在美国”。陈焕强说道。

    “那好,我要他们的详细地址”。

    “朱佩君的地址我不知道,至于邸坤成的地址,你向安靖要就行,他现在和安靖在一起,正在帮着安靖打理生意呢”。陈焕强说道。

    “朱佩君从你这里洗出去了多少钱?”丁长生问道。

    “朱佩君的钱很少,她大部分的钱都是到日本后,日本人给她的,那是对她的回报,而且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她有日本血统,所以不但是在经济上为日本人做了贡献,而且还有不少政治情报也是她传出去的”。陈焕强说道。

    “日本血统?扯淡的吧,这怎么可能呢?”丁长生问道。

    “我说的是真的,二战之后,大部分的日本人被遣返,但是有相当一部分的日本高级间谍留了下来,尤其是在东北,改头换面,娶个当地的老婆,取得中国人的身份,那年头一家死绝了的多的是,冒充个谁取得新中国合法的身份很正常,慢慢就变成了中国人,然后一代代的传下来,这些间谍据说都是精英,朱佩君就是他们这些高级间谍的一个后代而已,你看大陆每年这么多人去日本旅游,其实这里面应该是有不少小日本的后代去日本缴纳情报了”。陈焕强说道。

    “你有证据?”丁长生问道。

    “我是做生意赚钱的,对这些我不感兴趣,我才懒得管这些破事呢”。陈焕强说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也知道你和安靖的关系,你劝劝他,要是真想在湖州继续做下去,把政府头上的这些担保都撤掉,我不再找他的麻烦,你也是一样,孤狼是孤狼,你是你,你不再找肖寒的麻烦,我也不会和你过不去,你爱怎着就怎么着,和我没关系”。

    “我做不了安靖的主”。

    “我知道,我是让你给他带个话,又不是让你替他担保,他把钱都转移到国外去了,让湖州老百姓替他还债,门都没有,这是我的底线”。丁长生说道。

    陈焕强点点头,说道:“丁市长,我觉得你这样干下去,是干不长的,你想过没有,你这样会得罪多少人,至少你现在得罪我了”。

    “我是怕得罪人的人吗,我要是怕得罪人,就不回来了,在国外逍遥多好,所以,你也不要拿这话吓唬我,没用,不得罪我的人,我不会轻易的去招惹别人,但是如果有人招惹我,我也不怕事”。丁长生说道。

    “好吧,这话我会带到的,东西也没给你了,告辞”。陈焕强说着就要站起来,但是被丁长生又叫住了。

    “比特币工厂的事,我帮你摆平了,不用谢我,陈焕强,你和我老丈人的帐是不是还没算清呢?”丁长生问道。

    陈焕强一下子愣住了,问道:“你老丈人?什么帐?”

    “我前老丈人是秦振邦,你不会忘了你和他之间还有些帐没算吧?”丁长生问道。

    听到丁长生说起秦振邦,陈焕强的脸色明显的微微发生了变化,这让丁长生明白,秦墨没说错,陈焕强和秦振邦之间还真是有些帐没算清呢。

    “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我早忘了,我也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陈焕强说道。

    丁长生只是看着他,不吱声,最后,陈焕强被丁长生盯的很不舒服,这才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也没想怎么样,我只是想知道,陈总你什么时候能把这帐给算算,你也看出来了,被我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你麻烦,我也麻烦,何必呢,欠钱就还钱,这有什么难的吗?”丁长生问道。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