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696章 下风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好好,是我的错,我说错话了,你今晚看戏,你想做什么都行,到时候你就知道有多精彩了,我保证你会看上瘾的”。丁长生说道。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要是不好看,你上台演去”。周红旗说道。

    “好,没问题,我上去演,对了,秦墨这几天要回来了,你和她见个面吗?”丁长生问道。

    “怎么着,这是要我见大奶奶吗?你是要我屈服于她了?”周红旗问道。

    “你看你,说什么呢,什么屈服不屈服的, 你不愿意见就算了,无所谓,反正你们也不经常见面,我只是觉得吧,你们俩都是北京那个圈子里的,应该可以谈的来,既然是话不投机,那就算了,再打起来,我可难受了”。丁长生说道。

    “好,没问题,你安排吧,我见见她,她还能吃了我不成吗?”周红旗赌气说道。

    “怎么会呢,是我有些事想要求你们办,陈焕强这个人很难对付,他在北京的圈子里人脉不少,我的意思是,怎么帮我能把这个人搞定,但是又不会得罪太多人,我知道,我要是把陈焕强折了,肯定有很多人要恨死我了”。丁长生说道。

    “这事还是见面说吧,在电话里说不安全”。周红旗说道。

    丁长生也就住了嘴,这个时候,胡明华带着安靖进来了。

    丁长生对待安靖和陈焕强全然不同,不但是站起来,还主动绕过了桌子,和安靖握了握手,然后一起坐在了沙发区,胡明华还上了茶。

    “待遇不低啊,居然还能有水喝,陈焕强可是把你骂了个狗血喷头,说你连口水都没给他喝,还开着这么热的空调,他口干舌燥,快要疯了”。安靖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陈焕强是个什么东西,在湖州一分钱的投资没有,但是你不一样啊,你是我们湖州的投资大户,虽然到现在为止都是在圈钱圈地,没关系,只要是你肯投资,我们对你还是贵宾待遇”。

    安靖知道丁长生没这么好心,问道:“代价呢?”

    “你要么把钱给银行还上,把市政府撤出来,要么是给银行做工作,把我们的担保撤销了,让他们主动放弃我们的担保,我们也好撤出来,至于你下一步坑谁,和我们没关系,我就这一个态度,够简单吧?”丁长生问道。

    “安德鲁呢?”安靖答非所问道。

    “放心吧,我关照过市局了,说那是安总的朋友,不会难为他,只要是把事情说明白了,那就没问题了,安总,只要是你放市政府一马,我也可以放你一马,包括许家铭都可以回来,我不再追究了,这事我就可以做主,安德鲁跑到我家里杀我这事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但是贷款担保的事,你必须要换人,或者是还钱,没别的选择”。丁长生说道。

    “你现在要我换担保人,我上哪找去?”安靖急了,说道。

    丁长生不着急,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看着着急上火的安靖,说道:“我知道你的人脉资源,你要么是把钱都弄回来,然后把钱都用在开发上,要么是换担保人,你把贷款的钱都通过陈焕强转移出去了,这事要是你爸知道了,他会不会骂你,你这是要让湖州老百姓为你埋单啊?”

    “长生,我这么说吧,咱们都是老熟人了,我爸还在江都的时候,咱们好像就见过面,这中间呢,还有周红旗,对吧,不看僧面看佛面,你就不能放我一马,说,你想要什么报酬,我只要是能做到,我肯定做”。安靖说道。

    “你肯定能做到啊,就是把贷款还上,或者是让银行主动放弃市政府的担保,我知道他们都被你喂饱了,这事你说了他们不敢不听,就这么点事,你还办不了,我可告诉你,安德鲁现在是在市局,我可以做主,但是要是安德鲁被弄去了省厅,我说话就不好使了,你以为省里都是你的关系,都能帮你圆过去这事吗?”丁长生问道。

    这话说到了点子上,安靖也是害怕安德鲁到处乱喷,到时候自己那点事就全世界都知道了,所以,与丁长生妥协是他此行的目的所在。

    至于担保,他能找到新的担保人,也能拿那些土地去做担保,虽然是每一宗土地都做过担保了,而且是担保给了不同的银行,但是找几个公司为他做短期担保,凭着他的身份地位,这不难,但是都没有政府这个担保稳妥,至于说让他把吃进去的钱,再吐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我要是真的把市政府的担保撤掉了,那许家铭和安德鲁呢?你准备怎么处理?”安靖问道。

    丁长生说道:“我说话算话,我就当他们俩的事没发生过,许家铭爱干什么干什么,安德鲁爱去哪去哪,和我没关系,只要是在湖州的地界上守法守规,我可以放他们一马”。

    安靖点点头,说道:“你说话算话?”

    “我说话肯定算话,你放心吧,我对你没兴趣,只要是不危害到我负责的领域里,你爱祸害谁就去祸害谁,对了,孤狼杀了甄绿竹这事,邸坤成知道吗?”丁长生问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还忘了说了,既然甄绿竹这事和你没关系,你就不要再参与了,邸坤成还不知道这事,我也不想他知道……”

    “这么说你们俩现在在一起了?”丁长生终于套出来这句话了。

    安靖也意识到了自己失言,想要打马虎眼糊弄过去,但是丁长生却继续问道:“听说邸坤成在为你在外面打理生意呢?”

    “你听谁说的,没有的事”。安靖矢口否认道。

    “是吗,我还能听谁说的,陈焕强呗,他刚从我这里走了,我的记性还没这么差吧,他说的很明白,邸坤成是和你在一起,在洛杉矶吧?”丁长生问道。

    “没有,自从他出去之后,我就没见过他”。安靖说道。

    丁长生笑了笑,不说话。

    “我说的是真的”。

    “是,但是我相信安德鲁说的也是真的”。丁长生说道,安靖直接没话说了。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