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699章 反转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这些都是干什么用的?”周红旗指着一些五颜六色很漂亮的绳子,问道。

    “绑人用的,你看看这个说明书,很好玩的,你要不要试试?我也是一知半解,这是朋友的房子,我只不过是来借住”。丁长生说道。

    “借住?是吗,就是单单借住吗,你那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周红旗问道。

    丁长生挑了一根黄色的绳子,递向周红旗,问道:“你看看这根怎么样,我觉得挺鲜艳的,和你的皮肤也很般配,要不要试试,我明天要去北京了,你就是想试试的话也没机会了”。

    周红旗本来很想说‘你别打岔’。可是话到嘴边就变了,居然就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他了,连她自己都感到自己简直是疯了,怎么就这么相信他,丁长生拿着绳子捋直了,该打结的地方打好了结,可是此时周红旗变卦了,说道:“我不想玩了,放开我”。

    丁长生无奈,这种事自愿才好玩,要是强迫就会挣扎,就会让这件事变得很麻烦,然后还可能会出意外。

    “那好吧,我们还是去睡觉”。丁长生说道。

    “不行,我还想看看你到底是怎么绑的呢,你去叫她来,绑她,我当观众,或者是你的助手”。周红旗笑着说道。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她就算了,今天她的心情肯定不好,别再出什么事,她的精神今天肯定是崩了一天了,再玩这个,还不得把精神给绷断了?”

    周红旗看看丁长生,白了他一眼,转身出去了,丁长生也跟着出去了,但还是没想到周红旗去找肖寒了,他本来是想拦住她的,但是又一想,她们之间的关系比自己长远多了,而且要是不让周红旗出来这口气,恐怕以后还会和肖寒过不去,现在也是个机会。

    于是转身回到了调教室里,点了一支烟,等待着周红旗回来,他倒是想看看周红旗有没有这个本事,能把肖寒叫来。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两人的脚步声果然是一前一后的传来,连丁长生都惊讶了,不知道周红旗用了什么招数,肖寒居然肯听她的话,跟着过来了,这还不算完,当她们俩一起出现在丁长生的眼前时,丁长生的血脉有些喷张了。

    因为此时肖寒居然是全身没有一点布料,光光的站在丁长生的面前。

    “嗯,这根黄色的不适合你,这根吧,黑色的,你的皮肤比较白,黑白分明,怎么样,这根喜欢吗?”周红旗亲自为肖寒挑了一根绳子,眼睛里根本没有丁长生这个人似的。

    肖寒根本没看周红旗,她的眼睛里只有丁长生,也许是看到了丁长生的窘迫,说道:“无所谓,我又不是没玩过这个,你尽管玩就是了,她是好奇,我也想给她展示一下,做个示范,说不定下次她就喜欢了”。

    丁长生拿着绳子,周红旗拿着示范说明书,再加上肖寒的指导,终于把一截黑色的绳子绑在了肖寒的身上,龟甲缚,这是捆绑艺术里最经典的一款,因为绳子要穿过她的两腿中间,所以此时周红旗用手指勾住一段绳子开始拉拽,肖寒全身都像是绷紧了一样。

    “玩够了吧?”肖寒瞪着周红旗问道。

    周红旗此时玩的正是开心的时候,丁长生装作没看见,女人之间的事,他还是少搀和为好,就在她们俩玩的开心的时候,丁长生回屋去休息了。

    躺在床上等周红旗回来呢,没想到一下子就睡过去了,待到第二天早晨被闹铃叫醒时,发现昨晚周红旗根本就没回来,身边的床铺都是凉的。

    起来洗刷完了,肖寒也起来了,还挺自觉,因为昨晚丁长生告诉她了几点准备出发。

    “周红旗呢?”丁长生问道。

    “还在睡呢,估计到中午了吧,昨晚她睡的很晚,我都不知道她几点睡的”。肖寒说道。

    丁长生和肖寒吃了点东西后,就直奔高铁站了,到了这个时候,肖寒才说道:“嗯,有点事我没和你说,说了你别生气”。

    丁长生一愣,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嗯,周红旗吧,昨天,昨天的事她做的太过分了,所以……”

    “你们吵架了,还是打起来了?”丁长生问道。

    “没有,我们好着呢,只是昨晚你走了之后,她对我实在是太过分了,所以,等把我解开后,我告诉她这样很好玩,于是诱导她,也帮着她绑起来了,不过我把她绑在那个房间里了,你要是有谁比较方便,把她放出来吧,我刚刚出门时看过,没事,那眼睛瞪得,能吃了我,不过我不怕,谁让她先招惹我的”。肖寒说道。

    “你说什么,你是说你昨晚绑了她一夜,你呀你,我还指望你们俩能和好呢,这下好了,你肯定是彻底把她给得罪了你,你呀你……”丁长生指着她的鼻子不知道说什么了,但是刚刚想起身下车时,动车开动了,下不去了。

    丁长生没办法,只能是给何晴打了个电话,那是谷乐乐姐妹的房子,何晴准备的,她当然有那里的钥匙,再说了何晴也是自己信得过的人,他都没问肖寒是穿着衣服绑的,还是扒光了绑的。

    周红旗啊周红旗,这么精明的一个人居然栽在了肖寒的手里,车还没到江都呢,丁长生就接到了周红旗的电话。

    “你看看,来电话了,这肯定是放出来了,你猜她会怎么说?”丁长生问道。

    肖寒拿过来他的耳机子,一人戴上一个耳朵,丁先生接通了电话。

    “丁长生,那个贱人呢?”周红旗在电话里大喊道。

    丁长生先是把耳机摘了下来,看看肖寒,回答道:“怎么这是,火气这么大,出什么事了?”

    “你少废话,我问你,肖寒那个贱人呢,是不是和你在一起呢?”周红旗问道。

    “是,是和我在一起,不是说好了嘛,跟我一起去北京,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啊,出什么事了?”丁长生问道。

    “你把肖寒那个贱人给我从火车上扔下去,这个混蛋,贱货,她绑了我一夜……呜呜呜……”周红旗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