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705章 贺乐蕊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这家伙是个粗人,干点别的事还行,这样细致的事还得指望你呢,对了,我今天给陈尔旦和陈六都说了,让他们给你找个女保镖,保护你在北京的安全,我还是不怎么放心你,陈焕强在北京的势力比在湖州可大的多”。丁长生说道。

    肖寒一愣,转身问道,“你是说他还敢招惹我?”

    “以防万一吧,如果他敢呢,我不在你身边,这是绝对不行的,所以,我必须要做到有备无患才行”。丁长生说道。

    肖寒点点头说道:“那行吧,我谢谢你了”。

    “那我先去睡了,你别熬太晚了,明早秦墨要早走,和周红旗一起去湖州”。丁长生说道。

    肖寒笑笑,说道:“周红旗真是不仗义,我觉得吧,她那点小九九,秦墨一眼就看穿了,只是不和她一般见识罢了,人家秦墨刚刚回来,她就把人家叫走,大家谁也不是傻子,何必呢”。

    丁长生笑笑,说道:“这不关你的事,你少操心吧”。

    “我知道,我才不管这些事呢,不过我刚刚在想,你既然来北京了,有个人你倒是该见见,但是见之前呢,最好是和秦墨打个招呼,免得你们之间再有什么误会”。肖寒说道。

    “什么意思?”丁长生没明白肖寒说的是什么意思,于是搬了把椅子坐下了,问道。

    “秦振邦,秦墨的父亲,他是死了,但是他死之前,我听说对自己的财产也做了分配,其中有个女人得到了不少,你知道吗?”

    “女人?哦,你说的是他那个相好吧,这无所谓,反正秦墨她爹钱多的是,给谁都是他自己的自由,对吧,你现在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丁长生问道。

    “我听说那个女人叫贺乐蕊,对吧?”

    丁长生挠挠头,说道:“好像是,不过自从秦振邦去世之后,我也不久就出国了,再没和这个人联系过,秦墨也没提过这个人,你忽然说起这个人来,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现在跟着谁我不知道,但是在京城的人脉关系网里,却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据说和很多人都能搭上关系,我在想,我在北京是有些关系,但是话说回来了,我接触到的人毕竟是地位有限,我想着,你要是方便的话,联系一下那个女人,为我牵个线,我们和她联系,以后说不定很多事都可以帮上你的忙”。肖寒说道。

    “我现在连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都没了,怎么联系?”丁长生想了想说道。

    肖寒拿出手机来,在纸上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交给了丁长生,说道:“我早就打听好了,你只需要帮我牵线就可以,剩下的事我来做”。肖寒说道。

    丁先生笑笑,看了看纸条上的电话号码,然后又还给了她,说道:“明天等我消息吧”。

    秦墨是个守时的人,所以,一大早就被闹钟给吵醒了,搂着丁长生又腻歪了一阵之后,不得不起床了。

    丁长生托着腮帮,看着一旁穿衣服的秦墨,伸手一拉,刚刚穿了一半衣服的秦墨被丁长生又拉回了床上。

    “哎呀,你干嘛,你的小情人都等不及了,待会该晚了”。秦墨说道。

    “等下,和你商量件事,你和你小妈联系过吗?”丁长生问道。

    “什么小妈?胡说八道什么呢?”秦墨一愣,问道。

    “贺乐蕊,你们联系过吗?”丁长生问道。

    秦墨一愣,问道:“你想干嘛,欠打了是吧?”

    “不是,我是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她现在京城里混的挺好的,我想让陈尔旦派个人和她接触一下,为未来的生意做个铺垫,总比用到人家了再去求人家好的多吧”。丁长生说道。

    “我没和她联系过,自从我爸去世之后,我再没和她有多接触,你要是想呢,你就去,不用和我说,我没意见,我知道你在国内干的很不顺手,到处都是掣肘,没关系的,我不会有什么意见,再说了,她也陪了我爸那么多年,虽然我知道,我爸没少给她钱,做人嘛,总是要图一些东西的,最可怕的就是那种无欲无求的人,你都不知道他想要什么,这样的人最危险,所以,贺乐蕊应该不是那样的人,你可以和她接触下”。秦墨说道。

    “那好,那我就安排了,看看再说吧,到时候有什么进展,我会随时向你汇报的”。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秦墨点点头,忽然问道:“你那个所谓的朋友,就是肖寒吧”。

    “什么?”丁长生一愣,不想承认,因为他看的出来,秦墨对这件事并不是很热衷,所以担心秦墨以后对肖寒有意见。

    “我是说,出这个点子的人是肖寒吧?”秦墨问道。

    “你看看,什么事都瞒不过你”。丁长生说道。

    “既然知道瞒不过我,还不一开始就和我说实话,还拐弯抹角干什么,长生我告诉你,我们是夫妻,是一体,有什么事你和我直说就是了,我能做到的,我肯定会支持你,我做不到的呢,我也会告诉你我为什么做不到,你再想办法,没必要和我藏着掖着,好吧?”秦墨问道。

    “是,我错了,好吧,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就让肖寒去接触一下贺乐蕊?”丁长生问道。

    “别,肖寒和她应该是没有过接触,所以你不要让她先去了,你最好是亲自去,她也会念在我爸的面子上,可能会答应你一些条件,不过现在的人都是无利不起早,所以,你要是想和她合作的长久,最好是还是把利益捆在一起,这样才能让她在该出力的时候出力,要不然,要这个关系干啥?”秦墨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今天联系她,看看能不能见个面,对了,我还要说你回来的事吗?”丁长生问道。

    秦墨愣了一下,穿上了裤子,系上了腰带,这才话道:“可以,就说我回来了,她要是想见我呢,就等我回北京再说,不过,好多年了,见了面还能说什么呢?”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