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712章 某些人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丁长生问杜山魁道。

    “一切都是按照我们计划的在往前推进,我在这里找了不少人,可以帮我做不少事情,就是花费高了点……”

    “钱不是问题,现在事情有了些变化,我得到了一个可靠的消息,仲华可能要到中北省任职省长,所以,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往这方面倾斜一下,观察一下现在的政局,打听一下这方面的问题,如果将来仲华到了中北省,也算是我对他的一点回报吧”。丁长生说道。

    “他要来中北省?那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再结交一些这方面的朋友,对了,那个周一兵我打听的差不多了,在北原市很有名,出了名的狠,但是也不是绝对的干净,你想什么时候动手都可以”。杜山魁说道。

    “原来我是很想动手,为闫培功的事要个说法,但是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不知道这个人将来会不会有用,所以还是等等再说吧,还有,你帮我再查查袁氏地产的消息,我今天在江都遇到了袁氏地产的行政总裁叶茹萍,不知道她来江都是干啥的,我晚上和她见面,探探底,你查下袁氏地产现在是在为谁做事”。丁长生说道。

    “好,没问题,我会查清楚的,袁氏地产在北原市是很有名的,应该是不难查”。杜山魁说道。

    “嗯,在北原市就你一个人,你一定要小心,做事稳当点,有些事宁肯不做,也不能有危险,明白吗?”丁长生嘱咐道。

    “我知道,心里有数”。杜山魁说道。

    挂了电话,丁长生出了门,打车回了家里,秦墨早就回来了,正在和石梅贞一起做饭呢。

    “怎么才做饭啊?”丁长生问道。

    “我们刚刚出去逛街了,对了,待会顾晓萌也过来吃饭,你去门口接她一下吧,我担心她进不来”。石梅贞说道。

    “她也来,你们怎么叫她也过来了,怎么着,这是要聚会啊?”丁长生问道。

    “是不是聚会,你心里没数吗,去吧,她这个点该到了”。秦墨说道。

    秦墨这么一说,丁长生没脾气了,乖乖的出了门去接顾晓萌了。

    “唉,我看哪,还是你回来照顾他吧,我是管不了他,十天半月不回来是常事,而且他远在湖州,也不让我跟着去,你说我在国内有啥作用吧,我看还是你能管得住他,我是管不了”。待丁长生走了,石梅贞对秦墨说道。

    秦墨笑笑,说道:“当时可是说好了的,现在再换人不合适,再说了,对他来说也不是好事,离婚结婚哪有那么简单的事,你走了,我来了,人家会怎么说他,肯定是没好话,他愿意回来干点事,还有就是宇文家的事没完,你就得在国内呆着,别后悔了,没用的”。

    “那他那些破事,你就不管了?”石梅贞问道。

    “那些事啊,他愿意做就做呗,反正就是这样了,那些女人愿意在国内陪着他就陪吧,我也管不了,但是我们那地方是不会再有人进去了,我也不会再让其他人进去,你放心好了”。秦墨说道。

    “你刚刚说你是和周红旗一起来的,她人呢?”石梅贞问道。

    “唉,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说,那个丫头可不是一般的人,我看,将来这事有的玩了,心眼太多了,而且还主动和我讲了她和丁长生的事,你见过这样的吗,这是在向我示威了,我和她早就认识,我们可以说还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你说现在搞成了这样怎么收场,就看他怎么做了,这个顾晓萌,你知道多少?”秦墨问道。

    石梅贞摇摇头,说道:“别提了,现在这关系,太混乱,但是我知道的是,他们肯定是有关系,绝对的,你说现在顾晓萌的妈都成了我后妈了,这关系你怎么处啊,都怪丁长生这个混蛋王八蛋,搞的是一团糟”。

    “你也别烦了,就当这事没发生过,或者是就当这事你不知道罢了,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有时候,还是装糊涂好”。秦墨说道。

    丁长生在门口等了一会,果然看到顾晓萌的车慢悠悠的开了过来,要不是丁长生到门口来接,她还真是进不来,这里是干休所,门卫还是很严格的,没办法,这里住的老家伙们都是以前的领导,余威尚在。

    “你还真敢来啊,你知道今天谁来了吗?”丁长生上了车,问顾晓萌道。

    “知道啊,秦墨来了,对吧,你的前妻和现妻,她们找我能干啥,无非是想要教我怎么懂规矩是吧,没问题啊,反正我也好久没上课了,也想听听她们的课怎么样,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顾晓萌无所谓的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我怎么听着这情绪有些不对啊?你不会是来打架的吧?”

    “打架?我有那么没教养吗,再说了,我和石梅贞现在是什么关系,我们是姐妹啊,我妈和她爹,那是正经的两口子,我会做那些出格的事吗?她给我打电话说,秦墨大姐来了,让我过来一趟,你说我敢不来吗?”顾晓萌撅着嘴说道。

    虽然顾晓萌说自己没情绪,但是丁长生怎么听都像是带着吵架的情绪来的,这个时候也很想下车躲出去,但是又一想,顾晓萌自己一个人来的,再吃了亏,自己这个时候躲出去太不男人了,于是硬着头皮进了家门。

    刚刚一进门,秦墨看到了顾晓萌,就洗了洗手过来了,双手抓住了顾晓萌的手开始了她的表演,丁长生是这么认为的,就是女人和女人之间的表演。

    “哎呀呀,我说呢,是什么样的女孩子能让某些人连伦理道德都顾不上了,果然是一个美人坯子,晓萌妹子,我要是个男人,也会忍不住的,所以呢,某些人没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说完,秦墨看了一眼丁长生。

    当然了,这个某些人,就是指的丁长生了,不过不顾伦理道德这话还是让顾晓萌的脸一下子红了。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