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776章 不对劲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薛书记,这不可能的,如果是按照同命不同价赔偿的话,这事没法谈,都是一起出来打工的,人死了,赔偿的价格不一样,而且我了解了,差别不小,差不多一倍的价格,要是按照这个谈,没法谈”。丁长生给薛桂昌打了个电话,说道。

    “但这是按照法律规定来的,我们要是不按照法律的规定赔偿,这个差额怎么办,从哪出?再说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破了这个例,省里会不会对我们有看法,我们湖州本来就穷,要是再出这一笔额外的钱,而且这也是坏了规矩的”。薛桂昌说道。

    丁长生哑口无言,薛桂昌说的对吗,对,他也是按照法律规定来的,没说错,但是法理之外有人情,都是娘生爹养的,凭什么他死了赔八十万,我就该得四十万,我也有老婆孩子父母要养啊,他想,那些死了的工人们也会这么想。

    但是没办法,这就是中国目前还在实行的城乡二元体制的遗毒,城里人天生比农村人高一等,伤残和死亡赔偿金都是比农村要高接近一倍,很多人不止一次的反映过这个问题,可能这是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最具有讽刺意味的一条法律了。

    “怎么办?丁市长”。潘河山问道看到丁长生打完了电话了,问道。

    丁长生无奈的看看他,说道:“看看周围有什么饭店,等到信访局下班了,把这些人都招呼到饭店去,给他们弄点吃的,然后给他们找好住的地方,这大冷天的,在外面再冻病了,家里刚刚死了人,这里再生病了,人心就更凉了”。

    “行,我这就去找杨书记安排,可是这钱,区里出,还是市里去啊?”潘河山问道。

    丁长生一愣,看着潘河山,恨不得给他一耳光,大吼一声说道:“我出,好吧,这是卡,密码后六位,你们这些混蛋,眼里只有钱,就不想想他们家里死了人的怎么办,谁家里死了人还得到政府来讨说法,心里好受吗?”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他们从来没见过丁长生发火,而且是发这么大的火,丁长生说完,慢慢走了出去,边走边骂道:“一群狗日的东西”。

    谁也不知道他骂的谁,是骂在场的这些政府官员,还是骂上访的老百姓,反正都是愣在了当场,直到丁长生不见了,他们这些人才期期艾艾的离开了酒店房间。

    “骂人了?骂谁了?”杨程程一愣,问道。

    潘河山苦着脸说道:“刚刚和薛书记通了电话,好像是在电话里没谈通,于是丁市长挂了电话,我就问了一句谈的怎么样,然后就火气腾腾上来了,骂了几句之后,丢给我这张卡就走了”。

    “给你卡干什么?”杨程程问道。

    听了潘河山的汇报,杨程程叹口气,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这事和你没关系,你还是先去按照他说的去做吧,给这些人买了饭,晚上安排吃住的地方,剩下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对了,花了多少钱都记得要发票,这些钱不能让丁市长出,我们区里到时候想办法解决吧”。

    “那这卡……”

    “你傻啊,先花这卡里的钱,后面再说”。杨程程说道。

    潘河山经杨程程这么一点,就明白杨程程的意思了,她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既然丁长生把钱给了,就花他的钱,这样很明白的,钱从丁长生的卡里出去的,以后谁查这也是事实,但是呢,新湖区报了钱之后再给丁长生还回去,这样丁长生既没花钱,还买了名声,这是领导们最喜欢干的事了,所以,杨程程还是懂得。

    丁长生坐在酒馆里,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间,眼前一暗,一个人站在了他的面前,丁长生抬头一看,是梁可意到了。

    “这几天湿冷湿冷的,冻死我了,还是这里面暖和”。梁可意一边把她的加拿大鹅羽绒服脱下来,叠好放在了她旁边的座位上,一边说道。

    “是啊,这眼看着就是三九天了,梁书记身体挺好吧?”丁长生问道。

    “感冒了,在家里休息呢,你找我有事?”梁可意问道。

    “没事,我来省城办点事,坐在这个小酒馆里,想起上次和你在这里吃饭了,所以叫你过来一起吃点,待会我跟你去看看梁书记?”丁长生问道。

    “看不看都无所谓,医生说是病毒性感冒,这一次病毒性感冒席卷了全国,医院都是人满为患,你这么忙,肯定不是来省城玩的吧,说吧,找我什么事?”梁可意问道。

    “桃县事件死者家属来上访了,围在信访局一天了,还没任何的进展,我谈了谈,谈不通,心里烦的慌,看来今晚是走不了了,找你说说话”。丁长生无奈的说道。

    “遇到事了吧?”

    “和聪明人说话,最舒服了”。

    “症结在哪?”梁可意伸过去杯子,丁长生给她倒了杯水。

    “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的差别,大家一起死的,但是赔偿相差了一倍左右,这些人心里哪会平衡,市里和他们谈的,谈不通,就都到省城来了,快要开两会了,再这么闹下去,我们湖州这些干部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了”。丁长生说道。

    “这点我知道,虽然法律这么规定的,但是像这样的敏感事件,是可以特事特办的,全国很多地方,都是采取的一刀切的价格,就高不就低,你们就不能大方点?”梁可意问道。

    “我和薛书记沟通过,无果”。丁长生摇摇头,说道。

    “我一猜也是,最近薛桂昌好像是有些不对劲,你觉察到了吗?”梁可意看着丁长生,问道。

    “不对劲?什么意思?”丁长生不想在薛桂昌的背后下刀子,薛桂昌所做的这些事丁长生心里再清楚不过他的目的了,如果丁长生说出来薛桂昌的目的,不知道他会面临什么,最为重要的是,丁长生不知道梁文祥会采取什么措施,可以说,现在的薛桂昌已经开始为自己找后路了。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