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832章 窝囊气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有事啊?这个时候过来”。安蕾一边帮着他把外套脱了,问道。

    “没事,路过,上来看看你”。丁长生说道。

    “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呢,亏你还记得这里有个人等着你”。安蕾埋怨道。

    “怎么会呢,和你说件事,我可能最近就要离开湖州了,去北原,你跟我走吧,我在那边给你安排个工作,也好照顾我的生活”。丁长生说道。

    虽然丁长生现在的女人很多,可是安蕾年轻的身体总能给他不一样的体会,所以,对这个年轻的身体,丁长生还是很上瘾的。

    “你就直说让我去跟着你,给你当老妈子呗?”安蕾说道。

    “不是那回事,是我想把你带在我身边,不然的话,这么年轻漂亮的,放在这边我不放心啊”。丁长生捏着安蕾的下巴,说道。

    安蕾笑笑,说道:“不去,我在这里干的好好的,不想跟你去当灯泡,我就不信你在那里能安分了,到了那边不知道啥时候又是彩旗飘飘了,我可不去受那个窝囊气,还不如守在我单位里干点工作,领个工资,我活的舒坦”。

    丁长生躺在床上,问道:“真不去?”

    “真不去,不想背井离乡”。

    “好吧,不去也好,那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等我安顿下来再说吧”。丁长生说道。

    夜里,仲华在书房里批完了最后一份文件,这些都是明天要发出去的,杨华然早已洗干净了在床上等着他呢。

    仲华洗漱完了,进了卧室,看到妖娆的杨华然躺在床上等着呢。

    “干嘛这是,今天是什么日子?”仲华问道。

    “不是什么日子啊,孩子跟着保姆睡了,我才有空过来陪陪你”。杨华然说道。

    仲华笑笑,说道:“都是老夫老妻了,我还用你陪,算了,你还是自己照顾孩子吧,不用在这里陪我”。

    等到仲华躺下后,杨华然翻身压在了仲华的身上,伸手向鸟窝摸去,但是里鸟窝里的鸟实在是小,好像是刚刚出生一样,孱弱不堪。

    “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杨华然说道。

    “什么事,你说”。仲华说道。

    “嗯,我想,我想再要个孩子”。杨华然说道。

    “为什么?”

    “不为什么,一个孩子太少了,孩子太孤单了,还是再要个好,他现在也不是很缠着我了,我们正好再要一个,你到底行不行啊,我都准备好了,就是今晚,排卵期”。杨华然说道。

    仲华苦笑不已,但是,此时杨华然早已俯身下去,开始了对他的唤醒。

    当仲华终于被唤醒,杨华然也渐渐进入了状态,可是仲华却突然想起了在水晶灯上拆掉的窃听器,想到这里,他的状态一下子就完蛋了,本来硬度就不够,此时根本就是没有了硬度,像是一根受热的香肠,渐渐滑出了杨华然的身体。

    “你怎么了?怎么突然……”杨华然虽然很恼火,可是却没有埋怨什么,在这一点上来说,杨华然还是很懂得男人的。

    “没事,妈的,我忽然想起来在灯上拆掉的那个窃听器,混蛋玩意,这是要玩死老子啊”。仲华自言自语道。

    “没事的,你别着急,下回再说吧,别多想了,洗洗睡”。杨华然贴心的说道。

    但是仲华却睡不着了,起来披上睡衣去了客厅里,越想这事越是恼火,拿起手机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

    此时的丁长生,正在安蕾身上慢慢研磨着她的身体呢,突然接到了仲华的电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喂,领导,什么指示?”丁长生边说,顺手拿起了安蕾刚刚脱下的小内内塞到了她嘴里,生怕被仲华听到自己在干嘛。

    “湖州那边忙的怎么样了,恐怕你得提前过来,现在很多事需要去做,但是我手下缺一个你这样的人,尽快过来吧”。仲华说道。

    “没问题,调令什么时候来?”丁长生问道。

    “我找梁书记协调,你做好准备吧,随时过来”。仲华说道。

    “好,我这边交接一下,随时走”。丁长生说道。

    挂了电话,仲华抬头看向头顶的水晶灯,现在应该是没有人再敢来这里安装窃听器了,而且丁长生很快就过来,到时候自己身边有这么一个得力的助手,他的内心里忽然有了一丝希望,到那时,自己手里的权力才能发生应该有的威力。

    权力是男人的春约,想到这里,仲华感觉自己渐渐有了起色,立刻起身上楼,杨华然本来都想洗洗睡了,没想到此时仲华回来了,而且上来就把她扑到了床上,一番蹂蔺下来,杨华然得到了莫大的满足,拿了一个枕头垫在屁股下面,仰面躺着,这样可以增加受孕的几率。

    “你下去吃药了?”杨华然问道。

    “吃什么药啊,我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他这几天就过来,我可以轻松一下了”。仲华躺在床上喘着粗气,说道。

    “这么说,他是你的春约了?”杨华然问道。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看你,给他打了个电话,你就变成这样了,这不是春约是什么?”杨华然问道。

    “也对哈,不过这小子有不少女人,他居然能应付过来,改天好好问问他,到底吃了啥药了?”仲华笑笑,说道。

    挂了电话,安蕾自己扯掉了堵住自己嘴的小内内,投向了丁长生,丁长生一躲,小内内扔到了床下,丁长生覆盖在她的身体上,她进入了半昏迷状态,丁长生又开始使坏了。

    当大家都进入了睡眠时,周一兵还没睡,还在等消息,他撒出去的人还有个没回来,有一个没回来他都不能睡,这是他给自己定的规矩。

    最后一个手下带着一身寒气进了门,说道:“老大,打听清楚了,人被关在看守所了,不过因为什么关的,还不知道,但是好像在记录上没有这个人,我是买通了看守所的一个同行问到的,要是有进一步的消息,还得再等等”。

    “嗯,辛苦了,去休息吧,明天再说”。周一兵高兴的说道。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