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887章 收手吧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丁长生这话一出,章三言直接惊呆了,他没想到丁长生会直接说出来这事是谁干的,可是周一兵这个人他还是很熟悉的,所以当听到丁长生把矛头对准了周一兵时,惊讶之情可想而知。

    “周一兵?嗯,这个人我知道,在北原警界还是很有名的,多年都是警察模范,他会干这事吗?”章三言问道。

    “是不是他,那就得看章厅长的调查了,我知道这个人是章厅长的兵,但是章厅长不会护短吧,所以,这事要好好查查,我和省长都会一直关注这件事”。丁长生严肃的说道。

    “哦,好好,这事当然要调查……”章三言的语气有些混乱。

    丁长生站起来说道:“那我先走了,就这点事,没别的了”。

    章三言也起身送丁长生,丁长生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来看着章三言说道:“对了,刚刚仲省长还和我打了个赌,说这个案子到他从北原离职也破不了,我说怎么可能呢,你这才来了几天呢,我不信北原市局省厅的效率这么低,章厅长,你不会真的让这个案子破个三五年吧,到那时,我看破案子的肯定不是你章厅长了,行了,走了,留步”。

    说完,出了门,看都没看后面的章三言,对于有些人,就得给他点颜色看看,不然的话,他们会以为你好欺负呢。

    丁长生之所以找了周一兵,周一兵不就范,他就来找章三言,就是因为从杜山魁的调查来看,周一兵能混到现在,包括搭上车家河,这背后都和章三言的牵线搭桥分不开,所以,要让周一兵看到自己的决心,就必须要让章三言带个话,因为丁长生发现秦丽珊和柏小涛带话都不太管用,那就得让周一兵怕的人出面才行。

    果然,就在丁长生走了没一会,周一兵就接到了章三言的电话。

    “你在哪呢?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说完,章三言没给周一兵任何回话的机会,站在窗前,看着丁长生开车离开了省厅大院。

    丁长生的车刚刚开出省厅大院,周一兵的车也开进了大院里,丁长生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那辆车,微笑起来,他倒是看看周一兵的选择是什么,看看他承受的压力是多少,要不是为了将这个家伙拉到自己这边来,他早就把他的老底扒干净了,周一兵这个人也早已进去了,他的老板不会为了这个小卒子乱了整个大局。

    “来的这么快?”章三言看到进来的是周一兵,问道。

    “嗯,就在附近吃饭来着,厅长找我有事?”

    “有事?事大了,你猜刚刚谁来过?”章三言问道。

    “谁啊?”周一兵不知道丁长生来这里干什么,所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省政府办公厅主任,丁长生,刚刚就坐在你坐的位置上,你知道他来干什么吗?”章三言问道。

    “干什么,这个人就是一只疯狗,我在江都和湖州都和这个人交过手,没占到便宜,现在没想到又跑到北原来恶心人了”。周一兵说道。

    “是啊,他找我说,你和省长家窃听的案子有关系,还说你和省长没过节,这件事背后肯定是有人在指使,你听听这话,诛心之言,这件事仲华一直没有上报中央,这不是小事,要是惊动了上面,咱们就被动了,我叫你来的意思是,你和他有什么过节,或者是不愉快,到此为止,到我这里就完事了,不要再扩大,至于丁长生那里,你去和他解释,把这事圆过去,不然的话,我就得上报省委,既然他的矛头指向了你,你就得担着,要不然这事没完了”。章三言的话让周一兵绝望。

    “不是,厅长,不带这么玩的吧,这事真的和我没关系,你让我背锅?”

    “我知道不是你干的,但是你想想,我到现在都没找到头绪,是我真的没找到谁做的吗,敢在省长家里放窃听器的,中北省你扒拉扒拉,有几个人有这胆子?既然丁长生把矛头指向你,他们就顺水推舟的把你推出去,这是多简单的事,你不明白吗?”章三言问道。

    周一兵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接着问道:“厅长,你的意思是你找到谁干的了?”

    章三言没说是,也没否认,只是接着说道:“这事的结不在我这里,在你这里,无论你采取什么措施,让丁长生闭嘴,这就行了,你要是没这本事,我只能是上报,但是我告诉你,做事要圆滑一点,丁长生也不是什么恶人,而且他是省长身边的红人,你要是能和他讲和,这也是一件好事,对你有好处”。

    周一兵的脸色更是变的连他自己都不认识了,眼睁睁的看着章三言,章三言没再接着这句话说,而是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月满则亏,这些年北原的天一直都是这样,会一直这样下去吗?

    但是无论怎么说,章三言说的这些话恰恰是丁长生对周一兵说过的,所以,这也是周一兵惧怕的地方,丁长生算到了他要走的每一步,这是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

    “我和丁长生要是走的近了,车书记早晚会知道的”。周一兵说道。

    “没关系,还有我呢,你只要稳住丁长生不要再告了就可以,其他的你自己把握吧,只要他不再生事,其他的都好说,明白我的意思吧,你不要忘了,仲华在上面是有人的,他叔叔还没死呢,到领导那里说几句中北省的小话,上面要是真的注意到了中北省,那就是中北省政坛血雨腥风的时候了,别说是你我,或许这搭起来十几年的台子就要拆了”。章三言长叹一声,说道。

    “厅长,是不是要出事?”周一兵试探着问道。

    章三言看他一眼,说道:“从你从警我就带着你,到现在年头不少了吧,你干了什么事,我也知道一些,该收的就收手吧,真的到了不能收手的时候,你再想收手就来不及了,这是我对你的最后忠告,别的也教不了你什么了”。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