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第2900章 内情

时间:2018-05-31作者:钓人的鱼

    “这事您还不知道吗?就是今天上午的事,她带着枪到我的办公室里要我跪下向她道歉,我当时是真的没办法了,这才报警让章三言过来的,这事您还不知道?”丁长生疑问的问道。

    面对丁长生的疑问,叶怡君说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事,没人告诉我啊”。

    丁长生还是很疑问的,可是看着叶怡君也不像是装的,然后叶怡君就向丁长生解释了为什么自己不知道这事了,这涉及到了车家河的家事,杜山魁虽然对一些事情查的很清楚,但是对一些家事还是不太清楚,比如人家家里的一些事情。

    “我以为您知道了,叫我来想兴师问罪呢,原来您不知道啊?那我是不打自招了”。丁长生说道。

    “无所谓,这事她爸爸会处理,轮不到我插手,再说了,她有什么事也不会告诉我,都是告诉她亲妈”。叶怡君轻描淡写的说道。

    丁长生是一个很好的捧哏,听到叶怡君这话,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叶怡君笑笑,说道:“我和车家河是后来结婚的,他和他前妻离婚后,我们就结婚了,是不是听起来我像是一个小三,破坏别人家庭的那种?”

    丁长生越听越疑惑了,按说叶怡君不该对自己说这些事,这些都是叶怡君的家事不说,这种自我贬低的话说给一个陌生人听,这也不合道理啊,所以,丁长生越听越警惕,实在是不知道叶怡君和自己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想要干什么?

    “没有,各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所以,这事我不好评价,不过,我对车书记的家事不感兴趣,更不好对叶团长的生活做评价”。丁长生说道。

    “你一定是好奇我为什么会请你来听戏,其实,说实话吧,听戏是假,要和你谈点其他的事倒是真的”。

    “其他的事?”丁长生心想,果然戏肉来了。

    “对,有人找到我,想让我和你见个面,谈一下他们的态度,也想听听你的意见”。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愣在当场,试探着问道:“你说的是车书记吗?”

    “不是”。叶怡君摇摇头,继续往前走,丁长生也只有慢慢跟上。

    “那是……”

    “是叶家,叶家想要和你谈谈条件,因为他们说现在只有你才能救叶家,才能把叶茹萍救出来,是这样吗?”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这下彻底震惊了,问道:“叶家?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事,也不明白你要说什么,这和听戏有关系吗,叶团长……”

    丁长生本来是想问问叶怡君她和叶家有什么关系,愕然发现她也姓叶,这倒是让丁长生不懂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没错,我也是叶家的人,只是车家河不知道而已”。叶怡君说道。

    “你是叶家的人?”丁长生疑问道。

    “对,这也是叶家找我的原因,他们找了上面的人,可是上面的关系对现在的中北省一筹莫展,没有好的解决方式,让叶家等着,可是叶家要是再等下去,就成了下一个宇文家了,所以他们必须要自救,这才找到了我”。叶怡君说道。

    丁长生笑笑,说道:“这事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你是叶家的人,但是想要置叶家于死地的人恰好是你的老公,这事怎么解释也解释不通啊,你就不能和车家河说说,放过叶家?”

    叶怡君摇摇头,说道:“不可能的,以前我对这些一点都不知道,可是自从叶家找到了我,我才知道这背后有多黑,所以,即便是我说了,车家河也不会听我的,还会对我下黑手,叶家也不赞成我这么做”。

    “他们不赞成你这么做,倒是赞成我去和车家河斗,是吗?”丁长生讥笑道。

    “也不是,你们来到北原后,要想站稳脚跟,势必要和车家河斗,所以,虽然现在还没面对面的争斗,可是将来必然会短兵相接,我说这话你赞成吧,仲华要么是在这里站稳脚跟干下去,把中北省的毒瘤一个个割掉,要么是被这些人吃掉,同化,变成他们的一份子,事实证明,就算是你放下了身段去巴结他们,他们只会把你们变成他们的一条狗而已,要干什么,会给你们什么吃的,你们都没有选择的权力”。叶怡君冷冷的说道。

    “这是在威胁我吗?”丁长生问道。

    “绝对不是,你可以试试,现在你们就开始短兵相接了,你打了车蕊儿几个耳光,这打的是谁的脸,还不是车家河,你想车家河会善罢甘休吗,车蕊儿带着枪去你的办公室威胁你,你也没给她好脸色,这又打了一巴掌,后面车家河会怎么反击你,你想过了吗?”叶怡君问道。

    丁长生没吱声,车家河反击不反击,那不是他考虑的问题,他现在就想知道这叶怡君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车家河为什么会不知道你是叶家的人?”丁长生问道。

    “我父亲是叶家的人,但是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父亲抛弃了我们母女,我母亲带着我去了北京,一辈子没有再嫁人,所以当车家河在北京的一个戏剧晚会上看到我时,就疯狂的追求我,直到把我追到,然后和她结婚后,我就跟着到了中北省,我的底细都在北京,和中北省的叶家谈不上半点关系”。叶怡君说道。

    “这么说,是你父亲找到了你,让你为叶家出力?”丁长生问道。

    叶怡君摇摇头,说道:“不是,是我爷爷,我父亲早就去世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父亲当年抛弃我们母女,就是因为他得了绝症,生怕我母亲伤心,所以才以那种方式伤透了我母亲的心,这样我母亲这辈子都一直在恨我父亲的情绪中度过,这样的情感比一辈子爱要好的多,我母亲一直都是心存恨意,可是当我告诉她实情后,她连半年都没撑过去,所以,不得不说,恨有时候真的可以支撑人活下去,爱却不能”。官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