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25:逃命要紧

时间:2018-04-02作者:钓人的鱼

    逃命要紧,这是此时丁长生的唯一念头,自己的命要是没了,别说把车蕊儿救出去了,除了陈六他们知道自己进来了,恐怕自己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

    所以,上了三楼之后,躲进了一个房间,进门反锁上门,满屋子里找可以趁手的武器,自己带来的唯一的一把刀,在刚刚下面和对方搏斗时不知道掉在哪里了,所以,此时他急需一件趁手的武器。

    外面的门被砸的震天响,仿佛下一刻就要破门而入,丁长生被堵在这个房间里,简直是自寻死路,在找武器的时候,看到了床头柜上有半瓶没喝完的矿泉水,此时他最大的劣势就是没有武器,所以,藏起来是他最好的选择,于是,这半瓶矿泉水救了他的命,随着这半瓶水倒进了床头的插座里,整个别墅陷入了黑暗中。

    丁长生打开了窗户,向外面扔了一个床头柜,在对方破门而入的瞬间,他藏到了床底下,开着的窗户,楼下的动静,破门而入的两人瞬间被吸引到了窗户边,丁长生则是从床下匍匐到了另外一边。

    他从床下就能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的四只脚,于是小心的挪到了床边,想要出来。

    “人呢?”楼上的女保镖向楼下喊道,此时楼下的人也出了别墅,站在院子里看着楼上。

    “没看到,还在上面吧?”楼下的问道。

    此时丁长生解下了自己的腰带,这是他现在最趁手的武器了。

    “这混蛋还在屋里”。男保镖说道。

    可是当他明白过来这件事时,已经晚了,就在他们俩回头想要再次在屋里搜寻的时候,一转脸的功夫,男保镖的脸上感觉被东西猛然撞击,感觉到了出奇的疼,更为可恶的是,对方好像是击中了自己的眼眶,开始有热乎乎的东西流下来,迷住了自己的眼睛。

    这都是一瞬间的事,丁长生一击得手,迅速撤退,从门口溜了出去,楼上没有其他的人了,而且整个别墅都是一片漆黑,不经意间,丁长生把这里变成了一个密室逃脱的现场版。

    “您怎么样,没事吧,要不你下去,换他们上来,他只要是在这间屋子里就跑不了”。女保镖说道。

    然后就没有声音了,丁长生明白,黑暗是自己最大的优势,可是这个优势能持续多久,他不知道,因为对方不可能没有手电筒之类的照明设备,而且时间长了,他们也会把电路修好。

    丁长生又进了另外一个房间,刚刚关上门,想要回头看看环境,然后怎么利用这个房间再次给对方一击时,没想到自己还没等回头呢,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东西勒住了,要不是手比较快,用手拉住了对方的绳子,估计对方很快就会把绳子给拉紧,自己就完蛋了。

    对方双手拉着绳子,一脚蹬住丁长生的后背,这是要把自己活活勒死的节奏,但是丁长生反应很快,既然是这样,就只能是缩小对方的活动空间,这样才能让对方的动作施展不开,否则,自己就真的被勒死了。

    于是头向后仰,同时双脚发力,急速的向后推动,对方也被丁长生推着向后移动,丁长生使足了力气,这可是关系到自己的生死存亡,能不用足了力气嘛,所以,当他整个人像是一发炮弹一样推着后面的人急速向后移动时,本来不大的空间终于到了终点,对方倒在了床上,丁长生倒在了对方的身上。

    为了给自己的脖子多一点点的空间,丁长生即便是倒在了对方的身上,对方依然在用力勒住丁长生的脖子,可是丁长生也在努力的向上蠕动自己的身体,双手为支撑点,努力的向上,当他的身体和对方完全重叠,甚至上半身超过了对方时,他的机会来了。

    这样的情况下,对方勒住他的脖子的力道降低了,可是也把自己的下盘暴露出来,丁长生喜欢攻击对方的下盘是出了名的,最厉害的就是撩阴脚了,可是现在撩阴脚用不上,可是不管男女,两腿的交叉点都是最脆弱的对方,一旦被攻击,那也是最疼的地方,而他此时只要稍微弯一弯腿,就可以用脚直接攻击对方这个地方,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随着一脚狠狠的踏向对方的那个位置,丁长生听到的是一声闷哼,虽然对方没有尖叫出来,可是手上的力道明显降低,丁长生趁机做了一个后滚翻,摆脱了对方的勒脖子的动作。

    对方松开了丁长生之后,本能的把手捂向了自己的裆部,但是丁长生岂能放过这个机会,于是,一伸手,薅住了对方的头发,此时丁长生才依稀看到是一个女人,不用说,这是另外一个女保镖了,这个女人也真是够狡猾的,没有在走廊里等着袭击自己,却在一个房间里埋伏起来,自己差点被他勒死,到现在都感觉到自己的脖子火辣辣的疼,不用说,至少也是有一道深深的勒痕。

    一巴掌过去,打在了对方的脸上,而且是耳根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被打晕了,反正是老实多了,此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丁长生这一次是真的打开了窗户,准备跳下去,可是看到了窗外有雨水管道,于是顺着雨水管道爬了下去。

    刚刚到了楼下,就听到有人在楼上喊道:“下面,人下去了,堵住他”。

    此时不是他们想要堵住就能堵住的,丁长生迅速的翻过栅栏,想要逃走,因为今晚这几个人都不是善茬,好汉不吃眼前亏,但是又想到了楼上的车蕊儿,要是自己逃走了,车蕊儿必死无疑,陈焕强不会给她说话的机会,至于自己,他也会找各种渠道把自己除掉,不然的话,他很清楚丁长生的秉性,那是不会放过他的,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就是这样。

    丁长生躲在绿化带里,等着对方靠近,无论如何,都要把车蕊儿带走,这关系到车家河的态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