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官梯 3031:姜还是老的辣

时间:2018-04-04作者:钓人的鱼

    ,精彩小说免费!

    心里有愧,再加上对丁长生的警惕,所以尽管丁长生说的很不好听,还带有挑衅,可是车家河一点都不生气,只要是自己女儿回来了,丁长生说再多难听的话都是小事,所以,车家河始终都在笑眯眯的听着丁长生的抱怨。

    丁长生继续说道:“车蕊儿,咱们俩的事两清了,我救了你一命,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丁长生站起来要走,但是被车蕊儿堵住了门口,然后看向了车家河,问道:“爸,他说的这些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呢,啥意思?”

    车家河不吱声,但是却走过去,将车蕊儿拽到了一边,然后一手搭在了丁长生的肩膀上,说道:“我送你出去”。

    车蕊儿还想再说什么,可是被车家河瞪了一眼,说道:“你在屋里等着,我和长生说几句话,回来我和你算账”。

    车蕊儿白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看着他们俩离开了房间,车家河还把门关上了。

    到了电梯的位置,车家河亲自为丁长生按下了下去的电梯按键,回头对他说道:“蕊儿的事我谢谢你,但是我也很想相信你刚刚说的是真的,你和蕊儿两清了,丁长生,虽然你很精明,但是一定要相信,姜还是老的辣,你以为你做的这些事,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吗?不就是为了把我往仲华那边拉吗,这也没问题,我只有一个要求,你得好好考虑一下,那就是让仲华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如果他有把握和何家胜对赌一把,我只做一个旁观者,绝不会对他暗地里放冷箭,也不会帮着何家胜去对付他,我这个承诺对得起你对蕊儿的救命之恩吗?”

    丁长生摇摇头,说道:“对不起,车蕊儿只有一个,而你的承诺,说实话,我真的是不敢相信”。

    车家河笑笑说道:“你放心吧,这个承诺……”

    说着,车家河竖起了食指,丁长生迷惑的看着他,最后他说道:“这个承诺管一年的时间,如果仲华一年的时间都不能站稳脚跟,你和他还是考虑退出中北省吧,没意义了”。

    “车书记果然是毫无信义,一年的时间很快,你太高估我们了”。丁长生说道。

    车家河笑笑,回头进了房间,把丁长生一个人扔在了走廊里,车家河开门时车蕊儿想要出来,但只是伸出了头,看到了面对电梯发愣的丁长生,却被车家河推进了房间里。

    “你拦我干嘛,我要和他一起走”。车蕊儿被车家河按在了沙发上,不服气的还要站起来,但是又被车家河按了下去。

    “你给我老实坐着,人家都那么说了,你就这么不要一点尊严了,你是个女孩子家,要矜持,懂吗,知道什么叫矜持吗?”车家河生气的说道。

    “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他救了我的命,要不是那几个亡命之徒,我就没命了,陈焕强是要那几个人把我和丁长生都宰了的,刚刚丁长生说的是真的吧,你就咽下这口气了?”车蕊儿不满的问道。

    车家河指着车蕊儿说道:“我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你要对丁长生多动点心思,你以为他做的这一出就是单单为了你吗?要不你老子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他会为了一个你去拼命吗?”

    “你什么意思?”车蕊儿一愣,问道。

    “丁长生自从到了中北省,做的所有的一切,就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仲华分化中北省的官场,至少要中北省的官场有裂痕,绝对不能铁板一块,而对我呢,还想拉着我去帮仲华,这些年我们聚鑫公司干了多少事,你心里没数吗,说到底,聚鑫公司早晚是要被清算的,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和仲华讨价还价,尽量的能为聚鑫公司争取活路,最不济,也得是争取时间,丁长生就那么好,看把你迷的,没出息”。车家河不满的说道。

    “那你怎么说的?”车蕊儿低头想了想,问道。

    “不得不说,丁长生是个有谋略的人,仲华有他,是仲华的幸运,我已经答应他了,一年之内不和仲华为敌,不会和仲华作对,也不会帮着何家胜对付仲华,这是还他的人情”。车家河无奈的说道。

    车蕊儿看向车家河,过了好一会,才站起来走到了窗户边,看着京城的万家灯火,悠悠的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事丁长生吃亏了呢?”

    车家河看向她,没吱声,等待着她的下文。

    “你答应一年的期限,不是你不想和仲华为敌,而是你要置身事外进行观察,其实在袁氏地产这件事上,何家胜早已不信任你了,不是担心你有猫腻,就是担心你不尽心,所以,你和仲华作对,那是自己作茧自缚,现在跳出这个圈子,正好可以坐山观虎斗,到时候哪方占了优势,你还可以再考虑自己的退路,对吧,爸”。车蕊儿问道。

    迎着车蕊儿犀利的目光,车家河眼睛一亮,问道:“你这是听谁说的?”

    “没有听谁说,事实情况如此,你以为丁长生就不知道吗?还拿人家当傻子,人家是不点破你而已,就是这么简单,还用我说?”车蕊儿问道。

    车家河沉默了一下,抬头看着车蕊儿,说道:“你这话不要告诉丁长生,我是要看看情况,因为丁长生在袁氏地产这件事上太积极了,我一直都在猜测丁长生的目的可不是仅仅为仲华谋划那么简单,而是还有别的更大的阴谋,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总感觉离真相不远了,可就是看不清楚,蕊儿,你要是真想和丁长生继续好,我没意见,唯一的要求是要查清楚丁长生的真实想法,他到底是想干什么,最后的目的是什么”。

    “让我利用他对我的好感,为你的阴谋服务?”车蕊儿不屑的问道。

    “车蕊儿,你搞清楚自己是谁,丁长生是谁,傻啦吧唧的,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他是结了婚的人,你怎么就不明白?”车家河恨铁不成钢的问道。
小说推荐